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琪轩的话李修仁但是非常我相信的。所以根据他自己自小到大所看见过的大师兄那些有异于常人的能力可以看出,这个说法是完全有可能会的。就犹如林琪轩所说,自小到大不论有多凶悍的妖兽看见了大师兄都犹如老鼠看见了猫像,温顺的不象话。并且不明白林琪轩他们有也没就如同林琪轩所说,从小到大无论多么凶猛的妖兽见到了大师兄都如同老鼠见到了猫一样,温驯的不像话。。...

林琪轩的话李修仁还是十分相信的。因为根据他自己从小到大所见到过的大师兄那些有异于常人的能力来看,这个说法是完全有可能的。

就如同林琪轩所说,从小到大无论多么凶猛的妖兽见到了大师兄都如同老鼠见到了猫一样,温驯的不像话。

而且不知道林琪轩他们有没有发现,自己是曾经见过大师兄为了讨阿暖的欢心而在寒冬腊月里令一朵枯萎死掉的莲花重生绽放。虽然只有那么一小会儿,但也是很神奇了好不好。

就算是阿暖这种木灵根的修仙者也没有能力令已经死掉的植物重生。这是违反了天地法则的。更何况那时大师兄才十岁,而且他还跟自己一样是雷灵根。

“大师兄的身上确实有许多秘密。”

李修仁赞成的附和了林琪轩一句。

“是吧,你也觉得大师兄不似常人吧。

我娘跟我说,这样特殊的大师兄以后一定会有一番不同寻常的际遇。在这之前娘他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教导,保证大师兄不要走上歪路。

所以当年爹告诉我大师兄是因为妖兽的袭击死掉了我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本来看到阿暖因大师兄的死这么伤心难过我都想劝她不要相信爹的。但我娘爹拦住了我。

他说,大师兄就算没死也不会再回来。他有自己的使命,注定与我们不是同一路人,所以还是让阿暖以为大师兄死了为好。”

“大师兄还没死!”

原本李修仁对于大师兄的死就十分的怀疑,听到林琪轩这么说,他顿时睁大了眼。

“看吧,我就知道阿仁你也是这个想法。可我爹都那样说了,而且无论我事后怎么问,我爹都不肯再多说一句。所以我就没把这事告诉你们。

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阿暖的心里应该没有那么难过了。可自从上次鬼柳秘境回来以后阿暖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成天的魂不守舍,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说起妹妹,林琪轩忍不住叹了口气。阿暖就是太痴了。

“阿暖是因为那个和尚,佛子。”

作为林琪暖这么多年的暗恋者,她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李修仁还是知道的。

“嗯,这个我也看出来了。”

林琪轩点点头。

“阿暖一定以为佛子就是大师兄。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不看正脸与声音,那佛子的身形体态与大师兄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我从没见过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想必阿暖刚见到佛子时一定以为他就是大师兄了。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其实当时看到了佛子的正脸后,无论是林琪暖还是林琪轩又或是李修仁心里都挺失望的。

那绝不仅仅是只是相似而已。几乎都可以说是同一个人了。

“还没看到正脸的时候联想到我爹的话,我几乎都要以为大师兄因为是佛子,必须要印证那个传说封印魔神才会离开我们。

可看到正脸后,再加上佛子对我们的态度。特别是对阿暖的态度……”

林琪轩心有不甘的又补充了一句。这个不甘是为了妹妹阿暖。

林琪轩的话李修仁理解。毕竟若真的是大师兄的话,绝对不会是像陌生人一样对待阿暖的。因为可以说在爱护阿暖这一方面上来说,大师兄比起自己也是不遑多让的。

当时阿暖那心碎难过的表情佛子绝对是看见了的。若真是大师兄的话是绝对见不得阿暖的脸上出现这种表情的。可他的神情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一分一毫。

一个人的相貌或许可以作假,但天长日久形成的习惯是绝对改变不了的。

大师兄就与自己一样,对于阿暖的爱护是刻在骨子里记在血液里的习惯,永远都改不了的。

“哎,阿仁。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个佛子是大师兄的重生转世?还是大师兄的兄弟?

对于会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我还是觉得不可能。”

想来想去,林琪轩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转世不可能,若大师兄真的死了重生的话到现在年龄对不上。

至于你说的兄弟这一类还是有可能。这样也能够解释为何佛子会与大师兄如此相像了。”

听了林琪轩的话,李修仁马上否定了第一种说法。

“也是哦,要是重生的话这年龄确实没有这么大的。

那这个佛子绝对就是大师兄的兄弟!不是兄弟也是亲戚!

不行,我们真应该找个时间好好问一问佛子他家里有没有重新找回去的兄弟。这样我们说不定也能打听到一点大师兄的下落了。”

经过李修仁的提醒,林琪轩也意识到自己的第一个说法行不通。

“那你说这个发现我们要不要告诉阿暖?”

想了半天怎么才能接近佛子问问题的林琪轩突然望着李修仁问了句。

李修仁回望着他,好半天才摇摇头。

“好吧,当我没问。你不想阿暖重燃对大师兄的希望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要是现在让我在你跟大师兄中间做选择我也是很难选的。”

见李修仁抬头,林琪轩摊摊手表示自己理解。

“不是你想的那样。到现在为止这一切都还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没有得到任何的印证。若是我们的猜测错误,而又提前告诉了阿暖的话。起不到任何安慰不说也会让阿暖重新失望一次。

所以我想等到证明了这个猜测是对的时再告诉阿暖。

至于阿暖会在我与大师兄之间选择谁那是她的自由,我不会加以干涉。

无论他选择谁我都会支持她。”

李修仁摇摇头,难得的解释了自己说不的原因。

“你说的也是这么回事。那就等我们查清楚了再说吧。”

看到李修仁清澈的眼神,林琪轩知道他没有因私心而说谎。能有这样一个全心全意为妹妹着想的男人也是十分难得了。

“那么大师兄的事情我们就先说到这儿,剩下的还要多调查。接下来我们再来说说阿暖的事情。”

大师兄林阳的事已经讨论是差不多了,林琪轩便转而开始说起妹妹的事来。

听到要将林琪暖的事了,李修仁连忙端正了神情与姿势,以求务必要将林琪轩所讲的一字不漏的全部记下来。

“不知道阿仁你还记不记得我娘死的那一天,找上门来的冷月麟。原本想杀了阿暖的冷月麟在听到了我娘说到圣物两个字后便放过阿暖。”

说起这件事,林琪轩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回想了一下那天的经历,李修仁点点头。

“这件事还要从我娘的出身说起……”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修仁的&话,林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 &。粉嫩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 沉浸在&暖手无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 意思与&羞涩。

    赶在冷月麒说话之前,李修仁赶紧开了口,说完还看了林琪暖一眼。而神奇的是林琪暖竟然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二师兄的不好意思与羞涩。

  • 们不会&那件事

    “爹,娘!你们不会是想说那件事吧?为什么一定要挑在今天说啊?”

  • &法使面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 现在心&好受。

    “算了轩儿,你爹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这件事还是过段时间再问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