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微生命戒指:这是一枚尤其的戒指,装备后只需稍稍减少拥用者生命力。当拥用者的生命力持续下降到正常地水平的四分之一时之间,被动药物治疗效果重新激活,也可以不断地及时补充拥用者生命力,一直到完全恢复百分之五十或戒指的储备能量完全耗光,药物治疗效果每十二时时刻刻可重新激活一次。】【附加附【额外附加属性:一点五立方米空间。】。...

【微小生命戒指:这是一枚特别的戒指,装备后即可稍微增加拥有者生命力。当拥有者的生命力下降到正常水平的四分之一时,被动治疗效果激活,可以不断补充拥有者生命力,直到恢复百分之五十或戒指的储备能量完全耗尽,治疗效果每十二时刻可激活一次。】

【额外附加属性:一点五立方米空间。】

一身礼服连头发都整理的非常条理的东方贵族青年,低头注视着自己左手食指上的那枚指环。

心中感慨不愧是贤者文明的文明传承神器,居然连“系统”的力量都可以隐瞒过去。

事实上自己却是清楚的,无论是生命还是空间能力,都并不是这枚指环真正的力量,若是自己可以通过戒指内极难的考验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直接继承上一个纪元贤者文明的绝大部分遗产。

不过想了想之前入门级的考验,罗德整个人几乎打了个激灵,只觉得不堪回首。对于不喜欢数学的人来说,就算会做,那也绝不会是什么特别美好的体验。

“有请红木镇,罗德哈特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少女侍者来到大厅,目光寻视,最后落在了罗德的身上。

“女伯爵邀您入内。”

“不胜荣幸。”

闻言,罗德起身站立起来,在四周开拓领主艳羡的目光与低声议论的声音当中,他跟随侍者一起走入内厅。

此时,距离最初的银霜镇保卫战,已经过去十二天小半个月时光了,绝大部分荒野之原的溃军都已经被清剿灭杀,就算还剩下一些漏网之鱼,那也该是银霜镇治安部队的工作内容了。

经此一役之后,以银霜镇的发展潜力,用不了多久,它就可以发展成银霜城。这一点,有一定见识的人可以轻易判断出。

因此,虽然才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一次地震,但是女伯爵还是及时的论功行赏,并未让汇聚于此的开拓领主们等待太久。

这一次城镇保卫战,女伯爵重点封赏了三名开拓领主,但并不是封赏了三名实力最强,立功最多的开拓领主。

这三名受到封赏的开拓领主当中,就有红木镇的罗德哈特领主,虽然他是居于三名受赏领主当中排名最末的,但这似乎也有一些奇怪,当然就让人艳羡让人议论。

“第一位被封赏的领主,获得两千金币的赏赐,并且可以与银霜镇全面进行政治、经济、军事合作。”

“第二位被封赏的领主,获得一千金币的赏赐,并且可以与银霜镇全面进行政治经济合作。”

“第三位被封赏的领主,获得两百枚金币的赏赐,并且可以获得银霜镇价值两百金币的物资赠予。”

“这是将北境上中下三个阶层的开拓领主一网打尽,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既与实力强大的领主合作了,又让那些实力弱的小领主不至于完全没有希望,这位银霜领主的手段真是高明啊,这样在北地开拓领主当中,就算是立下根基了。”罗德跟随在前面行走的仆人,心中这样想着。

大领主的实力是强,与其全面合作,对于银霜领的各个方面都有好处,但是中小领主的数量多,如果能集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如果这一次银霜岭只顾及与强大的开拓领主建立关系,那么以后再有这类事情,综合实力弱小的开拓领主就没有什么积极性前来了,现在立自己这样一杆旗帜,那么任谁都不能说银霜领主处事不够公正了。

这是很正常的手腕,若是换作罗德在那个位置上,只要想明白了,他也一样会这样做的。

那条由仆人在前引领的走廊并不是很长,很快罗德就走入了铺设着厚厚羊绒地毯的房间。

这处房间的四周摆放着数个书柜,书柜上摆满各种书籍,在这个时代书籍是珍贵的知识传承载体,许多富有的人家都是用羊皮纸或者将文字雕刻在金属上,因此别说是几书柜的书籍,即便是一本书籍对于平民来说也过于昂贵了,对贵族来说更是底蕴的象征。

