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暖,实际上我也也不是……”李修仁想把话说完。“没事儿的二师兄。这是师父给你的果子。不需要想我也明白这被雷击果的贵重的礼物之处。何况小银它实际上是因为之后吃丹药吃养成了,突然间没得吃便把主意打到了这果子上面。它这个想犯懒不好好的修练的养成我可不想惯着它。并且“没事的二师兄。这是师父给你的果子。不用想我也知道这雷击果的贵重之处。。...

“阿暖,其实我也不是……”

李修仁想把话说完。

“没事的二师兄。这是师父给你的果子。不用想我也知道这雷击果的贵重之处。

况且小银它其实是因为之前吃丹药吃习惯了,突然间没得吃便把主意打到了这果子上面。

它这个想偷懒不好好修炼的习惯我可不想惯着它。而且既然天雷也能够帮它恢复的话那么就守在这儿等天雷好了。

毕竟雷击果对于它来说也不是必需品。”

林琪暖怕二师兄以为自己是不好意思要,所以还解释了一番。

其实她早就发现了小银的性子就跟那小孩儿似的。若是惯着它,它便能作天作地。

但是林琪暖不想那样。毕竟她娘从小给她灌输的思想都是人要靠自己的努力来得到想要的东西。靠偷懒走捷径得来的终归是不靠谱的。

况且能被师父弄到玄月峰上来的都是好东西。而且这还是师父专门留给二师兄的。想也知道这果子得来不易。

就算自己在师父那儿受宠林琪暖也不认为自己就有资格得到这么好的东西。

所以这个果子她还是真的不想要。

原本听到李修仁的话,小银还以为自己可以得偿所愿。但是林琪暖毫不犹豫的话直接击碎了它的幻想。

而且它知道虽然林琪暖看起来是软绵绵的样子,但是说出的话也是不会轻易反悔的。所以原本还兴奋得吐舌头,但在听到林琪暖的话之后瞬间便蔫儿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感受到小银的不开心,林琪暖将她举到自己面前说道。

“小银,不要不高兴啦。大不了我陪你在这儿一起修炼呀。

咱们要脚踏实地,不能老想着一口吃个胖子哟。”

看到林琪暖一脸认真的样子,小银只能哼哼了两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见阿暖此刻这么坚持。李修仁知道自己这果子一时半会儿是送不出去了。而且其实若不是小银的主人是林琪暖,再加上鬼柳秘境那次它还算是忠心耿耿,平日里对于这个好吃懒做还好色(此处专指小银喜欢蹭脸的行为)的宠物李修仁是没有多少好感的。

所以他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送。

“关于小银的事,还是不要到处宣传的好。”

随后李修仁对李玄月提出了要求。

因着心里的疙瘩,一时半会儿的让他喊爹他也喊不出口。

见儿子对着自己说话,李玄月点点头。

“这点我知道。在没弄清楚小银的来历与能力之前我是不会到处说此事的。

不过阿暖,你也要管好小银,让它不要再随便的在人前变身了。

若是让那心怀不轨之人知道了小银的特别之处,保不准会有人起些坏心思的。

你现在的能力有限,保不住小银的同时也会受到伤害。所以以后在人前还是要注意点。”

对于这种事,李玄月经历的多,所以其实不用儿子叮嘱他也会守口如瓶。不过他还是要嘱咐林琪暖一下的。

林琪暖抱着小银点点头。

“嗯,我记下了。”

说完她又将小银举到自己面前。

“小银,师父的话你也听见了。所以以后即使是要变身也只能在我们玄月峰上。我、二师兄、哥哥、还有师父这几个人面前。

因为我们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可若是被坏人看到了,以我现在的能力还保不住你的哟!”

