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仁递过来糖人儿,小心翼翼的倒入自己衣服胸口的内袋,接着轻轻地的按了按才提着东西与林琪暖再次往前走。原本林琪暖还没去想些什么。但是看见李修仁这么保重的看待自己的那个糖人儿后,心里那股怪怪的感觉又出了。但是她很想劝服自己二师兄这么做而已因为原本林琪暖还没多想些什么。但是看到李修仁这么珍重的对待自己的那个糖人儿之后,心里那股怪怪的感觉又出来了。。...

李修仁接过糖人儿,小心翼翼的放入自己衣服胸口的内袋,然后轻轻的按了按才提着东西与林琪暖继续向前走。

原本林琪暖还没多想些什么。但是看到李修仁这么珍重的对待自己的那个糖人儿之后,心里那股怪怪的感觉又出来了。

虽然她很想说服自己二师兄这么做只是因为他手上拎着太多的东西怕糖人儿被弄坏了。

但这个理由在二师兄那珍而重之的行动面前好像有点站不住脚。

一直没往这方面多想的林琪暖此时也不得不思考二师兄这行为的背后是什么意思。

二师兄对自己好像也太好了点。

“阿暖?你还看中了什么吗?”

走出几步后,感觉到林琪暖没有跟上来,李修仁只得转过身来。

听到李修仁的声音,原本还在望着他背影发呆的林琪暖连忙摇头想要跟上他的脚步。但奈何街上的行人实在是太多了。若不是李修仁长得高,林琪暖几乎都要找不着他的位置。

这不,没走出两步就被迎面而来的人流挤的差点摔倒在地。

“当心!”

李修仁急忙赶过来丢下了手中的东西一把将林琪暖拉入自己的怀中。

“这里人多,阿暖你要跟紧我,别离开我身边。”

半倚在李修仁怀中,看着他透过面具流露出的关切目光。林琪暖心中的那个感觉越来越清晰。

二师兄,真的是很关心自己呢。

好像一直以来二师兄就是最关心自己的。每次自己有什么事也是二师兄第一个冲出来保护自己。

“阿暖?是吓到了吗?怎么发起呆来了?”

李修仁的声音让林琪暖回了神。

她发现此时自己还是靠在李修仁的怀中。而李修仁的脸与自己脸的距离非常的近。林琪暖几乎都能闻到李修仁身上如青松一般清新的味道。

奇怪,以前怎么没有在二师兄身上闻到这么好闻的味道?难不成是因为离得不够近?

随即林琪暖便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与李修仁之间的事距离太近了。

“啊,啊!我没事。这里人太多了,我们还是快点到前面的凉亭去吧。”

说完林琪暖便逃也似的从李修仁的怀中挣脱出来快步往前走去。宽宽的面具恰好遮住了她此时绯红的脸颊。

虽然有些不明白林琪暖怎么有些怪怪的。但李修仁还是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很快的追了上去。

“阿暖,凉亭在左边。”

眼见着林琪暖就要转错方向,李修仁连忙在她身后提醒了一句。

听到李修仁的声音,林琪暖一愣,随后才发现自己只顾着低头往前走,都走到河边来了也没注意。

反应过来后,林琪暖也调整好了心情,与李修仁一同走到了位于河边的凉亭内。

这里确实如李修仁所说,虽然位于河边也是一个观景的好地方,但附近就是没有什么人来。

看来因为之前这里猝死过一个人对于这里造成的影响还是不小的。

“果然这个时候也只有这种地方才不会有那么多人了。好啦,二师兄我们把面具取下来吧。”

帮着李修仁将买的点心吃食放到桌子上之后,林琪暖环顾四周感叹道。

李修仁点点头,伸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阿暖,你不会怪我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吗?”