石堡,地毯,书柜,房间的中央是放着精致烛台与黄铜高脚杯的小型圆桌,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位穿着黑色纱裙的美貌妇人坐在那里,她双手端着酒杯注视罗德,面带微笑,优雅美好。

“哈特先生,请坐。”

“十分有幸再一次目睹您的美貌,尊贵美丽的夫人。”

“谢谢您的赞美,哈特先生。首先,为您与红木镇士兵的勇猛作战,仅以我个人向您表以最诚挚的敬意。”

以红木镇那二十多个民兵,在这些日子里居然成功杀戮溃兵过百(斩首),并且成功斩杀两头食人魔,还包括一头食人魔勇士,以这样弱小的兵力,取得这样不俗的战绩,让罗德哈特在众多实力弱小的开拓领主当中脱颖而出,并没有其它原因,银霜城堡这边,她们单纯是因为罗德的军功才选择他的。

“开拓北境,传播文明之光,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面对面前美妇人的举杯,安坐下来的罗德同样也举起高脚铜杯,对应示意,然后与对方一起饮下了杯中的葡萄酒。

这酒的口感干冽纯彻,让人感到回味绵长。哪怕对于葡萄酒没什么鉴赏,也能知道这是上等的美酒。

本来,这次见面仅仅只是一次荣誉形式,接下来罗德只要听一下玛夏•佩斯夫人那犹如赞美诗般的称颂,偶尔回答应付一些问题就可以了,毕竟双方领地各方面的实力差距非常悬殊,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空间。

相比之前那两位开拓领主,银霜领主召见罗德,以及给予他现在的身份待遇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作为其它弱小领主的号召。

然而罗德却并不愿意按正常的流程走,或者说他并不愿意放弃眼下这个绝好的机会。

“呃,佩斯夫人,虽然突然说这样的话,非常,嗯,非常有失风度,但是事实上红木镇现在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危机,如果无法平安渡过的话,恐怕我就只能卖掉现在的领地然后就此离去了。如果这样的话,对于银霜城来说也会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吧?”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罗德直视着面前美丽妇人的双眼,竭力让自己显得诚恳,带有一定的歉意。

“我现在,需要一笔五百枚金币作为借贷。这对于银霜城来说,完全是不值一提的数目,但对我来说却是用于渡过难关的重要资金。”

创业者不需要脸面的,创业者的核心需求是要让自己的事业获得成功,事业成功了自然就有脸面,事业失败了再怎么样在乎、争取,那也是没有脸面的,罗德的实际心理年龄九十多了,他太清楚其中的道理了。

“……哈,罗德哈特先生,你可真是一位妙人,据我所知,你通过这一次战争获得的收益,至少不会少于五百枚金币,现在你还要再借贷五百枚金币,难道是红木镇有什么特别值得投资的项目,以至于让罗德哈特先生这样不顾一切吗?”玛夏•佩斯有一些玩味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她真的是被调起兴趣了。

绝大多数男人在像自己这样美貌的女人面前,往往是有非常强烈的表现欲的,这是一种本能,就像她之前会面的那两位开拓领主一样。

玛夏•佩斯深知“美人的温言软语远胜于利剑后的威吓。”在刚刚的会面当中,她也或多或少的为领地争取到了利益,没想到在这里,却被对方反制一招,当然,这也是因为玛夏•佩斯不够了解“贫穷的力量”。

这次战争的确是为罗德以及他的红木镇带来不小的收益,但是那五百金币的金钱与物资,若是偿还了亚特兰商会后基本上就没什么剩了,现在凛冬将至,红木镇的储粮严重不足,如果在这里借贷不到的话,那么罗德就只能带着雷蒙德他们在荒野之原的风雪当中,猎杀其它荒野蛮族了。

