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霜镇大战将至,面板里就不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剩下的属性点、技能点再次得以保留却不去以及使用了。虽然罗德现在的产生怀疑自己努力锻练身体,也有加强自身力量、敏捷度的效果,虽然现在的也没那空余的时间,倘若因而战死沙场了,可就什么都也没了。我思然吾在,不论自己现在的是处在再次穿越、缸虽然罗德现在怀疑自己努力锻炼身体,也有强化自身力量、敏捷的效果,但是现在没有那空余的时间,若是因此战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银霜镇大战将至,面板里就不该再有什么剩余的属性点、技能点继续保留却不去使用了。

虽然罗德现在怀疑自己努力锻炼身体,也有强化自身力量、敏捷的效果,但是现在没有那空余的时间,若是因此战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思故我在,无论自己现在是处于穿越、缸中脑、虚拟现实还是黑客帝国哪种状态之下,罗德都不希望再一次失去宝贵的生命,在他看来在任何情况下主动舍弃自己的生命,都是矫情,活着才是最实在的事情。

将面板中剩余的四点属性点加在自身力量属性上,剩余的六点技能点加在铁骨上四点、强击技能上一点,剩下的一点也加在了战术上,十点武器熟练度加在弩上,让自身对于弩箭的使用熟练度提升到四十一点。

做完这一切之后,罗德可以非常清晰明显感受到伴随着一股股暖流在自身体内流淌,在暖流扩散消耗的过程中,自己的筋骨肌肉也在变得更加坚实坚固起来,甚至连脑海当中所记得的军事战术、弓弩使用的知识,也变得更加清晰了。

前四天时间,一切平安无事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在这段时间罗德带着自己红木镇的民兵就在采石场附近的山林当中驻守,哪里也不去,罗德自己刻苦修炼弩术准头,同时他安排雷蒙德带着红木镇的民兵们在山林四周挖设各种捕猎陷阱。

虽然正常来说这种山野猎人的技能在军阵当中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但这一次要面对的对手是荒野蛮族,也许,正是对症下药也说不定的。

在驻守的第四天深夜时分,远处银霜镇方向突然传来铜钟敲响的城镇警报声,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逐渐明亮起来的大片橘红色火光,有些是火炬,有些则是建筑燃烧起来了。

荒野蛮族相比人类更加适应夜袭作战,不过对于此银霜镇方面显然也是早有准备的,蛮族的体魄通常比人类更强,而人类的军事战术则比蛮族更加出色。

伴随着警钟不断敲响,银霜镇方向很快就亮如白昼,到处都是用于照明的火炬,将荒野蛮族的夜战优势降至相对最低。

“银霜镇真的是好有钱啊,准备得居然这样充分,大人,我们去不去前线支援?”因为这段时间自家领主大人显得越来越有正事,雷蒙德的忠诚度也因此有所提升,此时此刻见远处的战斗已然开始,他紧紧握着猎弓的手掌青筋直冒,整个人很明显是亢奋起来了。

“守着我们该守着的地方,如果银霜镇战败了,我们立刻钻到这里矿洞的最深处,直到身上的水和食物都用尽了再出来,即便银霜镇打赢了,记住,我们也只是原地防守决不主动出击。”

“啊?怎么这样啊。”精神小伙雷蒙德闻言有些失望,然而四周的红木镇民兵却都是一脸的安心模样。

虽然他们都相信自己已经获得“神佑仪式”的加持,但他们现在都还是没怎么见过血的普通民兵,说穿了就是比较年轻并且经受过一些军事训练的农夫而已。

让他们嗜血好战?至少暂时而言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此时此刻领主罗德的安排毫无疑问更符合他们的心意,哪怕雷蒙德在民兵当中有一些威信,此刻与罗德也还是无法相比的。

前线的战斗厮杀,连绵持续了整整一夜时间,因为选择驻守的山丘处于地势的相对高处,因此罗德可以远远眺望到一些远处模糊的战况。

银霜镇的那位领主根本就并没有选择稳妥保守的防守战术,她并没有据守银霜堡,除了在开战时征用部分银霜镇的房屋设置防御工事,获得一些地利以外,这位大人的攻击性极强,她派出一支百人左右的精锐部队居然正面击溃了荒野联军的先锋部队,然后就是骑兵的切割剿杀,其战术思路极为老辣凶残。

