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小型雪谷内,豺狼人妇孺的作战过程,并也没什么很值得详细细致描写之处,豺狼人虽然名副其实全民皆兵,虽然留守雪谷的妇孺驱赶一下野兽,抵御通常意义的攻击还也可以,同红木镇的六十名全职工作士兵作战,但是太太过勉勉强强了。它们食不裹腹,体质虚弱无力,武器装备也远远超过还来外它们食不裹腹,体质虚弱,武器装备也远远不及外出的豺狼人主力,即便天性再如何凶暴又能怎样?。...

对于小型雪谷内,豺狼人妇孺的作战过程,并没有什么值得详细描写之处,豺狼人虽然号称全民皆兵,但是留守雪谷的妇孺驱逐一下野兽,抵挡一般意义的攻击还可以,同红木镇的六十名全职士兵作战,还是太过于勉强了。

它们食不裹腹,体质虚弱,武器装备也远远不及外出的豺狼人主力,即便天性再如何凶暴又能怎样?

红木镇民兵的前锋是盾矛之阵,其后是二级兵夏尔猎手不断攒射,从银霜城返回红木镇后,罗德就有意识的培养夏尔猎手,单独作战能力综合来讲,虽然是同为二级士兵的夏尔长矛手更强一些,但是射手部队如果运用的好的话,可以更多的打出无损战绩。

当然,这对指挥官的指挥能力也是一种考验。

现在红木镇民兵当中,有八人都是夏尔猎手,接近于“老兵”的半数了,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居高临下的前进射击,在弓兵首领雷蒙德的带领下,交出了颇为漂亮的杀伤答卷。

只是战斗进行到最后的时刻,红木镇民兵却面面相觑,就连雷蒙德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只能迅速返回来到了罗德的面前。

“大人,现在情况有些特殊。可以的话,您过来看一下吧。”

“好的,我知道了。”

其实即便雷蒙德不过来报告,一直关注着自己军队的罗德,此刻也打算出场了。

【这是一场完美的胜利,部队士气+5。你获得了24第纳尔,少量战利品。】

【目前统御士气62,有士兵可以升级了。】

此时此刻,在雪谷深处,在众多士兵围绕的中央,遍地是豺狼人的尸骸血污,人类方面除了两名民兵受到轻伤以外,毫无战损。

但在所有人中央,有一头苍老的雌性豺狼人跪倒在地,不断地跪拜乞求着,而在它身后处是一个雪窝,里面有一群毛茸茸绿色眼睛的豺狼人幼崽,这种生物虽然长大之后凶暴残忍,但是在幼小的时候也是毛茸茸肉嘟嘟的,看起来非常可爱。

“老爷。”

“领主大人。”

见到罗德过来了,四周的士兵全部都分波裂浪般迅速让出一条道路来,而那头苍老的雌性豺狼人见人类的首领到来了,它的嘴里发出呜呜得哀鸣声,同时还讨好地躺下将身体翻了过来,做出肚皮朝上的举动,有些类似于狗。

罗德在前世里养过猫狗,他略做猜想便明白这是动物群体中下位者向上位者表示顺从的身体语言,因为腹部是这些生物最没有防备的部位,将肚皮袒露给你,则就表示完全的顺从不设防备。

然而,锵。

下一刻插在它面前的,已是一柄锋利的十字古剑。

“站起来,我知道你能听得懂。”

“……呜呜。”

哀鸣着,那头苍老的雌性豺狼人翻身站立起来,但在罗德面前还是十分恐惧的样子。

“你要是能一直保持站着,我就答应你不杀你身后的那群小崽子。”罗德来到雌性豺狼人身旁,这样轻声言道。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紧握着剑,若是对方敢于袭击,刹那间就会被斩杀剑下。

然后,罗德转身就向外直去,同时下令:“杀!”

