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伏特加,右手波波沙,唱着喀秋莎,搂着娜塔莎,今天晚上白宫是我家,乌拉!”人在热血上涌的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念头都要往上涌。罗德他也不仔细想一想自己现在的是什么身份,倘若毛熊之魂真的回魂附身,第一个要杀掉的是他这个万恶的老旧贵族阶级。仅凭罗德他也不仔细想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若是毛熊之魂真的回魂附身,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他这个万恶的老旧贵族阶级。。...

“左手伏特加,右手波波沙,唱着喀秋莎,搂着娜塔莎,今晚白宫是我家,乌拉!”

人在热血上涌的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念头都会往上涌。

罗德他也不仔细想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若是毛熊之魂真的回魂附身,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他这个万恶的老旧贵族阶级。

仅凭二十名红木镇民兵再加上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挡不住重甲食人魔勇士的正面冲锋的,因此,此时此刻唯一的生机胜算,就是由骑术最为高明的一人,将重甲食人魔勇士暂时引走,让剩下的人解决它的随从杂兵之后,再合众人之力将之击杀,这是罗德在短时间内能够想到的胜算最大相对最好战术了。

“这种军用重弩无法在马背上填装弩矢,因此我的出手机会就只有一次,一瞬之间,一定要中啊!”

镇压脑海中不断翻涌而出的混乱念头,重新建立秩序,罗德右手紧紧执握着重弩,随着双方的对冲,距离急剧缩短双方越来越近了。

食人魔身上恐怖的杀戮气息,已然让座下的旅行马受惊,惊叫不已,却在主人的死死压制下依然只能正面迎冲上去。

后方的红木镇民兵们,也咬着牙盯视着这里,既是恐惧,也有担忧。

“就是这一刻了。”

当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一定程度,伏身于马背的罗德几乎能看清对面食人魔脸颊上不断跃动颤抖的肥肉之时,他猛地向右一扯缰绳,让方向不再是对冲,而是倾斜开来要与重甲食人魔勇士拉开距离交错而过。

“吼!”

期待已久的重甲食人魔勇士怎么肯放过罗德,张开双臂嘶吼着就要猛扑上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咴!

罗德连人带马人立而起,右手提着缰绳,左手举起弩矢对准了对方的头颅要害。

骑射是一门高深的战斗进阶技能,而罗德无论是本身还是这具身体的前身,几乎都没有经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因此他自己也知道,弩锋晃得厉害,哪怕距离已经压得足够近了,但能不能射得中还是要倚仗幸运。

“一定要中啊!”

心中这样嘶吼,下一刻,罗德扣动板机,弩矢激射而出,然而弩矢轨迹却是明显偏移了,瞄准对方双眼射击的罗德在这一刻心里一片冰凉。但是下一刻,更加巨大的怒吼之声却近距离几乎将他连人带马一起震翻。

因为食人魔哪怕是无甲状态,普通的弩矢也难以对它们造成致命伤害,因此那头重甲食人魔勇士面对罗德的瞄准与射击是毫无畏惧的,因为对它来说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疼痛一下罢了,何况食人魔这种生物在战斗的时候也不知恐惧为何物。

但这一次,它将嘴巴张得实在太大了,以至于罗德手中瞄准向上的弩矢虽然射偏射空,但是那支劲弩却依然巧合的射击进这个家伙张大的嘴巴里,这一击的暴击伤害,甚至将重甲食人魔勇士都击得向后后退了一步。

“这伤害,绝对足够将它引走的了。”

知道自己这一次侥幸得手的罗德,立刻反应过来拽马向远处奔逃,也就在这一刻,身后骤然有恶风响起,罗德本能地蜷缩身体尽量趴伏在马背上,紧接着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道从自己的背脊处贴压着疾飞而过了,下一刻便是背脊处传来火辣辣的剧烈痛觉。

轰,那支纯由巨大铁料熔铸成的狼牙棒,挟带着可怕巨力,打着旋砸倒了一株大树,威势恐怖。

“咕哝。”

