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镇突然受了外来力量的袭击,主要用于传信的钟声响了,出外冬训的民兵部队毕竟要立马撤出,但是即使是在回程营救的过程中,罗德依旧下命令小队长约束队伍。阵形不能够散,纪律不能够乱,越是个体战斗力较弱的队伍,纪律就越是最重要的。接着体能较为非常出色得多的罗德与雷阵形不能散,纪律不能乱,越是个体战斗力较弱的队伍,纪律就越是重要。。...

红木镇突然受到了外来力量的袭击,用于传讯的钟声响起,外出拉练的民兵部队当然要立刻撤回,不过即便是在返程救援的过程中,罗德依然命令小队长约束队伍。

阵形不能散,纪律不能乱,越是个体战斗力较弱的队伍,纪律就越是重要。

然后体能相对出色得多的罗德与雷蒙德两人,则作为斥侯先一步返回红木镇,侦探情况。

在向回奔跑的过程中,雷蒙德一开始还有些顾及领主罗德的速度,但越是奔跑,他就越是惊诧,之前一起跟队训练时还没能察觉,现在他却发现领主罗德的体能居然更在自身之上,这与他以往的认知是有一定偏差的。

其实当然会有偏差,罗德哈特原本力量属性是8,虽然与雷蒙德相同,但是雷蒙德训练刻苦耐劳他的实际使用属性是远在罗德哈特之上,而经历过银霜城一战后,罗德的力量属性已经提升到13了,虽然还无法完美运用出来,但已经明显超过雷蒙德了。

“可惜,人物等级提升越到后期,提升越缓慢,需要的经验值越多。并且单独击杀双头食人魔那种事,可一不可再,否则我短时间内就能把自身身体素质提升到非人的地步,辅以高明武技,一人敌一军都不是难事。”罗德注意到身旁雷蒙德眼神中的诧异,却并不在意,这种事情以后也会经常发生,他慢慢适应也就好了。

当然,罗德此时所想的军队,是指贵族个人私军的范畴,多则两百人左右,少则五六十人甚至二三十人,并不是指帝国主战军团,那就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小型军团四千人左右,中型军团两万人上下,甚至还有人数直接上翻数倍的大型军团,不过那种军团在非国战时期,轻易是见不到的,中央也不会允许哪位贵族哪位将军在和平时期执掌大型军团。

在罗德与雷蒙德返回红木镇时,发现警报已经解除了,白雪铺盖的地面上殷红鲜血洒落,有五六头小牛犊大小的巨狼,被斩杀在雪地当中,罗德注视着那几乎被排成一条直线的狼尸,微微皱眉,心生惊诧。

“大人,这个出手杀狼的人好厉害,他进行冲锋的过程中连续挥剑三次,直接就斩杀了三头狼,看伤口应该是刀剑一类武器造成的,但却斩得这样深,我从来都没见过这样厉害的人!”

罗德注意到的事雷蒙德同样也注意到了,并且他是猎人职业进阶的,许多细节看得比罗德都更加清晰。

一次不足百米的策骑冲锋,三次挥剑,三个目标要害中剑,一击毙命。

普通人可能觉得没有什么,但越是修炼武技的人,就越是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厉害,这就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只是此时红木镇的镇民们,正在围绕上来拉拽处理狼尸,看来这位极为厉害的骑士,是出手帮忙的,不然大家就不会是这样的状态了。

“大人,领主大人,您回来了。刚刚镇子里突然冲进来几头狼,因此我就派人敲响了警钟,只是这几头狼还没来得及伤人,就被一位突然到来的流浪骑士大人出手斩杀了,耽误您训练军队了。”就在这个时候,恩格长老从罗德的木屋当中走了出来。

红木镇有贵客到来时,恩格长老是可以用罗德的木屋进行招待的,这也是罗德事先允许过的,毕竟现在的红木镇,稍稍像样的建筑也并不多。

“没关系的恩格长老,没有人因为狼群袭击受伤就好,军队的训练这种事,什么时候都行。那位流浪骑士就一个人?”

“是的,就一个人。领主大人,这位骑士先生武技高强,为人又非常谦逊正直,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您把他收留下来,应该可以强大我们镇子的防卫力量。”

“好的,我会考虑的,不过,总要先见一面才是。”那位流浪骑士先生明显给恩格长老留下了极好的观感,在跟随着恩格长老走入木屋前,罗德注视了系在一旁木桩上的老马一眼。

这是一匹很老的马了,瘦骨嶙峋皮毛杂乱,然而在它的身上有着数道明显的旧伤疤痕,此时此刻正在低头咀嚼着干草,发现罗德在看它,因此抬头看了罗德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咀嚼干草了。它的眼神颇有灵性,在其中并没有恐惧的意味。

“流浪骑士,武技高强,经济上应该非常的窘迫,否则恩格长老也不会自信到让我雇佣他。但恐怕是极具傲气的人物,物似主人性,这个人的马身上都带着一股桀骜不驯,可见它的主人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了。”

