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力突然爆发,临战再次突破。据传通过可以长久锻练精细打磨自身身体亦或精神的修佛者,在可以长久的不断积累自身潜力后,有一定几率,在异常激烈的生死激战、极限环境之下,获某种大彻大悟,将自身体内埋藏的力量突然爆发出。这是许多骑士话本小说的经典桥段,所以酣畅淋漓的爽感而广受新老据说通过长久锻炼打磨自身身体亦或精神的修行者,在长久的积累自身潜力之后,有一定几率,在激烈的生死激战、极限环境之下,获得某种顿悟,将自身体内深藏的力量爆发出来。。...

潜力爆发,临阵突破。

据说通过长久锻炼打磨自身身体亦或精神的修行者,在长久的积累自身潜力之后,有一定几率,在激烈的生死激战、极限环境之下,获得某种顿悟,将自身体内深藏的力量爆发出来。

这是许多骑士话本小说的经典桥段,因为酣畅淋漓的爽感而广受新老读者喜爱。

“开……开什么玩笑。”

“难道这本书我TM是个配角,眼前这个食人魔才是主角!?总感觉,我好像洞察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

就在罗德的面前,那头被石壁缝隙死死卡住的重甲食人魔勇士,在那颗胖大的头颅上被深深钉入十几支弩矢之后,它居然在濒死之际爆发了体内潜能,进行了二次狂化。

它周身的肌肉急剧膨胀,甚至因此撑破撑裂皮肤,整个从蓝胖子变成了暗红的血色,将四周的石壁都撑出咔嚓咔嚓得接连破裂声响。

紧接着,就在罗德面前,这头食人魔的胸膛位置上,又诡异无比、惊悚无比地缓缓挤出第二颗头颅:这是顶级食人魔最鲜明的标志——双头。

双头食人魔若是作为施法者的话,那么它就可以凭借多重施法的天赋能力,将原本威力普通的低中阶法术,提升到正常情况下不可能达到的法术威力。

双头食人魔若是作为纯粹战士的话,这种情况更加罕见但也更加可怕,因为它们会掌握一种比绝大多数法术都更可怕的技能:双重狂暴,二次狂化!

同时,在第二颗头颅钻出胸膛的同时,眼前这头食人魔那怎么都射不死的夸张生命力也有解释了,恐怕那颗不断受到攻击的头颅早就已经死了,此时此刻真正操控身躯的,是从对方胸膛里刚刚钻出来的这一颗头颅。

“不能让它冲进来,我无路可退,让它冲进来,我就死定了!”抬头望了一眼不断龟裂碎裂的石壁,自己这已经不是背水而战了,背水而战如果会游泳的话还有一线生机,自己这是穷途末路,不胜既死的局面。

看着那伴随双头食人魔全力挣扎而不断龟裂的四周石壁,罗德心中清楚这条石壁缝隙恐怕限制不住对方多久了,因此他苦笑着从矢囊当中取出两支钢矢弩箭,然后调整呼吸反手握住。

“啊啊啊啊!”

下一刻,口中发出不知意义的吼叫,其中尽是对于生存的渴望,然后罗德扔掉身上一切不必要的负重扑冲了上去,以自身手中的弩锋刺杀双头食人魔。

他心中计算得很清楚,自己的近战攻击力绝对不会比重弩射杀的更高,但自己冲上的话,丧失理智的双头食人魔会优先攻击自己,而不再是全力挣脱石壁。

“双重狂化的确是厉害得没边了,但当狂化结束之后,虚弱反噬会更加严重,卡在这里流血都流死它,我只要拖一会时间,我只要拖一会时间就能活下去!”

