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顺着林琪暖的手往前看去。抬头一看林琪轩身后那棵一人粗的柳树树干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了一双惨白的手。尖厉的沾染到了血迹的指甲就那么扒着树干。而手的后面,柳树的树干后则传闻了一阵渗人的笑声。笑声刚落,一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鬼脸就随着那双手从树干后缓笑声刚落,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鬼脸就随着那双手从树干后缓缓的冒了出来。。...

众人顺着林琪暖的手往后看去。只见林琪轩身后那棵一人粗的柳树树干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双惨白的手。尖利的沾染了血迹的指甲就那么扒着树干。而手的后面,柳树的树干后则传出了一阵渗人的笑声。

笑声刚落,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鬼脸就随着那双手从树干后缓缓的冒了出来。

那样子,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嚯!还真吓我一跳呢!”

林琪轩没怎么注意,猛然一回头看到这个场面还真的有点被吓到。

这时那鬼已经从柳树后露了半个身子。

不同于别的鬼一身白,这个鬼身上竟然是一身血红。

“看样子还是个厉鬼呐,我站这里都能感觉到它身上的怨气。”

林琪轩原本还打算超度它的,看到厉鬼身上的红色后也不准备超度了。这种厉鬼超度起来太麻烦,他们一般都是将其收服然后带回宗门里,收集到一定数量后再转交给佛宗的人去专门超度。毕竟佛宗对这种事可是专业的。

“正好我之前还没收服过厉鬼的,如今就拿你来练练手。”

说着林琪轩就朝着那红衣厉鬼走去。

一阵光华乱射打打斗之后,气喘吁吁的林琪轩终于将那厉鬼给收进了一张镇鬼符之中。将符纸放入袖袋中收好,林琪轩转身就往林琪暖那边走去。

“阿暖,怎么样?你哥哥我刚才收服那厉鬼的姿势是不是很帅?”

以往这个时候总是要嘲讽一句的林琪暖此刻却一反常态的夸了一句,而且她又指着林琪轩的身后。

“哥,你刚才的姿势是很帅啦。不过这剩下的你打算怎么办?”

“剩下?什么剩下?不就那一只厉鬼的嘛。”

林琪轩一边说一边回头。

只见他身后的每一棵柳树后竟然都出现了一只厉鬼。

这些厉鬼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它们都是死状恐怖怨气冲天。

“不是吧......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厉鬼出来啊?这么多我可收不了!”

说完林琪轩看向罗师姐李修仁还有林琪暖。

罗师姐要带着王师兄,根本腾不出手来。而李修仁要带着阿暖,也是没空。

至于有空的林琪暖嘛……她不被鬼给抓去就是好的了。

“好吧,就知道不能指望你们。”

无奈的叹了口气,林琪轩又回头看了一眼越来越逼近的厉鬼们,然后掏出飞剑。

“快跑啊!难不成等着这些鬼来吃掉我们嘛!”

说完他直接跳上飞剑咻的一下飞远了。

被林琪轩的动作给弄呆了,罗师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也跟着跳上飞剑逃跑。

倒是李修仁在林琪轩掏出飞剑的时候就猜到了他要干嘛,所以还没等他开口就已经直接带着林琪暖上了飞剑开溜了。

由于这鬼柳林里被纠缠在一起的柳树枝将天空完全遮蔽,所以这些厉鬼也即使在白天也能够在这鬼柳林里到处游荡。

看到林琪轩他们上了飞剑,这群红衣厉鬼呼啸着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若不是林琪轩他们的速度够快,说不定还真的要被这些工艺厉鬼给抓住了。

不过就算他们能一直保持在前面,但是不知为何,不管他们怎么拐弯怎么绕圈,就是飞不出这片林子。

原本李修仁剑一直飞不出去就想着往上飞,一直飞到树顶上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可说来也奇怪,原本看着不是很高的树顶,无论他怎么飞就是到不了顶。就好像这些树能随着他飞行点高度而自己长高一样。

“二师兄,我们这是碰到鬼打墙了吗?还是这片林子里有什么阵法?”

