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两人走后,赤心媚才扭过脸瞪着还在望着李修仁离开方向的白湉与一脸颓唐的吴沐。“你们开罪无极宗的谁好,明明开罪了玄月尊者的儿子!么你们不明白玄月尊者是最护犊子的吗?但是说你们会觉得自己能能承受的住玄月尊者或是师父的怒火?自己没那个本事还明明“你们得罪无极宗的谁不好,偏偏得罪了玄月尊者的儿子!难道你们不知道玄月尊者是最为护短的吗?还是说你们觉得自己能够承受的住玄月尊者或者师父的怒火?自己没那个本事还偏偏要要去惹事?你这是打量着事情不会波及到你身上是吗?”。...

等两人走后,赤心媚才转过脸瞪着还在看着李修仁离去方向的白湉与一脸颓废的吴沐。

“你们得罪无极宗的谁不好,偏偏得罪了玄月尊者的儿子!难道你们不知道玄月尊者是最为护短的吗?还是说你们觉得自己能够承受的住玄月尊者或者师父的怒火?自己没那个本事还偏偏要要去惹事?你这是打量着事情不会波及到你身上是吗?”

最后一句话赤心媚是对着白湉说的。白湉挑事的本领她早就知道,只不过她没想到出了赤水宗白湉还是这么能挑事。这次挑到人家门口来不说还惹了个硬茬。也不知道这次吴沐那个傻子能不能承担的了这事的责任。

虽然心里不服气,但白湉面上还是没表现出来。她只是用可怜兮兮的声音小声的辩解。

“师姐,我们知道错了。但我们这不也是没伤着那女的一根毫毛嘛,也用不着那么小题大作吧。大不了我们等会儿亲自去给她道歉嘛。还有。师姐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位就是玄月尊者之子的呀?”

“你!”

听了白湉这话,赤心媚差点给气笑了。不过她也不准备多说什么。在赤水宗里总是有师父的偏心,使得白湉的心也越来越大。不狠狠吃点苦头她是不会安分的。自己倒是要看看在玄月尊者那儿,师父的脸面好不好使。

“无极双剑之一的雷剑。玄月尊者之子,李修仁。不仅容貌倾城,更是万里无一的雷灵根。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们看不出来吗?还是说你只顾着盯着别人的脸看去了?”

白湉没啃声,只是低头在想些什么。

到是吴沐抬起头来。

“师姐,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你就不要再责怪白师妹了。我们去找师父,我愿跟师父去赔罪。”

又是一个被白湉迷惑的傻子。

赤心媚盯着吴沐漆黑的脸颇有些写无奈。

“把你的脸擦干净再说......”

这边李修仁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搂着林琪暖御剑飞行了。

理由就是阿暖刚才既受了伤又受到了惊吓,自己要保护好阿暖才行。

抗议也没用,看着二师兄那自责内疚的目光,林琪暖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任由李修仁将自己紧紧的搂在怀里。

感受到二师兄温热的气息喷到自己的头顶上,林琪暖忽然间有些脸红起来。她不自在的稍微动了动身子。随即又想到小时候二师兄也这样带着自己御剑飞行过,那时自己怎么就没觉得不自在呢。

不过回想起来,二师兄确实是从小就很厉害呢。他到自己家来的时候已经是练气三层了。十二岁就可以自己御剑飞行,比师兄,还要快上那么些时日。自己第一次站上飞剑也是二师兄带着自己的。记得那时自己才七岁,还是求了二师兄很久他才答应的。被发现后,爹娘倒是没多说什么,不过二师兄好像是被师兄给骂惨了。那也是好脾气的师兄第一次骂二师兄吧。

想来也是奇怪,二师兄都有这么厉害的爹了,为何当初要跑到自己爹娘那去学习呢?没来无极宗以前自己一直以为二师兄跟师兄一样是被人遗弃的。现在回想起来,二师兄来的那天,送他过来的那个人分明就是师父啊!

那天,三岁的林琪暖原本在自己的小床上睡觉。可不知为什么,向来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她那天天还没亮就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着。

在小床上翻滚了半天,林琪暖终于自己爬起来。下床后来到爹娘的床前,发现他们都还睡得正香。再来到师兄与哥哥的房前,发现他们屋里也没动静,甚至还能听到哥哥小小的呼噜声。小小的人儿也没吵醒任何人,迈着胖嘟嘟肉乎乎的小脚自己来到院子里数着天上依稀还可以看到的星星。

可还没数到十,就见到一大一小俩黑乎乎的人影来到了院门外。

现在想来,对于自己家居住的那片山谷里,爹都布下了防御的阵法。普通人踏进山谷就会被迷魂阵给绕出去。而一般的修士对于阵法不精通的,也到不了院门口。除非是强力破阵或者知道这阵法怎么布置的人才进的来。

可当时才三岁的林琪暖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来了两个外人。对着院内喊了声,她就吧嗒吧嗒的跑过去看看想看看到底是谁。

“记住爹跟你说的。还有,一定要把信给你林师叔。你看,她已经过来了,收敛你的脾气,好好把握机会!”

说完,大的那个将小的往前轻轻推了一把,随即便转身咻的一下飞走了。

林琪暖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只见到大的那个推了小的那个一把就走了。在当时的她心里那就是二师兄被人遗弃在自己家门口了。所以就算二师兄到自己家来以后每天都是冷着一张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她也不在意。任谁被自己家人给丢了都不会高兴的,她是娘口中懂事的宝宝,所以她要照顾好新来的二师兄,务必要让他高兴起来。

但是当她见到李玄月来到了无极宗以后,她才猛地回想起来,虽然那天天还没亮,但自己还是隐约的看到了那个大人的脸。那不就是师父嘛!难怪当时二师兄那么不高兴了。被自己的爹就这样丢给别人,那还怎么高兴的起来嘛。

也不知道师父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的亲生儿子还那么小就能忍心丢给别人。不过林琪暖也是到了无极宗以后才知道二师兄自出生就没了娘。可更是因为这样,师父就更要将二师兄待在身边才是啊。哪有没了娘之后爹也不管的,那不跟个无父无母一样了。

就冲这一点,林琪暖一开始对师父都没能喜欢的起来。要不是后来见到师父也是真心疼爱二师兄,她才不会改变自己对师父的看法呢!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95)

我要评论
  • &觉实在

    望着自己哥哥看着自己那怪怪的眼神,这种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 &然也会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向来没什么表情的二师兄竟然也会有羞涩的眼神?

  • 的儿子&没打算

    见瞒不过自己的儿子,不过本来也没打算瞒他,需要隐瞒的只有自己的女儿一人。

  • 轩再怎&都说了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琪暖手&出来。

    待林琪暖平静下来之后,李修仁才慢慢将自己的手从林琪暖手里抽了出来。

  • 能,与&直接断

    “若有其它的办法,爹我也不会用这个说法了。只可惜阿暖与阳儿今生再无半点可能,与其让你妹妹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还不如直接断了她的念想来的痛快。”

  • 的眉头&时还是

    李修仁正守在林琪暖的床前。白玉一般无暇的脸上满是对林琪暖的心疼。他伸出手想抚平林琪暖紧皱着的眉头,但在将要触碰到她时还是停住了。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干净的帕子,轻柔的为林琪暖擦去眼角的泪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