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银跳回来后,那只跟在李修仁身边空中飞行的巨灵鹤就嘎嘎叫了两声又调头去追它的同伴们了。“小银?你怎么会在这?”望着怀中将自己扒得紧紧地地深怕掉一直这样的小银,林琪暖会觉得很有些玄幻。偏偏自己将小银离开了无极宗还拜托了师父照料它,为何小银会自己跑出?更“小银?你怎么会在这?”。...

小银跳过来之后,那只跟在李修仁身边飞行的巨灵鹤就嘎嘎叫了两声又掉头去追它的同伴们了。

“小银?你怎么会在这?”

看着怀中将自己扒得紧紧地生怕掉下去的小银,林琪暖觉得很有些玄幻。

明明自己将小银留在了无极宗还拜托师父照顾它,为何小银会自己跑出来?更何况小银是走兽,也没见过它会飞行。自己跟师兄师姐们都已经御剑飞行了半日,这么远的距离小银是怎么过来的?

还有,刚才的巨灵鹤是怎么回事?虽说巨灵鹤性子平和,但骨子里却是高傲的。一般只与自己的同类相处,还没见过巨灵鹤一族与哪种灵**好。更不用说像刚才那样专程送小银过来。刚才那绝对是专程送过来的吧?明明都已经飞过去了结果又掉头飞回来!

可无论林琪暖怎么询问,小银就是趴在她身上然后装作一副自己听不懂人话的样子。

明明之前在无极宗都听得懂话的,现在装傻有点过分了哦。

不过现在是在赶路的途中,又不可能为了小银停下队伍专程将它送回去。最主要的是,林琪暖至今还未学会御剑......连自己都要蹭李修仁飞剑的她根本就不想麻烦二师兄。所以只能暂且先带着小银一起上路了。

“呵,自己本就是个拖后腿的,结果竟还好意思将自己那一无是处的灵兽带来。你以为我们是去游玩的吗?”

说这话的是队伍里一起同行的罗师姐,罗熙。是队伍里除却带队的王师兄修为最高的人。别看罗师姐长得一脸雍容大气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可是挤兑人得很。

这话一出,林琪暖的脸当时就红了。看到队伍的里金丹后期的王仲文王师兄,金丹中期的罗熙师姐,金丹初期的蒋甄师姐还有虽是筑基后期却可以越级挑战的二师兄。自己这个练气十层的跟着来确实是有点打酱油的意思。

“罗师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林师妹呢。虽然林师妹的修为是很低,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她修为低就看不起她呀。要想提升修为,历练也是必不可少的嘛。更何况林师妹是宗主的弟子,宗主既然让她与我们一起试炼,那么肯定是做了万全的打算的。我相信林师妹是不会拖我们后腿的。对吧,林师妹?”

林琪暖刚想开口就被说话温柔的蒋甄抢了先,到最后也只能顺着蒋甄的话点点头。

“阿暖有我!”

李修仁也冷冷的开了口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蒋师妹你就替她开脱吧。我可告诉你,到了周家村你可别妖兽没抓到翻到自己被妖兽抓去了!到时我可不会救你的!”

原本还想多讽刺两句的,但见到王师兄不赞成的眼神与李修仁能够冻死人的眼神,罗熙还是咽下了嘴里的话,丢下这一句之后便加速飞到前面去与王师兄并排了。

“林师妹,你也别太在意。罗师姐就是这样的性子,是有点不太好相处,你就别跟她计较啦。”

说完蒋甄对着林琪暖与李修仁眨了眨眼睛后也飞到前面并列在王师兄的另外一边。

“阿暖,不怕,有我在。”

怕林琪暖听了罗熙的话心里不舒服,李修仁安慰她。

“没事的二师兄,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以我的修为跟着你们来做这个试炼确实是有点拖后腿了。不过虽然打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安抚周家村的人我还是可以做的。我也不想自己跟着你们出来什么事都不做就坐享其成。罗师姐她这么不高兴也是怕试炼失败,我懂得的。”

林琪暖抱着小银给了李修仁一个安抚的笑容。

“这些话听得多了,我的脸皮也练出来了呢。反正说两句我也不会少块肉,就让她们说去吧。我做好自己就行了。”

见林琪暖还有心思扯扯自己脸皮,李修仁知道了她是真的不太在意这些话,揪着的心也放下了许多。

而一直趴在林琪暖怀里装傻的小银听了这些话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几人又飞行了大半天的时间,大半夜的时候来到了周家村。这是一个位于悬崖下的中等村庄,背靠悬崖,面向大河,全村共有百多人。

虽然是半夜,可整个周家村的灯火竟然全都亮着,还有不少人拿着锄头木棍火把守在村子的唯一的入口处。仔细瞧着,这些村民都围在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身边。

“敢问来者何人?”

那中年男子见到林琪暖她们自天上飞下,便扬着嗓子问了句。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原本还紧张兮兮的瞪着入口的村民全都抬头向天上看来。

“我们乃无极宗弟子。接到周家村的传信后便赶来相助。”

落地后王师兄打头走向村口的村民们。

听到是无极宗的人,原本面色紧张的村民们顿时放松下来。

“原来是无极宗的仙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一名白发老者自村民中间走了出来对着林琪暖几人行礼。

“老朽是周家村村长,求助信便是我发出去的。仙长们能及时赶到,我们周家村的人不胜感激!”

“不用多礼。周家村在我无极宗境内,帮扶相助本是我无极宗应当做的事。”

王师兄虚扶了一把周村长,随即便直奔主题。

“现在是深夜,不知你们为何在此守候?是那妖兽要来了吗?”

“是啊。原本那妖兽只是白日里来。可这几日不知为何夜里也会来袭击我们。唉,我周家村也不知是何时惹到这几个妖兽。就算明知村子里有道长们布下的防御阵法,却还是一定要来袭击我们。可惜这阵法年久失修已经承受不了这许多。若是没有安道长,我们周家村可就要损失惨重了。”

周村长点点头,满是皱纹的脸上一片凄苦。不过看向一旁的中年男子时,面上还是有几分欣慰。

“这位便是安道长了吧?”

顺着周村长的目光,林琪暖几人都看向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

“在下安君,乃是一名散修。偶然间路过此处,见有妖兽作乱便留下来帮这周家村的人抵御妖兽。”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大师&我当然

    “大师兄能够找到他的家人我当然替他开心,但我这不是担心阿暖么……”

  • 魔教中&神的带

    数万年前,魔神出世创立了魔教。魔教中人在魔神的带领下为非作歹、残害苍生。使得九州大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 不肯再&满是无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不在了&。

    小小的簪子包含着满满的心意,可那个将自己的心意一刀一笔雕刻出来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 助下安&在的厅

    在李修仁的帮助下安顿好自己的女儿,冷月麒来到了林诚跟林琪轩所在的厅堂内。

  • 们不会&什么一

    “爹,娘!你们不会是想说那件事吧?为什么一定要挑在今天说啊?”

  • 回自己&感觉到

    可刚收回自己的手,林琪暖便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眉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又开始哭喊,眼见着就醒了过来。

  • 成是大&,家里

    “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是大师兄他找到家人了?他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家里也肯定不一般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