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你所说,而如今那神魔的一魂一魄还在阿暖的体内?”听见林琪暖身上居然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李修仁一下子整颗心都提出来。他更有甚者想起,倘若哪一天神魔的魂魄完全恢复了魂力后会会直接转世重生?又或是是被吸收阿暖的魂魄来充实快乐自己的魂力?不论是哪一种他都选择接受不了!“他甚至想到,若是哪一天魔神的魂魄恢复了魂力之后会不会直接夺舍?又或者是吸收阿暖的魂魄来充实自己的魂力?。...

“按你所说,如今那魔神的一魂一魄还在阿暖的体内?”

听到林琪暖身上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李修仁一下子整颗心都提起来。

他甚至想到,若是哪一天魔神的魂魄恢复了魂力之后会不会直接夺舍?又或者是吸收阿暖的魂魄来充实自己的魂力?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接受不了!

“我说阿仁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是又想到哪里去了?每次说到阿暖的事情你就想太多。我话还没说完呐。”

见李修仁瞬间变脸,林琪轩知道他又多想了。

“我刚不是说了阿暖自那次醒来之后就跟没事人一样嘛。无为大师做完法事之后还特意留了一颗小小的舍利子给她。只要魔神的气息出现那颗舍利子便会有反应。

就是阿暖以前经常带的那个耳钉。大师兄觉得都是因为他没能保护好阿暖,才会使得阿暖遭遇这样的事,所以他便将主动无为大师留下的舍利子给制成了一对耳钉。让阿暖天天带着。

不过在那次冷月麟的袭击中阿暖将这对耳钉给遗失了。

可是你看阿暖这些年一次也没有过什么异常反应。所以我猜测应该是过去太久,那魔神的魂魄早已失去魂力。就算能附身到阿暖身上也没能能力继续作恶了。

毕竟关于魔神的传说都是数万年以前的事情了。再怎么强力的魂魄也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吧。”

原来那对耳钉还有这般作用。

回想起那对橙黄色半透明珍珠样的耳钉,李修仁若有所思。

“但是魔神被佛子封印的事是真的,魔神的封印将要解开也是真的。所以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会去求我爹让他再向无为大师讨一个舍利子给阿暖佩戴。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虽然自打自己去到林家之后便没有见过阿暖有过异样,但是见识到了上次鬼柳秘境那件事之后,李修仁觉得阿暖体内的魂魄就像是一个极不稳定的炸弹一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了。现在他还没有能力为阿暖将体内的魂魄驱除,但是求一个舍利子以防万一还是很有必要的。

“你说得也是......”

林琪轩也想起来在鬼柳秘境所经历的事情,顿时也觉得李修仁这个提议很有必要。

“不过这件事阿仁你还是不要告诉阿暖为好。那傻丫头胆小,我怕她知道了会成日里担惊受怕。”

想了想,林琪轩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你放心,在找到彻底去除阿暖体内魂魄的方法之前我是不会告诉她的。”

李修仁点点头。他也不想阿暖如同受到惊吓。他的阿暖应该是每日里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笑起来会发光的样子。那个成日里伤心难过,痛苦不堪的阿暖他不想再见到了。

“唉,果然还是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之后我这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啊。”

见李修仁既能帮自己保守秘密又能帮自己分担,林琪轩顿时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李修仁的肩膀。

“你都不知道之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些的时候心里憋得有多难受了。好多时候我都忍不住想把大师兄的事情告诉阿暖。但是想着爹的话,我还是忍住了。现在有你这个靠谱的人帮我分担,这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阿仁,你真的是我的好兄弟啊!”

说着说着,林琪轩便想抱一抱李修仁。

还不等他靠近,李修仁便一脸嫌弃的闪身躲出老远。

“男男授受不亲,你不要靠得那么近。”

“我去你的!你看你那嫌弃的样儿!不行,今日我还非抱一抱你不可了!我也要感受一下咱们无极宗第一美男是个什么感觉。”

被李修仁那么明显的表情刺激到,林琪轩嗷嗷叫着对着他扑了过去。

屋顶上拿着酒瓶的李玄月听到这兄弟俩开始打闹以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又喝了一口酒。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呢。”

林琪暖是不知道自己哥哥与李修仁聊了这么多的。此时的她正被小银拉着要帮它偷吃李玄月的丹药。

这次试炼回来,小银的身子虚了很多。而它也是个懒的,不想着自己好好修炼,却把目光盯上了李玄月的丹药。

要说李玄月作为一宗之主当世第一高手,手中的好东西确实是不少,丹药更是不用说。原本他也是想着小银这次偷溜出去,也算是帮了自己的儿子徒弟与未来儿媳。作为奖励,给它吃些丹药也没什么。

可小银的惰性竟然被这些丹药给吃出来了,每日只想吃丹药却不想修炼。那这下李玄月就不答应了。

虽说自己的丹药多。但自己一不是丹修,这些丹药都是自己或买或换得来的;二,这些丹药自己还要留给儿子徒弟未来儿媳。都给小银一只灵兽当糖丸子吃是个什么道理?所以李玄月便不肯再给小银丹药吃。

可小银已经吃上了瘾。就算李玄月不给它也总是能想办法溜到他房里去偷。

这不,这天一大早小银醒来之后便想着先去找李修仁蹭蹭脸,然后再去想办法弄药丸子。但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李修仁,连他的替代品林琪轩都没找到。没办法,便只能找到林琪暖,拉着她让她帮自己去弄丹药。

“小银,小银你快松口!”

知道了小银的意图,林琪暖不想去帮它做这件事。她站在原地扯住自己的裙子不让小银将自己往前拉。

可别看小银个儿不大,嘴上的力气比起林琪暖来说还是要大上许多的。所以就算林琪暖反着用力也还是被它拉着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小银快停下!我是不会去帮你偷丹药的!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

见自己没能拉扯过小银,林琪暖只能狠下心来厉声呵斥了一句。

听到林琪暖的语调冷了下来,小银停下来回头不解的望着林琪暖,嘴里还嗷嗷呜呜的甚是不服气的样子。

“你这样未经过师父的允许就去偷吃他的丹药,是小偷行径!是偷盗!偷盗是不对的!你不能这样做!”

见小银总算是听了下来,林琪暖连忙将自己的裙子从小银的嘴里拉出来然后后退了几步战后好才开口说它。

“嗷嗷嗷!”

见林琪暖还是在说自己不对,小银有些气哼哼的。但是对上林琪暖少见的凌厉眼神还是很快败下阵来,长耳朵耷拉下来,半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林琪暖。

“既然你认我作为你的主人,那么今日我就要好好教育你什么是能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来,跟我回房去!”

看到小银总算还是听自己的话,林琪暖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对它伸出手。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 么也无&忧望着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 &陷入了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 要骗过&自己的

    看到妻子,林诚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原本就嘴笨的他既要骗过自己的女儿又要应付儿子的追问到底有多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