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虎妖全身钢针像的皮毛使它防御力极高。再再加它铁鞭像的尾巴,倘若不当心被扫到,肯定会被斩开两半。最难办的是离虎妖身上的钢针皮毛也可以随它心意连续发射出。效果如同暴雨梨花针,一个不当心中招便会成了钉板。尺把长的钢针射进体内那滋味但是好而王师兄是单一金灵根,碰上了同为金属性的离虎妖其实并不占优势。但王师兄是金丹后期,对上相当于金丹初期的离虎妖,等级上的压制也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少胜算。。...

离虎妖全身钢针一样的皮毛使得它防御力极高。再加上它钢鞭一样的尾巴,若是不小心被扫到,绝对会被劈开两半。最为棘手的就是离虎妖身上的钢针皮毛可以随它心意发射出来。效果犹如暴雨梨花针,一个不小心中招便会成为钉板。尺把长的钢针射入体内那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而王师兄是单一金灵根,碰上了同为金属性的离虎妖其实并不占优势。但王师兄是金丹后期,对上相当于金丹初期的离虎妖,等级上的压制也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少胜算。

离虎妖的身形巨大,挪腾之间飞沙走石,地动山摇看起来好不震撼。

而王师兄虽身高还不及离虎妖的一条腿,但他仗着自己身形灵活又可御剑飞行。上下穿梭之间瞅准了离虎妖的破绽给它造成不小的伤害。

一人一虎很快便混战在一起。

这边的罗熙是金水双灵根,对上火属性且只相当于筑基中期的火狐有着绝对的优势。两条水龙很快便把火狐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剩下的李修仁虽与火狐的修为差不多,但他的雷灵根天生便是妖兽的克星,火狐对上他还未开打便有了畏惧之心。所以他与火狐的战斗也是压倒性的。

不多时李修仁与罗熙的战斗便结束了,两只火狐均被制服。只剩下王师兄与离虎妖的战斗还胶着着。

原本王师兄以为自己凭着登记上的压制应该很快便可以制服这离虎妖。可没想到这离虎妖被自己伤到以后竟激发出了它的血性。原本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在狂化以后竟然也可以达到金丹后期的力量。

再加上离虎妖狂化以后完全就是拼死一搏,对自己身上的伤完全不在意,只一心要杀了王师兄。

对上完全不怕死狂化的离虎妖,王师兄一下子便失了胜算。好几次都被不要命的离虎妖给伤到了。月白的袍子很快便浸染了鲜血。

“王师兄!”

看到王师兄受伤,罗熙有些安耐不住想要上前帮忙。

“蒋甄你过来看着这只火狐,我去帮王师兄!”

看了一眼全场,李修仁要控制另外一只火狐,而炼气期的林琪暖完全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至于那个散修安君,由于不熟悉也不知道他修为几何也不便要他帮忙。所以罗熙便开口让与林琪暖站在一起的蒋甄过来帮忙。

蒋甄柔柔的答应了一声,便向着罗熙这边走来。也不知是不是因她的裙口太窄不便行走还是怎么,走起路来显得有些磨蹭。

“你快点啊!没看到王师兄受伤了吗!”

罗熙等得心焦。若不是手下这只火狐太狡猾不用术法将它控制住绝对会被它逃走,罗熙早就丢下火狐去帮王师兄了。

见罗熙催自己,蒋甄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加快走了几步,来到罗熙面前之后才接手继续用术法控制着火狐。

待蒋甄的术法生效后,罗熙才飞身上前去帮助王师兄。

看到这样的场面,林琪暖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来拖后腿的。她是真心的想要帮上些什么忙。她想了想然后转头看了看站在周村长身边的安君。

“安君道长,这些村民就拜托你了。我得去前面帮忙。”

“道友去吧。在下自会保护周家村。”

安君点点头。

将小银放到地上,交代它躲在防御阵里。林琪暖便向李修仁那边跑去。

她是这么想的。王师兄与离虎妖那边她自知自己的能力有限,肯定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但是二师兄那里,火狐已经被制服,只需要用术法压制住不让它跑了就行。这点事自己还是可以做的。这样就可以把二师兄解放出来,然后二师兄就可以去帮王师兄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去帮修为更高一点的蒋甄。林琪暖表示,刚才蒋甄师姐就拉着自己去一边躲着,自己说要帮忙估计她也不会答应。所以还是去帮二师兄的好。

林琪暖来到李修仁身,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后。李修仁皱着眉头想了想。

虽不是很想阿暖出来冒险,但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将阿暖护在身下不让她接触任何事。现在火狐已经被制服,只是用术法压制这一点阿暖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李修仁还是答应了林琪暖的请求。

指导了她一番之后,林琪暖很快便上手。解除了术法,又观察了一下。见林琪暖真的没问题了,李修仁才嘱咐林琪暖要小心,然后便也上前去帮王师兄。

有了李修仁的加入。原本与离虎妖战成了平手的王师兄与罗熙二人顿感轻松不少。三人合力不一会儿便将离虎妖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眼见着就可以制服它了。

看到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林琪暖心下高兴。自己终于也能起到一点作用了。

可还没等她来得及露出笑容,蒋甄那边就发出一声惊呼。

“哎呀!”

蒋甄的手似被什么蛰了一样肿了起来。她抬起手想看看自己的手怎么了,一时间忘了手下正压制着的火狐。

趁着这个空档,火狐从压制中挣脱出来。它倒也聪明,知道周家村那边进不去,然后蒋甄修为又比林琪暖高。所以毫不犹豫的便朝着林琪暖扑了过去。随着它一起扑过来的还有它尾巴上的火焰。

对于迎面而来的灼热,林琪暖闻到了自己头发烧焦的糊味。但是她知道若是自己这时候逃跑,手下的火狐也会挣脱。那么二师兄他们之前就白忙活了。而且若是两只火狐一起逃脱再去围攻二师兄他们。两面夹击,他们不一定会有如今的胜算了。

想到这一点,林琪暖咬牙坚持着不让自己移动破坏了术法。

这时蒋甄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终于不再关注自己的手,提剑追了过来。

就在火狐的尖牙要咬上林琪暖的头时,出发前李玄月给的护身符发挥了它的作用。

光芒闪过,一个透明的防护罩将林琪暖罩在了里面躲过了火狐的致命一击。

这护身符是可以抵挡元婴修士的致命一击。

火狐见自己破不了林琪暖的防护罩,只能转身面对身后追上来的蒋甄。

可蒋甄虽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但她是丹修。对于战斗这一类真的不擅长,再加上她手上肿起的地方对已经吃了解毒的丹药但还是钻心的疼,这使得她的威力只发挥出来一半。对上拼死搏斗的火狐,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不一会儿便连连败退,险象环生。

“林师妹,你怎么还站着?快来忙我呀!”

见林琪暖站在一旁,蒋甄语带埋怨的喊她,好像看不到林琪暖是在压制另外一只火狐一样。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更何&。”

    “师父师娘,此事还是晚一点再说吧。我想自己努力尝试一下。更何况此时也不是谈论此事的最好时机。”

  • 称为阿&。

    将林琪暖打横抱起,望着怀里虽闭着眼却还在流泪的人儿,被林琪轩称为阿仁的李修仁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 沾染半&点人世

    “你此次与我离去之后,切不可再沾染半点人世间的情欲。否则,这世间将万劫不复!”

  • 之后林&静下来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 琪轩摸&了摸鼻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