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会到了李玄夜带着暴怒的无边杀意,冷月麟打了个激灵,想也不想的后转身就跑。至于那还被钉在地上,没办法从喉咙里已发出呜呜声乞求的赤狼妖,她是完全都顾忌不上的。但是冷月麟但是很聪明的再带了林琪轩一起。多一份人质手上,自己就少一分被李玄夜直接当场击毙的可能会性不过冷月麟还是聪明的带上了林琪轩一起。。...

感受到了李玄月带着狂怒的无边杀意,冷月麟打了个激灵,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至于那还被钉在地上,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声哀求的赤狼妖,她是完全都顾及不上的。

不过冷月麟还是聪明的带上了林琪轩一起。

多一份人质在手,自己就少一分被李玄月直接击毙的可能性。

“妖女!看到我师父来了还不赶快放了我!”

见冷月麟竟然还要扛着自己逃跑,林琪轩顿时不乐意了,不能动弹他就只能一直嚷嚷。

“你这多嘴的性子跟你那个少言的爹可真的是不像啊。不过与你那个伶牙俐齿的娘倒是如出一辙!难道你们不知道话多很惹人厌吗?”、

虽然是在逃命,但冷月麟也不忘要打击林琪轩。

“跟你这不用开口只往那儿一站就很人惹厌的人那是比不了的!你也不啥泡尿来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脸跟我娘相提并论?恶心!”

林琪轩是决不允许别人诋毁自己娘的,更何况这个人是冷月麟。

“小崽子,我长什么样你不是很清楚吗?怎么,我这长相你觉得恶心,那跟我长得一样的你娘不一样也恶心?你说你傻不傻?啊哈哈哈哈。”

听到林琪轩的话,冷月麟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老妖婆,你可别忘了你现如今已经是毁了容的!而且就算你没毁容,我娘与你也不一样!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若是一样,那为何世人都喜欢我娘而不喜欢你?这都想不明白还在那白日做梦!”

林琪轩的一番话直接戳中了冷月麟心中最怨恨的地方,直接让她的脸扭曲了起来。

“还不都是因为你那个贱人娘!一母同胞,八分相似的面容!明明是我先遇到的魔尊大人!可就是你那个贱人娘!满腹心机心思歹毒!用那装模作样的姿态抢去了魔尊大人的心!是她!都是因为她!我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因为她!贱人!贱人!贱人!”

一番咆哮,几乎让冷月麟失去理智暂停了逃跑的脚步。

不是没有看到冷月麟抓着林琪轩逃跑,可儿子躺在地上的样子实在是吧李玄月给吓坏了。所以他没有去追击冷月麟,而是抽出了钉住赤狼妖嘴巴的剑向着冷月麟逃跑的方向执去。他自己本人则是飞快的来到儿子身边。见李玄月没空对付自己,赤狼妖也赶紧夹着尾巴顺着冷月麟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仁儿!仁儿!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唬爹啊!”

李玄月抱起紧闭双眼的李修仁就是一阵猛烈的摇晃。此时他已经忘了自己是修为高深的玄月尊者,在这里的只是一个被儿子受伤后样子给吓到的普通父亲。

李修仁紧闭着双眼眉头越皱越深,最终他还是忍受不住睁开双眼无语的看着自己那哭得涕泪横流的爹。

“只要你放开我我就死不了!”

“啊,仁儿!你没死!太好了!你还没死!”

听到儿子的话,李玄月先是一愣,随即便高兴得将儿子从地上抱起。由于太兴奋,竟还吹了一个鼻涕泡出来。

自己爹这傻乎乎的样子几乎让李修仁没眼看了。

闭了闭双眼,再深吸一口气。李修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

“你,放我下来可好?我们还要去解救阿轩!”

“下来?哦,好好。”

见儿子的脸色要变,李玄月连忙将他放了下来。

“可是仁儿你的伤......”

李修仁满身的血迹还是让李玄月很不放心。

“我这伤不打紧,要赶紧救回阿轩。”

从衣服上撕了一条布系住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又接过李玄月给的疗伤药吞了下去。紧接着李修仁就要赶去救林琪轩。

“哎哎,仁儿,你别急啊。我已经让玄月剑去追踪了,现在只用跟上去就好。来来,爹带你去追。”

一把拉住儿子,又拿过他的剑,李玄月带着儿子御剑追了过去。

玄月剑是李玄月在一次奇遇中得到的一把拥有剑灵的上古神器。原来不叫这个名字的,但李玄月这人喜欢给自己的东西取名,所以后来才改名叫作玄月剑。与那玄月峰什么的都是一个意思。玄月剑的剑灵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与李玄月还是心有灵犀的,报个位置什么还是很简单。所以李玄月也放心让它去追踪冷月麟。

听到了身后飞剑破空的声音,冷月麟不得不停止想要教训林琪轩的动作。李玄月的玄月剑她虽没有见过,但也是有所耳闻的。虽然不是李玄月亲自追过来,但是被玄月剑赶上也是要吃一番苦头的。所以她只能继续逃跑。

这时赤狼妖也已经赶了过来。

它虽是妖兽,但对冷月麟也算得上是忠心耿耿。就算刚才冷月麟丢下它独自逃走,它也没有丢下冷月麟,而是循着冷月麟的味道赶了过来想要继续保护冷月麟。

冷月麟一般的时候都是骑着赤狼妖行动。所以像现在这样带着林琪轩这个大活人一起行动还是很少了。这也导致了她逃跑的速度不是很快。很快便被玄月剑给追上了。

眼见着玄月剑已经来到了跟前。而且因着有剑灵的原因,只要对手不是太高的修为,玄月剑也是可以独自打斗的。而冷月麟又不想在玄月剑上面浪费太多时间,便直接下令让赤狼妖缠住玄月剑,自己继续逃跑。

玄月剑的主要目标是冷月麟,对于赤狼妖的纠缠也是不想理会的。但是奈何赤狼妖一直拦着它的去路。秉着追踪的第一原则,玄月剑准备扫除路上的障碍。很快便与赤狼妖缠斗起来。

还没打几回合,李玄月就带着李修仁赶到了。

见到与玄月剑缠斗的赤狼妖,李玄月嫌恶的看了一眼。

“这孽畜的胆子还真大,刚才我都放它一条生路了,现在竟然还敢拦路。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说完李玄月伸手接过玄月剑,利落的劈下。赤狼妖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裂成两半。

随即两人又继续往前追。

不过玄月尊者的速度又岂是冷月麟这个带着一个大活人的跑路的人能比的。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将林琪轩捆着拖在地上拖着走的冷月麟。

原本想一剑丢过去给冷月麟来一个透心凉的。但是突然间想气的一件事让李玄月放弃了这个想法。

“冷月麟,我限你三秒之内将我徒弟放下,这样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一边走&完,院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神出世&炭、血

    数万年前,魔神出世创立了魔教。魔教中人在魔神的带领下为非作歹、残害苍生。使得九州大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 缘分未&尽,若

    “轩儿,以后我们若是还能碰上你大师兄那就是缘分未尽,若是碰不上也不要强求什么。阳儿能够找到他的归所我们应该替他高兴才是。”

  • 他怕自&下把事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修仁还&抓住了

    就在她的手即将要落到床上时,李修仁还是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 可刚收&便像是

    可刚收回自己的手,林琪暖便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眉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又开始哭喊,眼见着就醒了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