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有发丝想从背后突袭脱力的李修仁,林琪暖也再顾别的,脑子一热就直接狂奔过去的,拔出自己的剑就往发丝上面砍。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发丝没被砍断再说,林琪暖自己的剑也被发丝给缠上。但是幸好她提前丢了了自己的剑,因为发丝占时没能缠到她身上来。但是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看到有发丝想要从背后偷袭脱力的李修仁,林琪暖也顾不得别的,脑子一热就直接飞奔过去,拔出自己的剑就往发丝上面砍。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发丝没被砍断不说,林琪暖自己的剑也被发丝给缠上。不过好在她提早丢掉了自己的剑,所以发丝暂时没能缠到她身上来。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而已。

当她来到李修仁身边想要扶起他离开的时候,将林琪暖佩剑绞断了的发丝还是一样的缠了上来。甚至直接将两人一同卷了起来。

边上的林琪轩万分的懊恼刚才为什么没有拉住妹妹而是让她跑了过去。

可现在自责也没有用,林琪轩只能硬着头皮也准备冲过去。

“没本事就不要来捣乱!”

还没等他上前,挣脱了发丝的净莲跳到他身前伸手拦住了林琪轩的去路。

“除了那个雷属性的小子还有用之外,你们谁去也帮不上忙!”

丢下这一句之后净莲又挥舞着她的大莲蓬向着发丝中的林琪暖和李修仁两人走去。

见识过发丝的厉害,所以被净莲嘲讽之后林琪轩也冷静下来不再上前。

净莲说的没错,以自己的能力现在还不能够与发丝抗衡。自己盲目冲过去的后果就是三人同时被抓。净莲还要护着佛子,人数越多她越不好救,还是不要去添乱了。

被发丝捆住的林琪暖和李修仁两人现在是面对面抱在一起的。

若不是时机不对,其实李修仁还是挺高兴的。只不过现在还是得想办法逃出去才是。

“阿暖,你不该这么莽撞就来救我的。这发丝是邪物,只有佛宗的圣光或者是天雷才会对它起作用。”

李修仁努力的用自己的身体为林琪暖撑开一些空隙,让她不至于被发丝勒得太紧。

“我,我看到二师兄你有危险就忘了别的了。还是怪我没本事,救不了二师兄你还把自己也搭进来了。”

被抓住以后林琪暖的脑子也冷静下来了。此时心里仿佛有个小人在不停的敲着自己的脑袋,教训自己没本事就不要乱跑给人添乱。

发丝一如既往的吸收着两人的灵力。不一会儿,林琪暖也已经是脱力的状态,软绵绵的靠在李修仁的胸口。只有李修仁还在拼了命的死撑让那些发丝不至于勒进林琪暖的皮肉中。但他自己的身上早已上伤痕累累,就连他的脸上都被勒出一道道血痕。鲜血顺着李修仁的脸颊缓缓的流下。

叭嗒。

一滴血滴到了林琪暖的额头。

叭嗒。

又一滴血滴滴到了林琪暖的脸上。

叭嗒。

又一滴血滴到了林琪暖的眼角边。在她眨眼的时候,血滴又被带进了眼里。她的眼中顿时血红一片。

血红的世界唤醒了林琪暖心里的记忆。

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被娘抱在怀里,娘的鲜血也是这样一直流进了自己的眼中。然后,娘就这样死了……

不!不行!不能这样!

“不!”

惊叫一声,林琪暖也不知是哪爆发出来的力气,反身抱住已经陷入昏迷却还是努力弓着身子为自己撑开一片空间的李修仁。

此时她们已经被发丝包裹成了一个大蚕蛹。

由于自己的佩剑刚才已经被弄断,此时林琪暖弄用到的武器就只有李修仁的剑。

原本是想将李修仁的剑给抽出来。但是无奈发现他虽然昏迷但剑还是一样捏得很紧,而且由于发丝的缠绕想要抽出来也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努力了半天之后林琪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她又瞄到了李修仁头上戴着的桃木发簪。

这个发簪还是之前自己想给林阳师兄亲手做一个发簪拿来练手的作品。当时自己先是给爹娘还有哥哥二师兄每个人都做了一个之后才做出一根最好的送给了林阳师兄。

哥哥他们嫌不好看都没戴了,就只有二师兄不嫌弃还一直戴着。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此时身为土木灵根的自己也只能想到这个法子了。

林琪暖对着李修仁头上的桃木簪念动咒语。不一会儿,这根沉寂多年的桃木簪就如同枯木逢春了一般竟长出了细小的树枝。

见有效果,林琪暖再接再厉继续念咒。桃树枝也由原本慢悠悠的生长而变得快速起来,不一会儿便将林琪暖与李修仁之间狭小的空间占满。

接下来就到了要发力的时刻了。

林琪暖一边念咒一边指挥着桃树枝与发丝抗衡,想要利用桃树枝将这些发丝给撑开。

这些不是普通的发丝,所以想要撑开还是很有些难度的。

可林琪暖此时浑身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在她拼尽全力的时候竟然还真的能将发丝给撑开一点。

若是有别人在场就会看到此时的林琪暖眼中散发着不同寻常的红光,浑身的气息也变得阴冷,与正常人大为不同。

自身的变化林琪暖是不知道的,此时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尽快的将这些发丝给撑开然后带着二师兄逃出去。她不要让二师兄有事,她也不要让二师兄跟娘一样死掉!

绝对不行!

深吸一口气,林琪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二人的空间撑到最大,已经能够通过发丝的缝隙看到外面了。

这是净莲也突破的发丝的纠缠来到了二人的身边。

看到多出来的缝隙,净莲直接将巨型莲蓬背带身后,然后伸手抓住发丝缝隙的上下两边。净莲也不知是有多大的怪力,竟直接将这个缝隙给拉开到足以通过一个人那么大。

“里面的两个,还活着的话就快出来!”

净莲有些不耐烦的话语顺着这个缝隙传到了林琪暖的耳里。

听清楚之后,林琪暖连忙停止念咒先是将李修仁送了出去,然后在桃树枝被发丝给全部绞断之前爬了出去。

守在附近的林琪轩也成功的将昏迷的李修仁与一出来还没能与自己说上一句话就晕倒的妹妹接住带离了这里。

救出了林琪暖两人之后净莲马上又回到了忘空的身边。

“她们都没事了,你还是专心的封印吧!”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点头是&意思啊

    “爹,您这光点头是个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大师兄找到家人了,还是他家里不一般呐?”

  • 清自己&暖想要

    林琪暖其实没怎么听清自己的爹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簪子是师兄给自己的。握紧手中的簪子,林琪暖想要去到师兄出事的地方看看。

  • 妖兽了&,自己

    其实林琪轩对于自己爹的说法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就不说是不是碰见妖兽了,若真的是大师兄出了意外,自己爹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 &很想说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道原本&难。

    看到妻子,林诚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原本就嘴笨的他既要骗过自己的女儿又要应付儿子的追问到底有多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