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霜城获的大量物资,源源不断地不断地的被送进红木镇中,带给的是民心士气的大幅度提高,带给的是民众参军之心的前所未有节节攀升:那些面包、奶酪,咸鱼、腊肉,一袋袋的小麦谷物被运输进仓库当中,这些掉入红木镇农民们的眼中,是幸福和快乐是倚着。作为宣布破产农民出身贫寒的他作为破产农民出身的他们,往年即便是在食物最充足的日子里,也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苦苦煎熬,而一旦到了食物匮乏的寒冷冬季,整个族群新生儿的成活率普遍很低,甚至有些年份新生儿全部死绝,这样的事在红木镇农民们的记忆中也并不陌生。。...

从银霜城获得的大量物资,源源不断的被送入红木镇中,带来的是民心士气的大幅度提升,带来的是民众从军之心的空前高涨:

那些面包、奶酪,咸鱼、腊肉,一袋袋的小麦谷物被运送入仓库当中,这些落入红木镇农民们的眼中,就是幸福就是倚靠。

作为破产农民出身的他们,往年即便是在食物最充足的日子里,也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苦苦煎熬,而一旦到了食物匮乏的寒冷冬季,整个族群新生儿的成活率普遍很低,甚至有些年份新生儿全部死绝,这样的事在红木镇农民们的记忆中也并不陌生。

由于食物不足无法产出奶水的母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瘦得皮包骨头然后夭折,那场景当真是凄惨无比。

虽然没有学识没有知识,虽然处于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但终究也是人类,是智慧的种族,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情境又怎么会不悲伤?

所以这些夏尔破产农民才会因为一位东方小贵族空画出一张大饼后,就肯跟着他翻山越岭,背井离乡,来到这危险而苦寒的荒野边境之地挣命。

因为那些母亲失去光芒的绝望眼神和那些瘦的像干柴一般的小小尸体,简直就是最绝望且让人无法醒来的噩梦!

“只要肯努力干活,就能够吃饱,孩子他妈就能产出奶水,孩子就不用被饿死。”这些很多人看来根本微不足道的幸福,在这个时代许多农民看来,却仿佛天国的恩赐一样,而在今日,罗德哈特领主老爷,将这份恩赐带到了人间。

更何况不仅仅是大量的食物而已,还有大量棉衣,还有一件件崭新的农具,老爷曾经许诺的幸福日子,终于到来了。

白发苍苍的恩格长老看着那一车车被送到村镇里的物资,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涕泪横流,这种场景如果落在一些贵族眼中,甚至会觉得可笑,但在这个时代社会底层的人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在场的没有一个人会笑他,都是低头,都是垂泪。

数日过后,一天正午。艳阳高照,却又大雪纷飞而落。

平常这种天气,红木镇的镇民都会躲在避风处蜷缩起身体,努力的保留那些许的热量,然而今日不同,领主为大家发下了食物与棉衣,然后要求大家来到一处红木镇近郊偏僻幽静的空地。

“雷蒙德,在此我以神的名义问你,你愿意效忠于我,愿意世世代代效忠于哈特家族吗?”

站在空地上,以手中之剑放在面前半跪之人的肩头,罗德这样低沉却清晰的问道,神情庄重。

“是的,这是我的荣耀,我以我的诚信发誓,并且请神来见证,从今以后我和我家,将忠诚于罗德哈特领主,将忠诚于哈特家族,履行我作为骑士的全部义务,绝不欺骗。”

“克雷斯,在此我以神的名义问你,你愿意效忠于我,愿意世世代代效忠于哈特家族吗?”

“是的,这是我的荣耀,我以我的诚信发誓,并且请神来见证……”

就在这里,罗德哈特正式册封了雷蒙德与克雷斯为哈特家族守护骑士,并且正式授权恩格长老为镇长,管理红木镇诸多事务。

在身份地位上,红木镇镇长的地位其实反而是低于雷蒙德与克雷斯的,然而恩格老头对此笑得见牙不见眼,他那布满皱纹的脸就好像一朵盛放的老菊一样,还有什么能比看到孙子孙女获得远远超过自己的出色成就,更能令老人心满意足的呢?

