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的小姑娘,一夜之间独身一人杀了十八名刀口舔血的悍匪盗贼,骑士小说都敢这么写,却很多时候现实却比小说更为匪夷所思夸张。所以小说需讲求逻辑性,而现实却并不需。“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盗贼头目尤格面对自己兽血滚烫深陷暴烈状态的克雷斯,他的因为小说需要讲究逻辑性,而现实却并不需要。。...

十五岁的小姑娘,一夜之间独身一人杀掉十二名刀口舔血的悍匪盗贼,骑士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然而很多时候现实却比小说更加离奇夸张。

因为小说需要讲究逻辑性,而现实却并不需要。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

盗贼头目尤格面对兽血沸腾陷入狂暴状态的克雷斯,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畏惧,而是被对方激起了凶性,持刀猛扑上去。

然而,克雷斯的状态虽然异常,但她却并不是只会硬拼而已,她的身形陡然之间就消失于房间拐角的黑暗中,尤格在追杀的过程中,黑暗里不时就会急旋飞出几支锋利的餐刀,虽然在绝对力量上有些不足,但是凭借高速旋转加强了贯穿劲力,并且让攻击角度变得更加难以防备了。

没有盾牌,以武器格挡这类投掷武器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格越是追杀,身上受到的创伤就越多,他又没有时间包扎伤口,随着时间的推移,鲜血的流淌凶性渐消,心中渐渐就升起恐慌畏惧之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尤格却突然在忽明忽暗的房间里(有些房间有蜡烛,有些房间的蜡烛则被熄灭了),看到了那个可恶小怪物的衣角一闪。

他因此本能地追了上去,然而来到那个房间,看到的却仅仅只有满地的尸体,以及被打开一角的房门,外面的月光照射进来了,冬夜里下着雪,森冷的寒气吹拂而入,却也带着一股鲜活劲。

“难道那个小怪物逃出去了?”

“我也出去吧。”

因为心中那难以压抑的恐惧,因为那半开的门扉,尽管全力以理性控制着自己,但是盗贼头目尤格还是难以自控的一步步来到了房间门口处,小心翼翼地伸手推开了木门。

他担心克雷斯这个时候正在外面隐藏着,时刻准备暗算自己。

然而就在尤格推开了房门的那一刻,房间内,地面上的一具尸体突然翻动,一道瘦小的疾影蓦然扑出,狠狠一刀猛地刺入了尤格的后腰。

噗,锋利的尖刀深深扎入,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被猛力地旋绞,不仅仅是因为跟随哥哥他们经过过一定的军事培训而已,更多的是一种无师自通的杀人天赋。

“啊!”

受此致命一击,求生欲极为强烈的尤格猛地回身一肘,将身后的暗影撞飞开去,然后他以肩膀撞开了房门冲了出去。

“来人,来人。”

尤格捂着不断大股涌出血水的后腰伤口,一边跑着一边喊人,外面还有着五名他之前派出来驻守的盗贼,此时此刻全都被惊醒了,持着武器奔跑出来,见到了他们,尤格才舒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尤格就发现四面的火光越来越旺盛明亮了,因为整个红木镇的镇民们,大都持着武器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围绕上来。

他们以一种很可怕的目光,注视着被包围中央的六名荒野盗贼。

另一边,从银霜镇回返并运回大量物资的罗德、雷蒙德一行人,意外遇到了一名从红木镇逃出的镇民。

虽然尤格的心思非常缜密,但是恩格长老同样也是老奸巨猾,他还是找机会把镇子里的几个年轻人派出来了,只不过他的原意是寻找之前被派出镇子采集、狩猎的那些青壮,却没想到一名被派出去的年轻人刚好遇到了返回中的车队。

“领……领主大人,镇子,镇子被盗贼袭击了。”

