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矛盾再也没有难以调合时,战争是问题问题的唯一方式了。特别注意到系统提示,罗德就明白身旁的法提斯了动心了,因而他就已不再理睬法提斯,不是挥一挥,将离处的镇长伊格叫到身边来。“伊格长老,这位法提斯骑士带给了一个可信的消息,那是刚被袭击镇子的那注意到系统提示,罗德就知道身旁的法提斯已经心动了,因此他就不再理会法提斯,而是挥一挥手,将不远处的镇长恩格叫到身边来。。...

当矛盾再也无法调和时,战争就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了。

注意到系统提示,罗德就知道身旁的法提斯已经心动了,因此他就不再理会法提斯,而是挥一挥手,将不远处的镇长恩格叫到身边来。

“恩格长老,这位法提斯骑士带来了一个可靠的消息,那就是刚刚袭击镇子的那些并不是野狼,而是一群豺狼人豢养的座狼,现在战争就要到来了。”

“我就说,野狼怎么会长得那么大,领主您下命令吧,您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恩格也同红木镇绝大多数镇民一样,都是破产农民出身,在这里他从一个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老乞丐,变成了受人尊敬的镇长,自己的孙子孙女更是成为骑士拥有了极好的前程。

拥有了这一切,为守护这一切,老头恩格愿意提着拐杖跟着罗德去打仗,豁上自己这条老命都在所不惜。因此,当罗德说到战争就要到来时,老头没有丝毫的畏惧恐慌。

“恩格长老,战争我们会处理好的,但我需要镇民把军需物资都迅速装到马车上,然后你们躲避到附近最隐蔽的森林里,隐藏起来等待我们最后获胜的消息。”

“没问题,这些都包在我的身上。”说完,这位长者就转过身,去处理罗德交代的事务了。

“罗德大人,您这是要主动出击?您拥有这样一支军队,全力防守的话完全可以保护红木镇的安全了,又何必继续冒险?”

“那支豺狼人部落不是那么好歼灭的,它们凶狠而残忍。在观察的时候,我曾经亲眼目睹过它们把种族中的老弱豺狼人杀死,然后喂给座狼,以它们的座狼数量计算至少有一支三十人的狼骑部队,我们即便击败了也很难大量杀伤它们,反而会激起这支豺狼人部落的仇恨。”

在罗德做出交代的时候,法提斯就站在身边,以他的军事素养与见识,当然是看出了罗德打算主动出击的意愿。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就是要趁它们刚刚到达此地,立足不稳时,一举屠灭掉它们,否则你也说了,这支豺狼人部落拥有狼骑部队来去如风,我不想我的子民在以后种地的时候都要提心吊胆。”

罗德此时所说的,仅仅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三年苦练不及一场血战来得深刻,新兵训练得再好没上过战场也无法成为合格的老兵,眼下的这场战争打得好了,对于未来的发展大有好处。

“……好吧,那么我愿意暂时留下帮助您作战。希望,上天可以怜悯我等。”

罗德并没有邀请,法提斯就自动自觉的申请加入了。这时,他还有些担心罗德不允许他加入,毕竟法提斯自己也清楚自己有些来历不明,荒野之原上,与食人魔、豺狼人为伍沆瀣一气的堕落人类,可也不在少数。

“当然,有了法提斯骑士的加入,我对最后的胜利更有把握了,另外,你需要什么装备,我让下面的人为你准备。”对于法提斯的请求,罗德很痛快的给予信任与欢迎,这让法提斯心中隐隐感动,却又觉得这位领主有些太容易相信他人了,这在贵族而言可不是什么美德。

“可以的话,就请借给我一套皮甲,一支骑枪,有这些就足够了。”

听到法提斯的要求,罗德让克雷斯去给他拿皮甲,然后自己借故离开,进入木屋当中取出红木镇附近的简易地图,顺便点开系统在商铺内购买了一支裂开的骑枪。

这段时间虽然没有什么战事进账第纳尔,但是罗德拥有红木镇,因此每周系统都会默认他可以获得一些税金,虽然因为红木镇的经济贫瘠,每周只是几十第纳尔的税金,但是一个月下来还是积累下两百多,用于升级二级士兵、购买一支裂开的骑枪已经足够了。

伴随着系统商铺中的第纳尔储蓄近乎清空,罗德的手上多出一支老旧并且枪杆已经开裂的骑枪,若非是这种品相,也不至于一百多第纳尔就可以购买下来,这本身就近乎于残次品武器。

“法提斯,我可是把辛辛苦苦攒的一点家底都砸在你的身上了,希望,你接下来的表现可以让我满意!”