抬起头,猛咽了一口口水,罗德现在什么都不敢想了,他发疯一般猛夹马腹,促使身下的旅行马发狂狂奔。

重甲食人魔勇士短距离的速度爆发,几逾奔马,这里的奔马指的是骏马,要比普通的旅行马更快得多了,然而刚刚才吃了一矢,又投掷了手中的狼牙棒,这让罗德成功拉开了距离,然而他这一波仇恨度拉得实在是太足了,那头食人魔已经完全不管不远处红木镇的雷蒙德等人了,此时此刻血红着双眼追杀罗德,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眼前这片山地林间,山道崎岖难行,好在罗德身下的这匹马是一匹老旅行马,丰富的经验让它能够迅速判断出适合自己奔跑的道路,踢踏踢踏马蹄践踏,狂飙出了平生以来的最上限时速。

“呼呼呼呼……”

受伤,生死之间的恐惧,这些都是大量消耗心力体能的,这也是在战场上,为什么许多新兵明明比老兵的体魄更强健,但就是没有老兵有耐力的原因,因为心慌了,哪怕什么都不做,体能都会处于剧烈消耗当中。

罗德伏身趴在马背上,不时回头望向身后那头紧追不舍的食人魔勇士,他知道自己以及自己身下的这匹马只要一个失误,被追上了就是被撕成碎片,然后填到那个蓝胖子肚皮里的结局。

“我真的是疯了,居然为一群NPC拼命……”

“但是再让我选一次的话,我恐怕还是会这样做。”脑海中回忆起这段时间以来,与那些家伙同吃同住、围绕着篝火聊天说笑的画面,他们也许仅仅只是一群NPC或者仅仅只是存在于自己脑海中的幻影,但人类这种生物,本就会忠于自己的感情并为此不顾一切。

一名人类骑士,一名食人魔勇士,两者一追一逃间,随着时间的推移,逃出了极远的距离,并且由于地理不熟外加慌不择路,在这一刻罗德也并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到哪里了,他只知道自己是在向上走,并且四面八方的山林越来越稀疏减少了。

“真TM夸张,食人魔这种生物的体力是无限的吗?”眼看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自己的旅行马都已经开始口吐白沫了,身后嘴里插着一支弩矢的蓝胖子,还在红着眼睛疯狂追杀,罗德整个人都不好了,拼命归拼命,他可不想真的死在这里。

尤其是被食人魔撕碎吃掉,变成食人魔大便,这种死法,实在太丢人现眼,实在是无法接受。

“这里应该是采石厂附近了,里面可能伴生着一些贵重金属矿,而像这种矿洞,通常越是深入地底,就越狭小。”

看着四周越来越众多的矿洞与人为施工痕迹,又看了看已经开始口吐白沫的老旅行马,最后回头看了看,自己与食人魔之间的空间距离。最后,罗德猛地一咬牙,脱离马镫倾斜身体,在做好准备之后寻找一块草地猛地跳了下去。

挣命!

给马挣出一条生路,也给自己挣出一条生路。

砰,重重得砸在草地上,翻滚两圈,好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撞到什么石头,那匹老马在主人掉下来后,还主动减速停下了脚步,似乎打算转过头来再来接主人,然而罗德向后看了一眼,转头冲它大声吼道:“跑,快点跑!”

说完,他也不再管那匹老马了,自己往距离最近矿洞奔跑过去,像这种不久之前还有人开采的矿洞内,大几率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同时,旅行马、自己、食人魔,相对而言,自己的体力反而是相对最充沛的,进入光线昏暗路径复杂的矿洞中,自己的求生几率其实是提升了的,至少,相比刚刚的那段冒险而言。

进入昏暗的矿洞,罗德强忍着刚刚跳落下马摔砸出来的身体不适,他现在毕竟是13点力量、4点铁骨加持,虽然锻炼不足,无法完美的把潜力完全发挥出来,但其体魄力量仍旧是远远超过常人,常人在疾奔的马匹上跳下来,摔死都是有可能,但对于罗德来说,就仅仅只是些许的身体不适而已。

“呼呼。”

喘息着,此刻罗德全力向矿洞深处奔跑而去,就如他之前所猜想的那样,只需要考虑开采进度,不需要考虑矿工本身的安全与舒适与否,因此像这样的矿洞全部都是初入口开阔,越是深入就越是狭小的空间结构。

与此同时的,矿洞洞口方面也开始传来了沉重的脚步与粗重的喘息之声。

“来吧,来吧,来吧!看看到底是你死我活,还是我活你死!”生死的强烈刺激之下,体内的多巴胺与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罗德只觉得自己有生以来都未如此真实的感受体验过,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流逝,生命的真实实感是如此浓烈。