“怎么可能?镇子里至少有四十名青壮,什么盗贼会去袭击我们那么穷的镇子?”罗德还未来得及说话,雷蒙德就已经在一旁大呼不可能。

“镇子里的吃食越来越少了,实在撑不过冬天,恩格长老就把民兵预备役的那些年轻人都派出去了。”

“………”

听到镇子受袭,罗德迅速决断留下大部队继续跟随护送商队的马车,然后他叫上雷蒙德与另外四名卫队亲兵,策马往红木镇的方向全力赶回。

然而在经过一路的奔波赶路,当六人六骑终于返回红木镇时,蒙蒙微亮的天色间,红木镇的镇民已经在掩埋尸体了。

另外还有一些镇民,他们正在低声言说着“魔女”一类词汇。

“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了什么?”雷蒙德性情急躁,骑在马背上急声问道。

然后他就发现四周的人看自己的目光躲躲闪闪的,与往日的熟悉热情大不相同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来说清楚。”一旁的罗德注意到这一点,策马上前一些,指着一名男性镇民开口问道。

作为此地的领主,罗德哈特是拥有相当高的权威与光环的,因此那名镇民迅速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了。

从盗贼的入侵,到昨晚一夜之间,克雷斯一个人杀掉了十二名成年男性的事,现在大家都暗地里称她为魔女,有人提议把她赶出村子去,不能因为她是村长的孙女、领主大人的侍女,就纵容这样一个嗜血的魔女继续呆在镇子里,否则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她害死。

“不可能,克雷斯她顶多杀死几只老鼠,一夜间杀掉十二个盗贼?你在胡说什么?”雷蒙德当场就暴怒了,挥舞手中的马鞭扬手就抽打那名镇民,而一旁的罗德却并没有制止他,他猛地一拉马缰,迅速往自家大宅的方向策骑疾奔。

整个红木镇就不大,更何况此时此刻大宅的门外站满了人。

“领主大人,您回来了。”伴随着马匹行至,神情极为焦虑憔悴的恩格长老迎接上来。

“恩格长老,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这么多人围在这,克雷斯在里面吧?”说话间,翻身下马,然后罗德就将马缰塞到恩格长老手中,一边行走一边这样问道。

“是在里面……领主大人,还请您暂时不要进去了,可能会有危险。”在罗德向里面走的时候,恩格长老横身拦住了罗德,然而下一刻却被罗德推开了。

“我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现在回自己家里能有什么危险?”说完,罗德就在轻推不动后,猛地发力一脚踹开了木门走了进去。

身后的那些镇民或是担心自家领主的安全,或是出于好奇,也都下意识地想要跟去,却被罗德转过身来挡住。

“这是我家,你们进来做什么?恩格看着这里,我没出来之前谁也不许进来。”说完,罗德就以那饱受摧残的木门又将房门入口处给挡住了,因为房间里面满是血污与神情惊惶恐惧的尸体,幸好现在已经是入冬了,否则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尸体就会腐烂发臭。

转过身来,看着房间里充斥着各个角落的血污与尸体,就算是没少玩全景恐怖游戏的罗德,在这一刻也下意识地咽一口唾沫,虚拟现实毕竟是虚拟现实,再怎样也做不到如此真实的程度。

“哗啦,哗啦。”

屋子的深处,传来一阵阵轻微的水声。只是这种生活的声音,在此情此境之下,显出一种诡异邪门的意味。

罗德走在横七竖八躺着尸体的房间内,寻声走去,逐渐入目的,是脸颊上沾着斑驳血污神情呆滞,正在一盆血水当中不断清洗双手的橘色短发小姑娘克雷斯。

此刻,在她的身旁依然还放着柄染血的尖刀。

仅仅只是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罗德就觉得自己全身汗毛都在炸立,那是一种,骤然碰到凶猛野兽的本能反应。

“英雄,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入手的。”

“每一名英雄都有自己独特的剧情经历,非常难以取巧获得,就算取巧获得了,失去了自己独特的剧情经历,这名英雄也是残次品了。”

