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看见的都是小银一个两三招便被云猫给吓回家去了。可具体内容情况仅有云猫自己明白。它上次看见了什么?!本来那么小小的一只,虽然从它的眼睛里自己看见了(顶级灵兽对自己的辗压。这威势是这么的很厉害,很厉害到它都忍想要跪地讨饶。但是幸好这可怕的威势仅有短它刚才看到了什么?!。...

人们看到的都是小银一个照面便被云猫给吓回去了。可具体情况只有云猫自己知道。

它刚才看到了什么?!

原本那么小小的一只,但是从它的眼睛里自己看到了来自顶级灵兽对自己的碾压。这威压是这么的厉害,厉害到它忍不住想要跪地求饶。

不过好在这恐怖的威压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就这一下子也把云猫吓得一哆嗦。

待它回过神来,那个恐怖的灵兽竟然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跑回那个有着月牙般眼睛的女人怀里去了?

就,挺不知道怎么回事的。

当云猫想弄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鼓起勇气又往小银那儿看了一眼之后。

只见那个躲在别人怀里的小银也悄悄的转过头来看了云猫一眼。

还是一样的碾压,还是一样的恐怖。

果然!自己刚才看到的不是幻觉!

正当云猫颤抖着想要参拜时,它看到了小银眼中的警告。

这是不让自己揭示出它身份的意思吗?所以,这个顶级灵兽是在玩什么?

然后林琪暖就看到小银躲在自己怀中偷偷的瞧了云猫一眼,结果还是吓得直哼唧,不住的往自己怀里钻。而云猫原本想要往这边走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别怕别怕,小银别怕。云猫不会伤害你的。它只是看看你,别怕啊。”

看到小银瑟瑟发抖的样子,林琪暖有些心疼。

“师父,邢峰主。小银太害怕了,与云猫的比试还是算了吧。小银应该还是幼兽,否则不可能这么害怕的。”

林琪暖忽然不怎么想知道小银到底是个什么灵兽了。不管小银是高阶还是低阶的灵兽,只要它愿意陪着自己就好。

看着埋头在林琪暖怀里不停抖动的小银,邢蓉有些疑惑。

云猫虽体型大,但真算起来也只是低阶的灵兽。难不成小银比云猫的品阶还要低?所以才会这么害怕?

“那好吧。按你所说,你这灵兽应该是低阶灵兽。具体有什么技能还需你们自己发现了。至于它是不是幼兽我也说不准。不过我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就是,它是只母兽。”

既然林琪暖不想比试了,邢蓉也不强求。虽然她长相沉静,但喜欢却是凶猛一些灵兽。无所谓品阶,只要性子烈外表高大威猛就好。小银这样小小一团又是这么胆小的样子,就算再可爱也入不了她的眼。

“嗯,多谢邢峰主。”

林琪暖点点头。

“这样啊,那我们就回去吧。麻烦邢师姐你了。”

李玄月对灵兽这些的兴趣不是很大,所以他也无所谓小银到底是什么品阶的。只要徒弟喜欢,不会对自己徒弟构成威胁就好。

“对了邢师姐。万兽宗的马宗主想让我帮他问问你,上次送你的幼兽是否喜欢。”

带着林琪暖上了飞剑,正准备起飞时李玄月想起了之前与各仙门宗主会面的时候马宗主拉着自己的手一定要自己问的事情。原本他是不想帮这个忙的,但马宗主那么大一个老男人,拉住自己的手可怜巴巴就差双眼含泪的拜托自己,不好意思拒绝啊。再说马宗主还答应送无极宗一本驭兽的功法。虽是低阶的功法,但也是无极宗没有的。所以他才答应了马宗主的请求。

原本听到李玄月回头喊她,邢蓉飞快的转身想要知道他有什么事。但听到了李玄月的话以后,邢蓉没说话,只是用幽怨的眼神望着他。

“呃。邢师姐,马宗主那人其实还不错的。若你真想找个道侣的话,可以考虑一下他。好了,我话已带到,我走了!”

见邢蓉的眼神越发的幽怨,李玄月赶紧带着林琪暖飞也似的逃走了。

“师父,为何邢峰主要用那样的眼神看你啊?”

看出来自己师父与邢峰主之间应该有故事,回去的路上林琪暖忍不住八卦了一下。

“这个嘛。就是,就是我俩以前好过。不过我很快就跟邢师姐说清楚了!然后邢师姐一直对我还是很不错的,帮了我许多。所以我再跟她说这事,她估计有些不自在吧。”

本来不想说的,但李玄月看到林琪暖那双与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眼睛,不知怎的就说了出来。

“啊?原来是师傅你始乱终弃啊!”

听到了这个大八卦,林琪暖有些震惊。

“我可没始乱终弃!暖儿你可不要瞎说!我原先与邢师姐好是因为自打我入无极宗以来她一直就很照顾我,然后我就觉得她人很好。当年还年轻,师父以为这就是喜欢。可后来遇到了我心里的那个人以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当我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以后,我可没拖泥带水,马上就与邢师姐说清楚了的!所以暖儿你可不能说师傅是始乱终弃啊!师父只是当年还太小,没能明白自己的心意而已!”

看到林琪暖那揶揄的眼神李玄月急忙为自己解释。也不知道是解释给林琪暖听还是解释给记忆中的那个人听。

“哦......是这样啊。那估计这也是二师兄为什么不喜欢去驭兽峰的原因了吧。毕竟师父你后来遇到了二师兄他娘,也就是我师娘。面对着跟师父你好过的邢峰主,二师兄应该是有些不自在的吧。”

听了李玄月的解释,林琪暖若有所思。她就说为什么二师兄从来都没有去过驭兽峰呢。

“......这,有可能吧。”

提到自己已经过世的妻子,李玄月沉默了。

其实林琪暖只猜对了一半。

李修仁之所以不愿意去驭兽峰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邢蓉之前与李玄月的关系。但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见到邢蓉这个与他娘一样抱有执念却永远无法达成的可怜人。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之后林&陷入了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 &就算是

    “弟子明白。就算是为了她,我也要守护好这万里河山!”

  • 易一点&”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下子想&不开跑

    说完他便叹着气往林琪暖的房间走去。不看着女儿,自己还真怕她一下子想不开跑出去找她大师兄了。

  • 进门一&。可还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意,可&雕刻出

    小小的簪子包含着满满的心意,可那个将自己的心意一刀一笔雕刻出来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 望着女&睛,后

    望着女儿那双与妻子一模一样的眼睛,后面的话林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 定是在&让开!

    “不!我不信!这不可能!爹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肯定是在逗我玩!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他肯定还在等我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