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黑丝袜被小银咬掉的声音,罗师姐睁开眼睛了眼。她有些惊异,没想起林师妹这个宠物像的灵兽居然牙口这么好。本来不抱什么希望能的,现在的也期待……出来。但是小银现在的真的是太虚弱无力了,连续咬了几口后就连张口的力气都没了。没办法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辜的望着林琪暖不过小银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接连咬了几口之后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了。只能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林琪暖。。...

听到黑丝被小银咬断的声音,罗师姐睁开了眼。她有些惊奇,没想到林师妹这个宠物一样的灵兽竟然牙口这么好。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现在也期待起来。

不过小银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接连咬了几口之后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了。只能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林琪暖。

“没事没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银你变得这么虚弱,但是小银你还是咬断了一半的黑丝,已经很不错了。”

为了安抚小银也为了不让罗师姐觉得小银没用,林琪暖一边给小银顺毛一边解释。

“罗师姐,小银它被抓进这个深坑里来之后就很虚弱,所以它真的不是故意只给你咬断一半黑丝的。”

“嗯,我看得出来。这里确实很古怪。我与王师兄若不是为了躲避妖兽也不会进入这片草原更不会被拖到这里。”

罗师姐倒也没责怪什么。断了一半的黑丝,她已经可以坐起来了。若不是那些黑丝已经勒进肉里,若是强行挣脱必定会刮掉一层皮肉,她早就自行挣开了。

“给,这是元气丹。你给你的灵宠吃了应该可以恢复一些元气。”

从怀里拿出小瓷瓶递到林琪暖手上。这元气丹还是上次做试炼师门给的奖励品。可瞬间为人恢复一半的元气。虽不算很贵重,但也不便宜。

“元气丹,师父给的丹药里还真没有这个的,多谢师姐!”

拿到丹药,林琪暖赶紧跟罗师姐道谢,然后才把元气丹塞进小银的嘴里。

若是小银此刻能说话,它一定想说的是这个药不对症!不过就算是它恢复了全部的元气,距离它能开口说话之前也还是查得很远。因为它不光是要补元气,最重要的是它需要雷之力。若是能让它吸收劫雷之力的话就最好不过了。只可惜平日里打雷都很少更何况是劫雷。而它又是受了重伤,需要大量的劫雷之力才能恢复。

当初林琪暖第一次从练气进阶到筑基的时候就是被小银吸收了后面几道劫雷,才没能一次进阶成功。而以小银当时的状态若是不吸收那几道劫雷的话很快就会力竭而亡。所以也可以说当初是林琪暖的劫雷救了小银一命。

不过呢,这些事情林琪暖都不知道,连她的师父当世三大高手之一的玄月尊者也没听说过。只因小银是一只意外苏醒的上古灵兽。它的种族原本已经灭绝,但不知为何只有它的蛋被保存了下来。破壳之后又与敌人恶战了一场,奄奄一息的时候遇见了渡劫的林琪暖,这才捡回一条命。所以这世上几乎是没有人知道小银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灵兽了。

恢复了些许气力之后,小银又将剩下的缠住罗师姐的黑丝全部咬断,这才使得罗师姐能够挣脱出来。

而这时林琪暖也发现了罗师姐身上被黑丝勒出的血迹。

“罗师姐,你身上这些血迹都是被黑丝勒出来的吗?你刚才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吖,这样我就不会在那慢悠悠的想办法了。”

林琪暖一边掏出金疮药给罗师姐上药一边问。

想到自己刚才又是挖地又是浇水的,林琪暖对自己也是无语了。

“一点小伤,无妨。我们去找王师兄他们吧。”

罗师姐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她现在只想知道王师兄怎么样了。毕竟李修仁跟林琪轩追过去也有一会儿了。可却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是这地方只有自己与林琪暖一样。

这也太不正常了!

“对啊,二师兄他们追过去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不会他们也被抓起来了吧?我们还是快点跟过去看看吧。”

听到王师兄,林琪暖也反应过来从刚才才现在就没听见其它的声音了。在这个诡异的深坑里确实是不对劲。

将小银放到自己肩头,林琪暖搀扶着罗师姐往李修仁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二师兄,哥!你们在哪?”

在这黑乎乎的地方走了一会儿,还是除了两人的脚步声就没有其它的声响。抬头望天却发现不知何时那一片小小的天空也已经看不到了,头顶上与四周都是一样的黑雾。

林琪暖有些害怕,便想喊一下,说不定那两人会听见自己的声音回应一声。可喊出去之后,这四周竟只有自己的回音。这下子林琪暖有点慌了。

“罗师姐,怎么还有回声的啊?”

二师兄不在,哥哥也不在。林琪暖只能紧紧的抓住自己身边唯一的人罗师姐的衣袖。

“我们刚才没走出几步就开始往下走了。应该是进了某处的山洞里。”

罗师姐出来历练的多,这种类似的场面也是遇见过的,所以还不是很慌。她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点着给两人照亮。

看到罗师姐的火折子,林琪暖也连忙掏出自己的火折子来。

两个火折子虽然不能驱散这黑雾,但是也能给这漆黑的地方带来一点亮光。

两人又走了好一会儿。这山洞十分的宽且长,中间路途还拐了好几个弯。唯一好的一点是这一路上除了黑雾多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危险。

最终,两人走了几乎半个时辰,林琪暖的嗓子都快喊哑了之后才总算是得到了林琪轩的回应。

“阿暖,我们在这儿......快来......”

也许是离得远,林琪轩的声音断断续续,听起来很是缥缈的感觉。不过在这寂静的山洞里,听到了亲人的声音对于林琪暖来说不亚于是听到了天音。

“罗师姐,是我哥的声音!他们在前面!”

林琪暖很是雀跃,罗师姐也很激动。她刚才都差点想说她们是不是找错方向了。

两人相互搀扶着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前面隐隐约约红光。

走进跟前,才发现这哪是什么红光,明明是地底岩浆发出的火光。可奇怪的是明明是在岩浆附近,但四周的气温却一点都不热,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冷。

“二师兄!”

看到前方站着的两个熟悉背影,林琪暖有些怕怕的心情总算是放松了一点。

原本正在观察熔岩中心的李修仁听到林琪暖的话之后转过头向她走来。

“王师兄在哪?为什么没看到王师兄?”

见只有李修仁与林琪轩,罗师姐忍不住问道。

“罗师姐,王师兄在那......”

顺着林琪轩的手,罗师姐才看到岩浆的中心有一根巨大的石柱,上面竟然雕满了梵文。而王师兄此时正被从岩浆里的冒出来的一根根密密麻麻的黑丝给捆在石柱上,几乎被捆成了一个黑色的大粽子。从他唯一露出来的头来看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看到王师兄这个样子罗师姐想都不想就要御剑过去解救王师兄,不过却被边上的林琪轩给一把拉了回来。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林琪暖&柔的为

    李修仁正守在林琪暖的床前。白玉一般无暇的脸上满是对林琪暖的心疼。他伸出手想抚平林琪暖紧皱着的眉头,但在将要触碰到她时还是停住了。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干净的帕子,轻柔的为林琪暖擦去眼角的泪水。

  • 将林琪&儿,被

    将林琪暖打横抱起,望着怀里虽闭着眼却还在流泪的人儿,被林琪轩称为阿仁的李修仁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 人了?&,家里

    “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是大师兄他找到家人了?他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家里也肯定不一般吧?”

  • 会说的&好。”

    “轩儿,不要再问了。若是能说的话你爹他一定会说的。既然不能告诉你,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