脑海中莫名闪过这样的念头,然后罗德迅速调整心神,缓步走了上去,他在克雷斯面前轻轻地蹲下身体,注视这个染血小姑娘的双眼:那是一双属于野兽的竖瞳,此时此刻的克雷斯还没有完全恢复理智,她随时有可能暴起,杀掉眼前的任何的一个人。

然而,看着眼前的小橘,罗德终究还是紧张不起来,因为太熟悉也太亲切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遇到的人,那个在自己身体虚弱时,衣不解带整夜照顾自己,看着自己吃白面包,偷偷咽口水的人,那个明明笨笨的什么都不懂,却还是会搜肠刮肚,想要让自己开心的人。

那个看着自己,以为自己是她整个世界的人。哪怕明明她现在是很危险的,可是罗德就是紧张不起来。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图片与这样一句话。

图片:一只小橘猫咬死了一只比它块头还要大的老鼠。

那句话是:“我要把这只小猫送人了。它没有惹祸,但我想不通它是怎么把那么大一只老鼠弄死的。今天它能弄死老鼠,明天它就能弄死我,我很害怕!”

“小橘猫都是这样厉害的吗?能干掉块头比自己大那么多的敌人,真的好勇敢,好厉害。”

眼睛里带着笑意,罗德微笑着伸出手理了理克雷斯的头发,然后他温柔却又强硬的将自家小橘猫拥入到自己怀抱当中。

“不怕,不怕。我可不是废宅主人,我们家小橘又勇敢又厉害,我喜欢死了。”

“…………”

“…………哇!”

肩膀抖动了抖动,然后克雷斯终于在罗德的怀中哭泣了出来。

年纪尚且还太小的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了,明明,明明是为了保护所有人,去作战,去杀戮,可是为什么最后同伴都以那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甚至有人用驱除恶魔的手势对着自己,为什么自己杀掉了盗贼头目,恩格爷爷却唉声叹气的,既不称赞自己,也不喜欢自己。

“老爷,我想洗干净双手,但是怎么洗也洗不干净,我是不是不能再给您做侍女了?老爷是不会想要一个满手都是血腥味的侍女的。”

“哈哈哈哈,只是杀掉了欺负我们,想要抢夺我们财富,侵害我们生命的敌人而已,杀戮只要用对了地方,就是力量,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至于洗不干净,怎么会洗不干净呢?你用这血水洗肯定是洗不干净,多换几盆清水就好了。”

“克雷斯,以后我们都是要成为贵族的人。记住,贵族的权力本来就是通过杀人掠夺来的,至于那些平民,他们恐惧你,畏惧你,这是正常的,他们平常不也恐惧贵族,畏惧贵族吗?”

在抽抽咽咽的克雷斯情绪稍稍平复之后,罗德就强行拉着小姑娘的手走了出来,走到木屋大宅之外,然后他拔出长剑对镇子里的所有人朗声言道:“因为克雷斯保护村镇,杀贼有功,作为红木镇的领主,古老尊贵哈特家族的家主,我决定在今日赐予克雷斯女骑士的爵位。”

看着四周的恩格长老与那些愚蠢的镇民们还是有点懵,罗德在心中暗自叹息,终于决定说点他们能够听懂的:“从今日开始,克雷斯将获得每个周一枚银币的工资收入。”

“哦!”