罗德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是太短暂了,因此前身的知识记忆虽然尽数被他融合吞噬了,但是武技这种需要身体力行的技能,需要手眼心胆浑融一片的技能,罗德的继承领悟还是差强人意。不过罗德比之自身前身的好处在于,他在见识广博、意志力这两个方面要强得多,上一辈子活了九十多年的老妖怪了,一旦下定决心,执行起来也非常果断决绝。

人生是一条旅途,一场修行,有些人度过一生也不过如此,有些人却可以做到有所得益有所领悟。

罗德九十多岁的时候,依然可以把自己的人生安排得充实舒适并且感到满足,这是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

双手反持弩矢,这样凿击的力道更凶更狠,罗德扑冲上去与被半卡着身躯的食人魔纠缠着,他选择贴身短打近战,尽管被食人魔探进来的一条手臂猛抡猛砸,但却成功始终没让对方能真正的抓到自己。

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一次又一次的被砸撞在附近石壁上,口鼻溢血,但罗德的心境却渐渐稳定下来了,他知道,只要这样继续坚持着拖延下去,最终被耗死在这里的人,大几率不会是自己。

“也幸好在这种状态下,这个家伙无法舒适的发力,不然被这样的力量抡到这么多下,打都被打死了。”

这个念头才刚刚在罗德的脑海中闪过,四周的石壁就再次传来接连不断得咔嚓破裂声。

罗德闻声一愣,猛地抬头望去,却见四周的石壁上一块接一块的石块往下面掉落,最后轰隆一声,一大块石块砸落下来,见此罗德不得不抽身疾退,眼睁睁看着在那片尘升土绕之间,一头恐怖无比的血色凶兽,红着眼睛一步步走入进来。

尽管,从头到尾他做出的选择决断都是正确的,但是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在刚刚两者的近身厮斗中,四周的石壁终究还是承载不住双头食人魔的狂暴力量,让它挣碎了缝隙,扩大开了缺口。

“这下,彻底没法子了。”

脑海中念头闪过,而这头恐怖的食人魔它也根本就不给罗德再做出其它应变的机会,进步前冲,那染血的拳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轻微的抛物线,紧接着准确的轰在罗德的胸膛上。

绝对的力量带来绝对的速度,因此,这一拳堪称快,准,狠!

一旦没有了地形钳制,双方的真实实力差距犹如天渊之别,罗德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被轰击得倒飞而出,重重撞击在石壁上,尽管如此,他依然努力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眼看着这个周身浴血魔神一般的恐怖胖子,向自己挥拳杀来。

“想不到我这么容易就到此为止了,看样子应该并不是缸中脑世界,因为真的会死啊。”

“真不想死啊,明明,撞了大运才得到一具年轻的身体,明明,每天早上起来小罗德都一柱擎天,兄弟,做大哥的我对不起你啊。”

虽然明明知道是垂死挣扎,毫无意义了,但是在双头食人魔第二记重拳轰击而来的时候,罗德依然以双臂双膝合拢于胸膛之前,做出自身能够做到的最强防御姿态。

轰!

巨力轰来,一瞬间罗德只觉得自己的魂魄都要被打飞出身体了,但与此同时,整片石壁咔嚓咔嚓得破裂之声始终都没有断绝过,再下一刻,罗德身后的石壁,双头食人魔脚下的石壁近乎于同时破碎了,一人一魔同时翻滚跌坠下,纠缠着一同滚入了下方那近乎于深不见底的黑暗。

在另一边,因为罗德的决绝选择而士气爆表的红木镇民兵在雷蒙德的率领下,奋勇死斗,在经历一番浴血之战后,以死亡一人伤残一人为代价,终于杀败了那头重甲食人魔勇士身边的附庸杂兵。

这并不容易,因为那些豺狼人勇士同样非常难缠。

然后红木镇民兵在雷蒙德的带领下,顺着食人魔一路追杀的脚印,一路寻找到了矿井区,他们甚至找到了那匹黑色老旅行马,但却未能找到自家领主的下落。

因为雷蒙德的侦查追踪能力虽然还算不错,但是他最终找到了一片完全塌方了的矿洞区域,可供追踪的线索痕迹到这里就彻底断绝了。

“找,一定要找到罗德大人,找不到所有人都不要回去了,都死在这里好了!”雷蒙德是非常清楚自家领主在红木镇领民心中的地位的,若是领主带着自己等人出去,结果领主没回去,自己等人回去了,那所有人都别想再抬起头来,更何况那位大人是为了保护自己等人,才身陷如此危局。

