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衣袂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一剪寒梅傲然屹立雪中。只为伊人香飘万里。“不!”“不!”“不!!”“这道题我会做,会做,太难了。”罗德在一片幽暗当中痛苦到以头抢地,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就这么碰死自己算球了,鬼都不明白他这段时间——究竟经历过了什么。从天地一片苍茫。。...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不!”

“不!”

“不!!”

“这道题我不会做,不会做,太难了。”

罗德在一片黑暗当中痛苦到以头抢地,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就这么撞死自己算球了,鬼都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一元一次方程到几何函数,再到立体几何平面解析,这些罗德咬咬牙也就忍了,可是你们不能不讲道理到把微积分也搬出来啊!

这玩意已经超出了努力就可以学得会解得出的范畴了,这是正常人类的禁区,通晓这些知识的人: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比较多些。

之前那些数学题,因为四周一片黑暗无声,除了解这些题以外也没有其它事情可以做,罗德咬咬牙以头狠撞石头也就忍受过去了,可是此时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这道题,难度直接跃升了一大段。

罗德只能辨识出这里面涉及到微积分知识,但这已经是他的学力极限了,真的是做不出来了。

但就像之前的数次一样,罗德现在就只有脑袋和一支手臂可以动弹,除了做题以外他也完全没有什么其它事情可以做。

把一个人关在一座小黑屋当中,一片漆黑,无光无声,这样用不了多久这个人就会精神崩溃甚至陷入疯狂。

罗德他现在也处于同样的情境下,因此他才可以激发学力潜能,做出之前一道又一道繁琐难解的题目,若是在其它环境下,有人把这些足可以让人脑子打结的题册摆放在他的面前,罗德唯一的想法反应就是把整本书狠狠拍在对方脸上,最后再猛踩上几脚。毕竟,常人在学业结束之后,谁会没事解数学题玩?

抱着巨大的负面情绪,昏昏睡去不知过了多久,罗德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在这片令人绝望的黑暗当中呆了十天半个月甚至整整一年了,但是当他精神稍稍恢复过来的时候,眼前看到的却还是那一片蓝色萤火般的文字排列,它们用大陆通用语表述出一道极为晦涩难解的数学题。

但是这道数学题,真的完全超出罗德的解析极限了,当年上大学时,微积分的知识他就没能研究明白过。

“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了,雷蒙德那群家伙现在怎么样了。虽然我觉得过去很久了,但是既没有感到渴也没有感到饿,可能过去的时间还并不是太长……或者这片空间有什么奇异之处,让我不用进食也可以维持身体机能甚至恢复身体消耗。”念头至此时,罗德突然想到什么。

这段时间,他大部分心神都被眼前一道接一道出现的难题吸引了。直到此刻,罗德举手做虚空挥划,调出了自己的系统属性面板:

【姓名:罗德·哈特

等级:2+4

力量:13

敏捷:7

智力:6+2

魅力:9

剩余属性点:4

技能:铁骨4、强击4、武器掌握2、掠夺1、骑术3、战术2、说服力1、统御3。

剩余技能点:4

武器熟练度:单手武器74双手兵器72+2、长杆武器77、弓箭31、弩41+1、投掷31,烈火剑术60。】

剩余武器熟练度:18

“击杀了那头食人魔居然让我连升四级?我的智力属性并没有加点,只不过做了这些数学题就让我提升了两点?呃,这个应该是我本身的智力,比前身数据要高得多了,因此才会异常提升的。”

这样思索之间,罗德迅速将意料之外到手的属性点全部都加在了自身智力属性上,这样,他的智力属性就变成12点了,在所有属性当中仅仅次于力量属性1点,并且要比力量属性扎实得多。

伴随着属性点数的消耗,一股清凉冰爽的感觉于自身大脑大概眉心的位置缓缓扩散开来,同时,罗德开始有意识得努力回忆自己青年时期所修学的大学微积分课程。

自学,是自己上山挑水。

上学,是老师努力向你引流灌溉。

因此很多人离开学校后,多少会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努力学习,因为被社会压迫着自学的苦,可比上学时被老师教导的苦,相对来说要难捱多了。

当然,人这种生物,即便真的有机会退返回去,也未必就能痛改前非,真的刻苦努力。但多多少少,是会有一些成长进步的。

凭借着智力属性的强化,尘封于大脑深处的记忆似乎又变得清晰生动起来,大学研习数学时期,那一个又一个被总结好的知识点被再次回忆起来,因此,当罗德再一次睁开自己双眼的时候,面前那道算法深奥的数学题目,似乎不再那么难以理解了。

如果把属性点加在力量、敏捷或者是魅力属性上,那么每一个人物等级的提升,只能增加一个技能点,但如果把属性点加在智力属性上,那么每一个人物等级就可以额外增加一个技能点,因此罗德在将4点属性加持智力属性之后,他的剩余技能点现在就变成8了。不过这个暂时不重要,罗德自己也很好奇,解开眼前这道题之后会发生什么,他隐隐间觉得,眼前这道题目已经是某种隐藏的上限了。

