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雄劲巨鹰自由翱翔天际的视角俯览而下,也可以看见一片白茫茫的非常干净天地。却在这其中,正有一点儿可怕的血色正迅速浸润扩撒,如同血墨浸满,在那洁白的纸面上。罗德的战术,也可以说是很简单的的,他以横置的马车作为战车结阵,背面抵住豺狼人疯狂强烈冲击,此外以远程部然而在这其中,正有一点恐怖的血色正在迅速浸染扩散,犹如血墨浸透,在那洁白的纸面上。。...

以雄健巨鹰翱翔天际的视角俯览而下,可以看到一片白茫茫的干净天地。

然而在这其中,正有一点恐怖的血色正在迅速浸染扩散,犹如血墨浸透,在那洁白的纸面上。

罗德的战术,可以说是很简单的,他以横置的马车作为战车结阵,正面抵住豺狼人疯狂冲击,同时以远程部队的箭矢不断进行消耗,然而说起来简单,要以不足二十五人的总兵力完成这一点,却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艰难的。

想要做到这一点,主将就必须要身先士卒,鼓舞战士士气,在百人规模以下的战役中,主将的个人战斗力甚至要比统率能力更加重要一些。

“苏修大哥,我们到底什么时候上啊?下面的弟兄们看起来快要支撑不住了。”

此时此刻,埋伏于雪谷两侧相对高处的红木镇民兵,已然有些人心浮动了,因为他们都是很朴实的少年,眼睁睁看着自己效忠的领主,自己一个大锅里搅马勺的弟兄在下面拼命,而自己却在不远处趴着。

这种感觉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感到非常不适,感觉还不如在下面和豺狼人拼死拼命了。

“别冲动,领主大人说了,没有他的命令谁敢提前冲下去,就算最后打赢了也要被吊死,这叫军法处置,你不想被军法处置吧?你也不想吧?”

“不想。”

“我也不想。”

被苏修这样问的两名民兵,均是疯狂摇头,死在豺狼人的手上也就算了,家中老人也有人照料。若是因为违背军法,死在自己人的手上,不仅仅是冤枉而已,并且一切的牺牲福利都是没有的,这一点领主大人早就在训练过程中反复强调过了。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打啊?我们明明有这么多人,我们这有二十个,对面也有二十个,要是这些人早点下去,仗早就打赢了。”

“如果你能想得明白,那就是你来当领主了,大人出身东方军事贵族世家中的名门,你字都不认识几个,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现在质疑大人的决定?想死自己死去,不要拖累老子。”

在苏修的谩骂当中,四周的红木镇新兵们被他安抚下来了。

其实此时此刻苏修自己的心里也是焦急的,下面战斗的都是他之前并肩作战的战友,但是想起开战前领主罗德大人那可怕的眼神脸色,苏修就实在不敢违逆那位大人的计划,虽然,他也并不明白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同样的一幕画面情景,在对面另一边的雪坡上同样出现了。

玛德以一种与苏修近乎相同的方式,压制下跟随自己身边左右的新兵们,同时他死死盯视着战场,担心错过罗德领主发号施令的一刻。

“豺狼人的狼骑,来去如风,如果不能做到毕其功于一役,红木镇就会多出一个阴魂不散、不死不休的威胁,那还谈什么发展?”

“但想要一举歼灭这群野兽,就始终要给予它们一份看得见摸得着的希望,让它们觉得只要再加把劲就能吃掉我们,就这样消耗到精疲力竭、士气殆尽为止。”

这不是罗德自己想出的战术,而是他的前世,中原步兵部队大量歼灭草原骑兵部队的最有效战法,当然,也不可否认这是兵行险招,很多时候哪怕其它条件都齐备了,若是作为吸引的部队在短时间内被击溃了,原本精妙的作战计划也会直接失效,衍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大溃败、大溃退,那个时候再想翻盘就很难了。