“刚刚那个是……那个是火枪队吧?经典三段式射击?”因为距离太远了,因此远眺获得的情报并不够清晰,不过还不等罗德望清楚,想明白,荒野联军崩溃后产生的大规模溃军就已经涌过来了。

荒野联军当中有地精、有豺狼人、蜥蜴人、甚至食人魔,其中甚至还有人类盗贼集群,食人魔是什么都吃,食谱当中包括人类但并不限于人类。两大兽人帝国当中许多上流贵族甚至乐于豢养人类谋士,因此只要彼此利益方向一致,那么这些家伙混在一起组成联军也没什么值得奇怪,食人魔杀人是因为饿,是为了吃,而许多人类杀人,他们仅仅是为了取乐而已。

在这个角度而言,野兽都比许多人类更具有人性。

“杂种,杂种,杂种!”

“那些可以喷火的铁管子到底是些什么东西?连食人魔的正面冲锋都挡得住,马匹被对着喷一下,一下就死了,要不是老子见机快砍人夺下一匹马,这时死的就是老子了!”

沃尔斯原本是斯迪亚克帝国境内的一名地痞流氓,他平日依靠诱拐小孩子贩卖为生,直到有一天他顺手拐卖了一个大街上脏得跟泥球似的胖小子,直到脱手之后才知道那孩子是当地一家小贵族家的独子,因为祖母的溺爱自己甩开家人偷跑出来玩……被熊孩子坑惨了的沃尔斯因此连夜出逃,因为虽然熊孩子很快就找到了,但那位已然杀红眼的老太太拿出自己当年的嫁妆悬赏沃尔斯的狗头,看到那赏金的额度,就连沃尔斯自己都想去领赏。

好容易逃到了三不管地带的荒野,凭借还算机灵的头脑以及近乎没有的下限,沃尔斯很快混成荒野人类盗贼中的一名小头目,手底下管着二十几号马贼,然而就在他想做大做强再创辉煌时,大头目一次错误的决策,却让沃尔斯这些年的辛苦积累又一次全部毁灭了。

看着此时自己身边那数量剩下不超过六七人的手下,沃尔斯心中发苦,恨得牙都快咬碎了,但却也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老子还活着,荒野中的罪犯逃民要多少有多少,只要逃回荒野,收拢溃兵,也许我可以变得更强大甚至成为新一代人类盗贼之王,最后也许还能混个贵族身份也说不定。”荒野之原内部本身就有数量众多的各国逃民,他们或者是无法承受本国沉重的赋税或者是违法犯罪逃避刑罚的人。

并且与荒野之原相邻的两个兽人帝国,都属于统治力相对薄弱的游牧型国家,其中实力弱小的部落,也是可供荒野盗贼劫掠的目标,盗贼团体的实力若积累到一定程度,无论是在兽人帝国还是人类帝国都有一定几率成为新的受封贵族。

这个世界虽然一向标榜道德,但却更加崇拜力量。

然而就在沃尔斯在心中为自己打气的时候,身边却突然传来手下受惊的哀鸣之声,那个倒霉的家伙连人带马栽进一个被掩饰过的陷阱坑中,也就是在这一刻沃尔斯猛地抬头,却见一棵挂着绳索的横木向自己迅猛砸来。

“全军冲锋!”

看着眼前这些骑着马的盗贼步入设伏区域,罗德眼睛都红了,杀光他们其它战果不算,仅仅只是这些马匹对于自家来说就是一笔大钱。

四面八方隐藏着的夏尔民兵们一手持盾一手持木竿长矛从隐藏处围拢而来,他们都是初经战阵,因此畏畏缩缩显得有些恐惧。

其实罗德自己也是一样,好在他聪明的将临时指挥权限交给了雷蒙德,自己则急促呼吸颤抖着双手,以最快的速度举弩、瞄准,射击!

嗖。

虽然罗德仅仅只是冲着敌方人堆里随机乱射的,但是那支弩矢却越过马匹与盾牌,奇准无比的钉在盗贼头目沃尔斯的肩膀上,血光迸溅。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缩回头&数支弩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力差距&高,因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千八百&,罗德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 不尽的&这个世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中。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在城堡&撞击出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烈地挥&劈右突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旁的雇&佣哨兵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录游戏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