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雕虫小技!”冷月麟冷哼一声,手上一使力,捆住长鞭的长藤便争相出现断裂。啪的一声响。林琪暖那土墙便如薄纸一般被冷月麟的长鞭打得被粉碎。但是,就这一点点的时间也足够多林琪暖扶起李修仁跑进几米远了。“你们我以为逃结论我的手掌心吗?”望着林琪暖扶着李修啪的一声响。。...

“哼!雕虫小技!”

冷月麟冷哼一声,手上一用劲,捆住长鞭的长藤便纷纷断裂。

啪的一声响。

林琪暖那土墙便如薄纸一般被冷月麟的长鞭打的粉碎。

不过,就这一点点的时间也足够林琪暖扶起李修仁跑出几米远了。

“你们以为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望着林琪暖扶着李修仁一步一步逃走的背影与自己记忆中的景象不断重合,冷月麟心里怨气已经压制不住。

长鞭被冷月麟舞得呼呼作响,带着呜呜的风声如一张大网向林琪暖她们扑过去。

听到背后的响动,林琪暖想起自己换衣服出来时还顺手拿了一张火符。当时是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就随便带一张防身也好。

但此时她很后悔自己为何不多带几张符出来。

自己的能力是有限,但是这些符都是师父给的。威力相当于金丹中期的水平。怎么样也能够抵挡一下子了。

可现在就算她再后悔也没用。只能祈求宗门里的人早点看到自己发的求助信号赶过来吧。

输入灵力将那张火符激活。

林琪暖看准了时机将火符扔到冷月麟的长鞭上。

火势瞬间在长鞭上蔓延,使得长鞭犹如一条火蛇一般在空中扭动,也成功的阻止了长鞭的攻势。

这时李修仁也终于将气喘匀,御起飞剑就想要带着林琪暖逃走。

“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冷月麟自口中喷出一股水流将自己长鞭上的火熄灭。随后长鞭继续如影随形一般向着林琪暖她们追去。

“二师兄,你放我下去快点走!冷月麟主要目标是我,只要抓到我就不会再追你了。你快走!”

由于李修仁此时也受了伤,再带着林琪暖一起御剑飞行,速度实在是快不起来。

眼见着长鞭又要追上来了,林琪暖便想让李修仁丢下自己,免得二人一同被抓住。

“阿暖,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是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听了林琪暖的话李修仁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然后轻轻在林琪暖后背推了一掌加快了她的飞行速度。而他自己则顺着反向的作用力跳下了飞剑。

他这是,要送林琪暖走,而自己留下来继续拦着冷月麟!

“二师兄!”

明白了李修仁的意图,林琪暖顿时就要从飞剑上跳下来。

不过还没等她落到地上便被人从后面拎着衣领又丢回了飞剑上。

“二……哎?你?你谁?”

看到后面来人的那张脸,林琪暖确定自己不认识他。

抓住她的人黑黑壮壮的,还有一个堪比怀了五个月胎儿孕妇的大肚子,耷拉的三角眼,油腻的大蒜鼻,满脸的络腮胡,无一不让人觉得恶心的长相。

“我是你哥!”

那人粗声粗气的说了句。

“我哥?我哥可不长你这样的!你到底是谁?

算了,不管你是谁,能不能帮帮我们?我们现在被那个坏,魔教的坏女人追杀!”

虽然很想说自己的哥哥虽然没有二师兄的天人之姿,但也是实打实的英俊小郎君一个。但是感觉得到来人对于自己并无恶意,所以林琪暖也不想在争辩什么,只盼望着来人能够帮助自己摆脱冷月麟的追杀。

“回去再跟你说吧。我去帮阿仁,你快点回宗门去找人来帮忙。我怕冷月麟不止是单身一人前来。”

来人正是与李修仁约定好了的林琪轩。

原本他们商量的就是李修仁先带林琪暖过来玩一会儿增进一下感情。然后等玩的差不多了,到了凉亭那儿林琪轩便假扮成要劫财劫色的坏人掳走林琪暖。最后按照事先彩排好的,李修仁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林琪暖然后打跑林琪轩。最后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虽然得知了他俩的计划后李玄月也提出异议。若是要劫色的话怎么看李修仁都应该是被劫的那一个。但是被这两人给忽略了。在他们看来,这劫色肯定是男人对女人的。哪有男人劫男人的色?殊不知这世上还真就是有这种男人。只不过他们现在还没有碰到就是了……

看到妹妹的反应林琪轩就知道自己这次的变装是很成功的。不光外貌有了变化,就连说话的嗓音也因药水的原因变得沙哑粗犷。务必要让林琪暖绝对认不出来。

但现在也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看到冷月麟他就知道光靠自己跟李修仁是不好收场的。若是冷月麟再招来更多的魔教中人就不妙了。

所以他只能先让林琪暖去搬救兵,然后自己跟李修仁先抵挡一阵子。

虽然奇怪这人对于自己的熟稔感,但也没时间多想,知道这人不是冷月麟那边的林琪暖便急忙搬救兵去了。

“阿仁,你的剑!”

为了不让妹妹认出来自己,林琪轩准备的不可谓不充分了。他连武器都换了一把不常见的大宽剑。

不过此时已经给林琪暖用来飞行去了,虽然不是趁手的武器,但是用来飞行还是可以的。

“还好我留了个心眼,把我的剑藏在衣服里一起带着了。要不然现在就没得兵器咯。”

将李修仁的剑扔给他之后,林琪暖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服里掏出自己的剑来。

“你以后千万别长成这样。”

看到林琪轩变装的样子之后,李修仁只来得及说出这一句,语气里满满的嫌弃。

“我扮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了谁啊?啊?!!你还有脸嫌弃我现在的样子!再说就我这英俊潇洒的脸再怎么长也长不成这样子的好吧!”

原本粘了一脸的东西就很不舒服了,再听到李修仁的这句话,林琪轩当场炸毛。

“呵,又来了一个冷月麒那贱人的小崽子!正好,我今日就将你们这三个小崽子一网打尽!”

见林琪轩与李修仁哥俩好的样子,冷月麟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

随即她将手指放入嘴中吹响了口哨。

嗷呜!

远处传来一阵阵狼嚎。

“这声音,是那只赤狼妖!”

听到这狼嚎,林琪轩想起了那只跟在冷月麟身旁的赤狼妖。

这赤狼妖妖力强悍,拥有相当于人类金丹后期的修为。

一个冷月麟再加上一只赤狼妖,自己这边怎么看怎么没有胜算呐!

“若是小银在就好了,按它那超品的等级,赤狼妖见到它应该会害怕的吧。”

听到那越来越近的狼嚎,林琪轩不由得嘀咕了句。

“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专心应战。”

李修仁面无表情的说了句,随即便举剑上前准备在赤狼妖到来之前主动出击。

由于是自己极力阻止林琪暖带小银出门的,所以林琪轩知道自己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用了。他也只能叹了口气,跟在李修仁身后举剑上前。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儿让我&可……

    “阿暖,你,不要太难过了。这簪子是阳儿让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他说原本是准备订亲的时候亲手给你带上,可……”

  • 着林琪&里中满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 虽然冷&到了事

    虽然冷月麒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但从林诚所说的话来推论,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 修仁的&己的爹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