直到这一刻,四周汇聚的所有人才全场哗然。

在这个时代,在城堡里给贵族服务的女佣,哪里有什么工资收入,只不过是吃得好一点住得好一点,过节的时候会得到一些赏赐而已。基本上只有管家,或者是上战场卖命的人才有薪水可以拿到。

贵族,以自身的行为举止影响引导着民众的行为,当贵族认可一种行为时,哪怕这种行为本身是不好的,也会受到民众的纷纷效仿,当贵族鄙夷一种行为时,哪怕这种行为本身是很好的,也会受到民众的鄙夷唾弃。

此时此刻,罗德以自身的权力与威望,为克雷斯的所作所为镀上了一层光辉,也让她获得了红木镇民众的广泛认可。

英雄与魔女,骑士与杀人犯,很多时候,就在于这一线之间。

然而让罗德无法预料到的是,突然间就有一个人跳了出来,并且表现出强烈的异议。

“大人,怎么可以这样,那克雷斯的薪水不是比我的薪水都高了!?我当民兵队长的周薪才八个铜币。”雷蒙德,克雷斯的亲哥哥,他跳出来大声咆哮道,因此气得直打哆嗦,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罗德,就好像完全不相信就在这转眼之间,罗德就背叛了两人之间深厚的“情谊”主臣间的恩情信任。

雷蒙德,这厮是克雷斯的亲哥哥!

他突然跳出来的这样一番骚操作,把罗德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但是在这种时候众目睽睽之下,罗德也只能咬牙道:“你……你也长薪水,也给你长薪水,行了吧!”

果然啊,当妹妹有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冲出来的一定是亲哥哥,当妹妹没有危险的时候,亲哥哥就是她的危险!

在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手尾都处理干净之后,罗德接连收到了两条系统提示:

【叮!】

【任务,荒野求存,已完成。储备用于渡过凛冬的食物:2000/2000份。任务奖励:1200第纳尔,残缺的力量之剑购买权限。】

【叮!】

【成长型英雄克雷斯,申请入队,是否同意?】

【是。】

【姓名:克雷斯

等级:1

力量:3(寻常普通人的数值在5左右,但同样是5,男人的力量会比女人的强,即实际使用属性。)

敏捷:6

智力:4

魅力:4

剩余属性点:0

技能:武器掌握1、掠夺1。

剩余技能点:0

武器熟练度:单手武器12双手兵器8、长杆武器4、弓箭0、弩0、投掷28。

剩余武器熟练度:12】

英雄特性:狂暴,激活狂暴后,全属性翻倍,武器熟练度翻倍,智力属性减半。

职业进阶路线:夏尔新兵Lv1、夏尔长矛手(未达成)、夏尔资深长矛手、夏尔资深长刀手、夏尔禁卫军;隐藏进阶职业:夏尔天蝎刺客。

“果然,在有过这段经历之后,狂暴特性直接就被激发出来了,虽然小姑娘因此遭了不少罪,但在这个没有力量就等于是原罪的世界,还是不得不说,利远远大于弊啊。”

在骑砍战争之风当中,精英模板人物几乎可以拥有着不逊色于英雄模板人物的属性,但绝大部分精英模板人物终究无法与英雄模板人物比拟价值。就是因为英雄模板人物拥有特性,甚至很多英雄拥有多重特性,而精英模板人物仅仅只是属性优越出色的普通人而已,极难拥有独属于自身的特性。

就像现在的克雷斯,虽然受限于年龄,她的各方面属性都远远逊色于她的哥哥雷蒙德,现在彼此作战的话,大概率是克雷斯被雷蒙德杀死,但是克雷斯只要稍加培养,配合其英雄特性:“狂暴”,其个人实力反超雷蒙德简直是反掌之间的事情。

根本用不了几年时间,不,是只要区区一两年的时间,就足够克雷斯将雷蒙德远远甩在身后了,而这就是精英与英雄的天差地别。

另外随着【荒野求存】任务的完成,残缺的力量之剑也具现出来了。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这一战&,罗德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出游戏&游戏养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 &家侍卫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失手被&败并俘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尤其是&会对城

    尤其是那些身披重甲,手持双手重斧或者背负投枪的诺德皇家侍卫,这些家伙一个个近乎人形的钢铁高达,装甲狰狞得令人望而生畏,他们每一名成功冲上城头,都会对城防造成巨大的防守压力。

  • 基础,&社会的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腥气息&同时不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到敌军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