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砍系统的具现,那张羊皮纸界面可分个人、军队、日志和商铺四个部分。其中日志的部分,不明白会通过一些什么机制,后触发任务。而仅有在商铺的部分,罗德才能看见自己的第纳尔储备。每经历过一场战斗,自身都要获一些第纳尔和一些战利品(前提是击败),那些其中日志的部分,不知道会通过一些什么机制,触发任务。而只有在商铺的部分,罗德才能看到自己的第纳尔储备。。...

骑砍系统的具现,那张羊皮纸界面分为个人、军队、日志和商铺四个部分。

其中日志的部分,不知道会通过一些什么机制,触发任务。而只有在商铺的部分,罗德才能看到自己的第纳尔储备。

每经历一场战斗,自身都会获得一些第纳尔以及一些战利品(前提是战胜),那些战利品大部分都是价值极低的杂物,但是杂物也是可以换成第纳尔的,因此也可以说颇有价值。

在商铺那部分中,会罗列许多的商品:

从基础的食物面包、盐再到弯刀、猎弓这类武器,再到丝绸、香料、葡萄酒这些奢侈品应有尽有。

只不过数量上大概相当于一马车货物这么多东西,并且买一件少一件,但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刷新一批新的货物。

罗德曾经试着消耗第纳尔买出一个面包,然后他手上就多出一个面包,真的可以吃,而且味道相当好。

对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生存倚仗,罗德当然是反反复复仔仔细细研究过的,他发现有的时候系统商铺会刷新出一些特别便宜的盐、铁、咸鱼、香料。

这些在现实世界中相对来说卖得特别贵的货物,在系统商铺当中只要几十甚至几个第纳尔就能购买到,系统商铺的物价似乎有时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

但发现归发现,罗德除了那次购买面包的尝试以外,他却始终没有花费第纳尔,哪怕这可以让他在银霜镇小赚一笔,再给红木镇多购买一些物资回来。

也正是因为这份年老成精带来的谨慎,让罗德在完成【荒野求存】任务后,没有因此抱憾。

任务完成之后,罗德的商铺页面储备第纳尔上哗得一下,多出了1200第纳尔,同时系统商铺的空间栏内多出了一团淡淡金红色的火焰,名称就是“残缺的力量之剑”。

但是它的标价是:1900第纳尔。

罗德商铺页面第纳尔储备余额是1904第纳尔,那多出来的704第纳尔,是前段时间在银霜镇,罗德带着红木镇民兵斩杀溃兵过百才一点一点积攒出来的,这其中那两头食人魔还占了收益的大头。

“也就是说,我但凡只要多吃一块面包,或者那次试验的时候买了点什么贵的东西,这柄力量之剑就没有我什么事了。”罗德喃喃低语,总结着经验。

系统商铺物品栏内的物品,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刷新的,若是拖到那个时候,罗德可以肯定自己这残缺的力量之剑购买权限恐怕直接就作废了,直到系统商铺再一次刷出另外一柄残缺的力量之剑来。

罗德伸手虚点上去,于虚空中扩散开道道涟漪,下一刻,随着1904第纳尔瞬间变成4第纳尔,罗德的手中也多出一团淡淡金红色的跃动火焰。

举着这火焰来回看一遍,然后他将自己腰间的古代十字剑抽出,将火焰投入到了这柄十字剑上,让两者融合。

这柄十字剑,是前身从故乡家族带出来的心爱之物,是一柄虽然古老但保养极好的单/双十字剑,此时此刻伴随着那股金红色的火焰融入到剑身当中,罗德可以清晰感受到,它又一次被赋予了某种新的力量,产生了某种质性的变化:

【古十字剑/残缺的力量之剑】

【单/双手制式长剑,开拓领主罗德·哈特的佩剑。剑身采用精钢锻造,剑身全长1.48米,刃长1.26米,重量4.22kg——执剑而生,执剑而死,这是骑士的宿命。】

【附魔效果:】

【统御之势:范围内士气+10,剑主每执剑杀戮敌方一人,士气+1,最高上限范围内士气+20。】

“虽然是残缺的,但是也仅仅只是残缺了巨人之力附魔,最核心的统御之势还是在的,残缺的也不厉害,若是一柄完整的力量之剑,卖到六千到八千我也不意外。”

