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暖,你这小银究竟是个什么品种?平常也看不见它有什么本事,现在的对上这么个没没见过的东西居然也不怕。也不明白是真的很厉害呀但是愚昧无知者无所畏惧。”看见了小银一反常态的样子,林琪轩很是惊异。这但是那个只会蹭脸撒娇卖萌非常好吃犯懒的小银?“再带它,走!”李修仁不想看见小银一反常态的样子,林琪轩很是惊奇。。...

“阿暖,你这小银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平时也不见它有什么本事,现在对上这么个没见过的东西竟然也不害怕。也不知道是真的厉害呀还是无知者无畏。”

看见小银一反常态的样子,林琪轩很是惊奇。

这还是那个只会蹭脸撒娇好吃犯懒的小银?

“带上它,走!”

李修仁不想这个时候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他只想带着阿暖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说完他便搂着林琪暖想要转身御剑飞走。

可不知在什么时候,原本只到人小腿肚子的草竟然都快长到腰上来了。这些草将三人紧紧的缠住,使他们不能移动半步。

李修仁挥剑斩断了缠着自己与林琪暖的草。可这一圈断了旁边的草马上卷了过来,将两人缠得更紧。

林琪轩此时也顾不上先去将小银拉过来了,若是不出手估计他自己都快要被卷成粽子了。

放火烧了一圈,总算是暂时阻挡了这些草的袭击。

李修仁给了林琪轩一个眼神让他跟上然后自己便带着林琪暖先飞走。

“小银怎么办?”

林琪暖还是担心自己的灵宠。

“阿轩可以的。”

别看林琪轩平时在林琪暖她们面前一副不太正经的样子,但在李修仁心里还是很靠谱的。

听到二师兄这么说林琪暖也暂时放下心来。

若是按照以前来过这鬼柳秘境的人所经历过的来看的话,那么林琪轩带着小银还是就算打不过,逃离这里也是不成问题的。

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琪暖她们点背,进入到的这一片草原竟然是第一次出现在鬼柳秘境里的地方。所以他们对这里完全不熟悉,按照之前来人的经验也就低估了这草原的危险性。

这不,还没飞出多远,那疯长的野草竟然就赶上了他们飞行的速度。直接缠上李修仁的飞剑将两人连人带剑从半空中给拉了下来。

就算李修仁放火烧,但是他烧的速度竟还没能赶上那草生长的速度。没一会儿,两人就被那野草给裹成两个大粽子被拖着往草原深处去了。

而跟在她们后面的林琪轩也未能幸免于难。早就于他们之前被那野草给从飞剑上拉了下来。没一会儿就被拖走了。

这野草不光是能将他们捆住,而且野草中散发的不知名气味,使得林琪暖她们闻了之后整个人昏昏沉沉,意识模糊,没一会儿就晕了人过去。

至于被林琪轩带着的小银。一开始也是被野草给卷成了粽子像草丛深处拖去。

不过拖到一半的时候,粽子里的小银嗷呜一嗓子。全身迸发出银色的光芒。那些野草在触及到银光的时候瞬间枯萎,而剩下的野草则如同被灼伤了一般吱吱叫着迅速退去。很快小银身边就出现了一圈空地。

这时,它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银色,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银光。虽还是原来那副模样,但这一身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与原先那只爱撒娇的小兽完全不同。

看到前方即将要被拖走不见了的林琪暖几人,小银着急的呜呜叫着迅速向着她们跑去。

可随着小银越来越深入到草原深处,它周身的银色光芒就越黯淡。原本还能使那些野草退后一丈,可越接近林琪暖她们这个范围圈就越来越缩小。等小银终于跑到林琪暖边上时,它周身的银光已经几乎淡得看不见了。四周地方野草也一直围在它身边蠢蠢欲动,就等着银光消失将小银也捆起来。

黑黑的小鼻头耸起嗅了嗅,确定这个就是林琪暖之后,小银直接跳到了包裹着林琪暖的粽子上。

这一次野草没有被灼伤枯萎,而是蠕动着躲开了。这也正好在开了一个洞,使得小银能够看到里面林琪暖的衣裳与手臂。

用牙咬住林琪暖的袖子,小银想要将林琪暖从这些草中间拉出来。可奈何它现在没有恢复全部的力量,而这一路也花费了太多它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能量。所以就算它拼尽全力也没能将林琪暖给拉出来,反而自己也被这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野草给包裹了进去。

最终,小银不甘心的嚎了一声,随后趴在林琪暖的身上也晕了过去。三人一兽被拖入了草原深处然后被丢进了一个黑雾弥漫的大坑中。

若是她们现在还能保持清醒的话应该就能看到大坑的另外一边躺着的气若游丝的两个人。这两人不是别人,而是与他们一同前来鬼柳秘境且被分在了同一组的王师兄与罗师姐。

王师兄与罗师姐已进入到鬼柳秘境之中便与林琪暖她们走散。可不知为何,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发信号去寻找林琪暖她们,而更奇怪的是林琪暖她们这些天竟然也没有意识到他们是一个五人的队伍,所以一直也没有想找要去找王师兄与罗师姐。就好像意识中他们没见过这两人,不是与他们一起进来的一般。

真是奇怪极了。

最先醒来的是小银。

因为虽然是昏迷当中,但它动物的本能让它感觉到了危险。本能的刺激下小银才迅速的清醒过来。

也是这坑够深够大,而且弥漫着黑雾让人看不清前面有什么。否则小银就能看到前方的黑雾中那缓缓飘来的黑色人影。

就是这人影使小银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可现在小银只知道前方有危险,却不知道具体的是什么。所以它也只能打算先叫醒林琪暖她们然后再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

它先是用鼻子在林琪暖脸上拱了拱,然后又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舔了了几下。都没有反应之后,看了看林琪暖搭在身上的手,想了想,小银还是狠了下心。

小银张嘴对着林琪暖的手臂咬了一口。

一开始还是收着力气只用牙齿含着并没有咬破皮。可眼牙印儿都出来了,林琪暖还是没醒之后小银也顾不得那许多了。直接用力啊呜一口。鲜血顿时流了出来,然后林琪暖也疼得直哼哼。几息的功夫就清醒了。

“好痛......痛痛痛痛痛......”

条件反射的,林琪暖捂着自己的手臂睁开了眼。还来不及看清这深坑里的黑暗就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自前方传来。可这危险之中林琪暖竟还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过最终还是恐惧战胜了熟悉,林琪暖也顾不得其它,看到自己边上躺着的黑乎乎的人影,感觉很熟悉,急忙就跑了过去。

仔细一看,原来是李修仁。

总算是找到同伴了,林琪暖连忙抓起李修仁的手喊他。

“二师兄!二师兄你快醒醒!”

半天没见人醒,林琪暖才想起自己身上带着出门时师父给的解毒丹。也不管有用没用,赶紧拿出一来塞进了李修仁的嘴里。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人看不&本的模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 些不知&道该怎

    望着女儿那双与妻子一模一样的眼睛,后面的话林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 暖的心&水。

    李修仁正守在林琪暖的床前。白玉一般无暇的脸上满是对林琪暖的心疼。他伸出手想抚平林琪暖紧皱着的眉头,但在将要触碰到她时还是停住了。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干净的帕子,轻柔的为林琪暖擦去眼角的泪水。

  • 外的冰&紧的抓

    柔嫩又带点肉感手儿此时格外的冰凉。被李修仁温热的手握住后便紧紧的抓住这唯一的热源怎么也不肯放手。

  • 后,切&则,这

    “你此次与我离去之后,切不可再沾染半点人世间的情欲。否则,这世间将万劫不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