小银现在的心思还停留在自己不能吃雷击果上面。因此即使听了林琪暖的话也只是垂头丧气的随便点了两下头。至于它听没听进去就不得而知了。

见小银这个样子林琪暖就知道它还在记挂着自己没吃到果子这个事。所以林琪暖也不急在这一时,准备等回去以后再慢慢开导它。

转头又对李玄月与李修仁到了谢,谢过他们帮自己与小银保守秘密。

几人一起从后山下来的时候,李修仁还在想着该如何自然而然的把那雷击果送出去。

看出儿子心里想的事,待林琪暖回房后李玄月就跟着儿子回了他的房间。

至于那些飞来询问小银那一声吼的传讯符。

管它做甚,宗主我也不知,我也不是万能的。

由于想得太过专注,所以李修仁是进了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爹也跟着一起进来了的。

“有事?”

言简意赅,微皱的眉头也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对于眼前人的不喜。

对于儿子的冷脸李玄月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他还是先关了门然后自顾自的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到了一杯茶然后才开口。

“儿啊,你是不是还在想着要把那雷击果送给阿暖?”

“?”

虽然没有出声,但李修仁略带询问的眼神表达了他此时的想法。

“哎呀,我就知道你钻牛角尖去了。”

“??”

“暖儿不是都已经明确的说了也解释了她不想要那果子嘛。你还非要送给她。就算你送了,暖儿也不见得会念你的好,相反还会觉得你怎么就不懂她的意思。”

“???”

“你别不相信啊。相比较而言你爹我还是比你这个二愣子要了解女人的心思的。

至于轩儿他以前对你说过的什么女人说不要就是要这种说法虽也是有的,但还是要具体的看是什么时候。

就好比今日来说。

暖儿她已经解释的清清楚楚,说她不想要。那么她就是真的不想要。而不是她嘴里说不要心里却很想要的意思。

其实暖儿这点跟他娘很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拖泥带水也不搞欲拒还迎的那一套。

所以就算你想办法把果子送去了也讨不了暖儿的欢心。”

李玄月语重心长地跟自己儿子科普自己的经验。

“所以啊,与其你在这想办法送给暖儿她不想要的果子,还不如带暖儿出去走走玩玩散散心。

这感情嘛,不都是要经历些事情才处得出来的。

我想起来之前在哪个长老那儿听到的,过几日附近的城镇要举办什么灯展。

暖儿自到了无极宗来还没有怎么去逛过集市看过灯展的。

不如你就带着暖儿去玩玩呐。

这花前月下灯火阑珊的,就凭你这张脸我就不信你俩还摩擦不出来火花了。”

李玄月前面那些话其实还挺中肯的,但是最后那一句说得李修仁又黑了脸。

怎么话从自己爹嘴里说出来就搞得自己好像是一个依靠色相才能赢的阿暖欢心的人了?

自己明明靠的是坚持不懈的努力与长久陪伴的恒心好吧!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45)

我要评论
  • 努力尝&也不是

    “师父师娘,此事还是晚一点再说吧。我想自己努力尝试一下。更何况此时也不是谈论此事的最好时机。”

  • 儿让她&月麒这

    拉过女儿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又摸了摸女儿柔软的长发,冷月麒这才开了口。

  • 陷入了&虽还是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 三年了&娘想…

    “呃咳。是这样的暖儿,今年你已经十八了,而你师兄走了也已经满三年了。所以我跟你娘想……”

  • &,她猜

    虽然冷月麒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但从林诚所说的话来推论,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 人了?&一个人

    “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是大师兄他找到家人了?他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家里也肯定不一般吧?”

  • &字的几

    入手而温的黄玉,雕琢而成的向阳花簪正是林琪暖最喜欢的模样。簪子的背面也刻着包含两人名字的几个小字,向阳而暖。

  • 吧?为&定要挑

    “爹,娘!你们不会是想说那件事吧?为什么一定要挑在今天说啊?”

  • 是跟老&猫一样

    “不过爹,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大师兄他修为也不弱,怎么可能碰见妖兽就……自小那些妖兽见了他不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