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仁这轻衣袂飘飘的一句话里其中包含着非常大的信息量,完全把林琪轩惊讶了。他睁大眼睛一脸不可以不敢置信的望着李修仁。“阿仁,你知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你这说的话完全会彻底颠覆掉师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你明白不?!”“我明白。我说的都是事实。是当初我为什么会那样做的他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修仁。。...

李修仁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里包含着巨大的信息量,完全把林琪轩震惊了。

他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修仁。

“阿仁,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这说的话完全会颠覆掉师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你知道不?!”

“我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也是当年我为什么会那样做的原因。”

李修仁一脸平静的看着林琪轩,就好像他要说的话不是关于他爹的风流韵事一般。

“呃,既然你执意要说那我也只能洗耳恭听了……”

虽然心里十分的八卦,但林琪轩此时还是要摆出一副我不想听是你非要说给我听的矜持样子。

也许是这些事情憋在心底太久了,虽然平日里一直是话不多的人,但此时的李修仁无比的想要与林琪轩讲一讲自己儿时的经历。

因为这些经历的一部分与林琪轩也有关,所以讲给他听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从我在我娘的肚子里时我,我就已经有了记忆……”

李修仁的眼神十分的朦胧,带着些许的追思与怀念。

这个世上只有少部分的人能保有娘胎里的记忆,而李修仁就是这少数人其中之一。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开始有了记忆,但他知道在那一片漆黑中那个温柔又悲伤的声音是他娘。

在他娘肚子里时,能听到他爹声音的次数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她娘独自一个人在与肚子里的他说话。

也许是认为肚子里的他听不懂吧,所以他娘什么都与他说。

从自己怎么与李修仁他爹的相遇,到怎么发现自己喜欢上他,再到发现自己无法放手便想尽办法拥有他。

是的。

是李修仁的娘主动喜欢上他爹李玄月的。李玄月其实不喜欢他。

最多只在还没遇到林琪暖与林琪轩的娘冷月麒之前对李修仁的娘感觉还不错而已。

可也仅仅是而已。

毕竟李修仁的娘白姣是当时修仙界的第一美人。而李玄月又是个喜欢看美人的性子。对于白姣有好感也实属正常。

可在遇到冷月麒之后,李玄月便被特立独行的她所吸引,至此目光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可冷月麒却没能喜欢上李玄月,而是喜欢上了木纳少言的林诚。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林琪暖与林琪轩。

虽然不懂为何自己无论那个方面看起来都比林诚要优秀,但冷月麒就是对自没感觉。但李玄月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之人。

其实也有缠过一阵子,但冷月麒是那种不喜欢就绝对不会给机会的人,所以纠缠也没用。

在冷月麒清清楚楚的说明了自己的心意之后,李玄月只能将这份喜欢深深埋藏在心底,转而以大哥和师兄的身份守护在冷月麒与林诚的身边。

没错,李玄月还是林诚的同门师兄。所以说这关系乱得……

虽然与两人定下了若是以后生下儿女,同性便结为兄弟姐妹,异性便定下婚约。可李玄月并没有成亲的打算。因为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喜欢上别人了。

之所以定下这个约定只是因为他想要一个心里慰籍,这样他就与冷月麒还有一丝联系。

可李玄月不成亲不代表别人不想与他成亲。

就比如说白姣。

在得知李玄月心有所属之后她还暗自伤神了好久。

可当她知道了李玄月的意中人是冷月麒而冷月麒却不喜欢他时,原本好不容易按耐下去的心思又重新冒了头。

本来以她修仙界第一美人的美貌,要有多少追求者都被她给拒绝了。可就是李玄月,一个在师门里并不是那么出众的小子(当时李玄月还没有碰上自己奇遇)。好不容易自己对他示好,他竟然还视若无睹。而以白姣的骄傲不允许她在李玄月这里发生失败。

不过白姣了解李玄月。他是那种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很难得改变的。所以她也不奢求自己能够取代冷月麒在李玄月心中的位置。只不过她是一定要让李玄月心中也有自己的位置的。

一个不甘心的女人会做出许多平时她做不出来的事情。

就比如说白姣。

平日里她是高冷的女神。而对上李玄月之后,她竟慢慢变成了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不过还好这个不择手段也只是对李玄月一个人而已。

白姣在用尽各种方法也无法得到李玄月的心之后,竟走上了极端。

她对李玄月下药了。

是的,下的春药。

就这样,白姣与李玄月有了夫妻之实。

清醒后的李玄月后悔不已但事已成定局。而以他的性子也做不出来翻脸无情的事。

所以就算心中百般不愿意,他也只能娶了白姣。而白姣也是阴气好,只那一次便怀上了。

于是便有了李修仁。

可就算李玄月娶了白姣,她心里也是不痛快的,所以就算知道白姣怀了身孕他也是经常抢着出去做试炼,就是不想与白姣待在一起。

原本以为成了夫妻自己又怀了李玄月的孩子,他一定会对自己回心转意。结果没想到事与愿违,两人中的隔阂竟然越来越大。

渐渐的,白姣明白了自己这辈子也是得不到李玄月的心了。

而这个时候她已经生下了李修仁。

虽然对白姣没感情,但对于自己的亲生骨肉李玄月还是万分喜爱的。

而白姣却因李玄月宁愿疼爱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也不愿多分一点目光到自己的身上而渐渐的竟对李修仁也产生怨恨。

刚开始还不明显,毕竟这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可渐渐的她竟忍不住虐待起幼小的李修仁来。

别人都以为当时的李修仁还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但对于自己娘亲一边掐着自己一边哭着说自己心里有多苦又有多么嫉妒年幼的自己的样子记忆深刻。

当时李修仁不懂,只以为是自己不好所以娘才会这么对他。

但是当他长大一点之后才发现,每一次只要爹来看过来以后,娘一定会掐自己。而从小跟着白姣一起长大的李修仁从心里是爱着自己娘的,所以他就把这一份委屈怪到了李玄月的头上。

于是他便不愿意见到李玄月。

这突如其来的冷脸让李玄月很是不解。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发现事情的原因。

这一下使得原本就对白姣无感的他更加的不喜。

而且他曾经一度想要将李修仁从白姣身边带走。

但是看着李修仁望着白姣依恋的表情,他还是没忍心。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苍生。&生灵涂

    数万年前,魔神出世创立了魔教。魔教中人在魔神的带领下为非作歹、残害苍生。使得九州大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 &情全部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感手儿&李修仁

    柔嫩又带点肉感手儿此时格外的冰凉。被李修仁温热的手握住后便紧紧的抓住这唯一的热源怎么也不肯放手。

  • 的眼泪&仿佛砸

    珍珠般的眼泪仿佛砸在了李修仁的心上,让他的心又酸又涩。

  • 知道具&到了事

    虽然冷月麒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但从林诚所说的话来推论,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 法使面&一脸担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 &是不要

    “轩儿,不要再问了。若是能说的话你爹他一定会说的。既然不能告诉你,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