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队僧侣风尘仆仆像是赶了很久的路的样子。领头的是一位面目严肃认真的老和尚,后面跟随十来位年纪20-300的和尚。其中除了几个和尚戴着兜帽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目。接引林琪暖她们的小和尚看见这行人,立刻告了个罪接着迎了过去的。“方丈,您回去了!”老和尚一点点接引林琪暖她们的小和尚看到这行人,马上告了个罪然后迎了过去。。...

这队僧侣风尘仆仆像是赶了很久的路的样子。打头的是一位面目严肃的老和尚,后面跟着十来位年纪不等的和尚。其中还有几个和尚戴着兜帽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目。

接引林琪暖她们的小和尚看到这行人,马上告了个罪然后迎了过去。

“方丈,您回来了!”

老和尚点点头,转头看到了林琪暖三人便走了过来。

“阿弥陀佛,想必三位小友便是无极宗来客吧。”

“我们确是无极宗门下弟子。在下林琪轩,这是我妹妹林琪暖,这是我二师兄李修仁。不知这位大师是?”

林琪轩赶紧带着林琪暖还有李修仁上前对着老和尚行了个礼。一直趴在他肩头的小银则是转身跳到林琪暖身上然后呲溜一下钻进了她的储物袋中。

由于三人中林琪轩是最为外向的,所以一般都是由他来对外处理事情。

“老衲玄苦。正是我传讯与你们师父要求借天玄珠一用。”

老和尚说话的语气比较温和,但表情还是很严肃,仿佛严肃已经刻进了他的面容里一样。

“原来您就是玄苦大师!失敬失敬!那既然在这里遇上您了,我们就直接将天玄珠交付与您。也算完成了师父交给我们的任务。”

林琪轩一脸失敬了的表情,然后用眼神示意林琪暖将天玄珠交给玄苦。

看到林琪轩的眼神,林琪暖连忙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用白玉盒装着的天玄珠,上前递玄苦大师。

这天玄珠是上古时期一位得道高僧圆寂后所化,蕴涵着高深的佛法。不过它为何会在李玄月手上而不是在佛门内供奉,则是因为这也是李玄月年轻时的机缘之一。不过虽然李玄月得到了这件宝物,但只要是佛门开口,他都会借其一用。至于他为何不将这件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用处的宝物赠送给佛门,那则是因为他年轻时的一件事,让他与佛门八大高僧之一的十诫大师有了嫌隙。所以他宁愿每次都借出去而不是直接赠与佛门。

玄苦大师看了林琪暖两眼,然后才接过天玄珠。

“多谢小友们不远万里将天玄珠带来。原本应是我们专程前去取,不过玄月尊者说你们需出门试炼一番,所以才劳烦你们跑这一趟。”

虽然对于玄苦大师为何会多看自己有些奇怪,不过林琪暖还是没表现出来,交出天玄珠以后就转身走回哥哥身后。

“无妨的,玄苦大师。我们确实是有任务需出门历练。况且玄夜寺与我们历练的地方都是一个方向,没什么的。既然我们师兄妹的任务已完成,那么便不多打扰大师你们。我们这就前去参与师门的历练了。”

林琪轩见东西送到,便准备离开。

“既然小友们还有任务在身,那老衲也不便多留你们。还望你们帮我与玄月尊者说明,若是此事能成,老衲必会将天玄珠亲手奉还。”

玄苦大师也没有多留,只是对林琪轩三人行了个礼。

“晚辈定将大师的话带到。玄苦大师,就此别过。”

林琪轩三人再次跟玄苦大师行礼之后便御剑离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玄苦大师轻叹了一口气。

“都走了,我们回寺吧。”

“哥,你怎么走得这么急啊?都到寺门口了,进去喝口水也好啊。正好我的水袋里没水了、”

林琪暖对于林琪轩刚才就这么急匆匆的走了很是不解,飞行的路上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哎呀,阿暖你是不知道。你没看到玄苦大师他们都是苦行僧的打扮吗。他们玄夜寺可是佛门里最苦的地方,修的可是苦行。而且听说虽玄苦大师长得一脸严肃的样子,但最是喜欢与人讲经传授佛道的。而且一讲就是两三个时辰不停歇的那种。你想要听玄苦大师与你讲经吗?想的话那我们就掉头回去喝水。”

林琪轩一脸你确定要这样吗的样子。

“呃,那倒也不必......我们都已经飞出这么远了,还是等下随便找一处水源我接点水吧。”

听了林琪轩的话,林琪暖突然就不好奇了。资质不好的人对于这些东西的兴趣都不是很大呢......

看到林琪暖这避之不及的样子,李修仁突然间觉得阿暖怎么就这么的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揉一揉她的头。

可惜三人虽先走一步,但只飞了大半天的功夫就被玄苦大师给赶上了。

“不是吧,哥。为什么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玄苦大师还能追上来啊?”

看着那一队缓缓接近的光头,林琪暖很是诧异。就连原本想要跳到林琪轩身上的小银也只好继续钻回了林琪暖的储物袋中。

难不成是要追着与自己讲经吗?可千万不要啊!

“呃,估计是玄苦大师他们有什么事吧。”

林琪轩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李修仁则是看着玄苦大师他们若有所思。

“林琪轩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玄苦大师的声音随着他的身影由远及近。

林琪轩他们停了下来对着玄苦行礼。

“原来三位小友也是前往这个方向。不知你们是前往何处历练?”

玄苦回了礼,身后仍是跟着那一队和尚。

“我们要去前方的鬼柳林与师门的人汇合,再一起出发去鬼柳秘境。”

仍然是林琪轩上前与玄苦大师答话。

由于之前已经见过,所以林琪暖就趁着自己哥哥与玄苦大师说话的空档观察起玄苦大师身后的那一队和尚来。

估计因为都是苦行僧的原因,这些和尚的表情都有些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点严肃。玄苦大师在说话,他们就停在那儿转动手中的佛珠无声的诵经。

前面的几个和尚年纪要大一些,后面的几个戴着兜帽,看起来年纪小一些。

当看到最后一排的那两个和尚时,林琪暖愣了一下。

虽然因为那和尚戴着兜帽又在低着头诵经所以看不见他的面容,但和尚消瘦修长的身形给她的感觉却是那么的熟悉。

那样子,与师兄真的是好像啊!

可是这天下身形相似的人也有许多,所以林琪暖也只是这么想了一下,心里痛了一下,便忍住让不再去想了。

不过虽说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师兄,但不知不觉的,林琪暖的思绪总是能由那个和尚飘到师兄那里。

一时间,她竟呆呆的看着那和尚看了许久。

她这个样子自然引起了一直关注着她的李修仁的注意。顺着林琪暖的目光,李修仁也看到了那个和尚。

这一眼看过去,李修仁也呆住了。

真的是好像啊,几乎是一模一样!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边两人的目光,那和尚将头垂地更低了。

这时林琪轩也与玄苦大师寒暄完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一步。三位小友就此别过。”

玄苦大师对着三人行了礼就带着那队和尚先行离去了。

“你俩看什么呢?快回神了!”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06)

我要评论
  • 听了李&话,林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 兄他,&他竟然

    “爹!娘!我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师兄他,他竟然不在人世了!”

  • !这不&可能!

    “不!我不信!这不可能!爹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肯定是在逗我玩!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他肯定还在等我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 琪暖便&之前那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 子,林&儿子的

    看到妻子,林诚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原本就嘴笨的他既要骗过自己的女儿又要应付儿子的追问到底有多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