林琪暖摇摇头,随手拿出一块窝丝糖塞进嘴里。

“不会啊。若是普通人肯定会觉得这里晦气嘛。但二师兄咱们可是修仙之人哦!若是连这点事情都怕的话那还修个什么仙嘛。

不就是猝死一个人。就算是那个人的魂魄留在这里不肯走我们不也一样可以帮它超度往生的嘛。顺便还可以练练手。

二师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林琪暖说的什么李修仁只听了个大概,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被林琪暖包得鼓鼓嬢嬢一动一动如同松鼠一样的嘴给吸引住了。

阿暖真可爱啊,就连吃东西都这么可爱!

李修仁满脑子里回响的都是这一句。

“嗯,对。阿暖你说的都对。”

“可惜啦,买了这么多点心却没能买点酒喝。

二师兄,你说我现在回去买一壶青梅酒可以么?”

见李修仁只顾着点头,林琪暖趁机问了句。

刚才她是很想买一壶青梅酒尝尝的。但是谁知一向好说话的李修仁竟坚决不让,没办法林琪暖只能望着青梅酒干瞪眼。

“嗯,嗯?不行!阿暖你还太小,不能喝酒!”

差点就顺着点头了的李修仁连忙拒绝。就连林琪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都没能让他动摇。

“可是我都成年了啊……二师兄你怎么还说我小……”

看到李修仁那坚定的样子,林琪暖知道自己没戏,只能小声的嘟囔着。

“阿暖,等会儿我陪你去放河灯吧。我见这城里的姑娘们都会去放河灯的。”

不想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结,李修仁直接转移了话题。

“可以啊,正好刚才也买了制作河灯的材料。

还有啊,二师兄你也去月老庙前面的桂树上绑一根红绳啊。我刚才也替你买了一根呢!”

说到这个,林琪暖顿时来了性质。

虽然她现在不想祈求什么如意郎君,但是这个参与感她还是想要的。

对于林琪暖让自己绑红绳的提议不置可否,李修仁反到是帮林琪暖做起河灯来。

自己心爱的姑娘就在眼前,若是可以的话,李修仁只想把那根红绳绑到她的手上。

没办法,林琪暖的手工不太好,若是让她一个人来弄,估计是不容易完成的。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盏莲花灯就出现在了桌子上。

“真是要多谢二师兄啦!若是没有你,我这河灯还真的是要做不出来了。”

望着桌上那栩栩如生的莲花灯,林琪暖笑眯了眼。

因为月老庙不在这附近,所以两人便决定先放灯再去月老庙。

谢绝了李修仁陪着自己一起去的好意,林琪暖拿着莲花灯自己来到了河边。

轻轻的将点了蜡烛的莲花灯放入河里,看着它飘飘荡荡与其它的灯汇合在一起。

星星点点的烛光在黝黑的河面上仿若天上的繁星坠入了银河里。

师兄……我们今生无缘,愿来世还能够与你再续前缘。

望着河灯,林琪暖默默的在心里许下了心愿。

可心愿刚刚许下,那盏承载着她愿望的莲花灯便忽然熄灭,沉入了河中。

看着那沉没的莲花灯,林琪暖的心也往下沉。

这是,自己的心愿无法达成了吗?

可还没等林琪暖伤心,一股来自河对岸的劲风便向着林琪暖袭来。

“阿暖!小心!”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小的疤&痕,让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 &己开了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样眉头

    可刚收回自己的手,林琪暖便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眉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又开始哭喊,眼见着就醒了过来。

  • “爹,&点头是

    “爹,您这光点头是个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大师兄找到家人了,还是他家里不一般呐?”

  • 明白。&要守护

    “弟子明白。就算是为了她,我也要守护好这万里河山!”

  • 月麒说&然从这

    赶在冷月麒说话之前,李修仁赶紧开了口,说完还看了林琪暖一眼。而神奇的是林琪暖竟然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二师兄的不好意思与羞涩。

  • 柔嫩又&源怎么

    柔嫩又带点肉感手儿此时格外的冰凉。被李修仁温热的手握住后便紧紧的抓住这唯一的热源怎么也不肯放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