只要成功突破了它,就会有某种“真相”出现。

好在,这里的研究解题是不限时间的,如果是正常的考试的话,自己肯定已经被淘汰好多次了,但是在这里却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求解,重新再来。因此,罗德解困了睡,睡醒了再继续解,如此几轮之后,恍惚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终于,伴随着罗德手指挥划勾点,他面前那蓝色的萤火光幕蓦然扩散开来,缤纷眩目,却再也没有任何新的题目出现了。

“呼,总算通过去了。”在罗德摇晃着手腕的时候,整个空间的光线逐层明亮了起来。

四周入目所见的,是一处充满金属与科技之感的区域。

而罗德则发现自己此时正坐在一座巨大的铭文钢座上面,自己的脚旁是那双头食人魔,只是它的尸体不知为什么,并不是腐烂而是枯萎干瘪的异常迅速,就仿佛被某种力量抽干了一样。

“我终于等到您的到来,伟大贤者文明的继承者。”

“千万年的岁月过去了,但文明的火种,终究,没有断绝……”伴随着发音极为古老的通用语响起,在罗德的面前,光与影交错、扭曲,最后出现一名白发绿肤的矮小身影,它或者说他穿着着长长的袍子,有些类似于现代的法师袍却又有着明显的不同。

“你是?”

“继承者,我知道此刻在你的心中有着许多的疑惑,可是我仅仅只是一份影像备份,因此并不能为你解答太多的疑惑。”言说着,这位明明是绿皮地精形象,但却眼神深邃极具智慧的存在转过身去,缓步而行。

“你只需要知道,高贵的地精曾经在这个世界这片大陆上创造出富饶繁荣的国度强大的文明,在那段短暂而辉煌的岁月里,就算是天上巨龙也要向我们俯首,就算是傲慢的诸神也要向我们侧目。”

伴随着话语,并不仅仅只是空口白话的说而已,眼前这名地精贤者的影像向远处走去,而在他的左右是大量的光影幻化出现:

那是充斥着绿皮小家伙的巨型整洁城市,它们甚至已经制造出喷着蓝焰可以在高空中漂浮的城市,家庭单位的小型飞行器具,所有的建筑的造型都充满了科技甚至强烈的科幻感,这些都让坐在钢铁之座上的罗德感到目不暇接,心中极受震撼。

“……虽然与魔法求道者走上不同的道路,但在那个时代我们是同样强大并对彼此保持着尊重。”

“但也正是因为这份日益成长的强大,对于高高在上的诸神产生了莫大的威胁。战争,到来了。”

“大贤者们,为避免贤者文明的传承就此彻底断绝,设置了几处地下秘室,保存着贤者文明的全部知识传承,唯有贤者文明的承袭者才能打开它们。”

“现在……我已经无法再继续保护这里了,接下来的一切,就要交给你了,贤者文明的继承之人。”伴随着话语,地精贤者的四周光影再一次变幻,只是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众多的人类手持铁镐、铁锹不断向下挖掘的画面。

在这画面当中,罗德甚至看到了银霜领主玛夏夫人以及她那位气度深沉的银发贴身女骑士。

这处地精遗迹已经不知存在多久了,即便再怎样强大的存在,也难以抵御时光洪流的肆意冲刷,就算拥有远高于外界的科技力量,只要被这样继续挖掘下去,总有被彻底挖穿、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而在这个时候,四周的一切光影画面消散,最终汇聚成一枚通体金红色的戒指,悬浮在罗德的面前。

“接受它,只要你能解开其中的秘密,就可以完整得到贤者文明的所有传承。”

没有人,可以拒绝这样的一份诱惑。

那位银霜领主耗尽人力物力也没能到手的终极宝物,就这样落入手中,没有人,可以拒绝这样的诱惑,尤其是对一位正处于起步阶段的开拓领主来说。

然而,罗德在伸出手掌,即将接下这枚戒指的时候,他却突然停顿下来了。他注视着面前的地精贤者半晌,然后开口言道:

“你不是什么影像备份,你是人工智能吧?”

“………”

回应罗德的,是对方相当长久的静默不语。然而对此,罗德收回了手掌,并没有去接过那枚虚空漂浮的戒指。

见此,那半透明的白发绿肤老人眼中,终究闪过一抹无可奈何的神色:“人工智能?呵,这也算是一个颇为有趣的称呼了,但我更愿意称自己为:虚拟生命。”

“都一样,想不到贤者文明居然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就算是我那个时代,恐怕也稍稍逊色了半筹。”当然,后面的那半句话,罗德并没有言说出口。

“人类,你是怎么看穿我的破绽的?”

