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为1认真听取了常鼎与温杰两人的意见后,李玄夜就给他们都回家去了。怎么说也是两个峰的峰主,在这里嚷嚷闹闹相互揭老底像什么样子。“因为说,师父你明白了这件事以后就直接来说我们了。那究竟是为什么呢?这事儿像是与我们也没之间的关系呀?起码我也可以确保我也没第三者插足王“所以说,师父你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就直接来告诉我们了。那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事儿好像与我们也没关系呀?至少我可以保证我没有插足王师兄与罗师姐两人之间的感情。”。...

分别听取了常鼎与温杰两人的意见后,李玄月就让他们都回去了。怎么说也是两个峰的峰主,在这里吵吵闹闹互相揭短像什么样子。

“所以说,师父你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就直接来告诉我们了。那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事儿好像与我们也没关系呀?至少我可以保证我没有插足王师兄与罗师姐两人之间的感情。”

听完了师父的陈诉之后,林琪轩有些不明白师父特意将此事告诉自己是何意。

李玄月翻了个大白眼。

“因为你们是我徒弟啊。徒弟为师父排忧解难不是很正常的事么?那两人吵得我脑仁儿疼,所以我这脑子现在不适合去解决他们那破事儿。”

“可师父,要轮起来我们都是小辈啊。也不适合去处理师兄师姐的事情吧......”

看到李玄月理所当然的样子,林琪暖很有些无语。

“哎呀,这种事为师当然是不会让暖儿你去费心的啦。我是来找轩儿的,没想到你跟仁儿也在这里嘛。反正你们也熟,告诉你们也没什么的。”

面对林琪暖,李玄月自然是换了张好脸色的。

“不是吧,师父!同样都是徒弟。那阿仁是你亲儿子你对他不同我就不说什么了。我跟阿暖都是你徒弟哎!而且我俩还是亲兄妹,你这样区别对待是想挑拨我们跟妹妹的感情吗?”

听到李玄月的话,林琪轩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瞎说什么呢!”

李玄月没好气的拍了拍林琪轩的头。

“那还不是因为你平日里跟你那些师姐师妹每一个人的关系都处得那么好。那为师不就想着你在感情这方面的经验多,所以才来找你拿主意。像我们暖儿这么单纯的姑娘又怎么可能处理的了这么复杂的事情呢!”

听了师父的话,林琪轩歪着头摸了摸头上被打的地方。

“师父,我怎么听着你这话不像是夸奖我的意思呢?”

“你别管什么意思了,快点给我出个主意。常鼎那个打铁的完全就是不会处理这些事情的,我怕等久了罗熙那小丫头又要作出什么事来。”

李玄月直接略过林琪轩的问话将话题绕了回来。

“师父,常峰主怎么说也是八阶的炼器师,你就这样喊他打铁的不合适吧?”

对于王仲文与罗熙两人之间的事林琪轩也不想插手。这种事都是你情我愿的,外人插手不合适。所以他也尽可能的岔开话题,期望师父被自己带偏了之后就不会逼着他要拿主意了。

“八阶炼器师很了不起吗?要不是我懒得每日蹲在那炉子面前敲敲打打,你师父我也早就是九阶炼器师了。”

听到徒弟的提醒,李玄月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常鼎炼器也就那么回事。也就胜在一个痴迷的态度上了。若不是嫌炼器与炼丹都太麻烦,自己一个火灵根的也不会半路改去修剑道了。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是李玄月自夸。他单一的火灵根在炼器或者炼丹方面都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而且他对于这一类的天分也是极高。但是他就是懒。觉得一直守在炉子面前很无聊,所以才会半路改去修剑道。由于他是相当于半路出家,所以一开始的修炼速度很慢。但是架不住他有逆天的运气。接连的几个奇遇才成就了今日的玄月尊者。

听了师父的话,想到他日常那恐怖的悟性与天分,林琪轩闭上了嘴。

自己这种普通人就不能与师父相提并论。

“所以,不要纠结我怎么称呼别人。轩儿你还是快点想个主意出来。”

绕来绕去,李玄月还是将话题又绕了回来。

“师父......徒儿真的想不出来什么办法啊!这别人之间的事我们外人怎么好插手呢?说不定罗师姐就是想想吓唬吓唬王师兄。哎,对啊!罗师姐要出家这件事王师兄知道吗?此事因他而起,要劝也是王师兄去劝啊!”

林琪轩一拍脑袋,想到了一个甩包袱的办法。

“是哦。这是他们俩的事我在这着急上火干嘛?若不是怕佛宗那些老和尚知道了我们无极宗的人竟然会想要去出家而笑话我,我还真是不想管这破事儿。快,轩儿你去跟那什么王仲文说罗熙要出家了。要死要活你都让那个王仲文去处理。”

听到林琪轩的话,李玄月也恍然大悟,连忙让林琪轩快去通知王仲文。

“好,我这就去。”

说完林琪轩就咻的一下飞走了。

林琪暖她们也没跟去,因为都知道林琪轩这个藏不住话的回来一定会把当时的情况都说一遍。

这边林琪轩到付云峰之后直接来到了王仲文的院子。

王仲文才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看到还整整齐齐穿在自己身上的一副,他长吁一口气然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回想着昨晚的事。

由于王仲文受伤的事付云峰的人都知道。怕来看的人多了惹他伤心,所以平日里没有必要的事付云峰的人都不怎么会过来打扰他。所以昨晚罗熙过来的事温杰不知道,也就没想着罗熙会是来看了王仲文之后才要去出家。

“王师兄!你在吗?我是林琪轩。”

咚咚咚,瞧了瞧门,林琪轩对着院子里喊着。

“在的。林师弟请进。”

听到门外的喊声,王仲文连忙站起来出来开门。

“林师弟你行色匆匆是有什么事吗?”

看到林琪轩的脸色不对,王仲文问了句。

“王师兄,罗师姐要出家了你知道吗?”

看王仲文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罗熙的事,所以林琪轩直接开门见山的就抛出了这个炸弹。

“你说什么?”

王仲文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我说,罗师姐说她心灰意冷想要出家。为了这事儿你师父还有常峰主都闹到我师父那儿了。这事儿没人来跟你说吗?”

林琪轩那这个消息又说了一遍。

“这......罗师妹为何要如此?若真要出家也应该是我去出家啊?”

确认了此事的王仲文有些失魂落魄。

“哎呀,我说王师兄。这个时候你就别管应该是谁先出家了。你若是不想看到罗师姐成尼姑就赶紧去劝劝呐。”

林琪轩只想赶紧的说动王仲文去劝罗熙,然后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听了林琪轩的话王仲文马上就要上飞剑去找罗熙,但是踏上飞剑之后他又想起了昨晚的事。一时间他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罗熙,便又犹豫了。

“不是吧,王师兄你还犹豫些什么啊?再不去说不定罗师姐头发都要剃光了!”

看到王仲文上了飞剑之后却不动,林琪轩又催了句。

脑海中浮现了罗熙穿着僧袍带着僧帽的样子,林琪轩甩了甩头赶紧御剑而去。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开口了&奈。没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话,林&看向自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 暖的脸&间变得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