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琪暖体会到了脚下一阵阵细微的震动。放佛地底有什么东西在活动通常。“二师兄,哥,你们当心!我上次感觉到了地底的震动。这里不明白是也不是火山口,或许会火山的。”随着她话音的落下来,整个岩浆面也就宽幅震荡出来。若也不是李修仁与林琪轩及时重新开启了防御,晃悠“二师兄,哥,你们小心!我刚才感觉到了地底的震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火山口,也许会喷发的。”。...

林琪暖感受到了脚下一阵阵轻微的震动。仿佛地底有什么东西在活动一般。

“二师兄,哥,你们小心!我刚才感觉到了地底的震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火山口,也许会喷发的。”

随着她话音的落下,整个岩浆面也开始震荡起来。若不是李修仁与林琪轩及时开启了防御,晃荡的岩浆几乎要把两人的鞋子都给烧焦。

这时,王师兄身上的黑丝也只剩下脚上那一点了。

由于黑丝已经勒进肉里,若是强行将他的脚拉出来的话,那么他的脚也就只能剩下一副白骨。

所以只能等着小银一点一点的将黑丝咬断。

可地底的震动也越来越明显,幅度也越来越大。不断的有岩浆翻滚着涌到岸上来。林琪暖她们被迫只能又往后退了十几米。

而着在这不断的震动之下,岩浆中的那根石柱也开始出现裂纹。

小小的咔嚓一声,林琪暖却在岩浆翻涌的声音中听得清清楚楚。

而伴随着这个声音,一股无尽的带着熟悉感的恐惧从林琪暖心底深处蔓延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就是觉得非常的惶恐,想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甚至于身体因过度的害怕而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她也知道此时的自己不正常,但是为了不让二师兄他们分心,林琪暖只能强行的让自己忍住不要表现出来。

从石柱上出现裂缝的那一刻起,小银全身的毛就炸开,整个兽进入了高度警戒的状态。它知道这岩浆的下面有很不好的东西,而现在的自己完全不是下面那个东西的对手,动物天生的直觉告诉它得尽快离开这里。但因为王师兄身上还有一点点黑丝没弄断,所以它只能耐下心来继续咬剩下的那一点点黑丝。

李修仁自刚才起就一直在观察小银。见它突然变成了防御的姿态后也明白了应该是这里有什么东西让它感到危险。于是李修仁也变得警惕起来。

“小银你身上的毛怎么一下子就炸开了。你这突然变得这么蓬松还是很挡我视线的嘛。”

小银突然炸开的毛有一撮伸到了林琪轩的鼻子里,弄得他十分的痒,想打喷嚏。

“阿轩,警惕点,这里不对劲。”

李修仁见林琪轩没什么感觉&开口提醒。

“这里不是一直不对劲的嘛?”

林琪轩一脸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看着李修仁。

李修仁刚要张口,一阵剧烈的抖动使得他只能先稳住身形。

而没有防备的林琪轩则是差点从飞剑上掉下去。

原本就布满了裂纹的石柱在这一阵抖动中也终于支撑不住,咔擦一下直接断成两半。上面那半部分直接落入岩浆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不过好在石柱断开前小银终于将所有的黑丝咬断。李修仁与林琪轩分别带着王师兄与小银飞离了这里。也算是躲开了这巨大的岩浆水花。

两人直接飞到了已经躲远的林琪暖与罗师姐身边。

罗师姐连忙过来接过王师兄,而林琪暖此刻已经被心里的恐惧给弄得移动不了半分,能忍住不让自己发抖就已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阿暖,你怎么了?”

看到林琪暖僵硬的身子惊恐的表情,李修仁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没,没,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地方太恐怖了,我害怕。二,二师兄。我们快离开吧!”

因恐惧而牙齿打颤使得林琪暖说话也有点结巴起来。

“这地方确实很诡异,而且看样子这里也要塌了。我们快走吧。”

看到剩下的石柱也因为地底的震动而全部沉入了岩浆中,林琪轩开始催大家离开。

罗师姐点点头,也不多废话,直接抱起王师兄就御剑往来时的方向飞走了。

李修仁也抱起全身绷得紧紧的林琪暖紧接在后。

最后是林琪轩抱着小银在后面压阵。

而林琪轩刚飞起来没多久他们之前站立的地方就开始崩塌,这也使得岩浆的范围越来越大。而且崩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塌陷的面积也越来大,很快就快要赶上飞在后面的林琪暖。

听到身后的轰隆声不绝于耳,使得在靠在李修仁臂弯里问道熟悉的气息稍稍安心了点的林琪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只见身后目力所及的地方全部都已经崩塌被岩浆所吞噬。而这一大片岩浆之中一个巨大的,黑黑的,圆形的东西正从岩浆的中心也就是之前石柱所在的地方缓缓升起。这东西的四周还漂浮着许多长条状的黑色带子。

林琪暖仔细辨认了一下,原来那些黑色的带子竟是由许多之前困了她们很久的黑丝所组成。

那东西上升的速度不是很快,这一会儿也只露出了一小半的样子。由于它的表面上全部都是黑丝,所以也不太看得清中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那个东西缓缓的倾斜了一下。而这一下也使得那些黑丝中间露出了一条缝隙。透过那个缝隙,林琪暖好像、似乎、可能、也许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当她有些不确定想要继续看清楚的时候,四周突然光芒大盛。一阵耀眼的白光之后,她们几人竟然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这地方似乎是一片森林,而且是长满了各种奇形怪状柳树的森林。

这是,鬼柳林!

原来是鬼柳秘境的开启时间到了,所以她们就直接被传了出来。

不过她们传出来的位置好像与她们进入时不是同一个地方。

这里四处阴风阵阵,鬼火飘荡,时不时还可以听到一两下哭泣的声音。明显就是人们所说的闹鬼的地方嘛。

而且不知为何,按时间推算她们出来的时候应该是白天。可不知为何这里的柳树不光长得出奇的高大不说,长长的枝条竟然还互相纠缠,将上方给遮得严严实实,完全就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我们总算传出来了!不过这又是哪里?为什么这么阴森?大白天的竟然一点阳光也见不到。”

感觉到在传送的时候林琪轩原本还想欢呼一下的,但是出来见到这诡异的柳树林之后他的欢呼变成了疑问。

“二师兄,哥,你们会不会抓鬼啊?”

看了一圈四周,林琪暖又缩回到李修仁的怀里问道。

“会一些,不过之前的试炼没有遇见过,所以也不知道实战起来会怎么样。”

李修仁回想了一下才回答。

“阿暖,你问这个干嘛?”

林琪轩有些奇怪妹妹怎么突然问起来这个。

“哥,你看看你后面就知道了......”

林琪暖脸色发白的指着林琪轩的身后。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阿暖&交给你

    “阿暖,你,不要太难过了。这簪子是阳儿让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他说原本是准备订亲的时候亲手给你带上,可……”

  • 自哪里&样。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 己那怪&道就自

    望着自己哥哥看着自己那怪怪的眼神,这种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 静下来&泪,但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 &知道娘

    “哥?难道你知道娘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吗?难不成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你们在说啥?”

  • 来的人&不在了

    小小的簪子包含着满满的心意,可那个将自己的心意一刀一笔雕刻出来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