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王黎的性子,林琪暖也是想呵呵,因为对于李修仁的提议也赞成。二师兄那里都是师父给的东西,而师父给自己亲儿子的东西就也没好的。因为作为礼物王黎两瓶上好的金创药非常感谢他昨日一次出手出手相助也是也可以的。至于说那药是二师兄的。对于现在的的林琪暖来说,二师兄与自二师兄那里都是师父给的东西,而师父给自己亲儿子的东西就没有不好的。所以送给王黎两瓶上好的金创药感谢他今日出手相助也是可以的。。...

对于王黎的性子,林琪暖也是想呵呵,所以对于李修仁的提议也赞同。

二师兄那里都是师父给的东西,而师父给自己亲儿子的东西就没有不好的。所以送给王黎两瓶上好的金创药感谢他今日出手相助也是可以的。

至于说那药是二师兄的。对于现在的林琪暖来说,二师兄与自己的哥哥是一样的。哥哥给的东西自然就接过来咯,没有什么好矫情的。

因为李修仁待会儿还有一场比试,所以两人也没急着回去,而是就在这转悠起来。

李修仁一边走一边结合两人身边比试台上的比斗,对林琪暖说着自己关于与别人比试的心得与要点。他的资质超群,关于战斗的心得也是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听了李修仁的一席话,林琪暖觉得自己收获颇多,对于明天的比试也稍微有些信心了。

“阿暖,明日是你第一场的比试。虽然对手要等到明日才能知晓,但是你现在已经是练气九层,一般炼气期的你都不用害怕。若是碰到跟你同等级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要当机立断的认输。没必要为了颜面而硬撑。我跟师父都不需要你拿什么名次,你只要能通过这次仙门大比得到一些鱼与人实战的经验就好。”

虽然将自己的经验都传给了林琪暖,但李修仁还是不放心。阿暖从小到大,最多也只是与自己或者阿轩比试过。自己跟阿轩知道阿暖的水平所以出手都不会太重甚至还会放水。但明日的对手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了。为了名次他们都会平尽全力,只希望阿暖能够不受伤就好了。

想到明日林琪暖有可能受伤,李修仁的剑眉微微的皱起,望着林琪暖的眼里全是担忧。

“哎呀,二师兄我怎么感觉最近你比师父还要唠叨啊。早在我决定要参加这次仙门大比的时候我就做好了挨打受伤的准备了。比试嘛,虽说有师父他们这些人在一边压阵。可刀剑无眼,真要是打起来了那还顾得上那么多。更何况别人可不是跟我这样不求名次,他们肯定会努力将我打倒嘛。”

林琪暖每说一句李修仁的眉毛就皱起来一些。待她说完,李修仁已经想让林琪暖放弃参加这次比试了。

“不过呢,你师妹我也不是傻子嘛。打不过直接认输咯。反正我追求也不高,只要不垫底就行。不过在练气这一组里面我再怎么也垫不了底的对吧。所以嘛,二师兄你就不要再过于担心啦。师妹我虽能力资质有限,但也是会见机行事的!”

没等李修仁开口,林琪暖就话锋一转。末了还安慰的拍了拍李修仁的肩膀,弯弯的月牙眼里满是狡黠的笑意。

看到林琪暖的笑,李修仁也知道自己有些担心太过了。便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继续给林琪暖传授自己的战斗经验。

转眼到了第二天。

林琪暖的比试时间还没到,她便在李修仁的陪同下在同等级的比试台下观战。

不知怎的,林琪暖感觉今日的比试竟比昨日的比试要激烈了许多。见血都是常事。什么断手断脚的竟然也有。还有一场比试,若不是台下做裁判的长老当机立断上台去分开了两人。说不定落败的那一个会被另外一人当场击杀。

看得林琪暖冷汗都出来了。虽说她有预期会受点伤什么的,但是断手断脚甚至于断送性命可不在她预期的范围内啊!

比试而已,用得着这么拼命吗?

而李修仁更是看得揪心不已,仿佛台上那受重伤的人就是林琪暖一般。

看到李修仁的眼神林琪暖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赶在他开口前她就发誓自己一定会见机行事已有不对就认输。诚恳的样子就差赌咒发誓了,这样才稍微让李修仁安心了点。

很快便轮到林琪暖上场了。

与她同台比试的是青玄宗的一名男弟子,叫钱斯,也是练气十层。

“林师妹,有礼了。”

钱斯虽只比林琪暖大一两岁,但长相看起来十分的老成,所以他直接喊林琪暖为师妹。

“啊,钱师兄还望等下手下留情呀。”

林琪暖回了个礼笑眯眯的说。

“林师妹谦虚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钱斯也不多废话,举起自己的剑便开始了与林琪暖的比试。

由于钱斯是水木双灵根,所以他一开始出的招便是用树枝将林琪暖的双腿紧紧缠住,然后召唤出水龙向林琪暖冲过去。

双脚动不了,林琪暖只能在水龙过来之前手忙脚乱的御起一堵土墙将将挡住了袭来的水龙。

由于林琪暖还是第一次与李修仁或是林琪轩以外的人比试,所以刚开始还是有些手忙脚乱,但她想起来昨日李修仁跟她说的战斗要点,再结合到她现在的情况。于是到后来也可以有模有样与钱斯切磋了。

因为两人的修为差不多,虽然钱斯的实战经验比林琪暖丰富,但来自于李修仁这个天才的指导也是真实有效的。所以两人一时半会儿都没能分得出胜负。

台下观看的李修仁看到林琪暖脸上留下的的汗水是不怎么想她那么辛苦的。但林琪暖想到这是自己的第一场比试,若是第一次都直接认输也是有点太不像样子了。所以虽然有点累,但她还是咬牙坚持。

可是随着长时间的打斗,林琪暖渐渐开始变得有些着急。她很累想休息,但是又不想认输。便想快些打败对面的钱斯获得胜利。

也不知道钱斯是不是也跟林琪暖一样的想法,打着打着火气出来了。他的出招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凌厉。

有几次甚至差点将林琪暖的胳膊给削掉了。

直看得台下的李修仁出了一身冷汗。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35)

我要评论
  • 自己面&前的哥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 其实林&于自己

    其实林琪轩对于自己爹的说法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就不说是不是碰见妖兽了,若真的是大师兄出了意外,自己爹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 ,你,&手给你

    “阿暖,你,不要太难过了。这簪子是阳儿让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他说原本是准备订亲的时候亲手给你带上,可……”

  • &怕她一

    说完他便叹着气往林琪暖的房间走去。不看着女儿,自己还真怕她一下子想不开跑出去找她大师兄了。

  • 花簪正&个小字

    入手而温的黄玉,雕琢而成的向阳花簪正是林琪暖最喜欢的模样。簪子的背面也刻着包含两人名字的几个小字,向阳而暖。

  • 到了林&堂内。

    在李修仁的帮助下安顿好自己的女儿,冷月麒来到了林诚跟林琪轩所在的厅堂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