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林琪暖伸回来的手,小银但是顺着她的手爬到了她的肩上,就像一如往常一样在她脖子上围成一圈。接着小心翼翼的用头蹭了蹭她的脸,哼哼唧唧了一声。“唉。小银呐,为什么有时候候我会觉得你尤其的很聪明,可有时候候我又会觉得你傻傻的呢?”感觉到小银微带些献媚的表现,林琪“唉。小银呐,为什么有时候我觉得你特别的聪明,可有时候我又觉得你傻傻的呢?”。...

看着林琪暖伸过来的手,小银还是顺着她的手爬到了她的肩上,就像往常一样在她脖子上围成一圈。然后小心翼翼的用头蹭了蹭她的脸,哼唧了一声。

“唉。小银呐,为什么有时候我觉得你特别的聪明,可有时候我又觉得你傻傻的呢?”

感觉到小银略带些讨好的表现,林琪暖知道自己刚才严厉的样子应该是把它吓到了。

不过在这原则的问题上自己还是不能让步的。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灵兽。自己可不希望以后小银走出去会被别人说是一只没有教养的灵兽。

带着小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林琪暖想让小银从自己的肩上下来。可小银估计是害怕她会惩罚自己,便赖在她的肩上不肯下来。最后还是林琪暖保证自己不会惩罚它它才拖拖拉拉的下来。

“好啦,那现在我就要跟你讲一讲你刚才的行为是不对的。”

将小银放到桌上,林琪暖自己也在桌边坐下与它平视。

看到那平日里一直是眼中带笑的月牙般眼睛突然间不笑了,小银一时间觉得很是不习惯。

林琪暖突然间严肃起来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些威慑力呢。

“小银,你刚才那种行为是属于偷盗,你知道不。偷盗是犯法的行为!”

看到小银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大大的眼睛里满是迷惑,林琪暖知道小银还没能理解。

“之前师父因为你在鬼柳秘境里的表现,奖励你丹药吃。那是他自愿给你吃的,所以你可以吃。但是后来师父不给你了,那么你就不能吃。而你这样背着他偷偷的去拿,就是属于偷盗。

偷盗不是好的行为,是违法的。你现在还是属于有偷盗的倾向但是被我阻止了。若你真的去偷,被抓到可是要受到刑罚的!

而且,小银你不觉得你这样完全靠吃丹药来代替修炼是不好的吗?若是吃丹药能够代替修炼的话,那为什么我们人类还要那么努力的去修炼却不是人人都吃丹药呢?就是因为丹药虽有效,但却不能完全替代修炼。而且,是药三分毒吖。这丹药吃多了,也会中丹毒的。若是丹毒发作起来那可就真的是无药可解了的!

小银你还是专心的好好修炼吧,不要想这些歪心思啦。你看我,虽然资质有限修炼速度没有我哥或者二师兄那么快,但我也没有说想一些走捷径的方法,依旧是在努力的修炼啊。修炼就是要扎扎实实的,那些靠着歪门邪道获得的修为,终归来的不正当,终有一天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所以说,小银我们还是脚踏实地踏踏实实的修炼吧。”

林琪暖对着小银说了一大堆。虽然小银现在的眼神里还带着迷惑,但她相信以小银的聪明一定能够理解自己所说的话的。

“好啦,那么现在我们就开始一起修炼吧。虽然我也不知道小银你修炼的方法到底是什么,不过只要你不去做坏事,怎样修炼都行。”

林琪暖揉了揉小银的脑袋又给它顺了顺毛,便开始打坐起来。

看到林琪暖已经进入了冥想的阶段,小银从桌上跳下来,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便悄悄的溜出门去。

这边林琪轩与李修仁打闹完(主要是林琪轩单方面的要与李修仁打闹,李修仁一直在躲)之后便又拉着李修仁坐了下来。期间还保证了不再继续对李修仁进行身体上的骚扰,李修仁才肯继续与他呆在一个房间之内。

“所以说阿仁呐。刚才你对我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语直接将我今日喊你过来的主要原因给打断了呀。”

林琪轩原本想翘个二郎腿的,但是在李修仁不赞同的眼光下还是把腿放了下来。

“主要原因?”

李修仁心里还是在意林琪暖身上的魔神魂魄,所以一时间没能想起来林琪轩找自己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说你这个呆子。在我俩互诉衷肠......”

林琪轩说到这里被李修仁狠狠的瞪了一眼,美人的眼神里自带杀气让他成功的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我们互相告知秘密之前我不是在问你待敌要怎么追求阿暖的吗?当时师父还突然闯进来说我俩就连最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你是说我与阿暖有婚约的事?”

说到这个,李修仁想起来了。

“对啊。从你以前的表现来看就算你陪着阿暖到天荒地老她也不知道你的心意。所以我建议你要么就直接跟她表白,要么就直接将你俩的婚约告诉她。免得总是这样磨磨唧唧的啥事儿也成不了。要知道我对于你这个未来的妹夫还是很看好的。”

林琪轩一副你总算是想起来了的表情,然后伸出手想要拍拍李修仁的肩膀。但是在他那如有实质般刀子一样的眼神下还是将手给缩了回来。

看到林琪轩的手缩了回去李修仁才收回目光,随即脸上竟出现了一丝羞涩的表情。

“若是就这么贸贸然的去与阿暖表明我的心意,会不会有些不尊重阿暖?若是她此时心中还未有我,而我却与她表白了。会不会对她造成困扰?

师娘以前不是经常教育我们说不要什么都不做的就直接与人表白。那样会很尴尬,也有些不尊重人。要先用行动来告诉别人你在追求她,然后再表白。

可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却让我直接告诉阿暖我的心意......

这,我做不到......”

绝色美男的脸上出现这种小女儿才会有的羞涩又纠结的表情,非但没有让他变得很娘气,反而让人越发的想要多多怜惜他,让他不再忧愁。

不过此时只有林琪轩看到了李修仁的这种姿态。虽然他也觉得李修仁人长得好,无论做什么表情都确实比自己要好看一些。但见惯了李修仁冷酷的样子,突然间见到他这种模样还是让林琪轩有点接受无能。

唉,这果然就是娘所说的爱情的力量吧。

“你平日里替阿暖做的那些事不都是娘所说的追求她的表现吗?谁让你总是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的。结果现在好了吧,做了那么多阿暖都不知道是你做的,也就相当于是白做了。”

林琪轩对于李修仁这个习惯不是很赞同。在他看来,你做了就要让别人知道,否则就等于是白做。

“所以仁儿你就该按爹所说的,直接去告诉暖儿你俩是有婚约的。若是你不好意思,爹我也是可以替你去的。”

果然,李玄月的声音又从门外传了进来。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爹,&是想说

    “爹,娘!你们不会是想说那件事吧?为什么一定要挑在今天说啊?”

  • 没等他&部掩盖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己的女&到了林

    在李修仁的帮助下安顿好自己的女儿,冷月麒来到了林诚跟林琪轩所在的厅堂内。

  • 欲言又&止还很

    望着自己爹那欲言又止还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林琪暖更加的疑惑了。

  • 般的眼&样。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 我跟你&娘想…

    “呃咳。是这样的暖儿,今年你已经十八了,而你师兄走了也已经满三年了。所以我跟你娘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