李修仁的剑上闪着冰蓝色的电光,随着他的手势由一把剑变成两把、两把变成四把,始终到最后内部分化为八把剑。这是无极宗的绝招之一,无极剑法。但自无极宗创派就就也没几个人能练成这剑法。所以这无极剑只能是由雷灵根的人来修练,也没雷灵根的人完全充分发挥不出这是无极宗的绝招之一,无极剑法。但自无极宗创派开始就没有几个人能练成这剑法。因为这无极剑只能够是由雷灵根的人来修炼,没有雷灵根的人完全发挥不出无极剑法的威力。而雷灵根向来稀少。所以就连李修仁的爹,世上三大尊者之一的玄月尊者也没能修炼此剑法。。...

李修仁的剑上闪着冰蓝色的电光,随着他的手势由一把剑变为两把、两把变为四把,一直到最后分化为八把剑。

这是无极宗的绝招之一,无极剑法。但自无极宗创派开始就没有几个人能练成这剑法。因为这无极剑只能够是由雷灵根的人来修炼,没有雷灵根的人完全发挥不出无极剑法的威力。而雷灵根向来稀少。所以就连李修仁的爹,世上三大尊者之一的玄月尊者也没能修炼此剑法。

八把剑在李修仁的操控下一把接一把犹如电光长龙一般向吴沐与白湉所站的地方扑去。

被迎面而来的电光惊醒,吴沐连忙举剑想要抵挡。可他也只是金木双灵根,虽说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可对上能够越级挑战剑修,还是雷灵根的,可以说是没什么胜算的。

勉强挡下李修仁剑龙的前面三把,到了第四把他的手已经开始颤抖,第五把腿也开始抖,第六把则是嘴角都已经流出了血丝。到了第七把,吴沐不得已用上前不久才花了五块中品灵石买来的防御符。

这防御符是一位金丹符师所制,防御力还是很强的。李修仁的无极剑法虽然厉害,但他本人也只是筑基后期,虽然这最后两把剑的威力要大于前面几把,但也只是消耗了一些并不能突破防御。

借着这防御符,吴沐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而他身后原本准备见机逃跑的白湉则缩回了脚步,一脸担忧的上前扶着已经吐血了的吴沐。

“吴沐师兄!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吴沐乌漆嘛黑的脸上艰难的对白湉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有没有对你师妹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你用得着一上来就出杀招吗?她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我师兄可是差点被你杀了呀!”

见自己都已经报上了名号,对面那有着绝世容颜的男人还是不肯放过,白湉一脸不惧恶势力的表情大声的对着李修仁质问。

听到这大言不惭的话,林琪暖都差点要被这个自己娘统称之为白莲、绿茶之类的女人给气笑了。

什么叫自己只是受了点惊吓?若不是二师兄来的及时,自己早已身首异处了!

不过还没等林琪暖说出这句话,李修仁就一个词堵了回去。

“狡辩!”

说完他举起剑准备继续攻击。

看到李修仁的手势吴沐与白湉两人俱是脸色一变。这人怎么都不听人说的?

吴沐不得已只能又举起防御符。他想着若实在是抵挡不住的话怎么样也要保护好白师妹才是。而白湉则放开了吴沐的手,悄悄往后退了几步,随时准备逃走。

“住手!”

随着一声清叱,一条宛若长蛇的披帛飞速的向着李修仁卷过来。

不得已,李修仁只得收了自己的手势与披帛缠斗起来。

这披帛颜色鲜红,长有丈许。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织成的,被李修仁的剑砍上去也完全没有半点损伤。

不过那披帛的主人似是有心放李修仁一马,只是阻挡了他的攻击却并不伤害他。

“我们赤水宗与你们无极宗无冤无仇,不知你无极宗主之子李修仁李师弟为何要与我赤水宗的人过不去?”

