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李修仁这一点也不把自己放到眼里的行为林琪轩自然而然是不能够忍的。便他立刻跳着脚回到外面的空地上准备好与李修仁决一死战(毕竟这而已他单方面自我想象的)。本来在房里和教育小银的林琪暖与正会觉得要直接回复这些传信符很大麻烦的李玄夜听见动静后立刻从屋里跑了出。深入了解到于是他当即跳着脚来到外面的空地上准备与李修仁决一死战(当然这只是他单方面臆想的)。。...

对于李修仁这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行为林琪轩自然是不能忍的。

于是他当即跳着脚来到外面的空地上准备与李修仁决一死战(当然这只是他单方面臆想的)。

原本在房里教育小银的林琪暖与正觉得要回复这些传讯符很麻烦的李玄月听到动静后立即从屋里跑了出来。

了解到这俩人要做啥之后,李玄月便大手一挥。

“去去去!要打就给我到比斗台去打。在这里打,你们两个晚上想露天而睡我还不想呢!”

说完便一甩袖子挂起一阵掌风将面前的两人给刮了起来。

没办法,两人只能借着李玄月的掌风御剑来到了比斗台。

由于这两人在无极宗内的名气极高。所以当他们摆好架势之后便引来了不少的围观者。

当林琪暖带着小银蹭着李玄月的飞剑过来时,已经找不到前排的位置了。

不过呢,李玄月还是仗着自己宗主的地位硬生生的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带着林琪暖来到了跟前。

还美其名曰自己这个师父要在旁指点一二。

既然宗主都发话了,其他的人自然是只能从命。

不过那些看林琪暖不顺眼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还是躲在后面悄悄的说林琪暖的坏话。

就好比说驭兽峰的赵虹慧。

接连在林琪暖那里吃了几次亏,使得她暂时不敢明着对林琪暖使坏了。但是暗地里说说坏话她还是敢的。

看到林琪暖一路随着李玄月挤开了自己到了比斗台的跟前。

赵虹慧不屑的撇撇嘴,悄声的跟边上的师妹说起了林琪暖的坏话。

不过说来说去也还是那些。

什么一个普普通通资质的人也好意思拜在宗主的门下。什么练气到筑基竟然要度两次劫。巴拉巴拉的。

原本她还估计前面的李玄月不敢大声说,只敢与师妹耳语。

但渐渐的说起劲的两人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等她们发现不对停下来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一脸你死定了的表情看着她们。

这是她们才发现原本在台上比斗的两人不知什么时候也停了下来,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这边。

李玄月刚想开口训斥赵虹慧她们,就被林琪暖给拦下了。

“师父,让我说几句吧。我若是不说清楚,这些话会一直伴随着我。”

原本还担心林琪暖会因赵虹慧的言论而不开心的李修仁听到林琪暖的话之后也伸手拦下了就要跳下台去教训人都林琪轩。

“听听阿暖怎么说。”

林琪轩不甘心的又瞪了赵虹慧几眼才把目光转向妹妹。

“赵师姐,我知道自从我来到无极宗之后,你,还有宗内许多师兄师姐师妹师弟们都很不解为何我这般平庸的资质却能够拜入师父他们下。所以你们都以为我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门道。

但其实并不是。

师父收我为徒,是因为当时我们师兄妹二人正被魔尊追杀。若是师父不救我们一命,我们兄妹二人绝对会命丧魔尊之手。

所以师父对我们兄妹二人并不只是教导之恩,更是有着救命之恩。

并不是你们所想象的我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只是因为师父的古道热肠!师父的侠义之心!

还有你们所看不惯的二师兄与我哥为何对我这么好。

我哥就不用说了。我们一母同胞,亲生兄妹。虽我未能如哥哥一般继承到爹娘的美貌与资质,但我与哥哥血液中流淌的亲情是怎么也无法磨灭的。

至于我二师兄李修仁。

想必你们也知道二师兄年幼时就被师父送出去学艺。二师兄学艺的地方恰巧就是我家。我与二师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

虽我们只是师兄妹。但在我心中,二师兄就如同我哥哥一般,甚至比我哥哥还要亲。

所以,就算你们再怎么嫉妒我们之间的感情,那也是无济于事。因为我们之间虽不是亲情,但却比亲情还要亲。

还有就是关于我渡劫渡了两次的事。

此事确实是千百年难逢一见。但也不至于让你们如此吃惊,以至于一直能够说到现在的吧?更何况渡劫渡几次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又与你们何干呢?难道我无极宗的弟子都是如此的清闲,以至于一件那么久以前的事情还要在这里翻来覆去的说?

你们筑基的人都结丹了吗?接结丹的人都练成元婴了吗?又或者是能够飞升成仙了吗?

如果都不是的话,那么我就不明白了。

就连我师父,作为当世第一大高手每日里也会在玄月峰勤加修炼,那么你们这些还不如他的人又怎么好意思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做一些看起来无聊至极的事情呢?

背后议论我这么多,又或者是人前议论这些是能对我还是能对你们产生什么影响吗?

对于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反正对于我是没有的。

因为无论你们说多少,我依然是师父的徒弟,依然是我哥哥的妹妹也依然是二师兄的师妹。

所以最后我奉劝大家一句。

对于别人家的事情不要过于关注。毕竟你们再怎么关注那也是别人家的事,与你们无关!”

一直都是以软绵绵样子示人的林琪暖难得会说出今日这样一番话来,一时间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随即她又直接走到赵虹慧的面前。

“赵师姐。我自认为自己自从到无极宗来之后都与你并无什么交集。唯一一次接触也是与我师父一起去驭兽峰的时候。

所以我确实是不懂得为何赵师姐你对我就是有着如此之大的敌意呢?

还有,赵师姐,麻烦你下次想要背后说闲话的时候能否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又或者是不要在我这个当事人的面前?

你这样当着人面说闲话是否也有点太不尊重人了?

你这样虽然能够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但背后里别人看待你的眼光又会是如何你自己清楚吗?

最后,赵师姐,你若是喜欢我哥或者是二师兄的话,把劲使在我这儿是没有用的。

虽然我们感情好,但是我也是左右不了他们两人的情感的。

所以,请你以后找准了方向再用劲可以吗?不要做无用功,谢谢。”

弯弯的月牙眼,此时认真严肃的说起话来还是挺能够震慑人的。

说完这些,林琪暖也懒得管赵虹慧那青一阵紫一阵的脸色,直接与李玄月还有林琪轩李修仁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自己飞回了玄月峰。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一边走&就要说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爹,你&他不都

    “不过爹,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大师兄他修为也不弱,怎么可能碰见妖兽就……自小那些妖兽见了他不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吗?”

  • 他那白&竟罕见

    听到冷月麒的话,林琪暖又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李修仁。只见他那白玉一般的脸上竟罕见的透露出了一丝红晕。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比起以往的他来说整个人要生动的多了。

  • 月麒不&概。

    虽然冷月麒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但从林诚所说的话来推论,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 赶在冷&,说完

    赶在冷月麒说话之前,李修仁赶紧开了口,说完还看了林琪暖一眼。而神奇的是林琪暖竟然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二师兄的不好意思与羞涩。

  • &月麒来

    在李修仁的帮助下安顿好自己的女儿,冷月麒来到了林诚跟林琪轩所在的厅堂内。

  • 妹妹抱&。”

    “若有其它的办法,爹我也不会用这个说法了。只可惜阿暖与阳儿今生再无半点可能,与其让你妹妹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还不如直接断了她的念想来的痛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