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熙的遭遇让始终关注更多着她与王仲文后续的玄月峰三人都有些唏嘘不已。实际上关注更多这件事的是林琪暖与林琪轩两人。林琪暖是见严禁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因为自己做将近的事她希望能罗熙师姐能能做到。只只可惜最后竟这么个结果。而林琪轩纯碎是因为他不喜欢关注更多这些八卦。原本其实关注这件事的是林琪暖与林琪轩两人。。...

罗熙的遭遇让一直关注着她与王仲文后续的玄月峰三人都有些唏嘘。

其实关注这件事的是林琪暖与林琪轩两人。

林琪暖是见不得有情人不能成眷属,所以自己做不到的事她希望罗熙师姐能够做到。只可惜最后竟是这么个结果。

而林琪轩纯粹是因为他喜欢关注这些八卦。原先还没来到无极宗的时候每日里困在那个峡谷中可把他无聊坏了。

而李修仁,呃他其实对这些东西都没有兴趣。应该说是他除了对林琪暖还有玄月峰上的几人有兴趣之外对其她的人都无感。他会关注这个完全是因为林琪暖每日里总是关注着这件事。

其实林琪暖对于这件事这么关注的原因李修仁也能猜到。但是他不会去在意,因为现在陪在阿暖身边的人是自己不是。只要自己一直在,总有一天能够让阿暖心里有自己的。

不过嘛,作为阿暖的哥哥阿仁的好兄弟,林琪轩可不这么想。他一直以来就觉得李修仁的方法实在是太慢热了,要等到阿暖自己反应过来自己爱上阿仁可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虽说修仙之人一般都比较长寿,但就这么干等着实属是最下成的办法。

其实林琪轩觉得大师兄林阳与李修仁两人无论哪一个与阿暖在一起都是可以的。毕竟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又好。但问题是现在大师兄不在了。阿暖虽然没怎么表现出来,但自己这个哥哥又怎能看不出来妹妹依旧很难过呢?

就像这次从鬼柳秘境回来之后。虽然阿暖没说什么,但她时不时的发呆,时不时的沉默不语都是因为看到了那个与大师兄极为相似但却又不是他的佛子。这说明阿暖心里还是没有放下的,她仍旧抱有希望,希望大师兄还未死。

可大师兄已经不会回来了。

所以林琪轩现在希望李修仁能够改变策略,主动一点。不要再指望着天长日久水滴石穿了,那样来得太慢。他希望妹妹能够快一点从大师兄带来的悲伤中走出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日装作没事的样子,实际上心里还是很难过。

对于妹妹关注罗熙与王仲文这件事,林琪轩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于是他找来李修仁准备好好的教导他一番。

“我说阿仁啊,对于罗熙师姐与王仲文师兄两人的事,你是怎么看的?”

将李修仁叫来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关上门,林琪轩目光炯炯的看着他问道。

“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

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叫自己来说话还要特意关门,但李修仁还是老实回答。

“......这果然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听到这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话,林琪轩有点无奈。

“那你为什么还要找我打听他俩的后续?不是与你无关的吗?”

“因为阿暖想知道,所以我应该也要知道。”

“好吧......这也是你能做的出来的事。那么你知道以后就没有些什么感想什么的?”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有什么好想的。”

李修仁一脸你为什么要问这么无聊的问题的表情让林琪轩差点就不想跟他聊了。但是想到自己的妹妹,他还是只能耐下性子继续聊下去。

“难道你就没有觉得他俩其实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吗?明明两人都对对方有意,若不是出了鬼柳秘境那件事,他俩应该就成为道侣。也不会搞得像现在这样,一个失踪,一个失意。”

“两人都不够干脆。”

李修仁觉得林琪轩最近是不是有点太无聊了,所以才会拉着自己讲别人的事情还要专门躲在房间里还要关上门来说。

“所以阿仁你叫我来到底是想说什么?我还要去给阿暖买点心,没有时间在这里与你分析别人的事情。”

“好你个阿仁!若不是看你长相还行人品还过得去。作为阿暖的哥哥我还懒得与你说这些!就拿这个点心来说。这点心最早还是你发现的,然后你觉得阿暖一定会喜欢才买回去的。那你为什么不告诉阿暖这是你专门买来哄她开心的点心?你做这些事情都不让阿暖知道,阿暖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你?什么时候才能忘掉大师兄?”

听到林琪轩的话,原本打算起身离开的李修仁一下子愣住了。

“我希望阿暖喜欢上我不只是为了忘掉大师兄。”

“这是两码事。哎,我差点都要被你带偏了!我现在想要跟你说的是你看过了罗熙师姐与王仲文师兄两人的事情之后你应该要明白,你就这么默默无闻的守在阿暖的身边是很难得让她喜欢上你的。你要改变你的做法,要让阿暖知道你的心意。这样她才能注意到你,才能喜欢上你。懂不!”

林琪轩没好气的白了李修仁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可是我一直有跟阿暖说过我的心意啊。”

李修仁俊美的脸上一脸的愕然。

“......你什么时候说过?还是说你背着我的时候跟阿暖说过你喜欢她?应该不可能。要是你能说出这句话,阿暖绝对会跑来告诉我的。所以你一定没有说过!”

林琪轩一脸你是不是在说笑的表情。

“我有说过我会一直在阿暖身边陪着她。难道,这不算是表明我的心意吗?”

绝色的脸上很是茫然。看起来,呆萌呆萌的......

“你这个呆头鹅!亏得你还是我的好兄弟。平日里那么多师姐师妹来与我表白,难道你没听见过?她们都是怎么说的?有谁不是在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前面加上一句喜欢我的?你连最主要的话都没说出口,光有后面那一句是个什么意思?你作为她的二师兄也是可以一直陪在她身边的。而不是作为她的男人!你这么含蓄,阿暖也不是那种敏感的人。就算你陪她一直到飞升她也是不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林琪轩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怎么就这么重,不光要操心妹妹今后的归属,作为眼前这个呆子的未来大舅哥竟然还要教他怎么追求自己的妹妹。

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我,我有些说不出口。我怕说了之后阿暖若是拒绝我的话,我就连待在她身边都不能了。”

李修仁绝美的脸上满是顾虑。

“唔......这到是个问题。以阿暖的性子,若是你直接说出这句话而她又还没喜欢上你的话,她绝对会离你远远儿的不再给你机会的。呃,不得不说,我娘从小的教育就是这样,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的话就不能含含糊糊暧暧昧昧继续给人机会。”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也迟疑了。

“哎呀,这有什么好顾虑的。你们是不是都忘了仁儿与暖儿的婚约啦?”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来你可&易一点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你这话&特殊的

    “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是大师兄他找到家人了?他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家里也肯定不一般吧?”

  • &着林琪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 什么,&抓了个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 大大小&痕,让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 &,但在

    李修仁正守在林琪暖的床前。白玉一般无暇的脸上满是对林琪暖的心疼。他伸出手想抚平林琪暖紧皱着的眉头,但在将要触碰到她时还是停住了。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干净的帕子,轻柔的为林琪暖擦去眼角的泪水。

  • 他也只&去了。

    见爹娘都这样,林琪轩也知道今天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冷月麒的身后一起往妹妹的房间去了。

  • 着林琪&暖的手

    原本李修仁想继续握着林琪暖的手,可此时林诚、冷月麒与林琪轩也来到了林琪暖的房间,他便只能作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