骑砍系统的第纳尔除战争、税金以及那时不时出现的任务以外,几乎没有其它获取渠道,现实中的货币并无法转化兑换第纳尔,以至于罗德轻易不敢胡乱花销,担心系统商铺不时刷新出极好的物品,自己却没有第纳尔购买。

但即便如此,罗德他还是长期处于赤贫状态,作为一名领主贵族,红木镇实在是太穷苦了。

若放在国内,罗德属于在贵族圈子里找不到妻子的经济水平,当然,娶富商或者平民家的女儿还是没有问题的。

没过多久,罗德、法提斯,雷蒙德、克雷斯四人再一次聚在木屋当中,商量着作战计划。

克雷斯对于领主老爷突然间拿出一支骑枪来,感到有些诧异,因为作为唯一的侍女她几乎管理着罗德的所有物品,而像骑枪这样的大件物品不该完全没有印象才对。

至于神经比较粗壮的雷蒙德,他就对此毫无感觉了。只是在看到骑枪后感慨一句:“嘿,这杆枪真的还能用吗,看起来这也,太旧了?”

“被野狼袭击之后,镇子里的民兵队就已经加紧了巡守,到现在都还没有警报传来,说明那支外来的豺狼人部落并没有以我们作为第一攻击目标。”说到这里时,罗德沉吟了下,然后他手指面前的简易羊皮地图继续言道:“这附近除了红木镇以外,就只有这里还有一个叫‘哈克’的小镇,也是一座经营不久的开拓领地。”

“我来之前已经去过那里了,可惜那位布斯特领主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法提斯苦笑着说道,很明显他的经历不仅仅是“不被放在心上”这种程度而已。

“老爷,我们要去支援他们吗?”一旁的克雷斯闻言问道,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参加军事会议,因此小姑娘有些亢奋。

“不行,并且也来不及了。豺狼人拥有野兽般的行动能力,尤其这是一支拥有驯化座狼能力的部落,行军速度只会更快。”法提斯有些不理解罗德为什么允许小姑娘克雷斯也参加军事会议,雷蒙德也就罢了,虽然似乎也没有什么军事素养,但精悍强壮一看就是一名好手。

“法提斯骑士说的对,另一个方面我们现在所说的都是推测,在战场上不可能仅仅只凭推测就做出这样关乎生死的决策,现在最重要的是进行有效侦查,确定了那支豺狼人部落的动向,然后我们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领主大人让我去吧,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苦练骑术!”雷蒙德这个时候开口言道,银霜城一战后,红木镇前前后后缴获了不少马匹,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娱乐,因此雷蒙德在每天的训练之后就骑着马到处跑,美其名锻炼骑术,虽然也的确有这个作用,但他其实更多的是喜欢纵马驰骋迎风奔行的感觉而已。

“不行,雷蒙德你要留下来管理部队,你不留下来,难道让克雷斯管理部队吗?”

“呃,这……”

“这次,由我和法提斯骑士一同前往侦察。”在雷蒙德语塞的时候,罗德这样言道。这一次的侦察极为重要,罗德自己不亲自出马的话,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那老爷您也带我一起去吧,我很轻的,您带上我不会太麻烦,而且我之前经常和芙兰达婶婶她们去摘野菜,对于领地附近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因为长期和罗德生活在一起,克雷斯沾染了罗德说话时的一些句式习惯,她毕竟年纪小,学什么都很快。

罗德闻言注视向克雷斯,想到这个小家伙的培养路线中,有一条就是向导斥侯路线,片刻沉吟后微微点头,认可道:“好吧,那就带你一起去。”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因为消耗开支巨大,军队在没有明确目标前是不会轻易开拔的,虽然红木镇民兵部队的规模也不大,但是这一战危险性却不小,面对一支拥有大量座狼的豺狼人部落,红木镇一旦战败了,恐怕所有人连逃都逃不掉。

罗德并非是赌性深重的人,他清楚的知道久赌必输的道理。但罗德同样也无法接受在明明有一战之力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那些豺狼人异族耀武扬威,屠戮人类。

“耕作与战争,伴随着至少五千年的文明历史,早就已经融入我们这些人灵魂深处……我承认我兴奋了。”骑着马踏上征程,罗德微微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这般,低语。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名刚刚&,一矢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围城死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 声,他&武器过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12个&益保护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刷8小&?呵呵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瞄准他&时候,

    当然,每一次以手中攻城弩瞄准他们的脑袋,将他们逐一爆头点倒的时候,心中也会有巨大的喜悦与成就感涌出。

  • 因为被&脸上的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