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正殿上突然发生的事情林琪暖跟李修仁一点儿也不明白。所以林琪暖吃了木灵果以后就始终在打坐修行,去努力的炼化木灵果的灵气。而李修仁把事情说了自己爹以后便始终守在林琪暖房间外面为她尊者。李玄夜回去的时候林琪暖但是没能从房间里出。“这木灵果的灵气这么难李玄月回来的时候林琪暖还是没能从房间里出来。。...

下面正殿上发生的事情林琪暖跟李修仁一点也不知道。因为林琪暖吃了木灵果以后就一直在打坐,努力的炼化木灵果的灵气。而李修仁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爹以后便一直守在林琪暖房间外面为她护法。

李玄月回来的时候林琪暖还是没能从房间里出来。

“这木灵果的灵气这么难炼化的吗?阿暖怎么还没出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看到自己儿子还守在门外,李玄月有些奇怪的问了句。

李修仁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自己爹一眼便又继续闭目冥想。

“得,问你算是白问了的。”

见儿子还是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李玄月摸了摸鼻子,准备回自己屋。

不过想到一件事,他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我说仁儿,那件事你还是不准备告诉暖儿的吗?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怎么感觉你一点进展都没有啊?说真的,要不爹帮你一把,把事情告诉暖儿。挺破这层窗户纸说不定你马上就能成功了呢?”

李修仁飞快的睁开眼睛看了自己爹一眼,那眼中拒绝与警告的意味真的不要太明显了。

“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喜欢挑战,那我就不多此一举了。不过看你这磨叽的样子,爹估计再给你个十年你也难得成功呐!努力吧,小伙子。人生就是这么的艰难!”

说完李玄月还一边叹气一边拍了拍李修仁的肩膀。若不是他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下来,任谁看来都只会以为他是在鼓励自己的儿子。

李修仁又瞥了自己这过于无聊的爹一眼。

真的是一天比一天更不想理他!

就在这时,已经安静了一天一夜的房间里终于传来了动静。

天空中的云也开始聚集,云层翻涌,一道道闪电在其中若隐若现。

“哟呵,这是暖儿的劫雷吧?看样子她是要筑基了嘛。”

一边抬头看天李玄月一边说着。

他的手上也没停,自云层出现起,他就开始以房间为中心布阵。他要在林琪暖的劫雷降下来之前布好防御阵法,帮助她渡过着筑基的劫雷。

李修仁主修的是剑法,对于布阵这方面还没怎么学。所以只能看着自己爹行动却不能帮忙。

不过他已经暗暗下了决心,自己一定要在阿暖下一次渡劫前学会这防御的阵法。这样阿暖就可以在自己的保护下安心渡劫了。

随着李玄月布下最后一层阵法,天空中的云层也停止了翻涌。其中的闪电也仿佛消失匿迹。

吱呀。

房门打开,林琪暖走了出来。

看到外面的李修仁与李玄月,林琪暖心下稍安。

“二师兄,师父。”

“阿暖莫怕,有我在呢。”

李修仁走上前去对着林琪暖宽慰道,随即对她露出了一个浅笑。

虽然只是浅浅一笑,但却胜过了千言万语。也给即将经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劫雷的林琪暖心中注入了无比的能量。

“暖儿,师父已经给你布好了阵法。去吧,不会有事的。”

李玄月也赶紧刷存在感。

“嗯!”

林琪暖点点头。然后怀着激动又害怕的心情踏入了李玄月布好的阵法里。

刚一坐下,天上的云层就有了动静。云层开始像海里的漩涡一样盘旋,不一会儿,林琪暖的头顶正中云层出现了一个洞。紧接着,一道道拇指粗的雷接连着劈到了林琪暖身上。

由于是突然的升阶,事先没有做准备。所以此时的林琪暖显得有些狼狈。

在劫雷的击打下,很快便灰头土脸,连头发都烧焦了不少。唯一好的是这劫雷还是很有灵性,只劈人。对于身上的衣物却不会损伤半分。否则林琪暖早都要衣不蔽体了。

不过还好她只是练气升到筑基,只需承受九道劫雷便可成功升阶。

这雷一道一道劈下来,很快便只剩下三道了。很快,第七道天雷,已经开始露头,马上就要劈下来了。

可就在这时,天空中三人看不到的地方里。一只浑身银白,像猫像狗又有些像狐狸的小兽缩成一团,犹如随风飘荡的蒲公英一般晃晃悠悠的随微风飘了过来。然后正好到了林琪暖头顶正上方,挡在了林琪暖与劫雷的正中间。

裤衩!

劫雷穿过了那小兽的身子然后才落到林琪暖的身上。神奇的是原本看起来有些透明的小兽在经历了雷劈之后身形竟变得凝实了不少。

而那原本有拇指粗的劫雷竟变得如筷子那么细了。

落在林琪暖身上后让原本做好准备的她都还有些不适应。

这劫雷不是应该一道比一道强的吗?怎么到后面竟还弱了些呢?

带着疑惑,林琪暖又迎来了第八道劫雷。

还是一样的劫雷,还是一样的感觉。确实是比之前弱了不少啊!

很快最后一道劫雷接踵而至。

可这劫雷竟落在林琪暖身上,噗嗤一声就消失与无形。

这?

虽不解,但此时也不是疑惑的时候。

九道劫雷劈完,感觉到身体起了变化的林琪暖赶紧运转体内灵气想要筑基成功。

可少了最后三道关键劫雷的淬炼,林琪暖的脱胎换骨就不算是成功的。

所以她盘腿坐在原地,无论怎么努力就是不能成功筑基……

反倒是空中那银色的小兽在经受了三道劫雷后身体完全凝实。全身散发出银色的光芒。

轻轻的,它睁开了眼睛,眼里银光流转,随即消失不见,只剩下与普通兽类无异的黑色眼珠。转了转眼珠子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随即那小兽便纵身一跃,如炮弹一样直扑林琪暖的怀里。

只可惜它的准头不行,在下落的过程中偏移了方向,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林琪暖的头上直接将她砸晕了过去……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虽然我&这事,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哥你&让开!

    “不!我不信!这不可能!爹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肯定是在逗我玩!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他肯定还在等我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 是他今&,所以

    “你大师兄他确实没死,但是他今后也不可能再回来。他有他的原因,所以你以后还是当他不在世了的好。”

  • &个小字

    入手而温的黄玉,雕琢而成的向阳花簪正是林琪暖最喜欢的模样。簪子的背面也刻着包含两人名字的几个小字,向阳而暖。

  • 年你已&了,而

    “呃咳。是这样的暖儿,今年你已经十八了,而你师兄走了也已经满三年了。所以我跟你娘想……”

  • 要抓住&抓了个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 望着女&睛,后

    望着女儿那双与妻子一模一样的眼睛,后面的话林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