那定然是一场极尽残酷的生存竞争,红木镇不知道有多少位老人和孩子会因此冻毙饿死,作为领主,罗德觉得自己有责任尽全力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面对罗德这种场合下的这种诉求,玛夏•佩斯并没有什么过多选择的余地,总不能银霜城堡这边刚刚宣传重点封赏的三名军功贵族,没过两天就突然消失一位。

更何况五百枚金币对于银霜城来说的确是不多,银霜领主身后的力量,那根本不是一些寻常小贵族小开拓领主能够想象能够仰视的。

在罗德哈特心满意足的离去之后,玛夏•佩斯双手微撑舒展身体,显露出属于成熟女人无限美好的身姿,而在她的身后书柜翻转,那位银发红瞳的女精灵伊莎从翻转书柜之后走出。

“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敏锐,聪明,敢于赌博并且还没有那么多老牌贵族的贵族习气。可惜底子太薄了,如果没赶上这个时代,他也许可以成长起来,现在的话,整个北境就快要乱起来了,我们那五百枚金币恐怕是收不回了。”玛夏闻言喝了一口酒,然后言说出自己的评价。

“不,你错了。快要乱起来的,可不止是整个北境,在这个时代,身后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持,即便再怎么拥有才华,也很难做到自保。可惜,地精遗迹探索失败,应该是我们的开采工作无意间启动了那处遗迹的防御机制,以后再想有这样的机会,非常难了。”

如果单纯是因为那位达文大师的关系,让自己损失了那座地精遗迹,伊莎绝对直接弄死这家伙,不管他是谁的下属,然而在仔细思索之后,伊莎觉得更大的可能是自身的前期探索、挖掘,已经触及了那处遗迹的防御机制。好在,燧石火枪技术与一条兵工厂生产线已经落入手中了,仅仅只凭这些,就已经足够自身在接下来的魔潮复苏中,占据极大的前期发展优势。

在另一边,罗德在成功借贷到五百枚金币后,开始在银霜城镇内大量的采购各个方面的物资。

红木镇民兵杀戮过百名溃兵获得的收益,是五十枚金币七枚银币,这里面已经包括了战利品售卖与斩首赏金,这笔钱罗德选择分给每一名民兵一人一枚金币,让他们可以自己买一些喜欢的东西,带回红木镇带给家人。

银霜军功奖励的两百枚金币和价值等于两百枚金币的物资,再加上罗德手上的五百枚金币,就是近千枚金币的巨款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虽然这笔钱已经完全足够十户普通农民家庭舒舒服服过完一辈子,但是对于一个需要建设的领地来说:辎重、粮食、建材,军械,想要把这些方方面面都满足的话,那根本就是无底洞,近千枚闪亮耀眼的金币,全部投入进去也不过是激起一些涟漪罢了。

在银霜镇武器铺的时候,罗德注意到雷蒙德看到一张极品战弓时,眼睛都绿了,不过在问清价格后,他的脸也跟着绿了。

一张极品战弓的价格,足够买二十张普通弓具有余的了,好东西就是这么贵,而且这还是普通武器店铺,要是那些传说当中的附魔装备,随便一件就足够装备一整支部队的。

当然,在这个时代一位领主的私兵很可能只有一两百人,少的可能只有五六十人,养一支规模庞大军队的消耗,不是寻常领主能负担得起的。

“好了好了,以后我们也一定可以买得起用得上好弓的,我向你保证,那一天不会太远的。”

“大人,我,我就看看,这是宰人的,谁买谁傻。”雷蒙德自己也清楚现在领地的财政状况,他自己摸着脑袋这样说道。

二十张上等的猎弓,四十支铁锋长矛,四十件厚实的包铁盾牌,以及六十件皮甲……罗德钱袋里的金币,就像流水一样流出去了。

然而对于此他却并不怎么在意,因为罗德非常清楚,在荒野之原上战力才是真正的硬通货,在那种地方,你即便高举着装满金币的钱袋也根本没人理你,唯有锋利的刀剑飞斧才是衡量一切的准绳,并且也可以充当一般等价物。

