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斯迪米尔帝国的北方行省,是通过一代代的拓展领主带领领民不断地拓展出的,但是其它行省的贵族通常称北方行省的新兴贵族是“乡巴佬儿、愚不可及的北方蛮子”但豪无疑问,北方行省在荒野之原上的非常大扩展,是在为这个古老的历史的帝国的躯体不断地新的活力及时补充很新鲜的活血化瘀只不过近些年,伴随着帝国财政支出的日益紧张,国家对于北方行省开拓领主们的支持力度也逐年下降了,从一开始的一代人五十年免税到后来的二十年免税再到现在的十年免税政策,整个帝国的国家压力逐渐更多的压在北方行省开拓领主身上。。...

整个斯迪亚克帝国的北方行省,就是通过一代代的开拓领主率领领民不断开拓出来的,虽然其它行省的贵族往往称北方行省的新兴贵族是“乡巴佬儿、愚蠢的北方蛮子”但毫无疑问,北方行省在荒野之原上的极大扩展,是在为这个古老的帝国的躯体不断注入补充新鲜的活血。

只不过近些年,伴随着帝国财政支出的日益紧张,国家对于北方行省开拓领主们的支持力度也逐年下降了,从一开始的一代人五十年免税到后来的二十年免税再到现在的十年免税政策,整个帝国的国家压力逐渐更多的压在北方行省开拓领主身上。

银霜镇是近几年来,新开拓区域中综合实力最强,发展形势最好的开拓势力之一,自然而然的,它的背后是有着贵族势力投资支持的,在策马前来的道路上,罗德甚至看见了游骑兵治安官。

一个小小的新兴开拓领居然能养得起骑兵?这是何等的阔气!

红木镇一行二十一人,就只有领主罗德自己骑着一匹重驮马,平常这是村子最重要的生产物资,村民宁可自己饿着也要把它喂饱。

在策马的罗德身旁,雷蒙德带着那十九个民兵跟在后面跑,他当红木镇的民兵队长不但赚不到什么钱,还要不时的把自己打猎获得的收获分给自己的部下们,因此红木镇的民兵倒不至于身体虚弱、面有菜色。

抵达银霜镇之后,眼前这开拓领的占地辽阔、屋舍俨然、人口众多,都让随行而来的土包子为之惊叹。

银霜镇最核心区域甚至已经有一座小型石堡了,抵达石堡,随行的民兵被排除在外,只有拥有贵族身份的罗德被允许进入宴会大厅,因为红木镇距离银霜镇较远,并且收到消息较晚,因此当罗德进入之时,这里的招待宴会已经开始了。

有实力的开拓贵族,当然可以瞧不起边缘地区的弱小开拓贵族,就如同大贵族老牌贵族往往看不起新兴贵族一样,这是一种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的鄙视链。

不过罗德也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冷遇,当看到宴会上摆放得那些琳琅满目的食材时,他眼睛里几乎放出绿光。

急步上前两步,将长桌上的熏肠和酸黄瓜卷在一张薄煎饼中,咔嚓咔嚓得吞吃起来。

其实,倒也难怪前身会孤注一掷赌上自己的一切,因为红木镇实在是太穷太苦了,在帝国北方的荒野之原作开拓领主,尤其是没什么实力的开拓领主,所要吃的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不仅仅是平民饥一顿饱一顿而已,甚至作为红木镇领主的罗德哈特,他十天半月的也见不到一顿肉食,很多时候能够吃上白面包就已经是莫大享受了。

压上全部的身价赌一把,赢了就可以极大解决领地财政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前身赌输了。而他,也远远高估了自己的抗压能力。

“驯鹿肉,酸奶油,焦糖风味的干奶酪,呜呜,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总算正正经经的吃了顿像样的饭。”肉的香气,奶油的香甜以及干奶酪的醇厚之味,它们混杂在一起共同在味蕾上绽放。

来到角落里一边吃的同时,罗德一边四下扫视一轮,找机会想在身上藏一点,带回去给小侍女克雷斯尝一尝。

那可怜孩子连看着自己吃白面包都馋得直咽口水,让她吃却怎么也不肯,若是能够吃到了这些好东西的话,会不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至于贵族风仪?贵族罗德已经死了,现在的罗德上数三代是根正苗红的工农阶级出身,家庭成分不能再过硬了。罗德本人也从来都看不起贵族,将相本无种,这是这个世界独属于他的灵魂烙印。

贵族宴会,吃吃喝喝从来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彼此间的交流,利益切割与交易,银霜镇的领主居然是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贵妇人,她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宴会上众人瞩目的焦点。