如果是百战之士,那根本就不会遇到这种问题出现。

可罗德手下的这些红木镇民兵绝大多数都是老实巴交的年轻农夫出身,他们的父辈也许还有一些长年苦难养成的狡诈凶狠,但在他们的身上就只剩下朴实了,这是国家多年驯化导致的结果,但是单纯国家的良民,是无法立刻成为优秀的士兵的,他们需要一些改变。

在刚刚的战斗中,许多的新兵第一次上战场实战太过紧张,杀死豺狼人后自己甚至会恶心呕吐,那两名受伤的新兵就是因此弄伤自己的,幸好第一次交手的对象足够弱小,否则的话,罗德辛苦训练出来的这些新兵,必然会遭受大量伤亡。

“嗷呜……”

伴随着凄厉的哀鸣,那头雌性豺狼人被四周先是面面相觑,最后渐渐转为坚定的士兵们合围刺杀了。

“大人,那头豺狼人死而不倒,它已经断气了,但居然没有倒下!另外那个雪洞里全部都是最为年幼的豺狼人,也要全部杀掉吗?”刚刚罗德与那头雌性豺狼人之间的低语,极为小声,因此此时此刻雷蒙德仅仅只是请示而已,他并不知道罗德与对方的约定。

“……全部捆绑起来,能活着带回去多少就带回去多少。豺狼人幼体的成长周期很短,免费发放给镇子里愿意收养的家庭,狼可以驯化成狗,豺狼人一样也可以。”

斯迪亚克帝国本就有许多农场主与矿场主,通过捕奴队奴役狗头人、豺狼人作为奴隶,虽然因此每隔几年就会出现奴隶暴动反噬的事件,但与其经济效益相比,这些就不值一提了,因此异族奴隶的销路一直都不错,在生产力低下的时代,人命,本来就不值钱。

罗德原本是打算灭掉这支豺狼人的全族,以激发手下民兵的血气的,但是那头死而不倒的雌性豺狼人,让罗德转变了主意,他尊重英雄,哪怕是敌方的英雄。

“把那个豺狼人的头给我砍下来。”

“啊,用来做什么?”

“……我要拿它的头盖骨当碗用。”罗德恶狠狠地瞪了雷蒙德一眼,越发觉得自己这个属下,现在忠诚度是够了,但是脑子也显得越来越不灵光了。

在几乎没有老弱的豺狼人老巢,出现一头苍老的雌性豺狼人,这难道还不能说明其特殊?它的头颅当然也就有其它的价值与用途。

“毕竟只是一个精英模版的士兵,自幼也没接受过好的教育,当二十人以下的民兵队长还行,军队稍上规模,雷蒙德就显得很没有主见了,事事都需要我来做决定。以后若没有足够的成长的话,未来就只能给我做侍卫长了。”

就在这个时候,流浪骑士法提斯策马赶回,同时他带回了一条极为重要的军事情报:

“已经远远望到豺狼人主力部队了,它们正在迅速往回赶,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返回。”

看到法提斯身下战马那汗津津周身冒着白气的样子,罗德就知道他侦察的距离相当之远,然后,他将目光转向雪谷附近的地势,缓缓开口道:

“时间足够了,接下来我们就在这里,将这支豺狼人部落,彻底灭掉。”

“这恐怕并不容易,豺狼人凶悍狡诈,狼骑的移动速度也很快,击败它们容易,想要灭掉它们全族却难。”法提斯根据自身的军旅经验,做出这样的判断,并且如实说出。

这也是他之前建议罗德,不要招惹这支豺狼人部落的重要原因,一旦伤而不死,一个新型开拓领地从此被豺狼人部落记恨上了,是件很麻烦的事。

然而,法提斯并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位实际心理年龄已经九十多岁了,传承着长达千年漫长战争历史的……老贼。

“呵呵,冰天雪地打仗有两大好处,一是不利于疫病传播,二是有利于建设防御工事。”

在当着法提斯、雷蒙德、克雷斯的面这样言说之后,罗德命令红木镇民兵,将跟随而来的后勤马车横置,完全不顾上面被以油布包好的各种食物了,直接就覆盖上冰雪然后浇水。

在凛冽寒风与法提斯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在罗德的估算中不超过半个小时,一座借力于地形山势的简易小型防御工事就建立起来了,然后罗德只让经历过银霜城战役的老兵与新晋级的数名二级士兵登上防御工事,至于其它人则全部埋伏在两侧,隐藏起来。