“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大人。”

抱着这样念头的人不仅仅是雷蒙德一人而已,几乎所有红木镇民兵心中都是这样想的,从这一日开始,这些红木镇民兵就开始在这一片区域搜寻起他们的领主来,日复一日的坚持,几近不眠不休。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其它领地的部队遇到了他们,然而见此,所有的开拓领主都表达了自己的敬意,甚至有人主动留下了一些食水物资,让他们稍作补充。

在北境之地开拓领主的角度而言,当然是希望自己的部队也可以做到如此忠心的,对于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要褒奖是要宣传的,但是几乎没有人觉得那位罗德哈特领主还有可能活着,独身一人被一头重甲食人魔勇士追杀,那种情况下想要存活下去实在太困难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银霜镇战役逐渐濒临尾声接近结束,已经有人开始劝告率领红木镇民兵的雷蒙德应该放弃了,然而得到的却是红木镇民兵近乎所有人的集体拒绝。

那位大人,绝不会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

领主大人,忠诚信仰于您的子民,还在等待着您的归来。

………………

“咳咳”

“蛋蛋?蛋蛋!”

“……我想起来了,蛋蛋不在这个世界了。”

“我这是又穿越了?现在是娘胎修炼体系?”

脖子以下的身躯几乎没有知觉无法动弹,四周一片昏黑绝暗,罗德竭力望向四周,然而却什么都看不到。

恍恍惚惚之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罗德感觉自己好像睡着了又好像并没有睡着,他感觉四周好像是有人在观察自己,因此竭力睁开眼睛,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过了半晌,在自己的面前却出现一片恍若由蓝色萤火般组成的文字:

问,有若干只精灵和狮鹫在同一个笼子里,从上面数,有35个头,从下面数,有94只脚。请问笼中各有多少只精灵和多少只狮鹫?

罗德:“……”

在这一刻,罗德的内心世界是崩溃的,不知道有多少神兽奔腾而过,他只觉得是自己疯了,不想理会眼前这些东西,因此闭上眼睛想要再睡一会,然而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光线也没有声音。

终于,不知过去了多久,可能是数个小时也可能是不到两分钟,罗德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他发现眼前的蓝色光辉还在,还是那道该死的头和脚的问题。

“如果这是一个缸中脑的游戏,我如果有机会出去,一定要把那些科研人员挨个痛打一顿,如果这是一本小说,我如果有机会出去,一定要把这本书的2B作者扔到基佬酒吧里,让他被轮个一百遍啊一百遍!”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恢复,罗德已经察觉自己应该是还没有死掉了,因为四周虽然一片漆黑,但受到重创身体的痛感已经传递过来了,一波又一波宛如痛苦之潮,但却也让人意识清醒。同时,渐渐可以感受到头颅以下的部分身躯了,虽然很疼,但这是好事。

(总脚数-总头数×精灵的脚数)÷(狮鹫的脚数-精灵的脚数)=狮鹫的只数

(94-35×2)÷2=12(狮鹫数)总头数(35)-狮鹫数(12)=精灵数(23)

解:设狮鹫有x只,则精灵有(35-x)只。

则精灵有:35 - 12 = 23 只

解:设精灵有x只,则狮鹫有(35-x)只。

则狮鹫有:35 - 23 = 12(只)

答:狮鹫有12只,精灵有23只。

虽然不知道做完这些事之后,自己面对的会是什么,但有变数就比没有变数要好,有机会活着,那就比就这么死掉要好。

因为长时间的休息,痛感传来,罗德支撑着举起右手,他在虚空当中不断点划着,将眼前这道题目解开。

然而在这道题解开了之后,四周的光线并没有因此明亮起来,反倒是身下的地面开始振荡晃动了,伴随着一阵阵仿佛电梯起降般的声音,罗德隐隐约约间觉得,自己似乎又向下下降了许多。