防守冰墙防御工事的红木镇民兵相比豺狼人部落,个体战力不如,主将战力不如,士兵单挑的话,一头豺狼人可以杀掉三五名红木镇民兵,主将单挑的话,罗德他们这边也只有临时加入的流浪骑士法提斯,可以同巨型豺狼人首领抗衡,并且还胜算较低,顶多有四成胜算。

当然,这也是因为红木镇给法提斯提供的装备太差了,并且现在的法提斯也不是巅峰时的状态,巅峰状态巅峰装备的法提斯,可以将自身胜算提升一倍,只是现在的他失去了年少时争强好胜争勇斗狠的必胜意志,心灵又陷入迷茫,失去了自己的骑士之心,再加上装备的缺失,战力下降得厉害。

可就算是在这种状态下的法提斯,他双手持枪依然一个人相当于四五名红木镇老兵,在他镇压防守的那一面,根本就没有豺狼人亦或巨狼可以猛冲上来。

“真是厉害啊,哪怕不是巅峰状态,也是人类骑士中的一流好手,若是让他重新找到自己为之战斗理由,再加上这个世界的超凡崛起,真好奇他最终能成长到的程度。”罗德扫视一眼法提斯,然后稍作喘息就再一次双手执握着古十字剑冲锋上去。

此时此刻豺狼人已经陷入彻底的疯狂了,它们连最珍贵的座狼都派出来参与正面进攻,这些巨狼的爪子踩在血与雪交融的地面上直打滑,然而在身后主人的催促之下,它们依然嚎叫着猛扑上来,凶暴残忍,死不回头。

“啊!”

红木镇的老兵们应付人形生物攻击已经比较熟悉了,但是第一次与这些纯粹的野兽作战,当场就有人被巨狼自大盾的防御空隙钻过,咬着脚踝就惨嚎着跌落下冰雪之壁,下一刻整个人就被下面的豺狼人撕得粉碎了。

战争,杀戮。

鲜血,死亡。

这巨大的恐怖,刺激得双方的战士,都脸面上血管经脉突起膨胀,状如野兽,亦如恶魔。

但是这是双方的生存竞争,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也没有什么余地可退,生产力不足,又都不想妻儿受冻吃苦冻饿而死,身为男子,也只能压上自己的一切所有,为自己在意的人也是为自己,争夺这个世界上目之所及的生存资源。

因此有哲人说:“人间,既是炼狱。”

“啊啊。”

剑光飞劈,带起呼呼的风。很是凶猛,气魄近乎一往无前,这一式猛烈的剑招是烈火剑术当中的战场杀招。

吐纳发力,全身绷紧,然后猛地人带剑势,疾斩而出,这一式剑招并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字,但却因为千锤百炼的打磨与体魄力量的双重加成,让罗德迅速冲上接连劈杀劈落数头冲上冰壁的豺狼人,击退那些巨狼。

在这个时候,有一头巨狼先是向后退了退,然后它猛地扑冲上来,当罗德反应过来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注视着那距离自己咽喉越来越近的腥红狼口,他只来得及本能地以左臂防住咽喉,下一刻,利齿入肉,虽然在此时此刻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之下,并不觉得特别的痛,但是罗德还是能够清晰感受到,那一排排小刀子一般利齿深深扎入的感觉。

只是罗德的情况一直都被众人关注着,下一刻,这头狡诈勇猛巨狼的头脸处就被投掷中一柄尖刀,然后是法提斯手中的那支骑枪“嗖”得一声破空刺来了,这全力脱手一掷,让那急旋的骑枪挟带着巨大的力道,猛烈扎入巨狼腹部直接将其撞走,一击格杀。

“老爷,您受伤了!”

“克雷斯退下,这里是战场!”罗德猛地一挥手,甩开想要给自己包扎手臂的女孩。虽然知道是关心则乱,但现在的克雷斯还是太过不成熟了。

“嗷呜……”

就在这一刻,本来在冰坡之下喘息的豺狼人首领,发现了罗德的受创,顿时它嚎叫着再次扑攻上来。

“雷蒙德!”