然后,罗德继续册封了那名残疾的民兵,为红木镇治安官,虽然失去了劳动能力,但以后由镇子供养着,同时也继续在保护红木镇的位置上发挥余热。

“我叫大家今日来到此地,不仅仅是为了观礼而已,同时更是为了告慰安葬为我们战死的英灵维桑,他是一名忠诚的下属,一位勇敢的战士,在之前的银霜城战斗中,他曾跳跃到一头食人魔的头上,并以手中的长矛深深刺入了那头凶兽的眼眶……”

故事当然是编的,但是谁又能说没有战功的战士,就不勇敢,就不荣耀?

“作为带领他出征的领主,我没能带着维桑活着回来,这是我的罪孽,我的过错。”

“大人,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

“大人,请您不要说这样的话。”

罗德哈特的话语说到这里时,四周就有守卫的士兵站出来急声反驳了,这些接受过神佑仪式的士兵,他们对罗德已经是忠心耿耿,因此近乎本能地就为其出言辩解。

“维桑战死之后,他的妻子和女儿可以进入我的府邸成为女佣,他的小儿子我会安排人培养,他的父母将由我来出资赡养,这些既是承诺也是誓言,如有违背,天诛地灭,诸神厌弃!”罗德在伸手阻止四周那些反驳的士兵后,继续这样言道。

“老爷,您不必如此。”

“老爷,就算是维桑他自己也不会因此怪您的。”

并没有再理会在场其它人的话语,罗德把自己说的话一条一条都交代下去了,虽然没到把维桑的小儿子收为养子亲自培养的地步,但是在这个时代,对于阵亡士兵的抚恤程度如此之高,仍是非常夸张。

甚至于恩格长老都为此忧心忡忡,因为作为一个刚刚才开始发展的小领地,恐怕是无法负荷如此高昂的长期抚恤的。

别说是红木镇,就算是大的国家,士兵战死了也不过是给一笔抚恤金就了事了,哪有会像罗德这样,做到这个地步?

然而,罗德却是有着自己的考虑。

拥有着骑砍系统的自己,以后必然要走向精兵简政,战争贩子的道路,现在把体制搭建好了,让战士们有了荣誉感,没有了后顾之忧,无论是士气还是战斗力都可以因此提高一个层次。

普通势力乃至于国家做不到这个,那是因为它们无法做到全员高阶兵种并以此降低战死率。

那些依旧依靠大量低阶兵种充当炮灰来提升战力的军队,哪个国家敢执行这样高规格的抚恤政策,那就坐等着破产吧,因此根本就没有实际可操作空间。

趁着这个冬季,完全不适合发展生产建设。

罗德把自己面版上的八点剩余技能点,四点点在疗伤技能上,四点点在教练技能上。

四点技能加成,这是十二点智力的技能可承载上限。就像铁骨、强击于力量属性,就像骑术于敏捷,统御于魅力一样。

疗伤技能的效果是可以让自己的士兵,相对更快的恢复伤势。

教练技能的效果是可以让自己的士兵,在受训过程中更快的获取经验以提升自身等级。

在经历过雪地册封与英灵安葬这两件事情后,红木镇男性的从军受训意愿大幅提升,算上原本的红木镇民兵,整个红木镇适龄从军的男性士兵大概在六十人左右。

寒冷的冬季也没有什么农活可做,罗德每天给他们供应面包与肉汤,每日集体军事训练不断。

恩格长老虽然心疼深恨这六十个货太能吃,受到严格军事训练之后又变得更加能吃了,但是他却也知道在这荒野之原,罗德领主的选择并没有错误,否则积攒储备再多的物资,也是给荒野盗贼准备的。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背景当中,罗德与雷蒙德率先领头,赤着上半身带着身后四十名成年男子长途奔跑。

四十人训练,二十人负责日常守备兼休整,除了罗德与雷蒙德两人以外,士兵都是这样轮值训练的。

一边奔跑,罗德还一边要求所有人大声的呼喊口号,保持队形,这个过程中既是在锻炼体能,也是在锻炼军旅纪律与彼此配合。

“好了,原地,休息。”

感受着自己喘息的深度频率,同时看一看身旁雷蒙德的状态,在计算觉得差不多后,罗德让大家原地休息待命。

“谁还有体力,起来跟我进行对练,能打到我的话,今晚加餐牛肉!”

