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早晨时分。红木镇一旁的河流近处,以白发苍苍长老伊格领头的一众农夫,他们举着草叉木棍与面前的荒野盗贼们通过双方对峙。但是在人数上农夫们数量较多,但面对自己着手拿锋利无比武器的马贼时,许多人的手都在以及控制忍不住得发颤。随之而来着时间的推移,河流表面的寒雾弥漫红木镇一旁的河流近处,以白发苍苍长老恩格为首的一众农夫,他们举着草叉木棍与面前的荒野盗贼们进行对峙。。...

寒冬,清晨时分。

红木镇一旁的河流近处,以白发苍苍长老恩格为首的一众农夫,他们举着草叉木棍与面前的荒野盗贼们进行对峙。

虽然在人数上农夫们数量较多,但面对着手持锋利武器的马贼时,许多人的手都在控制不住得发抖。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河流表面的寒雾弥散,现场越来越沉重的压力变得更加可怕了,再这样下去,很大一部分农民甚至会直接失去战斗的勇气。他们贫穷而虚弱,很多人的体能甚至不足以支撑长久的对峙。

长老恩格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因此他在犹豫着要不要主动发起进攻。无论结果怎样,总好过被直接拖垮。

“老家伙,我们也不想白白的浪费力气。”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荒野盗贼当中出现这样的声音。

紧接着,有两名持刀盗贼策骑让开身形,显露出众贼当中最中心处,一名灰白头发、脸颊上有着数道刀痕的老迈盗贼。

他虽然老迈了,但却明显是这伙人的头领,脸颊上的刀痕显露出他至少经历过数次险死还生的战斗,并且成功的活到最后。

此时此刻,这名老贼独自一人单手拉着马缰策马上前,他以手中的刀轻轻拍了拍面前恩格的脸颊,再次开口道:

“我叫尤格,在这一片的冒险者中也算是有一些名气。”

“我们的人在你们这里住上两天,让你手下的那些泥腿子们都老实一点,两天之后我们就会离开,不伤人命。但是如果你们敢玩什么花样,我保证你们这里所有人都会死。”

“当然,尊贵的冒险者老爷。”恩格闻言急忙应了下来,心中也暗暗地长舒一口气。

然后,他命令身边的年轻人跑过去,把河道边上的那些妇女接应过来,将被分隔开的两伙人汇合到一处。

“爷爷,我们的吃的也不多了,干嘛还要分给他们?”克雷斯心疼自己的青菜根和黑面包,村镇里的面包坊这段时间已经建好了,自家磨坊做出来的黑面包,碎石头和木屑都很少,克雷斯爱吃得不行,哪里能舍得分给一些外人?

“傻孩子,那些人可不吃野菜和黑面包。你有储物柜的钥匙吧?去把里面的灌香肠还有新磨出来的白面包拿出来。”

“那是留给老爷的!”闻言,克雷斯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猫一样,整个人都一个蹦跶,叫嚷起来。

“唉,听话,听话,老爷回来了要是看到村子毁了,会更伤心难过的。”

看着孙女克雷斯气得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一向宠爱这小孙女的恩格长老却也毫无办法,他在交代完克雷斯之后,又赶紧去找妇人当中最擅长煮豆子的女人:白面包,油灌香肠还有煮豆子,这就已经是整个红木镇能够拿出的最好食物了。

可是,这点东西明显是无法让盗贼们满意的。

啪啪啪啪,红木镇的领主宅邸之内,恩格长老被接连抽了几个耳光,可是红木镇实在是拿不出别的东西了,为了节省粮食,这里的农民们连家禽牲畜都没有喂养,就连他们自己也仅仅只是勉强维持着生存,哪还有余粮养活家禽牲畜。

“好了,这穷地方也拿不出更多的东西了,你逼他也没有用。老家伙,你下去吧。”

最终,又是那名灰发老盗贼尤格发话了。

听到这样的话,恩格长老虽然还想继续留在屋子里看着,但是却也不得不退了出去。此时房间当中,就仅仅只剩下几名服侍盛汤的妇女,其中当然也包括瘦瘦小小的克雷斯。

本来她是不用进来的,可是不知出于一种怎样的情绪,克雷斯悄悄拉走了妇女当中最懦弱的一个,把自己换了进去。

“妈的,这一仗打得是真的惨啊,本来看到那些披着重甲的食人魔时候,我还以为这一仗稳赢了的,只等着冲进去杀人抢钱抢女人,但真是没想到,银霜镇那支奇怪的弩手部队那么厉害,我只听砰砰砰砰的炸响声,然后身边的兄弟们就像割麦子一样倒,真是太可怕了。”

“那个叫火枪部队,听说在大陆西边比较常见,但没听说有这么厉害,而且还被那个银霜领主组成建制了。不过,相比那支火枪部队,更让我觉得可怕的是后面冲出来的那支重甲骑兵部队……我从来没见过全套重甲还能奔跑到那种速度的骑兵,重甲的分量是真的,那速度也是真的,每一名重甲骑士的战力都可以匹敌一名食人魔勇士,二十骑联手轻易就把一支食人魔部队杀光了,这种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

大多数荒野盗贼的认知中,食人魔的战力是极为恐怖的,人类部队的话除非形成军阵,否则单个的人类不可能是食人魔的对手。

“是啊,如果没有这支重甲骑兵,凭借食人魔部队,未必就冲不开那支火枪部队。”

“也是组织这次联军的盗贼王,脑子有病,我们为什么要直接冲击银霜镇啊,就在四周烧杀抢掠不好吗?”

“人家脑子有病人家能当盗贼王吗?这里面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

这些盗贼一边吃着饭,一边左一句右一句乱糟糟地言说着,他们都是那场战争中的溃军,侥幸逃过了追杀,现在正打算重新逃入荒野之原当中。

“老大,看这个村镇的情况,好像不可能在两天后给我们拿出足够的补给,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那几个女人不是肉吗?走的时候杀几个带走。快要入冬了,原上越来越难找到东西吃了,我不能让弟兄们饿着肚子跟我逃命。”

在克雷斯给一名盗贼盛汤的时候,经过尤格的近处,她清楚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虽然尤格与亲信的交谈已经压低声音了,但是克雷斯自幼就感知敏锐,听力出众,因此尽管已经压低声音,但还是被她听到了。

“可恶,这群家伙,我们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你们,你们还打算吃我们,混蛋,杂种!”

这个时候,身后的话语声停止了,尽管气得手都在发抖,但克雷斯还是控制住自己,动作毫无异常的给这些盗贼做事,她的行为举止让人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因此尤格在注视两眼之后,就移开了目光。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再一次&城方依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才补充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了。”&钉上了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败并俘&虏,联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这个世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