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夜的这一次生辰而已散生,虽然来的人数像是过多了点。就算他上一次的百岁寿宴也也没去过这么多的人。一就他还没意外发现这一点。当然他不不耐烦应对人。虽然自己无极宗的宗主,但开门迎客什么都是交到宗内长老们去做的,他自己也是在正殿里坐着装装样子。仅有遇上一开始他还没发现这一点。。...

李玄月的这次生辰只是散生,但是来的人数好像太多了点。就算是他上次的百岁寿宴也没有来过这么多的人。

一开始他还没发现这一点。

毕竟他不耐烦应付人。虽说自己无极宗的宗主,但迎客什么都是交给宗内长老们去做的,他自己也就是在正殿里坐着装装样子。只有遇到了别派的宗主掌门之类他才会勉强出来打个招呼,然后便让长老们将客人带去偏殿休息。

但就算是这样,李玄月也觉得怎么这些来打招呼的人有些没完没了的。就连一些上次没有来参加仙门大比的门派竟然也派人来给自己祝寿。而且这些人来就来了,每次打完招呼之后竟然还要往自己身后看两眼。

虽说儿子长得一副绝世容颜但就这样直勾勾的瞧着,是不是有点太明目张胆了?

看着儿子已经黑得不能再黑的脸色,李玄月突然觉得让儿子来给自己撑门面这个决定是不是错了。

看这样子,估计今日过后儿子又得有好几天要给自己脸色看了。

不过说到底自己今日耐着性子在这坐着有一半还不是为了这小子。若不是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儿子与暖儿的婚约说出来,他才懒得在这里充当吉祥物呢。

唉,儿女都是上辈子欠下的债啊……

思及至此,李玄月也理直气壮起来,不再去看儿子那突然间变得荡漾的脸来。

李修仁此时也很是后悔答应自己爹来给他装样子。

但是一想到他等下要当众宣布的事情,原本已经要爆发的心情瞬间就如同被大水浇熄的火苗一般,吱的一声啥都不剩。而且那个小心脏还有些雀跃有些激动,这种事,想想都觉得有点脸红呢!

作为李玄月唯三的徒弟。原本林琪暖与林琪轩是要跟李修仁一起在李玄月那里冲当门面的。

但是李玄月说既然是要充当门面,那么只用李修仁一人就行了。毕竟他的颜值天下第一。

既然师父这么说,那,林琪暖当然是同意的啦。

自己的二师兄是天下最好看的男人。这一点林琪暖也是深信不疑的。所以她也乐得清闲在后殿里整理别人送过来的礼物。

而林琪轩,也就是别人送礼物来他接着,然后将礼物送到后殿去的那个工具人。

对此他表示很不满。但李修仁颜值上的碾压使得他就算不满也没办法。只能委委屈屈气不忿的一趟又一趟的搬运礼物。

眼看时间接近正午,而该来的人也来得差不多。李玄月便大手一挥让人都去到偏殿准备开席。

生辰宴嘛,毕竟别人大老远的来送礼物,总不能只给人喝一杯茶就送客吧。所以这宴席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李玄月就准备在开席前的讲话中宣布儿子的婚约。这时有这么多人在场,为了自己这个师父的颜面,暖儿肯定不好意思当众拒绝。只要她答应下来,现场又有这么多的见证人,那么自己抱孙子的梦想也就不会太遥远了。

李玄月想得美美哒,所以连带着他准备开席前的讲话时脸上都一直是笑眯眯的。以至于他忽略了在场的那些人见到他带着三个徒弟登场时眼里的惊讶打量与那些人的窃窃私语。

“呃咳!”

李玄月走到人前,带着化神期尊者威压的咳嗽顿时让在场的人瞬间安静下来,全部都看向他。

“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我李某人的生辰宴。不过我真想不到就这么小小的一个生辰竟然会有这么多仙门道友来捧场,着实是让我李某人受宠若惊呐!