除了军械以外,罗德还大量购买了小麦,面包、风干肉、奶酪以及咸鱼这类生活物资。

“大人,咱们买麦子回去就行了,您买这么多肉和鱼这么多奢侈品做什么?您一个人也根本吃不完?”除了购买军械的时候雷蒙德没有意见以外,看到罗德这样犹如流水般的花钱,雷蒙德心惊肉跳甚至自己就开始肉疼了,尽管这些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替罗德肉疼。

“你们跟了我两年,吃了两年的苦,这一次出来收成颇好,让大家也解解馋,好好的过一个冬天。”

在红木镇的时候,就自己一个吃白面包,让克雷斯吃她一块都不肯动,就在罗德离开之后,从桌面上扫点面包渣放在嘴里,还舔手指头一脸的回味,她其实已经十五岁了,只是因为自小营养不良,长得跟十二三岁似的,就算这几年哥哥当上了民兵队长,也没能补回来。

现在多储备几车的粮食,她应该就不会再那么恐惧了。

与此同时,那远在百里之外的红木镇。

随着可怕的寒冬逐渐到来,荒野之原上越来越难以寻到食物了,今年的冬季不仅仅比往年来得更早,并且也更加冰冷酷寒,摧折生机。

不过就算这样难捱的天气,该工作还是要工作的,男人们尝试外出打猎或者搜寻野果,女人们则抱着木盆,来到尚未霜冻的河水旁洗涤衣物,尽管裸露在衣物之外的皮肤都因此冻红冻伤了,但是这些女人们还是嬉笑着,对于这些许的痛楚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个子小小,一头橘红色的头发的克雷斯也混迹在其中,身为领主的侍女,并且年纪较小,虽然也要在领主不在的时候洗涤衣物,进行劳作,但是那些妇女们有意识得将她围在中央,为她抵挡寒风。

“克雷斯,听说贵族都是有初夜权的,领主老爷用没用过你?感觉怎么样?老爷壮吗。”

“这你还用问吗,如果用过了,克雷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就像没长开得豆芽一样。”

“哈哈哈哈。”

“前面后面都一样的平。”

虽然照顾克雷斯,但是这些相处熟悉的妇人还是会谈笑打趣小家伙,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因此妇人们私底下的混帐荤话许多时候会让听到的男人们都感到目瞪口呆。

“你们……你们。”

年纪小小的克雷斯被气得直跺脚,她的脸颊和耳朵都变得通红了,但是看看自己的以及四周妇人的身材,却觉得说什么反驳的话语都是无力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马蹄踢踏践踏之声,河边上的欢声笑语渐渐停止住了。

因为,有一伙衣着破烂却手持武器男人出现在女人们的视野里,他们中的一些人受着伤,但却以一种像狼一般的目光盯视着面前的女人们――荒野盗贼。

“当当当当!”

不远处,红木镇内的警戒钟声突然响起了,在这一刻村镇里的男人无论老弱,全部都拿起草叉、木棍等武器跑出家门,汇聚起来。

既然生活在这乱世当中自然就会有所适应,尤其是适应能力非常强大的人类。

“各位冒险者老爷,我们都是老实种地的农民,不想冒犯各位,各位若是一路辛苦累了饿了,就到村子里休息一下,只要不伤人命就成。”拄着长杖的红木镇长老恩格,一看这伙盗贼的人数及状态,心中就暗道不好。

对方有十余人而村子里就还剩下二十多名青壮男性了,如果硬拼的话,就算能给对方造成一些杀伤,红木镇最终也是没有胜算的,因此长老恩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稳住眼前这伙盗贼。

红木镇足够贫穷,本身就没有什么油水,在这里杀人也榨不出什么好处,反而可能会有所损失,通常情况下这样穷困的地方,连荒野盗贼都很少来掠夺占据。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箭矢、&城梯一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头盔,&咧地从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 时黑音&…呃呃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弩矢了&了厚厚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打下来&钉上了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进入了&利,才

    犹如潮水般的军士涌入进来,战斗进入了巷战部分。敌方必须获得巷战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掌控全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