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驭兽峰回去后没三天,整个无极宗在赵虹慧不刻意的宣传下都明白了林琪暖养了一只什么也会还超级胆子小的灵兽。“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兽。废物也只配养废灵兽。”这是赵虹慧的原话。本来而已在弟子们之间广泛流传的,但被李修仁听到了。他也没跟林琪“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兽。废物也只配养废灵兽。”。...

从驭兽峰回来后没两天,整个无极宗在赵虹慧刻意的宣传下都知道了林琪暖养了一只什么也不会还超级胆小的灵兽。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兽。废物也只配养废灵兽。”

这是赵虹慧的原话。

原本只是在弟子们之间流传的,但被李修仁听见了。

他也没跟林琪暖说,直接御剑飞上了自己从未踏足过的驭兽峰将赵虹慧单独叫了出来。

在众人好奇羡慕嫉妒的眼光中,赵虹慧来到了李修仁面前。

“李师兄,你找我吗?”

安耐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赵虹慧略带矜持的走到了李修仁面前。

李修仁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赵虹慧。

“不知,李师兄找虹慧有何事?”

调整了一下嗓音,赵虹慧用甜腻的声音又问了句。见李修仁一直在看自己,泛红的脸上满是羞涩。

“果然,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也只有你这种没教养的人才会在背后诋毁阿暖!”

好看的薄唇,吐出的却是让赵虹慧全身血液都要冻结的话语。

说完这句话,李修仁还上下打量了赵虹慧一番然后才直接御剑离开。那眼神中鄙夷的意味真的不要太多。

虽说李修仁是单独叫赵虹慧出来的。但因为他在无极宗内受到的关注度太高,而且又是第一次上驭兽峰,找的还是赵虹慧这样相对普通的弟子,所以边上围观的人还是不少的。

听到向来惜字如金的李修仁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的话,周围的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之后,再由他的话联想到之前赵虹慧说过的话。

这不是妥妥的上门来打脸吗?

反应过来的赵虹慧原本翻红的脸上瞬间变得苍白,随即便流着泪掩面而去。

一时间众人看向赵虹慧的目光都变得很同情。毕竟在驭兽峰上,赵虹慧心仪李修仁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可今日她却被自己喜欢的人当面打脸......真的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虽然事后李玄月当着邢蓉的面训斥了李修仁几句,还让他回玄月峰闭门思过。但李玄月那假模假样的态度还是明晃晃的向众人表明他也是支持自己的儿子这么做的。没看他还让李修仁回玄月峰闭门思过吗?玄月峰总共也只有李玄月师徒四人。如今林琪轩闭关了,只剩下李玄月、李修仁、林琪暖三人。这闭门思过不就是说说而已。

经此以后,无极宗的人对于李玄月父子保护林琪暖的态度又多了一层认知。虽然还是有嫉妒的人会说林琪暖的坏话,但起码不会当着李玄月父子两人的面。

一晃眼几个月过去了。

无极宗也开始渐渐忙碌起来。

毕竟作为九州第一仙门,这一次举办仙门大比的任务还是落到了无极宗的头上。在与各仙门商量好仙门大比的规则、人数等级划分之后。无极宗便开始准备仙门大比所需要用到的场地、器物等。忙活了有大半个月,总算是准备好了。

从这天起,便开始有参加比试的仙门陆续到来。

作为无极宗主唯二的两个徒弟,林琪暖与李修仁也被派了迎接来客的任务。而身份超然的李玄月则是端坐在大殿上等着其它宗门的人来拜见。

原本分派任务的四长老收了别人的礼物想要将林琪暖跟李修仁两人分开去接待客人的。林琪暖倒是没说什么,但李修仁他不说话,只用那双冷冰冰的眼睛看着你。一直看到四长老也不好意思,不再说让他俩分开行动才作罢。

“二师兄,其实你不用担心我会受别人欺负才一直要跟我在一起啦。都是一个宗门的人,更何况今日还是迎接客人的时候。她们最多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毕竟我丢脸了,同为无极宗的人她们也会面上无光。所以你真的不用这样无时无刻都跟在我后面啊。”

看到李修仁跟背后灵一样紧跟着自己,林琪暖感觉二师兄有些紧张过度了。

被林琪暖的话说的愣了一下。随后李修仁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用那双好看的眸子一直看着林琪暖。虽面上没什么表情,但眼中却有着一丝丝的委屈。没两下林琪暖便受不了这样的眼神,只能投降。

“好吧好吧。我知道二师兄你是为了我。我们还是快些去前面帮忙吧。”

说着林琪暖便带头往接待客人的地方走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心里嘀咕。

别人还总说二师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二师兄的眼睛里面明明戏很多的嘛,连那怨妇的眼神他都会了!

无极宗接待客人的地方是正殿前面广场。将近百亩的空地上除了边界之处栽有各类花草之外,中间便是无极宗待客或者宗内举行大型集会的地方。

空地现在分为了两个阵营。一个是接待记录来客的身份,另一个则是引导来客去安排好的休息地点。

林琪暖与李修仁便是被分配到了接待的这一边。

走到空桌前拿起上面摆好的笔,林琪暖做起了记录的工作。

不过看李修仁这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估计待会儿来人了询问也得她自己来。

虽然李修仁冷冰冰的样子,但他那绝世的容颜还是吸引了不少的人前来观看。当然了,大部分都是女性。

“二师兄,我现在真的有点考虑要不要让你你弄个面具什么的把脸挡一下。否则就冲你这张脸,我这只手估计今儿一天下来就得肿了。”

接待了一批又一批,好不容易有个空档喘口气。林琪暖看着边上因为被太多人围观而脸色更冷的李修仁忍不住调侃道。

听了林琪暖的话,李修仁面色有点僵。正当他想开口说让自己来记录时,一个慵懒又不羁的声音传来。

“哟,丑丫头,原来你还真是无极宗的人啊?”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出她原&本的模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 “阿暖&”

    “阿暖,你,不要太难过了。这簪子是阳儿让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他说原本是准备订亲的时候亲手给你带上,可……”

  • 顿好自&月麒来

    在李修仁的帮助下安顿好自己的女儿,冷月麒来到了林诚跟林琪轩所在的厅堂内。

  • 清自己&体说了

    林琪暖其实没怎么听清自己的爹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簪子是师兄给自己的。握紧手中的簪子,林琪暖想要去到师兄出事的地方看看。

  • 簪子包&不在了

    小小的簪子包含着满满的心意,可那个将自己的心意一刀一笔雕刻出来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