“罗德大人,像您这样进行布置,我们正面迎敌的部队实在太少了,一旦被突破防线,战局可能因此无法挽回。”法提斯在这个时候看懂了罗德军事布置的意图了,但他依然感到这种战术太过凶险。

“想要钓大鱼,就要下重饵。想要在这里一举歼灭这支豺狼人队伍,就要给对方足够的期待。”

在罗德与法提斯交谈的过程当中,豺狼人大部队终于抵达了,豺狼人部队的狼骑和人族骑兵明显不同,人族骑兵一人一骑甚至是一人多骑,而豺狼人部队则是反过来,一头座狼可能是两三个豺狼人共用的,它们在奔跑过程中可以交替跳上去进行休息,这些被豢养巨狼的耐力及负重能力非常强,但即便如此,像这样一路全速疾奔返回,无论是豺狼人还是座狼,也都气喘吁吁,体能大幅度消耗。

而在这个时候,以横置马车搭建起冰墙防御工事的罗德,直接将之前那头苍老雌性豺狼人的首级,丢了出去,砸落在雪地上。

雪灾之下,豺狼人部落不留老弱,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有一头苍老的雌性豺狼人存活,那么罗德判断这头雌性豺狼人的地位是特殊的,从结果上看,罗德的猜测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因为在看到那颗头颅滚动到自己脚下的后,身披铁甲、体型最为巨大的那头豺狼人直接就开始双眼充血,仰天发出一声可怖的长嚎。

还不等罗德转身再宰杀几头豺狼人幼崽扔下去,那头豺狼人首领就已经嚎叫着,率领部下如潮水般疯狂冲击上来了,身先士卒,其周身爆发出一股近乎癫狂般的凶暴之势。

“首领,冷静,冷静!”那名豺狼人军师,这个时候还想让被杀掉血亲的豺狼人首领冷静下来,结果被豺狼人首领反爪一挥,直接打下座狼,差点被直接打死。

“这会是它们攻势最为猛烈的一轮,挡住这些野兽。诸君,万胜!”

“万胜!”

此时此刻,站在防御工事上的,大多数都是跟随罗德参加过银霜城战役的老兵,因此,当罗德拔出古十字剑,发出怒吼之声,所有士兵也都跟随着发出了怒吼,即便是站在一旁的法提斯,也感到自己受到感染,体内气血翻腾。

【古十字剑,出鞘。】

【统御之势,发动:范围内士气+10,剑主每执剑杀戮敌方一人,士气+1,最高上限范围内士气+20。】

罗德心里非常清楚:“兄弟们跟我上”和“兄弟们给我上”,这是两种指挥所带来的截然不同士气增幅。

因此他左手持盾右手执剑第一个就迎了上去,作为一名老游戏宅,手执盾剑迎战强敌,这种事罗德经历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无论游戏制作得多么绚烂真实,经历者终究无法体验到那一种,真正把自己性命压上去的强烈快感。

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蹦极类极限运动,但是更加刺激,更加令人癫狂振奋,因为此时此刻选择压上一切陪着罗德一起赌博的,还有着他身后的一众红木镇民兵们。

“不能硬挡!”

当看到身为贵族领主的罗德哈特大人,一手执剑一手执盾,第一个冲上去的时候,法提斯整个人都惊了,实在没见过这样的,勇猛的贵族并不是完全没有,但那些大多都是粗鲁莽汉型人物,像罗德哈特这样平时斯斯文文,看上去攻于心计的,没见过谁上战场第一个往上冲的。

尤其是游历荒野之原已久的法提斯注意到,眼前这头接近三米的强壮豺狼人穿戴全身铠甲,那特殊的盔甲上有着血红色的纹路,这个强壮到有点令人恐惧的豺狼人手上还握着一件非常特殊的武器,那是一柄染血的三头连枷(流星锤),三条铁索绑附着三块沉重的大铁块,上面沾满血迹以及被敲碎的骨头肉沫,盾牌碎片。

“这是荒野之原上女巫的巫术造物,拥有着远超凡品武器的诡术力量!”这句话法提斯已经来不及说出口了,因为那头强壮恐怖的豺狼人已经与罗德正面冲撞在一起了。

“砰”得一声。

那面被银霜城武器铺老板,夸赞成上等军械的包铁盾牌,一瞬之间就被砸了个粉碎,剩下的那一部分近乎余势不减的罩向罗德的上身。

“夸张了吧?一击爆盾……就算我没点过盾防技能,这也太……”脑海中闪电般划过这个念头,然而他手中执握的长剑却已然犹如一条毒龙般疾扑而出了。

一直以来罗德都没有松懈过对于自身武技的锻炼,而在此时此刻这种自律与坚持,让他的手眼心胆浑融一片,面对生死危机时,毫无失措地做出最正确的应对。

铮!

