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随着最后几道劫雷落下去,天上的浓云早以消散。可不知道何时起,林琪暖跟李修仁两人的头顶上竟又满布了乌云。云层压得很低,轰鸣声的雷声放佛随时随刻都要劈下去通常。眼瞅着着林琪暖的劫雷立刻要落下去来,李修仁也来还来多说些什么,没办法飞快的摸出自己身上仅剩的一张眼看着林琪暖的劫雷马上要落下来,李修仁也来不及多说些什么,只能飞快的掏出自己身上仅剩的一张护身符交给林琪暖,然后一脸嫌弃的拎着小银后颈上的皮毛将它带走了。。...

原本随着最后一道劫雷落下,天上的浓云早已散去。可不知何时起,林琪暖跟李修仁两人的头顶上竟又布满了乌云。云层压得很低,轰鸣的雷声仿佛随时都会劈下来一般。

眼看着林琪暖的劫雷马上要落下来,李修仁也来不及多说些什么,只能飞快的掏出自己身上仅剩的一张护身符交给林琪暖,然后一脸嫌弃的拎着小银后颈上的皮毛将它带走了。

虽然对于自己马上要渡劫有些紧张加激动,但此时林琪暖也只能稍微平复一下心情然后赶紧打坐好。

这劫雷也不啰嗦,林琪暖才把脚收好它就落了下来。

不过好在林琪暖有过上次渡劫的经验。虽然嘛,最后还是失败了,但好歹也还是经历过不是。

经过了上一次的失败,这一次渡劫林琪暖很快就成功了。

虽然到了最后的两道劫雷小银又有点蠢蠢欲动,但看到林琪暖那努力的样子,想了想它还是缩回了踏出去的爪子。

若是两次都失败,那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不是。

看到林琪暖终于成功筑基,李修仁欣慰的上前。

“阿暖,恭喜你终于成功进阶了!”

扶起还有些虚弱的林琪暖,李修仁从怀里掏出帕子来轻轻的给她擦掉脸上污迹。

“若这次还不能成功的话,那我恐怕要成为这九州大陆上的第一人啦。第一个两次渡劫都没能从练气进阶为筑基的人。我可不想这样名流千史啊!”

成功进阶之后林琪暖还是很兴奋的,都有空跟李修仁开起玩笑来了。

这边王师兄与罗熙师姐也收拾好离虎妖走了过来。

由于离虎妖的个头太大,这一下子也无法御剑将它带走。所以王师兄也只是用特制的绳子将它的四肢捆好,又封了它的几处大脉让它不能动弹。剩下的还是等驭兽峰的人来了再说吧。

“林师妹,恭喜你。”

王师兄恭贺了一句。

“都是第二次了,有什么好恭喜的。”

罗师姐的嘴巴依旧不饶人。不过看向林琪暖的眼神不再是像刚开始那样的鄙视了。

虽然林琪暖刚才没帮上太多的忙,但她的态度还是见得到的。

“这位林师妹能在大战一番之后成功渡劫也是难得了。安君在此恭贺林师妹成功进阶。”

一直未出声的安君道长突然也插了句。

“呃,不敢当不敢当。”

林琪暖突然觉得有些脸红。

“林师妹,你终于进阶啦。真是太好了。这样下次试炼你也可以帮我们多做点事啦。”

一直待在护村阵里的蒋甄见已经没有危险了才走了出来。

“蒋甄,为什么她一个练气的都在外面帮忙,而你却躲在护村阵里面?”

看到蒋甄,罗熙师姐顿时一脸不高兴的开口质问。

“罗师姐,我刚才也是迫不得已呀。林师妹她不帮我,我一个人也打不过那火狐……若是不进入护村阵里,恐怕,恐怕我就要凶多吉少了!”

蒋甄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胸口,眼眶红红的,仿佛受了多大的惊吓一般。

“那我问你!明明我走之前火狐一直被我制服了,为何到了你手上它就跑出来了?若不是你放跑了火狐,哪有后面那许多事!”

说起火狐罗熙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自己离开前火狐都被关的好好的,只是让她继续压制着而已,就这样她都能让火狐跑出来!她这个金丹的修为也不知是怎么练上来的,连林琪暖这个练气的都不如!

别以为后面的事自己没看到。分明就是蒋甄放跑了自己那只火狐,还将火狐引到林琪暖那边,才使得林琪暖那只火狐也被放出来。

这火狐都放出来,她蒋甄也不说来帮忙,竟还好意思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躲在护村阵里看戏!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罗师姐,这你可就冤枉我了呀!那火狐怎可能是我放跑的呢!明明是我手上中了暗算才不小心让它跑出来的。你瞧,我的手就算吃了解毒的丹药,到现在也还是肿的!”

说着,蒋甄还将自己肿成馒头一样的手举起来给罗熙看。

“更何况,我虽有金丹修为,可我是丹修啊。本就不擅长打斗的,更别说我伤了手就更不适合与火狐战斗了。林师妹若是帮我,对上火狐我或许还有胜算。可林师妹她不帮我,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呀。”

说完蒋甄还幽怨的看了林琪暖一眼。

林琪暖???

这,这怎么还怪到自己头上来了?她张嘴就要替自己辩驳,不过罗熙抢在她前面直接吼起来。

“蒋甄,你还好意思说是因为林师妹不帮你?难不成你那时没看见她在压制另外一只火狐吗?她若是去帮你,那另外一只火狐怎么办?直接放了吗?”

“可,可她最后不也还是把那只火狐给放跑了嘛。”

虽被罗熙吼得低下了头,但蒋甄还是小声的说了句,语气中满是不服气。

“那是她故意要放跑的?我明明看到就是你把你看管的那只火狐给带过去,害的她被火狐伤到才不得已放跑了另外一只火狐!你竟然还有脸狡辩!”

这下得了,都不用林琪暖为自己辩解,罗熙师姐居然在打斗的时候还能将后面发生的事看得一清二楚。也免得林琪暖再辩解的话就好像是为自己开脱一样。

不过罗师姐这脾气还真是逮谁都能怼啊。瞧把蒋甄说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要落不落的样子甚是可怜。而对面柳眉倒竖,双眼圆瞪的罗师姐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好了好了,罗师妹。蒋师妹她也不是有意要放跑火狐的。至于后面的误伤以及连带着放跑了另外一只火狐应该也不是她本意。这些事情还是回宗里再讨论吧。”

王师兄见有些收不住场了,便老好人似的出来打圆场。

“放跑了火狐又伤了阿暖。我定会让你得到该有的惩罚!”

李修仁可不管蒋甄的样子有多么可怜。

原本他只顾着与离虎妖战斗还没注意到为何火狐就被放了出来,但听了罗熙师姐的话他才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李师弟,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了。为何你跟罗师姐就是不相信我呢。难道一定要我自裁在你们面前才能证明我的清白吗?”

想起玄月峰的人有多么护短,蒋甄心里暗暗后悔为何刚才一定要赖着林琪暖不放。可此时话已经说出口,她也只能要紧自己不是故意的这一点了。

反正还有王师兄在这里,当着外人的面难不成他们还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自裁吗?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缘分未&上也不

    “轩儿,以后我们若是还能碰上你大师兄那就是缘分未尽,若是碰不上也不要强求什么。阳儿能够找到他的归所我们应该替他高兴才是。”

  • 琪暖挣&满是惊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 地面亲&密接触

    在林琪轩接住自己的妹妹之前,斜刺里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将就要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林琪暖接住搂在怀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