在斯迪亚克帝国女人也是可以继承姓氏成为贵族的,但受限于自身天赋,真正的女性实权大贵族终究还是少数,尤其是在帝国北疆这样的彪炳强悍之地。

相比其它开拓领主众星捧月般围上去,自知红木镇实力低微的罗德就躲避在宴会的角落里大吃大嚼,但同时他也在留意观察着宴会中发生的一切,观察得久了,他就发现银霜领主身旁长期跟随着一位银发红瞳佩戴面甲的女侍卫,银霜领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意识得注视侍卫一眼,反倒是那名侍卫,眼观鼻鼻观心一派的淡然冷漠。

“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脑海当中自然而然冒出这个念头,不过对于此,罗德也没有任何的举动与想法。

现在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无论自己的判断对错与否都没有意义,真揣摩猜测出太多不该知道的秘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反而不利。

“对于这一次前来支援银霜镇的各位领主,所有人都可以在战前获得一笔物资,抵御盗贼之后,我还会奖赏杀敌最众立功最多的领主,希望诸君奋勇作战。”

荒野之原处于三个人类帝国,两个兽人帝国之间,数百年来五大帝国受限于各自的人口数量,始终无法对整个荒野之原进行有效统治,同时这片区域也作为五大帝国彼此间的缓冲区域,聚集着大量的权力竞争失败者,流民及五国罪犯,只是数百年来时移事易,伴随着各国人口的增加实力的积蓄,形势已经渐渐变化不同了。

“霜月这位女领主的目的,明显不仅仅是汇聚力量抵御盗贼而已,她明显是想建立威信组建起一支松散的联军,倒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如果这些开拓领的力量可以集中起来的话,倒也的确是一支不小的力量。”

宴会结束之后,深夜红木镇民兵营地。

“咕哝咕哝”的汤水沸煮之声伴随着食物的香气扩散,只见铁锅当中煮着小麦、鹿肉,以及一块块奶酪,但凡稍有身份的人都不会看得上这样一锅食物,然而随着那名黑发黑瞳的贵族少年将红伞白茎蘑菇洒下作为配料,包括雷蒙德在内的所有民兵,都下意识地吞咽口水。

罗德亲自给每一名民兵都盛了一大碗杂碎汤,面带微笑,显得温和而亲切。只不过所有人都被食物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没能注意到自家领主与以往的不同。

“大人,您不吃吗?”

“我就不必了,在宴会上已经吃了很多很饱了。”

在在场所有民兵都狼吞虎咽吃下那碗热腾腾得食物之后,罗德微笑着道:

“大家都知道我是东方行省历史悠久的名门,哈特家族的继承人,其实我们这一族拥有一项强大神术传承,名为神佑仪式,只要完全效忠于领主接受了这项神术的祝福,就可以在战斗中逐渐激发自身的潜能,获得强大的天使之力!”

“啊!”

伴随着罗德哈特的话语,四周这群没什么见识的乡巴佬儿们一个个都面露震惊、狂喜之色。

而罗德也不给他们更多的思考与消化时间,直接言道:“没错,经过这两年多的侍奉,我已经认可了你们的忠诚,因此决定为你们举行神佑仪式,不过我要事先说明,一旦接受了这个仪式,日后你们若是背叛于我,背叛于哈特家族,你们及你们家人的灵魂将会在死后堕落地狱,受无尽烈火灼烧。你们真的愿意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罗德毕竟是经历过完整的贵族教育培养,两年多的时间统御一群对于他心怀极大感激的农夫,早就已经收获了相当高的忠心,当下绝大部分人都立即单膝跪地抚胸施礼,表示自己愿意献上信仰。

就算是在场所有人当中,相对最聪明精干的雷蒙德,他虽然隐隐约约察觉出有一些不对,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感到头晕目眩――那些红伞白茎蘑菇就是前段时间克雷斯采到的毒蘑菇,罗德根据自己的知识,发现这种蘑菇少量服用的话,有致幻效果,因此就果断收集起来了,现在用出来,让雷蒙德反应迟钝,迷迷糊糊的就随着四周狂热的民兵跪倒下来了。

在篝火的映照之下,白烟扩散间,那个雷蒙德一直不大看得上的贵族,他缓缓抽出腰间的十字剑,低声吟唱着什么,在那一瞬间,他的周身似乎扩散开一片神圣的光辉,其背后似乎有巨大的羽翼,隐隐挥舞!

“买四个萝卜,切吧切吧剁了;加四块豆腐,咕噜咕噜了吧;没有花椒大料,就滴上几滴醋吧,酸不拉叽一起喝了吧。”一边低声吟唱着毛熊家的经典国歌,罗德一边不断通过在场所有人的入队申请,在场所有人中就只有雷蒙德是精英模版,但即便是如此他也已经十分满意了。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种比例&此虽然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袋,将&出。

    当然,每一次以手中攻城弩瞄准他们的脑袋,将他们逐一爆头点倒的时候,心中也会有巨大的喜悦与成就感涌出。

  • 定给老&城头,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巨大的&速度的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