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琪暖第一次渡劫一次失败后,遭遇了多少不屑与笑话,自己的内心又能承受了多少内疚与自我产生怀疑。对于这些,始终关注更多着林琪暖的李修仁明白的清很清楚楚。他的也很清楚为了这一次渡劫,林琪暖付出过了多少汗水,做了多少准备好。可这些全部都因为突然会出现的小银给毁了。此事他同样也清楚为了这次渡劫,林琪暖付出了多少汗水,做了多少准备。。...

林琪暖第一次渡劫失败之后,遭受了多少鄙夷与笑话,自己的内心又承受了多少自责与自我怀疑。对于这些,一直关注着林琪暖的李修仁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同样也清楚为了这次渡劫,林琪暖付出了多少汗水,做了多少准备。

可这些全部都因为突然出现的小银给毁了。事后小银竟然还能装得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待在阿暖的身边?

难道就因为它是兽类,所以就不用愧疚的吗?

想到这里,李修仁望着小银的眼神愈发的不善。

感受到了李修仁目光中的冷意,小银停止要林琪暖挠它肚子的行为,转而翻身站起来然后钻进了林琪暖的怀里,可怜兮兮的呜咽了两声。

“阿暖,将小银交给我吧。”

李修仁望着林琪暖怀里的小银冷冷的说着。

“呃,二师兄,你这,不会是想对小银做什么吧?没必要啊。我渡劫的事那也是凑巧啦。小银它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理解了李修仁眼神中的意思,林琪暖抱着小银后退了一步,打着哈哈说道。

“它害的阿暖你渡劫失败,阿暖你竟毫无怨言吗?”

李修仁不理解为何林琪暖知道了原因还能够不怪小银。

“刚猜到这个可能的时候我心里也不舒服啦。但是转念一想,这未必就不是好事啊。我经过两次劫雷的淬炼,这筑基来得扎实多了。

再说,小银虽然那时坏了我的事,但后来它对我也算得上是忠心耿耿的嘛。上次去鬼柳秘境它不都冲在前面保护我了吗。

就冲它能这样,我也应该原谅它嘛。”

林琪暖摇摇头。

虽然小银也有不好的地方,但对上自己这个一无财二无势三无实力的主人,也能够拼尽全力去保护自己,也是难得了。

听到林琪暖的话,一直躲在她怀中装害怕的小银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了看了看林琪暖。

见小银抬头看她,林琪暖对着它笑了笑,又摸了摸它的脑袋挠了挠它的耳朵根。

“所以小银你也不用太自责啦。我没有怪你哟。”

弯弯的月牙眼再配上林琪暖招牌般暖暖的笑容。抚平了小银心中的忐忑也抚平了李修仁心中对小银的不满。

但是鉴于小银平日里好吃懒做还好色(专指喜欢蹭帅哥的脸这一行为)的习性,李修仁还是忍不住要口头警告一番。

“既然阿暖不追究,那我这次也就放过你。但若是再有下次,我定不饶你!”

“二师兄,我相信小银不会再有下次的啦。”

林琪暖忍不住替小银回答。

而小银则是抬起头在林琪暖的脸上亲了亲。直把她亲得笑眯了眼。

然后小银才回过头看了李修仁一眼。

李修仁竟然在这一眼中看到了挑衅?

这是在指自己还不能亲阿暖的脸吗?

好你个小银!回去就把你丢到驭兽峰去让你学学规矩!

当然,这些事情李修仁只会指使自己的爹去做。他说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对于林琪暖不怪罪小银导致她渡劫失败的事,李玄月从林琪暖对小银的态度就看出来了。所以他也就不多管闲事。

只不过小银这个雷属性实在是难得,让他忍不住想好好研究研究。

于是在儿子林琪暖说完话之后他便开了口。

“阿暖。根据你们刚才所说,小银应该是吸收了天雷的力量才会一瞬间变成那么大的。那么它现在这么小的样子应该不是它原本的形态。

刚才那么粗的天雷也只能让它恢复一小会儿。

那它到底是因为没有成长起来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比如说是像我们人类一样受伤之后的修为倒退?”

“啊,我光顾着想小银的不怕天雷这事了,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去。

呐,小银,那我问你。你这么小是因为还在幼年时期,还是因为曾经受伤什么的导致的修为倒退了?

若是第一种你就点点头。是第二种你就摇摇头。好不好?”

听了李玄月的分析,林琪暖连忙将小银举到自己跟前与自己平视,然后才开始问话。

小银一开始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就是不看林琪暖,明显的不想回答这问题。

但是看到提剑走近了的李修仁之后才盯着林琪暖看了两眼,点点头,然后想了想又摇摇头。

“所以小银你是……哎?你又摇头是什么意思?那你到底为什么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嘛?

小银你是不是没听懂啊?那我再说一遍。

若是因为还在年幼期你就点头。若是因为修为倒退的原因你就摇头。

记住了吗?”

小银这一番操作让林琪暖搞不明白,所以只能又问了一遍。

可小银还是既点头又摇头的。

这下弄得林琪暖也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了。

把个小银也是急得嗷嗷直叫。

“我看它想表达的应该是它既处于年幼期,又受过伤。所以才会需要天雷的力量来给它补充身体。”

最后还是李修仁猜到了小银的意思。

见李修仁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说了出来,小银高兴得叫了声然后直摇尾巴。

“需要天雷的力量补充身体啊……”

李玄月摸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想了想,然后将目光看向了儿子。随即他很快摇摇头,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雷击树。

“这雷击树会自动引来天雷。暖儿你就让小银在雷击树边守着好了。纯天然无公害的天雷最适合它。

不过可惜了这难得的雷击果。

没了天雷的继续击打,估计这果子很难得成熟了。”

李玄月指着两人身后的雷击树说道。

“呃,师父,其实小银带我到这儿来目的不是天雷……是为了那颗果子……”

听到李玄月提起雷击树与雷击果,林琪暖才想起来小银拉自己来这儿的目的,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说你们怎么会没事跑到这儿来呢。

好你个小银倒是知道捡好东西要啊。”

看到林琪暖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李玄月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对着儿子疯狂使眼色。

“不过呢,这雷击果我已经赠予仁儿了。毕竟他是难得一见的雷灵根嘛。吃了这果子,少不得也应该可以增长些修为的。

所以若是暖儿你想要的话,就问问仁儿吧。”

听到自己爹的话李修仁先是一愣。

毕竟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个果子的。

但是自己爹那使眼色使得快要抽筋的样子使他瞬间明白了。

“这果子我……”

“既然是给二师兄的,那么就二师兄吃了吧。小银只要守在这里等着天雷一样也是可以的。”

李修仁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林琪暖的话给打断了。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来你可&的哦。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可还&子外巨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目光,&做梦。

    望着爹娘哥哥与二师兄看向自己的目光,林琪暖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她趴在冷月麒的怀里狠狠的大哭了一场。

  • &概。

    虽然冷月麒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但从林诚所说的话来推论,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 轩再怎&都说了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兄他,&不在人

    “爹!娘!我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师兄他,他竟然不在人世了!”

  • 都这样&轩也知

    见爹娘都这样,林琪轩也知道今天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冷月麒的身后一起往妹妹的房间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