望着那无论如何都到达不了的树顶,林琪暖一脸疑惑。

“我们身上都带有护身符,一般的鬼打墙是困不住我们的。这林子与之前秘境里的深坑一样诡异,应该是被布下了阵法。对于阵法这一块我不熟悉,阿轩也是。就是不知罗师姐她是否知道一二。”

知道自己到不了顶之后李修仁就停止了向上飞的动作。可就算他停住了,那些红衣厉鬼也还是不依不饶的跟在后面,所以他还是不能停下,只能继续往前飞。

“罗师姐,这林子里应该是布下了什么阵法我们才会一直飞不出去的。你对阵法了解的多吗?能不能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阵?”

林琪暖冲着前面的罗师姐喊了一句。不过可惜的是罗师姐对于阵法也不是很精通。她精通的是炼器。其实这里唯一精通阵法的人是王师兄,只可惜他就算被救出来吃下各种丹药也依然昏迷不醒。所以剩下的林琪暖四人对于现在的状况也是有些麻爪了。在她们想出办法之前只能跟没头苍蝇一样不停的跑路。

一直这样飞个不停,期间还要躲避树干树枝不被撞到其实也挺累的。

就在所以他们又飞了一段时间之后便不想再逃跑。

将林琪暖交给罗师姐,李修仁与林琪轩准备联手看能不能收服这些红衣厉鬼。

将身上的护身符法宝都掏出来摆在几人面前做成了一个小型的防御法阵。

李修仁准备将这些红衣厉鬼全部聚集过来,然后运用自己的无极剑法招来天雷,然后加上林琪轩的烈火看能不能消灭它们。

毕竟天雷是所有邪物的克星,对上这些厉鬼应该还是很有胜算的。

李修仁的方法起码还是很有用的。只不过他唯一没想到的一点就是这里的厉鬼竟然如此之多。

他们消灭了一波又一波,可后面的厉鬼还是如同潮水一样不停的涌上来,没完没了。

如此情形之下,就算他俩的合招再厉害也不能无止境的使用。更何况无极剑法因为是要召唤天雷,所以对于灵气的消耗也极为的厉害。

一开始他们还能够吃丹药来补充灵力,但时间长了丹药也消耗殆尽。没有灵力补充之下,两人渐渐就快要支撑不住。

这个时候窝在林琪暖身上的小银其实很矛盾。

因为这些厉鬼对于它来说不算是威胁,以它现在的能力来说,保护林琪暖这几个人不受厉鬼的伤害还是没问题的。但若是自己站出去保护她们的话,自己的能力暴露了不说,它心里那种对于危险的感觉其实一直都在。现在就将积攒的能力用掉的话,若是等会儿那个致命危险出现了,它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逃脱掉。

这种危险的感觉是它从来都没用遇见过的,这也使得它本能的就想逃离这里。若是没有林琪暖的救命之恩,它原本都可以不管这些人直接逃走的。可就是因为林琪暖救了它一命,而这一命也包含了天道因果在里面,所以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也为了不违反天道,它只能待在林琪暖的身边。

到底要不要出手呢?这真是个问题。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不!&爹你一

    “不!我不信!这不可能!爹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肯定是在逗我玩!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他肯定还在等我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 理由。&知道的

    “轩儿,不要再问了。若是能说的话你爹他一定会说的。既然不能告诉你,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 恶梦中&什么,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 刺里一&的林琪

    在林琪轩接住自己的妹妹之前,斜刺里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将就要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林琪暖接住搂在怀里。

  • 忌日(&备要去

    这天是师兄的三周年忌日(以林诚所说的死讯那天算起)。一大早林琪暖就带着早已准备好了的祭品准备要去师兄遇难的地方祭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