罗德走到林荫间的武器存放处,从一棵大树下取出一柄木质的双手剑,他单手提着,然后站在众人之前发起挑战。

因为自身的体质力量比普通平民高出太多了,因此不仅仅是同吃同住同练而已,罗德还有意识地给自己进行加练,否则的话起不到锻炼的作用。

“一个打两个,只要你们打到我,今晚就加餐牛肉。”见没有人起身,罗德因此加大了价码,在这样的诱惑下,终于,有两名民兵起来了,他们各自从不远处取出长棍,彼此对视一眼后,然后一同扑上去围攻罗德。

“呼……”

“凝聚精神,专注然后忘记。深度呼吸,让大量的氧气融入心脏,进而涌向全身,在这个过程中骨头都会逐渐炽热起来,让人类借此获得超凡脱俗的力量。”

雪地之上,罗德赤着上身双手执握着一柄木剑斜架于身前,在一名受训民兵攻上来的时候,防御封架然后迅速进行反打。

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训练,前身的武技剑术渐渐就落到罗德的身上了,并且由于丰富的见识,罗德甚至对于前身的武技,逐渐有了自身的感悟。

烈火剑术,圣光气心法,前者出自古人类对于火焰能量的领悟,后者起源于贤者文明对于古代太阳神的研究,由于两种研究整体上都没有太大偏差,因此前后之间隐隐呼应,可以通过大量的修炼与实战融贯于一。

啪,啪,身影交错,木兵交击。为了晚上可以吃上牛肉,那两名民兵甚至只攻不守,不管领主的剑会不会落到自己身上,只要自己的棍子可以打在领主罗德的身上,那就算是赢了。

然而罗德那是多抠门的人,不必要的钱他一分都不想多花,他的力量数据几乎是民兵的两到三倍,再加上逐渐将前身的剑术一点点琢磨落到自己身上,只要不出意外不疏忽大意,凭两个民兵的武技根本就沾不到他,哪怕是用只攻不守只进不退的强打战术。

“一,二。”

伴随着两声低喝,罗德的脚下步法变幻在地面上划出深深的雪渠,手中的剑也伴随着呼吸疾斩而出,咚咚地击打在两名民兵的头上。

这一幕画面,让四周围着观看的众人也不由发出一阵阵的嘘声,虽然本来就没抱多大的希望,但还是哀叹于今晚没有牛肉可以吃了。

接下来则由罗德与雷蒙德分别向受训的民兵们讲解武技,战法,其实对于低中阶士兵来说,令行禁止的纪律、战阵,作用与意义远远比武技要大得多,但是这个世界高阶的王牌部队又不可能不精通武技,眼下这些人是自身未来经营的根本,罗德当然会好好的调教培养。

“只要在这个冬季,将他们全员提升到二级兵种的实力,配合我在银霜城采购的军械,就可以进一步掠夺资源加快成长发展了。红木镇虽好,但却不是久留之地,有银霜城在,它对四周会产生人才虹吸效应,凭我现在的基础根本就无法与之对抗,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恐怕真的要慢慢发展一两百年时间,才可能有所成就了。”

树挪死,人挪活,这一次银霜城战争虽然收获了大量物资,但罗德心中却很清楚,银霜城经过此战之后已经开始快速发展了,红木镇再想发这样的战争财已不可能,更何况,银霜城本身的存在会压制其它势力的发展,这无关领主的性格性情怎样,而是任何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

就好像一定区域范围内,只有一棵树能成长成参天大树一样,因为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养分只够一棵树的成长的。

就在雷蒙德讲解武技,罗德在一旁思索领地未来的发展方向时,在红木镇的方向,突然传来急促的警戒钟声。

而一听到这样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站起站直了身形,他们的目光,齐齐聚集到领主罗德的身上。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续许久&,虽然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周身重&身边跟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各个方&突飞猛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简直&笑话,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而摘下&生仓里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 烈地挥&刀,左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破空之&速度的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面上,&罗德高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