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神魔只吼叫了一声便被金线再次拖进了地下,但它这一声的杀伤力但是挺大的。起码本来现场乱战在一起的魔教、佛宗除了无极宗的弟子们,元婴以下的都被这声给踢倒了。倘若后,说没准魔君还会拼尽全力以赴制止忘空将神魔再次解开封印。但李玄夜来了后感触了他不知道若是之前,说不定魔尊还会拼尽全力阻止忘空将魔神重新封印。但李玄月来了之后触动了他不知哪一根神经,导致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杀了李玄月,对于别的事情都是不管不顾。所以事情的转机也可以说是从李玄月的到来开始。。...

虽然魔神只嘶吼了一声便被金线重新拖入了地下,但它这一声的杀伤力还是挺大的。至少原本现场混战在一起的魔教、佛宗还有无极宗的弟子们,元婴以下的都被这声给放倒了。

若是之前,说不定魔尊还会拼尽全力阻止忘空将魔神重新封印。但李玄月来了之后触动了他不知哪一根神经,导致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杀了李玄月,对于别的事情都是不管不顾。所以事情的转机也可以说是从李玄月的到来开始。

这也是为什么魔教的人一直是一盘散沙凝聚力不强的原因之一了。毕竟有这么一个不靠谱随心所欲的宗主,想要发展起来也是挺不容易的。

封印完成后,虽然忘空很累,但比起之前的样子还是好了许多。只不过天玄珠一入体是再也拿不出来了的,所以佛宗现在还欠李玄月一个法宝天玄珠。对于这点,忘空与无为大师都清楚。所以两人现在还是要给李玄月一个解释。毕竟人家只是借用,也没说不用还的那种。

可是李玄月现在正与魔尊激战中。虽然他也奇怪以往见了魔尊这家伙,打架是打架可也不会下这么狠的死手。今日这神经病也不知是受什么刺激了,出手竟然比以往狠辣不少。但是李玄月也早就看魔尊不顺眼,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所以,要战便战!

按这两人的修为,真要是分出各胜负打个你死我活出来,那么这附近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会被毁灭,而且说不定魔神的封印都会被他俩炸出来不少。为了这附近无辜的生灵,也为了不让他们破坏魔神的封印,无为大师不得不出手。

当然了,无为大师帮的肯定是李玄月。

二打一,胜负立现。

“李玄月,你果然还是这么卑鄙无耻!打架都还要无为这个老秃驴来帮忙!”

见无为横插一杠子进来,魔尊对于眼前两人更加的看不顺眼了。

“我可没主动要求无为大师来帮我。要怪只能怪你你自己做人太失败,太讨人厌所以无为大师才帮我不帮你的。”

其实李玄月的嘴也不是个好说话的。只不过平时他身高权重,为了保持自己天下第一宗主的形象才没有那么毒舌。但其实知道的人都知道,李玄月的嘴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那种。所以遇上魔尊这种与自己同等级的人,那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牙尖嘴利!”

看到李玄月那有些无赖挑衅的样子,魔尊恨不能立马捏死他。

可现实是无为大师就在一旁,若是自己动手,无为大师也马上会帮李玄月那个贱人。自己的胜算实在是不大。

魔尊虽心里有些扭曲,但还是识时务的。眼见着今日是没有希望了,便带着自己魔教还未被魔神放倒的手下一起迅速的离开了。至于那些躺下了的,对于他来说没本事的都是废物,既然是废物也就没有关注的必要,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就这么就走啦。嘁,这个魔尊还真的是脑子有问题,想一出是一出的!一天天的跟我在那莫名其妙。摆出一副自己有病的样子就想让我惯着他?毛病!”

对着魔尊离去的背影,李玄月语带鄙视的吐槽了几句。随即又转过头来看着自己面前的无为大师与他身边的忘空。

“所以说,这个就是无为大师你们找到的佛子?唔,这形象与我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上下打量了忘空一番,李玄月望着忘空的眼神若有所思。

“忘空见过玄月尊者,多谢尊者相助。”

忘空对着李玄月行了个礼。

“行吧,为了天玄珠我就接受你这一礼。要不然你这佛子行的礼我可不敢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受着。”

李玄月对着忘空点点头。

“关于天玄珠,是老衲对不住玄月尊者了。”

无为大师走上前也对着李玄月行了个礼。

“无为大师,你这个礼我可就真的受之无愧了。你说说看,你们佛宗每次找我借天玄珠,我哪次不都是二话不说的就借给你们了。可你们倒好,这次竟然直接就给我把珠子弄没了。你们这先斩后奏的行为可真有点不地道啊。”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天玄珠是要借给佛子用的,而且很有可能是一去不回的那种,但李玄月此时还是装作自己不知道然后一副被佛宗的行为伤害了的样子。

不为别的,他就是想找佛宗要点好处。

能让无为大师欠自己一个人情,可不是经常就能有的事情。至于佛子嘛,李玄月知道他的身份特殊,不是太想与他有过多的牵扯,所以话头一直是对准无为大师的。

“住持也是为了我才会......”

忘空后面的话被无为大师的手势给挡回去了。

“此事是老衲欠玄月尊者一个人情。日后玄月尊者有需要之时,只要是在老衲能力范围之内,老衲绝不推辞。”

佛子是佛宗特殊的存在,无为大师不想让他沾染尘世的恩怨。而且对于李玄月的性子他也是清楚的。所以此时他直接认下了李玄月这个人情。

只不过无为大师没想到李玄月的这个人情日后竟让他如此的为难。

“呐,这可是无为大师你自己亲口说的啊,可不是我逼你说的。你这话我可是记下了,出家人可不能打诳语的。”

等的就是无为大师的这句话。李玄月马上一口咬定了下来。

“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说话算话。”

无为大师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平静的看着李玄月。

“咳,那好。我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接回我无极宗的弟子们。既然找到他们了我也就放心了。我知道无为大师你事多又忙,就不打扰你们了。”

虽然无为大师的面色十分平静,但李玄月知道他这是在下逐客令了,而自己也得到了想要的承诺。所以他也准备带着儿子徒弟以及未来的儿媳妇儿打道回府。

没错,其实李玄月会跑到这儿来完全是因为他给李修仁他们几个的高级护身符被破。让他感知到了这三个小的有危险,所以才会急冲冲的从无极宗赶过来。

至于天玄珠则是他路上碰见了被魔教人抓住的玄苦大师。然后想起来自己的天玄珠是借给了玄苦大师。为了拿回自己的宝贝,所以顺手救了玄苦大师。然后也就从玄苦大师那里知道了他此行的目的与这边的确切位置。

因为他给几个小的的护身符等级太高,除了自己这几个化神期的修士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能力破坏的。所以听了玄苦大师的话之后他也就联想到了李修仁几个应该是碰上了佛宗的大事,受到了波及才会出事。于是他知道了位置之后也就直接飞了过来,才会赶得那么巧。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兽就…&猫一样

    “不过爹,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大师兄他修为也不弱,怎么可能碰见妖兽就……自小那些妖兽见了他不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吗?”

  • ,林琪&暖更加

    望着自己爹那欲言又止还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林琪暖更加的疑惑了。

  • 意识的&可是却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 &段时间

    “算了轩儿,你爹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这件事还是过段时间再问吧。”

  • “仁儿&也不是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种所有&道的感

    望着自己哥哥看着自己那怪怪的眼神,这种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 一个诺&,现如

    “暖儿,爹跟娘想让你帮我们实现一个诺言。这个诺言是爹娘在生你们之前就与别人约定好了的,现如今只有你才能实现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