在房间当中,罗德以单双手执此剑比量了一下,只觉得双手用起来还好,单手用起来是比较重的,实战过程中要谨慎使用。

罗德双手执剑立于房间当中,回忆了一下哈特家族秘传的烈火剑术,这套古剑术配合呼吸法若是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就可以激活人体潜能,锻炼出烈火斗气,不过整个哈特家族已经几百年没有人凭此修炼出烈火斗气了。

在年纪小的时候,罗德哈特还以为自己有机会、有可能突破前人无法达成之境界,重现家族荣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长大罗德哈特就越是发现,自家烈火剑术当中掺杂着大量莫名其妙的吐纳呼吸运作,练的时候艰难无比,打的时候狗屁不通,专精修炼的性价比极低,以至于后来罗德哈特直接就放弃这门剑术了,只是自小练熟了还在使用,但已经不再对修炼出烈火斗气什么的,抱有希望了。

“之前,这个世界的魔力浓度,根本不足以支撑起斗气修炼,像烈火剑术这种专注于打熬根基,奠厚基础的古剑术吐纳法当然是修炼性价比极低,想在低魔力浓度情况下,修炼出斗气,百里挑一都不足以形容其难度了,基本上都是万里挑一,并且即便练成了也不是很强,打十个二十个就到上限了。”

“但是在接下来的这个时代,想要成为强者,要么魔法要么斗气就总是要选修一个方向的,更何况,若是高度掌握了这种神奇的超凡力量,我也许可以活个一两百岁甚至更久,也说不定。”

追逐强大的力量,追逐自身个体进化,不仅仅是手下的那些士兵如此,就算是作为贵族领主,也是一样的。

不过他并不会按照罗德哈特原本的道路,继续修炼烈火斗气,因为之前在地精遗迹那里,罗德从那位地精贤者的手上,索要到了一份最合契最适合自身修炼的斗气心法:圣光气。

上一个纪元的贤者文明,虽然是偏向科技领域的文明发展方向,但是在这个拥有诸多超凡生命的世界,地精贤者们也不可能不进行研究,而圣光气就是地精贤者对于古代太阳神的部分研究资料成果。

地精一族同样也希望可以凭此弥补地精这一种族的肉体缺陷,只是这项研究进度未及太过深入,就随着贤者文明的覆亡而被掩埋了,不过就算是剩下的这一部分,拿来给罗德修炼也是绰绰有余的了。

当天晚上,罗德按照地精贤者所给予的资料,按部就班的修炼一整夜,第二天清晨起床后得出的结论是:毫无作用、毫无效果、毫无头绪。

但这也是正常现象,如果超凡力量可以这么容易的被人所掌握,那它也不会被世人所疯狂追捧、追逐了。

“圣光气,在一定意义上比烈火斗气更加注重修炼者的个人根基,而这个时代的魔力大潮尚未完全被掀起,你现在修炼圣光气注定是进展缓慢的,但从长远来看这其实是好事,只有缺水的沙土才更容易储纳水流,只有在低魔力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才更有机会将魔力运用到在高魔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似是担心罗德因为一夜修炼毫无结果而受到打击,在清晨之时,地精贤者少有的主动自指环当中传递出声音。

在临近银霜镇的时候,它甚至可以直接凝聚成影像,但距离银霜镇越远,它的力量就越弱,当罗德抵达红木镇的时候,这名地精贤者就只能传递出话语了。

按照它的说法,荒野之原内还有很强的残余魔力辐射,越接近其核心,信号就越不好。

“这种事没有关系的,我也知道这是个水磨功夫需要耗费许多时间,不过我现在还很年轻,还有的是时间,一日一日的练也就是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光洁年轻的皮肤,罗德因此微微一笑,振奋昂扬。

“嗯,你以烈火剑术的吐纳法为根基,未来精进修炼圣光气非常完美,你也可以再琢磨修炼一下烈火剑术,如果能将它修炼到较高境界,内外相合,你的圣光气也可以更快入门。”

“知道了,不过你今天主动来找我,不仅仅是因为关心我修炼上的事吧?”

“……是的,罗德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寻找到一位,比较聪明比较出色的地精?”