而后,眼前的蓝色萤火很快又一次出现,并且重新排列出一道比之刚刚那道,要复杂困难得多的题目。

“日啊,靠靠靠靠!我的数学知识基本上只保留到初中水准,这道题我不会做啊。”

冲着四周的黑暗,一阵的吼叫宣泄。

眼前这一道,还是一道数学题目,但难度却明显比之前那道要高得多,涉及到几何数学与函数数学,多少有些超出了罗德还保留着的数学学识。毕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纯粹学识储备的巅峰是高三,毕业之后再用到小学以上数学的机会,就不太多了。

罗德尝试着做了两遍,却发现自己一时解不开,于是仰头闭眼不再理会,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好一会,不知过去多久,当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罗德却发现四周依然是一片的无光无声之暗,唯独眼前的数学题目熠熠生辉,可谓毫无变化可言。

“好吧,你赢了。”

愣了半晌,最终罗德摇摇头,然后开始冥思苦想的继续做题,好在,眼前这道题也仅仅只是稍稍超出他的数学学识,下死功夫冥思苦想的话,终究还是可以解得出来的。

在解完这道题后,本就虚弱的罗德整个人几乎虚脱,四周的空间出现轻微的震荡与再一次的沉降。

“不管你是谁,刚刚那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已经,我已经没办法了。”

面对这样的话语,四周的黑暗无声,只是不断下降,不知最终要抵达于何处。

与此同时,银霜城堡当中的书房内,真正的银霜领主那位银发红瞳的少女骑士伊莎正在批阅这段时间积累的战报文件,这一次联军作战的大获成功,基本上已经满足了银霜镇一切的战略诉求。

在北地开拓领主当中建立了威信,并且至少为银霜镇打出二十年时间的和平,当然,这仅仅只是针对荒野种族来说的。

就在这个时候,银发红瞳少女的替身,那位体态风流雍容华贵的美貌妇人玛夏推门而入,她白嫩的脸庞都有些因为兴奋而晕红,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快步走到伊莎的办公桌前。

“伊莎,对于那片遗迹的探索开采,终于获得重大进展了,达文大师可以确认,顶多再过半个月的工程时间,我们对于贤者文明的探索就可抵达核心区域。”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仅仅只是完成了对于外围表层的部分探索,就让我们得到了燧石火枪制作技术与先进的钢铁冶炼工艺,如果可以完整的获得这片贤者遗迹所有的遗产,我的霜月镇就一定可以发展为不输于皎月城的大型城市。”即便颇为擅长镇静养气的功夫,然而银发红瞳的女领主此刻还是为这个刚刚得到的大好消息而动容。

身为北地贵族的核心嫡系,旁人不知,伊莎却是非常清楚的,这个世界曾经有过一段已然遗失的辉煌历史。

在数千甚至可能数万年前,这个世界曾经被无比伟大的力量统治过,否则的话,这个存在着诸多不同种族的世界,也不会共同使用一门通用语,虽然各有一些地域差异,但不同种族的生物也可以进行交流。

甚至于现在被世人所鄙夷所轻视的地精,在数千数万年以前,也曾经发展出过无比伟大的文明,甚至有贵族史学家推衍,古代神祗时代的结束,是最强大奥术师与地精贤者联手的结果,因此这个世界上许多的上古遗迹当中,埋藏着可怕的传承。

“我并没贪婪到想要获得可以比肩神祗的力量,但我想要获得可以掌握自己命运的力量。”稍稍平复情绪之后,走到城堡的窗前,望向窗外那皎白晶莹的月轮,伊莎•卡拉萨紧紧地握住拳头,若有所思:“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输给你了。”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围城死&VS两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 &弧般的

    在强大的气力灌注之下,银弧般的月形刀光冲破空气,凶猛的斩杀到对手面前!

  • 弩矢了&然堆积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踩踏在&罗德高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视野范&围内最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社会的&进的前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这一战&数支弩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