在推开木屋之门,进入之前,罗德的脑海中闪过这些讯息念头,然后,他就走入木屋大厅,见到了那位流浪骑士。

雷蒙德这个时候没有跟随着进来,虽然他想跟随保护,但因为需要有人通知并指挥其后赶回的民兵部队,因此罗德让他先退下了。

木屋大厅,房间里是有一些简单家具的,此时此刻那位作为客人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正在喝茶,身旁是克雷斯在端着茶壶。

这小姑娘与罗德一脉相承的抠门吝啬,对于自己主人从银霜城带回来的一小包茶叶极为珍惜,但是此时此刻却恭恭敬敬地给这名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泡茶。

一头红棕色的头发,穿着平民服侍淡青色的亚麻衣服,此时此刻听到门声响动转过身来,显露出一张有些风霜疲惫的脸。

“您就是红木镇的开拓领主吧?我是法提斯,一名走在赎罪道路上的流浪骑士……”

这个家伙后面的话,罗德其实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虽然在刚刚看到背影时心中就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但是真正看到这个男人的脸时,罗德的胸膛心脏还是被一股巨大的名为“幸福”的情绪所充斥了。

“你不用再介绍自己了,我比你还清楚你的履历。骑砍战争之风两大战神级英雄之一,并且是性格最为温和正直,后期背叛几率最低,被玩家称为最有价值培养的英雄人物:赎罪的法提斯,一个二十四岁长着四十岁老男人面容的家伙。”

在网络联机版中,NPC英雄被玩家分为五个等级:普通,中上,极品,名将,神级。

普通英雄,这是最为常见的,基本没有英雄特性或者特性极为平庸,属性成长也低的吓人。这类NPC英雄除了死亡率较低以外,作用几乎可以被精英模版的士兵取代,战斗的时候可能还打不过精英模版士兵。

中上英雄,具有一定培养价值,或者属性成长不俗或者拥有一两个不错的辅助型英雄特性。比如辅助向导加成,比如辅助疗伤加成等。

极品英雄,极具培养价值,拥有极高的属性成长天赋和强力英雄特性,必要时完全可以独领一军,独当一面。

名将英雄,根据《骑砍》这款游戏改编出来的原游戏英雄,玩家们有一定几率遇到这些曾经在单机当中经常遇到的英雄。他们基本上每一个都有极品英雄的成长潜力,当然,在这些名将英雄中也是分出三六九等的,克雷斯就属于那种很有潜力,但培养难度极高,一个不小心就培养废了的类型。

并且,由于她的性格较为极端,后期还容易黑化,背刺领主。

相比之下,成长上限极高,培养难度极低,实力下限很高并且忠心耿耿的法提斯简直就是大胡子天使。

当年玩骑砍联机版的时候,曾经有人开出两百万高价购买法提斯,据说最后成交价是两百八十多万。(没玩过骑砍不要紧,看过三国吧?法提斯相当于三国中的‘关羽’,另一名战神级英雄艾雷恩,同样培养条件的话,最终战力会比法提斯更强一些,不过艾雷恩相当于三国中的‘吕布’,无论是武力还是性格。)

“尊敬的罗德大人,由于这一次荒野之原上的雪灾特别严重,逼迫许多小型荒野种族不得不向外围迁徙,我意外得知有一支小型的豺狼人部落正在向这个方向靠近,因为特地过来通知您小心提防。由于这支豺狼人部落有驯养座狼的习惯,因此我并不确定刚刚外面那些狼,是不是它们的侦查兵与先遣部队。”

“不过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的,因为这个季节,很少有野狼可以长得那么大。”

“难怪恩格长老那样的人,都建议我招募眼前这位流浪骑士。武技高强,正直谦逊,可惜恩格长老不知道,这家伙如果想要投效某位领主的话,至少可以在某位大贵族的手下混个骑兵队长,半点问题都没有,他如果不是自我放逐的话,根本就不会和北境小开拓领主搭上什么关系。”

作为《骑砍》的高人气角色,罗德对法提斯这个人的故事背景也是一清二楚的,法提斯原本是上层贵族出身,并且是前途远大的青年军官,只是他和他弟弟抱着结婚的想法,同时与某个轻浮的贵族女子交往,结果被对方两边蒙蔽挑拨离间,最后法提斯的弟弟率先动手,随即引发血案。

由于这件事的特殊性,再加上古代的社会对于哥哥杀弟弟的容忍度远远高于弟弟杀哥哥,因此法提斯仅仅只是被剥夺了原本光明的前途,可这个男人陷入了巨大的自我负罪当中,为此放弃了自己原本拥有的一切,选择了自我放逐与流浪。

要知道,在现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即便是一位武技高强的骑士,一个人一匹马的四处流浪,打抱不平,也是非常危险的。

未来超凡崛起后,法提斯虽然有巨大的潜力变得强得离谱,但他现在还仅仅只是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而已,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可能被一群农民用粪叉就给围杀刺死了。

毕竟这个世界并没有金钟罩铁布衫这类方便的武技,现在的法提斯仅仅只是骑术精湛,枪剑之术精湛而已,被扎一剑被砍一刀,他一样会受不了。

就像罗德,内外兼修圣光气心法、烈火剑术,可是实战中也就碾压一下两个没被训练太久的民兵,换上真正的实战,眼前的法提斯他都远远不是对手,超凡力量,那是需要巨量资源与成长时间供养的。

“罗德大人?”