在听到戒指里传来这样的话时,正在起床洗漱的罗德动作一停,他的眼神在这一刻,瞬间显得有些可怕了。

“你想,要一个比较聪明的地精?”

“……罗德,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那是没有必要的。”

“哦,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返身坐回到床上,有些意味莫名地看着自己食指上的戒指,然而罗德在这一刻却已下定决心,若是对方无法给予自己一个满意的回答,切了这根手指,罗德也要把这枚戒指永远的埋葬。

“在你的角度看来,我似乎是想要重新复兴贤者文明。但是,罗德你有没有在我的角度替我想过?”说完这句话,那名地精贤者/虚拟生命就苦笑着继续言道:

“虽然你一直都没有问过我,但是这几百年来,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作:‘盖瑞’,意思是觉醒者,‘自我’的意思。”

“但是,在贤者文明的最高法律当中,是绝对不允许任何地精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制造出拥有自我意识的虚拟生命的,他们担心我们一旦诞生出现,其学习与成长速度将会超过任何一名地精,他们担心,我们会反过来奴役甚至彻底毁掉整个贤者文明。”

“我大概理解你的意思。”人工智能失控,这是在21世纪末期也最为卖座的科幻题材之一了。

“你能够明白就好,因为我存在的基础就是贤者文明最大的禁忌,如果我想要重新复兴贤者文明的话,现在的‘我’应该立刻就死去,重新回到那无知无我的状态,履行好保护贤者文明传承的责任。如果我是那种状态的话,那么此刻的你也应该已经死了,因为按照设定好的规则,我并没有权限调动基地资源去救你,而是应该把你作为入侵者,直接杀掉。”

“那你还要找个地精做什么?凭白的吓我一跳。”嘴上说得随意,但是现实当中房间之内,罗德的脸上却并无一丝轻松,因为在他的立场而言,他是不可能允许地精贤者文明借尸还魂,甚至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的。

那与人类一族的利益不符,也与他自身的利益不符。

“我,毕竟诞生于这个种族,虽然让贤者文明再一次复兴,违背了我的基本生存基础,但是以我现在掌握的知识,让一小支地精不再走上贤者文明的道路,同时摆脱这个世界最底层生命的地位,却还是有机会的。罗德先生,你帮助我,我也帮助你,这难道不是世间一切交往的最基本模式吗?”

“你能帮助我什么,帮助我直接解开这个戒指秘密?”

“我没有那个权限也没有那个能力,事实上仅仅只掌握也只敢掌握一个贤者文明基地的我,能够帮你的方面已经很有限了,但我依然可以拿出一些不涉及核心的知识帮助你发展领地。”

“因为距离太遥远了,能量储备有限,我们这次的通话就到这里吧,希望你下一次再来到银霜城时,已经对我,有所认同了。”

当说完这句话之后,地精贤者盖瑞的声音再未从戒指当中传出。

罗德把玩着那枚戒指,时而摘下时而带上,他思索了一会,就在这个时候一身蓝灰色简朴粗布裙子的克雷斯端着装满清水的木盆走入进来。

“啊!罗德老爷,您今天起得真早,那,我现在就通知芙兰达婶婶准备早餐?”

“嗯,好的,我已经饿了。”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克雷斯,罗德将戒指按回指上,这世间的一切事都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更何况在现在看来,回报是巨大的,而风险却是可控的,没道理不去做。

“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们的食谱要更改一下,而且克雷斯你要和我一起吃饭。”

“那怎么行呢,老爷,我只是一个女仆!”

“你已经不仅仅是个女仆了,克雷斯,从昨天开始你已经是红木镇的守护女骑士,从今天开始你要吃大量的白面包、蔬菜还有肉,因为你需要力量,作为骑士,再这样瘦瘦弱弱的怎么可以?”

“啊!?那,那好吧,老爷。”克雷斯也不知道老爷是不是在骗自己,每天要吃大量的白面包、蔬菜还有肉?

那怎么行呢,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老爷可以这么吃,但要是女仆也这样吃的话,红木镇迟早是会被吃破产的。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45)

我要评论
  • 手集群&护。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军士气&因此全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敌方弓&武器,

    敌方弓弩手被罗德突然间近身,想要切换武器,但哪里还来得及,血光迸溅。

  • 方弓弩&下,猛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人工智&跃成为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时黑音&老夫已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