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夜的隔空喊话犹如平地炸雷通常,轰隆隆的,震得四周树林里的鸟兽争相飞散逃跑。冷月麟听见李玄夜的话后,一就由于怕,因为还没能反应时回来,便但是始终向前跑。待李玄夜数到二后她才反应时回来李玄夜说的是什么意思。便赶快停下来脚步。“三!”话音落下来冷月麟听到李玄月的话之后,一开始由于害怕,所以还没能反应过来,便还是一直往前跑。。...

李玄月的喊话如同平地炸雷一般,轰隆隆的,震得四周树林里的鸟兽纷纷四散逃走。

冷月麟听到李玄月的话之后,一开始由于害怕,所以还没能反应过来,便还是一直往前跑。

待李玄月数到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李玄月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赶紧停下脚步。

“三!”

话音落下之前冷月麟连忙将手中的林琪轩往边上一扔。

“呸呸呸!你这个老妖婆!用得着这么使劲丢吗?”

林琪轩在地上滚了几滚,吃了一嘴的泥土,当下便气得使劲嚷嚷。

冷月麟也顾不得林琪轩的话了,转过身一脸惊恐的看着李玄月。

“我可是按你所说的把这个小崽子丢了!你可别说话不算话!”

说完见李玄月已经收敛了杀意也不等李玄月开口,便转身伸手抽出林琪轩身上的长鞭着急忙慌的逃走了。

“师父!不是吧?你就这么让这老妖婆给逃走了?”

见李玄月就这么将冷月麟放走,林琪轩很是不满。

“你以为我不想收拾这个妖女呐!若不是以前答应过你娘给三次机会给这个妖女,我早都一剑劈了她好吧!”

走上前去敷衍的拍了拍林琪轩身上的泥土,看着冷月麟逃走的方向李玄月也是很不甘心。

听到李玄月这么说,林琪轩挑眉看着他。

“看什么看!还不是你娘总是念着她与冷月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又总认为冷月麟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她自己也有责任,所以才求我给冷月麟三次逃生的机会。

不过这次是最后一次了。所以下次见着这妖女都给我往死里打!”

李玄月也是忍冷月麟很久了的。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何同为姐妹,一个就好似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而另一个就跟那烂在了淤泥里的莲藕一般。区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过好在今日总算是将答应麒儿的事情给做到了。下次就不用再忍了。

“阿暖呢?她怎么没与你在一起?”

见兄弟没事,李修仁马上要回去找林琪暖。

“你放心!我都来了难道还会让暖儿有事吗!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到玄月峰去了。”

见儿子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李玄月拍了拍他的肩膀。

原来李玄月是知道李修仁他们的计划的。所以还亲自帮林琪轩变装。

本来是让他在无极宗里等着消息的。毕竟若是他去了,当这第一高手的面谁也不敢强抢民女不是。

所以一开始李玄月也是在玄月峰是坐着喝茶。但越喝越没意思,而且他也好奇儿子那个傻蛋是怎么追女孩子的。所以便打算瞧瞧的躲远一点看儿子跟徒弟怎么演戏。

飞到半路就看到了林琪暖发出的求救信号。猜到估计是出了什么意外便直接赶了过来。

正好就遇到了回来搬救兵的林琪暖。

安慰了小姑娘一下又给了她一张护身符让赶紧回玄月峰去等着,李玄月便直奔这边来救儿子了。

当李修仁他们回到玄月峰的时候,林琪暖正是坐立不安的时候。

虽然知道有师父去帮忙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但没见着人回来之前她就是放不下心。

“二师兄,你的伤!”

看到李修仁苍白的脸色与身上还未干透的血迹,林琪暖的心忽的揪起。一股浓浓的心疼与愧疚感升腾而起。

“都是因为我二师兄你才会受伤的......是我,是我太没用了!”

林琪暖想上前去看看李修仁的伤,但是又觉得心里有愧不好意思上前。踟蹰着,眼圈都有点红了。

“没事的啦。阿仁他只是失血过多看着吓人而已,只要吃点补气血的丹药没什么大问题的。”

见妹妹有点被吓到了,林琪轩一边将自己脸上粘着的胡子撕下来一边安慰。

师父这胡子粘的也太近了吧,都差点要撕破皮了!

只不过林琪轩的安慰没起到什么作用。听了他的话林琪暖的眼圈更红了,点点泪光出现在她的眼角。因为这时她看到了李修仁揭开脖子上系着的布条后,露出来的被赤狼妖咬出的血窟窿。

因为赤狼妖是火属性的妖兽,所以被它咬过的地方伤口处会有被灼烧的痕迹,而且不容易愈合。

白皙的脖子上几排大大小小的黑窟窿。边缘处的皮肉已经被烧灼得焦黑,窟窿里面还在缓缓的往外渗着血。

看着好不渗人。

“二师兄你的脖子......”

林琪暖狠狠的咬着唇不让自己惊呼出声。她深深的看了看李修仁脖子上的伤口然后便转身疾步走去了玄月峰的丹药房。

“哎,阿仁你这伤口怎么还没止血啊?难怪你脸色这么差了。”

由于之前李修仁一直是用布条系住伤口,所以林琪轩也只是知道他脖子受了伤,不知道伤口这么多。

“仁儿你这是被赤狼妖给咬的?”

看到儿子脖子上的伤,李玄月也是狠狠心疼了一把。

李修仁点点头。

若不是那布条已经浸满了血了实在是不舒服他也不会当着阿暖的面将它解下来。

“那你这伤口普通的水冲洗还不行,得用寒冰潭的水才行。我记得丹峰有这些东西的,我去给你拿点来。”

说完李玄月便咻的一下往丹峰飞去了。

这时林琪暖已经拿了药膏、丹药与纱布过来准备给李修仁包扎。听了林琪轩说李玄月的话之后便也只能先给李修仁吃一些补气血的丹药然后再等着李玄月回来。

“二师兄,你们抓到那冷月麟了吗?”

等待的时候林琪暖越看李修仁的伤口心里越难受,便索性不看,只把眼睛上移,看着李修仁的俊脸。

李修仁摇摇头,刚想说话,便又被林琪暖打断了。

“算了,二师兄你伤了脖子就少说点话吧,免得牵扯到伤口疼。还是哥你来告诉我后来怎么样了吧。”

听到妹妹的话,林琪轩翻了个白眼,然后才把她走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因几人都多多少少的受了伤,所以一直到李玄月生辰的那天林琪暖她们都是待在玄月峰养伤,没有出过玄月峰一步。所以这些天关于她们的流言便也无从知晓。

可到了李玄月生辰的这天,因李玄月是第一宗门的宗主。就算他不想大办生辰,也还是有不少人送来贺礼。一来二去,他也只能办了一个小型的生辰宴。又因为他不喜欢别人到他的玄月峰上去,所以他的生辰宴是在无极宗的主峰上举办的。作为李玄月的徒弟们,林琪暖她们自然也是要出席这个生辰宴的。

也就是这天,她们才听到了已经在无极宗内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自己的流言。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77)

我要评论
  • 是师兄&暖想要

    林琪暖其实没怎么听清自己的爹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簪子是师兄给自己的。握紧手中的簪子,林琪暖想要去到师兄出事的地方看看。

  • &。”

    “算了轩儿,你爹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这件事还是过段时间再问吧。”

  • 我当然&替他开

    “大师兄能够找到他的家人我当然替他开心,但我这不是担心阿暖么……”

  • 看着自&种所有

    望着自己哥哥看着自己那怪怪的眼神,这种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