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夜的声音从门外响了,随后房门再打开,他从门外走了进去。看样子上次自己两人的交谈他全部都听见了……“哎呀,你们这两个傻小子,还始终在那说些有的没的。我平时里是怎么教诲你们的?做事情要抓着重明白不?抓着重!”看见大大咧咧走进去的师父,林琪轩无“哎呀,你们这两个傻小子,还一直在那说些有的没的。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做事情要抓重点知道不?抓重点!”。...

李玄月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随即房门打开,他从门外走了进来。看样子刚才自己两人的对话他全部都听到了……

“哎呀,你们这两个傻小子,还一直在那说些有的没的。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做事情要抓重点知道不?抓重点!”

看到大大咧咧走进来的师父,林琪轩无语了。感情自己怕阿暖跑过来而专门布下的防偷听阵法在师父是完全没用嘛……

李修仁也没什么好脸色。尽管他一直表情很淡,但此时也能够看得出来他脸上的愕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好意思。

也就是在自己的好兄弟兼未来大舅哥林琪轩面前他才说的出口那些话。平日里他在自己爹面前都是高冷的。这难得说出口的一次竟然还被自己爹给偷听到了……这感觉真是简直了……

“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见儿子跟徒弟都面色不好的看着自己,李玄月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毛病啊?

“师父,难道我刚才的阵法没有完成吗?为何你还是能听到我们的话?”

知道李修仁一时间不会开口,林琪轩只能硬着头皮先开口问。

“哎呀,就你那点小阵法是拦不住师父我的嘛。”

李玄月不在意的挥挥手,直接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两人中间。

“可我布阵就是为了防止人偷听啊。师父你一个当世第一大高手玄月尊者就这样听墙角好像不太好吧?”

林琪轩觉得自己跟师父是不是有代沟,所以聊天都聊不到同一个点上去。

“我刚不是说了吗,就你那不入流的小小阵法是拦不住为师的。所以为师我这就是正大光明的听,根本就不能算是听墙角嘛。

更何况轩儿你这么鬼鬼祟祟的,还要避开暖儿专程把仁儿喊过来。那为师肯定以为你俩要干什么坏事。那我肯定是要来了解一番的嘛。

所以为师这不叫听墙角,这叫预防你们走上歧路。”

李玄月一脸的理所当然让林琪轩差点没郁闷死,只能败下阵来。

“我鬼鬼祟祟要做坏事?好吧好吧……你是师父,你说的都对……”

李修仁则是给了自己爹一个大大的白眼。

就知道这老头子歪理多。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轩儿你看看你,为师来了也不主动给我倒杯茶,真是。”

说着李玄月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之后才放下茶杯继续对着已经面无表情的两人说道。“来来来,让为师来跟你们一起商量商量该怎么自然而又理所当然的告诉暖儿她与仁儿有婚约这件事。

而且最主要的,是要让她一听就能接受的那种!

首先,轩儿你来说说该如何。”

李玄月不想继续讨论自己是否在听墙角的问题,所以直接岔开了话题。

“所以说阿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与阿仁你有婚约的咯?我还以为你早都告诉她了。

那你都不告诉她这件事还想要像这样一直默默无闻的守着她,你是打算守到什么时候才能让那个傻丫头明白你的心意?”

李玄月话题的转变成功的带偏了林琪轩的关注点。

因为提起妹妹与李修仁的婚约这件事,林琪轩也是觉得有够狗血的。

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在妹妹与大师兄好上以后。

那还是他娘冷月麒未雨绸缪告诉他一些自己的过往与辛密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

当时他整个人都愣了。

因为他娘说的是李修仁也知道婚约这件事,而且当年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才被师父李玄月给送到了自己家。

对于知道阿暖是自己的未婚妻然后还能放任她喜欢上大师兄这件事林琪轩是无比的佩服的李修仁的。

你说这得有多大的心胸,多么好的脾气才能包容下这件事啊?

可明明阿仁也是喜欢阿暖的呀?

真搞不懂这小子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被林琪轩这么一问,李修仁也想起来,上次自己本来是打算借着机会告诉阿暖这件事的,结果话到嘴边了还是没说成。

“我还没机会说。”

李修仁没好气的白了林琪轩一眼。

若不是你这个碍事的,我早就告诉阿暖了,结果现在又没有合适的时机说。

“不是,你没机会说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呢?难道是我拦着不让你说了吗?我不是一直都让你早点告诉她的?”

看到李修仁的眼神,林琪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阿仁,当年你既然是为了跟阿暖的婚约才被师父送来我们家,那你当时为何要放任阿暖喜欢上大师兄?而且我记得你刚开始好像还有帮过大师兄追求阿暖的吧?

那你这行为可真的是让我搞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为了个什么啊?把自己的未婚妻拱手让人?”

以前大师兄在,当着大师兄的面林琪轩也不好问李修仁这件事。现在提起来了,他就把自己多年的疑惑问了出来。

“为什么?因为这小子傻呗!二呗!

我以为阿暖没能先喜欢上你是因为你去晚了,没想到原来你竟然还能够帮林阳追求阿暖?爹真是要被你给气死了!你这样真的就是麒儿说的那种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真是没见过有你这么傻的!

现在好了吧!暖儿的心里永远都会有林阳的位置!我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偿所愿!”

听到李修仁竟然还帮过林阳,李玄月气得差点没跳起来。

“……我当年为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对于自己当年的行为,李修仁觉得自己那不算是傻。若是没有自己娘的原因,自己也不会那样做。可当年的自己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啊……

见儿子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李玄月顿时愣住了。他看着儿子那张脸,好半晌才叹了一口气。

“算了,我跟你娘的事情……我们两人都有错。

至于你跟阿暖的事情,你还是跟轩儿好好商量吧。”

说完,他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听到这里林琪轩也猜到了李修仁的娘与师父之间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影响到了小时候的李修仁,所以他才会那样做。

不过看到好兄弟一脸不开心的样子他还是没有多问。只是上前拍了拍李修仁的肩膀。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上一辈的事情我们既无法插手也不能改变什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往前看。”

可没想到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修仁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其实我爹娶我娘完全是被逼的。他当年喜欢的是师娘……”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的叹了&口气跟

    见爹娘都这样,林琪轩也知道今天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冷月麒的身后一起往妹妹的房间去了。

  • &兄能够

    “大师兄能够找到他的家人我当然替他开心,但我这不是担心阿暖么……”

  • 又看看&二师兄

    林琪暖看看自己的娘又看看反常的二师兄感觉自己满头的问号。

  • 人,林&满是惊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 “若有&了她的

    “若有其它的办法,爹我也不会用这个说法了。只可惜阿暖与阳儿今生再无半点可能,与其让你妹妹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还不如直接断了她的念想来的痛快。”

  • &目光,

    望着爹娘哥哥与二师兄看向自己的目光,林琪暖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她趴在冷月麒的怀里狠狠的大哭了一场。

  • 轩接住&地面亲

    在林琪轩接住自己的妹妹之前,斜刺里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将就要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林琪暖接住搂在怀里。

  • &后,切

    “你此次与我离去之后,切不可再沾染半点人世间的情欲。否则,这世间将万劫不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