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魔尊威压的压迫,李修仁与林琪轩都醒了回来。李修仁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是找到了林琪暖在哪。看见她正离处要往自己这边来的时候,李修仁急忙爬出来站出来要去扶林琪暖。“我们这是在哪?”皱着眉看向周围,林琪轩一时之间有些搞不很清楚自己为何会在这儿。“二师李修仁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林琪暖在哪。见到她正在不远处要往自己这边来的时候,李修仁连忙翻身站起来要去扶林琪暖。。...

受到魔尊威压的压迫,李修仁与林琪轩都醒了过来。

李修仁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林琪暖在哪。见到她正在不远处要往自己这边来的时候,李修仁连忙翻身站起来要去扶林琪暖。

“我们这是在哪?”

皱着眉看向四周,林琪轩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在这儿。

“二师兄,哥!那个是魔尊!趁他没发现我们之前,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见两人都醒了,林琪暖连忙上前拉住两人的手就想离开。

“魔尊?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魔尊这两个字,林琪轩也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自己的娘冷月麒死时的场景,还有一些之前爹跟娘告诉自己的话。

对于魔尊,他知道的远比自己的妹妹还有李修仁要多。但这些事情爹娘又特意嘱咐最好是不要告诉妹妹。所以林琪轩也只能将这些事情埋在心里。

“应该是佛宗的人救了我们。前面与魔尊抗衡的应该就是佛宗的无为大师。有他们在,我们可以不用那么着急逃走。”

李修仁观察的最为仔细。他已经看清楚周围都是些什么人了。

当然,那个被围起来的忘空他也注意到了。不过围住他的人实在是太多,所以李修仁也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里面有个人。

“那我们现在要干嘛?站在这里看他们斗法吗?就我们这水平,别等下被他们的技能扫到变成炮灰。还是先离开这儿找到无极宗的人再说吧。知道了是佛宗救的我们,过后再上门去道谢也不迟。”

林琪轩也发现了佛宗的人,还有正在与魔尊斗法的无为大师。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多,所以他越发的不想留在这儿。若是被魔尊发现了,以他那个变态的性子说不定会把自己和妹妹都抓了去也不足为奇。

“二师兄,我们先与前面那些佛宗的人说一句再走吧。罗师姐还有王师兄他们都重伤未醒,继续待在这儿确实不好。”

林琪暖看到附近躺着地上气若游丝的罗师姐还有王师兄不禁担心起这两人到底撑不撑得住了。

“好,那我去与他们说。阿轩,你去看看罗师姐与王师兄他们怎么样了。”

李修仁点点头,然后便走到前面那些围在一起的佛宗弟子身边。

“这位小师傅,我们几人是无极宗弟子。今天多谢你们相救。还想请问你们是哪个寺里的,日后我们也好登门拜谢。”

那名佛宗弟子闻言抬起头看了看李修仁,然后才开口。

“阿弥陀佛,我们是净莲寺弟子。大家同为仙门弟子自然是应该互帮互助的。登门道谢就不用了。”

“小师傅莫要谦虚。若不是你们相救,恐怕我们师兄妹几人都会命丧于此。救命之恩若是不报,恐会成为我们师兄妹几人都心魔。所以日后我们定当登门拜谢。”

若说李修仁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登门拜谢,那是因为他凭着身高的优势越过面前的和尚看到和尚身后被包围起来的忘空。

只是一个简单的背影,就让李修仁如遭雷击。

那一眼过后他的眼里再也看不见别的,只有那个微弓着的,小麦色的,纹满了纹身的,背对着自己的背影。

这个背影与他脑海中的那个背影是如此的相似,仿佛就是同一个人一般!

可是那人不是已经……

现下这种时候前面是两个化神期修士在斗法后面则是一群佛门弟子将那人团团围住,李修仁又不好越过这些和尚走到前面去看那个人低着的脸。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执着想要去净莲寺登门拜谢。

听到会让人产生心魔,那名佛门弟子没有再继续拒绝李修仁要登门拜谢的话。他只能让李修仁等无为主持与魔尊的斗法结束后直接道谢。至于登门,他们净莲寺向来与别的寺不同,是从来不会让外人去到寺里的。所以这世上除了净莲寺的和尚与其他一些高层的佛门弟子以外,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净莲寺的位置的。

“也好,那我们就在一旁观战。”

得到那名佛门弟子的答复后,李修仁再次道了谢便转身往回走。

“我们还是带上罗师姐与王师兄再此观战吧。阿轩,你身上还有没有宗里带队长老给的求救符?有的话就给他们发送信号。他们来了也可以帮无为大师一同抵御魔教的人。”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赶紧在自己身上掏,结果还真被他掏出一个来。

将求助符发出去以后林琪轩就带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罗师姐与王师兄一起来到了那群围在一起的和尚附近。

这些佛宗弟子用防御法器在这里撑起了一片防护罩。在这里面可以尽量避免被无为大师与魔尊斗法误伤到。

虽然心里装着事,但李修仁的脸上还是没怎么表现出来。一是因为他原本就是一张冰块脸。除了面对林琪暖的时候会有各种不同的小表情以外,对着林琪轩常年都是那样的表情,也就是面无表情。

不过再怎么克制,对于熟悉李修仁的林琪暖来说,她还是看到了李修仁脸上的不同。

“二师兄你怎么啦?怎么感觉你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说着就想要伸手去摸李修仁的额头。但是无奈身高差距太大,就算踮起脚尖也还是有些够不着。

看到林琪暖努力想要够到自己额头的样子,李修仁心里软软的。他不由自主的屈膝慢慢蹲了下来好让林琪暖能不费劲就碰到自己额头。

“也没感觉你发烧呀,那是为什么呢?”

触手是一片细腻柔滑又略显冰凉的皮肤,显示着李修仁此时并无大碍。

李修仁的心里有点庆幸自己没有频频朝那个背影看。否则阿暖发现了也一定会看过去。若是她看到了就一定会想起那个人。

此时李修仁的私心里并不想让好不容易放下的林琪暖再一次想起他们的大师兄林阳来。他想让林琪暖走出来,然后心里能够空出一点位置留给他自己。

不过好在自从李修仁去问过之后那些佛宗弟子将那个背影熟悉的人抬到了一边,还给他穿上了僧袍带上了兜帽。所以此时望去也只是一个带着兜帽看不清脸昏迷不醒的年轻和尚而已。

林琪轩也发现了李修仁的脸色不对,不过他没问。只是顺着李修仁偶尔瞥过去的目光看到了还没被抬到一边的忘空。

那熟悉的背影也让他震惊了一下去,不过随后他想到了什么,便也不吃惊了。

到了最后,林琪暖不知怎的想起来自己上次在一群和尚当中仿佛看到了师兄的身影。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她还是忍不住朝这群和尚看过去。

可是还没等她看清,一道金色的光团就直奔众人所在的地方而来。巨大的冲击力使得防护罩摇摇欲坠。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一个人&也肯定

    “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是大师兄他找到家人了?他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家里也肯定不一般吧?”

  • &他也只

    见爹娘都这样,林琪轩也知道今天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冷月麒的身后一起往妹妹的房间去了。

  • 出来了&。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看到来&恐。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