“因为智商不等于情商,在刚刚开始你见到我时,是很亢奋的那种情绪状态,并且你用的称呼是‘您’,但在发现我是一名人类而不是地精之后,你明显对我兴趣大减了,使用的称呼也变成‘你’了。如果你真的是像自己所说影像备份,那你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绪波动才对,因此我猜测你是人工智能而并不是什么影像备份。”

“就算你猜测到了这一点又怎么样呢?万年之前无比强大的贤者文明传承,难道你就不想要了?”半透明的地精贤者影像,有些浑不在意的言道,他很清楚,没人可以拒绝这份诱惑。

“贤者文明的遗产,这东西没有人可以拒绝。但注定拿不到手的好处,拒绝起来就没那么难了。入门就要考微积分,别人能不能解开这里面的秘密得到贤者文明的传承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肯定是解不开的,你要是不给我点其它的好处,我宁愿把这东西留在这里,免得好处没捞到却惹上一身的麻烦。”

注视着对方,拿捏着言语上的分寸,让对方在意,却尽量不激怒对方。

罗德也是名副其实人老成精的家伙,他迅速判断出眼前这个人工智能虽然因为自己不是地精血统而看不大上自己,但是相对外面那个搞暴力拆除的家伙来说,眼前这个人工智能实在没得选的情况下,还是更加倾向自己一些,因为自己好歹是通过了入门级考验的。

既然如此,没有道理不借此多捞上一些好处。

帝国北境荒野之原的小开拓领主,求存不易,雁过都拔毛,蚊子腿都当肉,更何况是在这种时候。

“我只是这里的管理者,我的权限也是十分有限的……”看着眼前这狡猾奸诈的人类,地精贤者一边言说辩解,一边在心中哀叹。

但是他却又根本没得选,就像眼前这个家伙所说的一样,自己实在不甘心把贤者文明的传承,交到外面那个脑子里都长满肌肉的银毛精灵手上。

…………………

“啊欠!”

与此同时,银霜城堡附近的山林当中,处身于众多士兵护卫下的银发女骑士,却是压制不住得猛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伊莎?昨夜着凉了?”美妇玛夏见状上前关切问道。

“没什么没事的玛夏阿姨,达文大师,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是不是只要完成了这次的爆破,对于遗迹的探索就可以大大深入?”

“是的,殿下,根据我反复的计算,这里应该是山体的一处支撑点,只要使用大量提纯炸药将这里炸开,可以极大加快工程进度。”达文大师是一位戴着金丝单片镜,颇有魅力的中年儒雅男子,这个时代的学者往往在很多领域都有一定成就,因为有条件又肯下功夫学的话,很多知识体系从头学到尾也用不上几年。

听到达文大师断言的话语,伊莎满意地轻轻点头,这处遗迹是整个银霜领最大的秘密,长期的重兵把守对于银霜领的各方面压力也不小,如果可以更快的将整片遗迹探索清楚的话,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大师下令引爆吧,我完全相信达文大师您拥有的才华掌握的知识。”

听闻此言达文大师面露微笑,只是那笑容却是有一些僵硬的。

因为这次爆破计划,其实已经反反复复商量推衍很多次了,但到真正要做了,这位殿下还是不放心,亲自抵达现场,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充分信任的表现。

“也罢,就让事实来证明一切吧。”

心中这样想着,学者达文走上前去开始着手安排,大概在两刻钟之后,伴随着火线铺设,一切就位。

“引爆!”

哗,伴随着引爆指令,火线一路燃进了已然被挖掘开采极深的洞窟当中,没过多久,轰然的巨大爆响与火光,就爆裂开来了。

这时,就如之前无数次计算的一样,山峦崩塌部分,显露出其下深埋的些许钢铁遗迹轮廓。

见此,达文面露自信微笑的回转过身,他来到银霜领主伊莎的面前刚打算给自己隐晦得表功,就发现伊莎殿下身后的玛夏神色有些异样及至惊慌。

轰隆,轰隆轰隆隆隆……

“快逃,山崩了。”身后传来经验丰富的老年矿工这样的叫喊声。

学者达文猛地回转过身,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片山形完全塌陷了,就好像地下出现了一轮巨大的漩涡一般,不断吞没一切。

“这不可能,按照我的计算。”

“别计算了,再不跑命就没了。”伊莎看着眼前这一幕,恨得牙都快咬碎了,当然不可能救眼前这个家伙,但她身旁的玛夏同样身手出色,此刻玛夏飞身上前居然一把提拽过学者达文的身形,然后掉头就逃。

这次由开采爆破引发的山崩规模并不太大,也并未造成什么死伤与经济损失,但却将那座被伊莎•卡拉萨寄予厚望的地精遗迹完全吞没了。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某个来自东方的家伙灰头土脸的逃出崩塌的矿洞,并且成功与自己的下属们汇合到一起,陷入狂喜的雷蒙德等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家领主大人的左手上食指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枚古朴纯黑色的黑铁指环。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踩踏在&中。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再后&手,弩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罗德的&装备精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了。”&数支弩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斧或者&侍卫,

    尤其是那些身披重甲,手持双手重斧或者背负投枪的诺德皇家侍卫,这些家伙一个个近乎人形的钢铁高达,装甲狰狞得令人望而生畏,他们每一名成功冲上城头,都会对城防造成巨大的防守压力。

  • 下,银&斩杀到

    在强大的气力灌注之下,银弧般的月形刀光冲破空气,凶猛的斩杀到对手面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