正常而言人类是没有夜视能力的,然而此时此刻罗德双眼当中的瞳孔几乎扩张到了极致,他的动态视觉与夜视能力都在短时间内被极大的提升了。

不断注视着,观察着,搜寻着,罗德此刻正以一种自己都难以相信的冷静理性,寻找着周围一切可以帮助自己获得胜利的机会。

因为洞窟内的回声效果,罗德可以感知捕捉到那头食人魔一步步走进来的、不断靠近的声音。

“嗅觉远超人类,还是我之前逃跑过来的时候,不慎留下了一些痕迹?那个家伙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是直接过来的。这样一来,我就没有机会逃出多远了。”

“这个是对手的优势,但也可以变成我的……”

罗德的猜测并没有错,除了头脑简单亿点以外,食人魔这种生物简直是天生的战争杀戮兵器:魔抗皮肤,巨人之力,坚韧,狂暴,术士血脉,双头施法等等,甚至于虽然身材痴肥,但它们的感知力都相当的高。

那头一路尾随追杀过来的食人魔,此时此刻在它的视角当中一片血红,有些类似于红外视觉,并且,它可以清晰的闻嗅到罗德身上因负伤而出现的血之气味。

这股气味,就好像虚空当中出现一条牵引一样,将它一路引向了那个人类。

尽管,在这个过程中越是深入矿洞,四周的光线也就越暗,黑暗当中几乎流溢出来的杀机,就越是浓烈清晰。

不过这并没有关系,伟大的食人魔勇士戈登·黑手,已经无数次经历这种猎杀与被猎杀了,而每一次,强壮的戈登都是最后存活下来的那个。

深入到矿洞内一定深度时,强壮的食人魔在地面上找到了新鲜的血迹以及一柄古旧锋利的十字剑,从血迹与十字剑的倒向来看,那个人类似乎已经头也不回地迅速进入矿洞更深处了……如果从这些过于明显的线索上,来看的话。

“戈登,找到你了!”

“吼!”

以一种模糊的话语言说着什么,下一刻这头强壮的蓝胖子却并没有继续深入矿洞,而是猛地冲向一侧的黑暗当中。

在那一瞬间地面都几乎被它踏得破碎,巨大的反作用力量下,体形庞大的食人魔速度快得居然像一阵疾风一般。

然而,嘭的一声闷响,戈登发现自己猛地卡死了,庞大的身形镶嵌在了两块岩石之间,无法动弹。

“你的优势,也可以变成我的优势。很明显,你没读过《无限恐怖》这本经典小说,更没运气认识一位姓赵的童颜大胸妹妹。”站在两块岩石之间,罗德举起手中重弩,在这个距离几乎就是顶在对方头上了,即便射术再差也不用担心会射空。

此时此刻,罗德站在石壁缝隙两块岩石之间,连他通过这条缝隙都要横身通过,更遑论是猛烈冲撞过来的重甲食人魔了,刚刚它用得力气越大,此时此刻卡得就越紧越死。

噗,噗,噗,噗……

一矢,两矢,三矢,五矢,冲着面前被卡死在石壁缝隙的对手,罗德不断的弯腰装填,然后起身进行射击着,在一开始的时候那头食人魔还生龙活虎的在那里猛烈地挣扎,然而在被一支又一支重弩弩矢接连爆头之后,即便是以食人魔的生命力也抵受不住了,开始发出呜咽悲鸣之声,然而罗德丝毫不为所动的装填弩矢,起身射击。

刚刚他也是在拿自己的命和眼前这头恐怖的凶兽对赌,此时此刻的情境,也不过是自己赌赢了而已,自身并没有可怜眼前这个家伙的力量与资格。

然而,就在连射了十几矢,那头重伤近死食人魔渐渐停止挣扎时,这个家伙突然间又剧烈地挣扎起来了,它全身的肌肉开始剧烈膨胀,双眼再一次因充血而变得鲜红,而那些加速流动的血液再一次带给它强大的力量以及嗜血的疯狂。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59)

我要评论
  • 常劣势&远程掩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 &速度的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保自身&围内最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208&步,从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战争持&下两支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攻城方&守住。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兵战士&,却被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军士涌&获得巷

    犹如潮水般的军士涌入进来,战斗进入了巷战部分。敌方必须获得巷战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掌控全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