长剑近乎汇聚了罗德全身的力量,疾斩而出,迎击在那被盾牌消减了部分攻击力的连枷上。

一股扩散,一股凝聚的力量彼此对冲,豺狼人首领一时无法获得压倒性的优势,以至于它那近乎三米高的庞大身躯,居然被硬生生的停滞在冰坡斜面之上。

“挡?挡住了!”

“外表真是看不出,这位罗德领主当真是天生的暴熊之力啊!”

法提斯的脑海中虽然接连闪过这样的念头,但是有了缓冲的时间,他手中的枪还是嗡鸣震响,并且于下一刻陡然如电般刺杀出去。同法提斯长枪近乎同时抵达的,还有雷蒙德的劲箭、克雷斯的飞刀。

见自家老爷遇险,克雷斯比自己遭遇危险还要更加紧张几分,直接就进入了狂暴状态。

虽然同样称之为英雄特性,但其实还是要分为天赋特性与后天特长的,前者更近乎于一种天赋,没有这方面天赋怎么培养也没有效果,后者看似容易培养得多,但其实能够发展到特长的地步,也是很难得很少见的了。

正面冲锋被罗德执剑挡下,豺狼人首领再受到这三轮攻击,实在无法再在冰坡上保持身形稳定了,不得不向后跌坠下去,但是在它的左右,豺狼人与那些巨狼们已经狂啸着扑上,只是迎接它们的,却是红木镇精英民兵们整齐划一的盾矛之阵。

八名夏尔猎手站在盾矛之阵保护的后面,不断控弦连箭射击,虽然他们的弓箭技能谈不上太过出色,武器也不精良,但是在这样的俯攻角度下射击缺乏铁器防具不足的豺狼人,还是得心应手的。

“大人,你不能再上了。”

“滚开!”

法提斯见罗德刚刚遇险,因此试图往后拉他,但是此时此刻罗德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眼珠子都红了,哪里拦得住。

因为罗德心里清楚,此战关键,就在这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眼前这支豺狼人部落刚刚劫掠了哈克镇,于极度饥饿状态刚刚饱食,然后就通过狼啸,得到了老巢受到攻击的消息,立刻百里奔行而归。

这样一支部队,血气士气其实都是外强中干的,而自己以那颗特殊的豺狼人头颅,激发这支部队最后的血气之勇,只要撑过了这支豺狼人部队最凶猛的前两三波攻势,罗德可以肯定这支部队的战力得掉大半:

1、大军临战之前不可饱食,因为大量的血液会因此积聚于胃中,使人放松,懈怠,难以发挥战力。

2、围点打援,以逸待劳,以防御守备之军,迎战长途奔袭之军,即便战力存在差距,也可以倚仗防御工事进行反打,胜负犹未可知。

3、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势尽则军溃。

4、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可以激发出己方部队全部战力。

这些内容全部都是通过五千年战争史刻印在罗德灵魂深处的军事知识,华夏穿越者的传统技能、祖传手艺,完成了这些条件,罗德就是敢下定断言:“飞龙骑脸怎么输?”

因此在法提斯、雷蒙德,克雷斯等人看来,明明是兵凶战危的一战,在罗德看来,大局抵定矣。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25)

我要评论
  • 一爆头&就感涌

    当然,每一次以手中攻城弩瞄准他们的脑袋,将他们逐一爆头点倒的时候,心中也会有巨大的喜悦与成就感涌出。

  • ?呵呵&…呃呃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周身重&低的攻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声,他&程中,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上来雇&城弩对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水般的&,战斗

    犹如潮水般的军士涌入进来,战斗进入了巷战部分。敌方必须获得巷战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掌控全城。

  • 石头路&弓弩手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