一位红衣女子缓缓的由溪的那一边走了过来。

这女子长相明艳,红衣似火。特别是她那鲜艳欲滴的朱唇,充满着让人忍不住想要吻上去的诱惑。来人正是赤水宗的大弟子赤心媚。

“心媚师姐!”

看到来人,白湉的眼中闪过一丝妒恨。但随即便露出一副收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越过吴沐的身旁急冲冲的向走过来赤心媚跑去。

“师姐,你若是再不来,我跟吴师兄今日恐怕,就要留在此处了......”

白湉的眼中含着泪花,好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赤心媚瞥了白湉一眼,眼中是无比的厌恶。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保持自己宗门的形象,所以她还是压下了心中的厌恶,转头看向李修仁。

还是看美人来的养眼。

“他们,该死。”

赤心媚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召回了自己的披帛。所以此时李修仁也已经回到林琪暖的身前,将她护在身后。

赤心媚听了李修仁的话眉头皱起,而白湉的脸上则是闪过一丝窃喜,就要张口。

“这位赤水宗的师姐,刚才若不是我师兄来的及时我早就死在你师弟的剑下了。你们若是想要木灵果好好与我说就是了,为何要强抢,抢不到还要杀人灭口呢?难不成我们无极宗现如今已经如此的不入流,导致都能在自己家门口被别宗的人欺负了?”

知道白湉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林琪暖急忙赶在她之前将事情的大概说了出来。而且还着重说了这里可是无极宗的门口范围。

果然听了林琪暖的话,赤心媚一脸恼怒的转头看着一旁的白湉与走过来的吴沐。

“这就是你说的要送我木灵果?抢东西抢到人家无极宗门口来了?还撞到玄月尊者之子的手上?”

白湉面带赤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而吴沐则是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心媚师姐,此事是我不对。我不该打她的主意。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不关白师妹的事。她什么都没做,只是在一旁看着而已。”

了解自己师弟师妹的为人,赤心媚知道这绝对是白湉出的主意,吴沐只不过是被她唆使才动的手。可当着李修仁与林琪暖的面,她这话不能说出来,只能默认了吴沐的说法。

“吴沐,既然是你得罪了无极宗的两位师弟师妹,那么你就跟我一起亲自上无极宗赔罪吧!”

狠瞪了吴沐一眼,赤心媚又转头对着李修仁拱了拱手。

“李师弟,此事我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还望你们多包涵。”

李修仁根本不想理会赤心媚。他只想给林琪暖出气。但奈何自己现在打不过人家,于是只能忍气不说话只在那不停的释放寒气。

“既然有这位赤师姐你的话,那我们也就不继续纠结于此了。我们先行一步,赤师姐你们自便。”

说完林琪暖便拉了拉李修仁的衣袖示意他离开这里。

冷冷的看了对面白湉与吴沐一眼,记住了这两人的长相。李修仁转身带着林琪暖御剑离开。他暗自决定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两人一顿,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师妹可不是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气往林&己还真

    说完他便叹着气往林琪暖的房间走去。不看着女儿,自己还真怕她一下子想不开跑出去找她大师兄了。

  • 是还能&什么。

    “轩儿,以后我们若是还能碰上你大师兄那就是缘分未尽,若是碰不上也不要强求什么。阳儿能够找到他的归所我们应该替他高兴才是。”

  • 你帮我&在生你

    “暖儿,爹跟娘想让你帮我们实现一个诺言。这个诺言是爹娘在生你们之前就与别人约定好了的,现如今只有你才能实现它。”

  • 才开了&口。

    拉过女儿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又摸了摸女儿柔软的长发,冷月麒这才开了口。

  • 心,但&是担心

    “大师兄能够找到他的家人我当然替他开心,但我这不是担心阿暖么……”

  • 看向自&己的爹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 样。簪&面也刻

    入手而温的黄玉,雕琢而成的向阳花簪正是林琪暖最喜欢的模样。簪子的背面也刻着包含两人名字的几个小字,向阳而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