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李玄夜的声音又会出现了,林琪轩与李修仁两人对望几眼,俱是垮了脸。“我就说你这两个傻小子商议老半天也商议不出什么好办法的嘛。就因为让为兄我直接去说暖儿婚约的事。原本嘛,这种婚姻大事都是因为由长辈亲自出马的。因为我做为仁儿的爹,暖儿的师父是再最合适“我就说你这两个傻小子商量半天也商量不出什么好办法的嘛。就应该让为父我直接去告诉暖儿婚约的事。本来嘛,这种婚姻大事都是应该由长辈出面的。所以我作为仁儿的爹,暖儿的师父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听到李玄月的声音又出现了,林琪轩与李修仁两人对视一眼,俱是垮了脸。

“我就说你这两个傻小子商量半天也商量不出什么好办法的嘛。就应该让为父我直接去告诉暖儿婚约的事。本来嘛,这种婚姻大事都是应该由长辈出面的。所以我作为仁儿的爹,暖儿的师父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李玄月拎着个酒瓶晃晃悠悠的推门走了进来。对于自己儿子与徒弟的两张黑脸俱是视若无睹。

“师父!你这爱听墙角的习惯真的要改改了!再这么下去,您可真的就要成了为老不尊了!”

看到李玄月施施然的走到桌边坐下,还翘起二郎腿咕咚喝了一口酒。林琪轩真的有点想要抓狂了。

李修仁没有说话,但是他翻起来的白眼表示了他心里的不爽。

“你这臭小子,怎么说你师父我呢!”

虽不怎么敢教训儿子,但对上林琪轩李玄月还是下的去手的,直接给他头上来了个爆栗。

“你师父我是一直在房顶上光明正大的听,可不是偷听!你说说你俩,躲在这里商量了一个多时辰都没商量出点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出来。果然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算了算了,还是让我亲自出马好了。简单两句话的事,非要拖拖拉拉这么久。你不急我还急着抱孙子呢!暖儿跟仁儿生的孩子,想想就觉得可爱啊!”

最后两句话是对着李修仁说的。

原本李修仁是想继续翻白眼的,但是听到抱孙子这句话他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许多事情。这一下就没顾得上翻白眼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都开始有些微微泛红,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也能看出一丝,呃,荡漾的神情?

也不知道是李玄月那抱孙子的话杀伤力太大还是李修仁原本冷冰冰的表情下原本就是一个闷骚的灵魂......

“喂!阿仁你要不要这样啊?想到什么了你就一脸浪得不行的样子!我跟你说啊,我这个大舅哥还在这里。你可别跟我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啊!在阿暖还没过门之前我都不允许的!”

看到李修仁的表情,虽不知道具体的,但林琪轩也猜到了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所以才会如此荡漾。

这样林琪轩可不爽了。

“还有啊,师父你现在就想着抱孙子。可这俩人八字都还没一撇呢!现在就想这些是不是太早了?您还是先想想要怎么告诉阿暖这件事情,才能够让她不反感还能够接受。”

“哎呀,这有什么难的。”

李玄月眯起眼睛摆摆手,示意这只是一件小事。

“不难吗?你儿子可是挨了这么多年也没能告诉阿暖这件事的啊。”

看到李玄月那不当回事样子,林琪轩觉得这师父不靠谱极了。

“对于你们来说很难,但是对于师父我来说就不难了嘛。”

见儿子跟徒弟都满脸不信的看着自己,李玄月举起酒瓶灌了一大口才开口。

“呐,下个月是我的生辰对不对?届时我只要在当天假装喝醉,然后跟暖儿哭诉说我若是不能活着看到她与仁儿成亲的那天便没脸去见您们死去的爹娘。

以暖儿这么善解人意又心疼师父的性子,她肯定会问我原因。然后我就把婚约这件事告诉她。然后仁儿再当场跟暖儿深情表白一番,感动之下暖儿肯定会答应的。那这事儿不就成了!

你们说,是不是很简单?”

说完了,李玄月还是忍不住想在心里夸赞自己,怎么就这么会想办法呢?

“虽说师父你这方法听起来是很不错啦。但是以我对阿暖的了解来说,阿暖最多会答应师父你婚约的事。但是接受阿仁的心意这件事还有待怀疑哇。”

林琪轩对于李玄月的方法感觉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李修仁点点头,他也觉得接受婚约与接受自己的心意对于阿暖来说是两件事。

“而且这办法虽会让阿暖接受婚约,但是因为在当时的那个情形之下。阿暖不得不接受。可我不希望阿暖是被逼迫才接受我。我希望阿暖是发自内心的接受我。”

对于让阿暖接受自己这件事,李修仁希望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那种。他不想逼迫阿暖做任何事情。

“以我这个过来人的眼光看,暖儿的心中其实也是有仁儿你的位置的。只不过是因为林阳一直以来在她心里所占的地位太过重要,所以才会让她忽略掉了自己对你的感觉。让她一直以为对你就是师兄妹之间的感觉。

所以啊,你若是不拿婚约这件事来刺激她一下,她又怎么会自己主动将这两种感觉区分开呢?”

李玄月觉得儿子对于感情这点跟自己很像。

当年他就是这样想要冷月麒自然而然的接受自己,可......最后事与愿违。

“我赞同师父这观点。根据我平日里的观察来看,阿暖确实对阿仁你是不同的。只不过她自己都还没发现而已。你若是不跟她点破这一点,阿暖真的可以一辈子只把你当做二师兄的。”

原本林琪轩还觉得师父说话不靠谱,但刚才那些话让林琪轩觉得师父说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真的,要这样吗?”

两个人都这样劝自己,李修仁还是有点不确定。

因为他知道,这些话一旦说出口,他与阿暖只见的关系就会发生改变。若是阿暖能够接受自己还好,若是阿暖一直不能接受自己,那么自己也就不能与阿暖保持现在这种亲密的关系了。

真的是有点前怕狼后怕虎的感觉。

“哎呀,怎么遇上暖儿你就成了这副犹豫不决的性子?平日里我看你还是很果决的嘛。你就听爹的话,把事情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暖儿。就算她一时半会儿接受不来,但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你的好的。但是你不说可就什么机会都没得了。”

看到儿子这副样子,李玄月直接就替他做了决定。

“就这么说定了!等下个月我生辰那天仁儿你就跟暖儿表白。不过在这之前,仁儿你还是要多多的想办法讨暖儿欢心才是。不是有那句话,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轩儿你也要多帮帮你未来的妹夫啊。”

“放心吧,师父。阿仁也是我看好的妹夫,我会帮他的。”

林琪轩表示这点自己绝对会帮忙。

看着兴致勃勃的两人,李修仁的心里既期待又忐忑。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一眼。&而神奇

    赶在冷月麒说话之前,李修仁赶紧开了口,说完还看了林琪暖一眼。而神奇的是林琪暖竟然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二师兄的不好意思与羞涩。

  • 琪暖挣&床上坐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 沾染半&欲。否

    “你此次与我离去之后,切不可再沾染半点人世间的情欲。否则,这世间将万劫不复!”

  • 己爹那&欲言又

    望着自己爹那欲言又止还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林琪暖更加的疑惑了。

  • 她们到&些什么

    “哥?难道你知道娘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吗?难不成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你们在说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