但是呢,我无极宗向来是好客的。只要你们肯来,那么我李某人都是欢迎的!

而且,在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里,我李某人还有一件喜事要宣布。”

说到这里,李玄月笑眯眯的回头向着儿子招手。

来了来了要来了!我要稳住!

看到自己爹那笑成一朵菊花的脸,李修仁知道他马上就要说出那件事了。

深吸一口气,李修仁告诫自己不要慌,不要乱,要绷住!

看着师父将二师兄拉过去,林琪暖有些不明所以,于是她望向自己的哥哥,用眼神询问他知不知道师父是要干嘛。

林琪轩当然知道师父要干嘛,但是他不能说。所以他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对着妹妹摊了摊手。

儿子走到了身边之后,李玄月又冲着林琪暖招手。

这下林琪暖更不解了。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好问师父到底是要干嘛,只能干笑着跟着走到了二师兄的身边。

真不枉我让仁儿与暖儿都打扮打扮。

瞧这俊男美女(这美女好像有点水分吧?),是多么的登对多么的般配啊!将来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也是天下第一的可爱!

李玄月沉浸在自己乖孙的幻想之中,以至于没有见到当林琪暖走上前来时,宴席上的人们鄙夷厌恶的眼神。

林琪暖觉得师父的样子实在是太傻,而下面的人们看待自己的眼神也是十分奇怪,万分不解之下她拉了拉李修仁的衣袖,悄声问他知不知道师父是要干嘛。

原本就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平静的李修仁在感受到林琪暖拉自己的衣袖后,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泡影。瞬间脸变得火烧一般,红得几乎可以冒热气。但是此时他就是不敢看林琪暖。他怕自己看了就会因为忍不住害羞而逃走。

“呃?二师兄你又怎么啦?”

见到李修仁瞬间红了脸,林琪暖还以为是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完全难受的。

一着急就想要伸手去摸摸李修仁的额头,但随即想起来这是在人前,便又硬生生的将手放了下来,只一双眼关切的看着李修仁。

因李玄月望着儿子徒弟半天没说话,所以下面人议论的声音便渐渐大了起来。

觉得吵了,李玄月才从自己从自己的幻想中醒过来。

“我要说的是,”

李玄月上前一手拉着李修仁另一只手拉着林琪暖。

“早在我儿出生之前我就已经为他订下了一门非常好的亲事。但因为某些原因我一直未能公之于众。

但是,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我要宣布,我李玄月的儿子李修仁,与我的爱徒林琪暖在娘胎里就已经订下了娃娃亲。

今日,就是我为儿子与爱徒订亲的日子!请大家为他们祝福吧!”

说完,李玄月将儿子的手与林琪暖的手放到了一起。

李玄月的一番话不光是震惊了在场所有的无极宗人与来客,更是将当事人林琪暖给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当她反应过来时,自己的手已经被二师兄拉着,而二师兄正一脸羞涩外加忐忑的看着自己。

“我……”

“我反对这门亲事!”

还没等林琪暖开口,宴席中便站起来一个人大声的说着他反对。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死,但&你以后

    “你大师兄他确实没死,但是他今后也不可能再回来。他有他的原因,所以你以后还是当他不在世了的好。”

  • &哥哥移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 吧。我&想自己

    “师父师娘,此事还是晚一点再说吧。我想自己努力尝试一下。更何况此时也不是谈论此事的最好时机。”

  • 泪水顺&苍白,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 兽见了&他不都

    “不过爹,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大师兄他修为也不弱,怎么可能碰见妖兽就……自小那些妖兽见了他不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吗?”

  • 天算起&师兄遇

    这天是师兄的三周年忌日(以林诚所说的死讯那天算起)。一大早林琪暖就带着早已准备好了的祭品准备要去师兄遇难的地方祭拜。

  • 时,李&修仁还

    就在她的手即将要落到床上时,李修仁还是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