“啊!?哦,法提斯先生,您刚刚说到哪里了,抱歉,我一时想到了一些其它事情。”

闻言,法提斯精神略感振奋。

其实红木镇已经不是他拜访的第一个开拓者村镇了,但是愿意听他这个落魄流浪骑士说话的,却仅仅只有眼前这位年少的领主。其它的开拓领主,大多没有时间兴趣听一名流浪骑士胡扯,就算是听了,也不可能真的因为他的话做出必然要损失巨大的抉择。

法提斯虽然自我放逐,想要赎罪,但他并不迂腐,他的原则是我尽力去救,但实在救不了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我就去想办法救其它的人。

这却也是很适合这个世道的想法,因为这个世道需要拯救的人实在太多了。

“我个人建议您带领您的领民,向帝国内暂时先后撤一些,就算是家园难离,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坐在椅子上的罗德闻言微微点头,表示认可,然后他招了招手把克雷斯叫到身旁,附耳说了些什么,然后让小姑娘出去了。

法提斯对此并不介意,他依然在努力规劝着眼前的开拓领主,经济损失再大,那也比不上失去大量生命与民心。

“法提斯先生,您说您观察到的那支豺狼人部落,大概有多少人?”

“一百多人吧,但是和我们人类不同,豺狼人是举族皆兵的,也就是说它们至少可以派出一百名精锐的战士。罗德先生,我观察过,您的领地也不过是两百人左右的规模,不可能所有人都是战士,再加上还要留下许多劳动力从事生产,您能拿出一支三四十人的民兵部队就已经很厉害了,而这样的部队是根本无法与一支小型豺狼人部落相抗衡的。”

“我曾经也与豺狼人交过手,它们的战力的确很厉害。不过,我也想请法提斯先生看一看,我们红木镇的实力。”

暗中估算着,现在应该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小姑娘做事一向的手脚麻利,因此,罗德站立起身,在法提斯略感茫然的情况下,领着他走出了木屋、

然后,法提斯就看到了六十余名精神饱满,士气昂扬的年轻战士,他们装备着制式的武器,虽然身上还缺少一些血腥杀伐,但是那股好战并且敢战的精气神,却是法提斯在许多地方军团都没有见过的。

趁着这个冬季,罗德与雷蒙德已经训练这支民兵部队小半个月了,食物充足全力训练,再加上“抚恤体制的建立”与“神佑仪式”的加成,这支部队的向战敢战之心自然不必多说。

尤其是最初的那二十名老兵,经过银霜城一役的杀敌过百,再经过这小半个月的训练,已然全员晋升二级士兵,罗德现在是4级教练加成,就算是现实中兵种升级要比游戏中艰难百倍,两相叠加之下,经验积累也足够了。

而红木镇的镇民本来就对罗德有着不低的忠诚度,进入军队之后老兵带新兵,对于领主罗德的忠诚度提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全员通过了系统的忠诚度认可,成为可以被系统加持的士兵,在这一个月中眼睁睁看着身边的老兵们一个接一个的力量突破、实力变强,他们的心中也充满了效忠领主进行战斗的渴望。

“法提斯先生,躲躲藏藏能藏得了一时,难道能藏得了一世吗?豺狼人不过是一群野兽罢了,面对这些野兽一味逃跑,难道这就是你的骑士之道,救赎之道?”

“作为此地的开拓领主,我可以听从你的建议,撤离此地,但那些不愿撤离自己土地的人类,难道就让他们成为豺狼人过冬的冬粮?”

罗德对于法提斯的性格有着一定的了解,而法提斯对于罗德一无所知,因此此时此刻被他连续的两个疑问,冲击得心神大乱,身躯颤动,如果没有眼前这支士气高昂的军队,他还可以对自己说自己没有办法,继续选择逃避,但当直面眼前这支完全可堪一战的人类军队时,法提斯的性格就把自己逼上死角了。

同一时刻,罗德的眼前弹出一排只有他能够看到看懂的方块文字:

【任务日志】

【灵魂的救赎1/5:

你的话语成功触动了法提斯,但作为一名渴望灵魂救赎的骑士,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请在一周内将流浪骑士法提斯的好感度提升到60。

目前,法提斯的好感度:5/60

任务奖励:400第纳尔,法提斯会在你的队伍中停留两个月。】

“果然,还是个连环任务,仅仅只全力击溃那支豺狼人部落,并不足够留下法提斯的,像他这种老好人性格,跟大多数人都处得来,但想收伏他反而很难,好感度越往后越难提升。”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然后在&,将之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腥气息&断射杀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旦挂牢&是无法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良的亲&候攻击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您已经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打下来&只是瞬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