“是的大人,所有弓箭手弃弓,所有人,跟我上!”战到此刻,后方弓箭手的箭囊当中大多已经没有弓箭了,此时此刻他们也极为疲累不堪,连续的开弓射箭也是一件很消耗心神精力的事,但是相对来说,这一小支弓箭手部队依然还算得上是一支生力军部队。

这一刻在弓兵首领雷蒙德的带领下,弓箭手们弃弓抽出近战武器顶了上来,填补上防御空缺。

“豺狼人的勇士们,杀光他们!”

“嗷呜!”

在豺狼人这边的视角看来,己方是必胜的,只要攻下了人类据守的这处防御工事,剩下的就是一面倒的屠杀而已,毕竟双方战力有差距,数量上也有差距,人类能够倚仗对抗的就仅有防御工事以及用于彼此配合的作战纪律。因此,哪怕现在伤亡惨重一些,也可以咬牙支撑。

然而,眼前这支人类军队的战力之强,韧性之坚,却是远远超出了所有豺狼人的预料,他们联起手来居然一次又一次的将豺狼人方面的攻势压制下去,让那些凶暴的豺狼人再怎样疯狂咆哮,都没能成功冲击上来,攻陷防御工事。

这一方面是因为作为首领作为领主的罗德哈特作战勇猛,足够坚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民兵一方心里清楚知道,此时雪谷左右埋伏着己方大量的袍泽,只需要支撑到必要的时刻,援兵必至。

这支豺狼人部落所有战力的血勇士气,就在这样一次又一次仿佛大浪冲击礁石一般的无果冲锋中,逐渐消耗殆尽了。

那头豺狼人首领也感受到了这一点,因此它也不顾心底中的疲惫上涌,再一次选择率众冲锋,都是智慧生物,都能感知到:“兄弟们跟我上”和“兄弟们给我上”的区别。

咔嚓,咔嚓,咔。

在这一次的冲锋与反冲锋中,意外出现了。

这里的冰墙防御工事毕竟是在罗德指挥下匆忙完成的,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即便天气再寒冷冻的也不够结实,在双方不断的争夺践踏与炽热血水的冲刷之下。

整个冰墙终于发生了龟裂与崩塌,紧接着,绝大部分的人都跌落了下来,好在并不高,并且下面都是积雪,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会因这样的高度而受到什么伤害。

只是,人类方面赖以生存的防御工事以及纪律阵形,在这一刻全部崩溃了,这是非战之罪。

“人类……天生低贱……你,必然要接受死亡!”

在这一刻,狂喜的豺狼人首领以利爪指向罗德,然后以有些模糊不清的通用语,发出了自己的死亡宣告。

可是,它并没有看到任何想到看到的恐惧,它所面对的就只有那个人类的不屑冷笑,以及,一柄被罗德高高举起的十字古剑。

“以我罗德哈特领主之名,号令全军冲锋!”

“吼吼。”

伴随着罗德的号令,四面八方的雪谷中,都传来人类战士激昂到极点的怒吼声。

“冲锋!”

“领主大人,万胜,兄弟们冲锋!”

被玛德与苏修苦苦压制着的近四十名红木镇民兵,心中的情绪与战意早就压制到最极点了,因此这一刻冲锋之时,他们就犹如猛虎出笼一般,疯狂怒吼,势不可挡。

只是即便兴奋狂热,但他们依然保持着相对齐整的队列,这是严格训练后的结果,也是人类迎战大陆上身体素质远超自身各种魔力种族的最大倚仗。

“这,这怎么可能?”

豺狼人那边那头相对最聪明的军师,看到眼前这一幕直接就陷入癫狂了,因为它怎么也想不到,此时此刻眼前的人类还有大量伏兵。

那他为什么之前不派出来,他难道不怕死吗?

这头豺狼军师,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了。

因为它很快就会被从两面包夹而来的红木镇民兵以锋利的钢铁长矛刺穿身躯,心志崩溃的不仅仅是豺狼人军师,还有那些普通的豺狼人,豺狼人也是智慧生物,换而言之它们也是会权衡利弊,也是会怕死会溃败的。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在“竭”的这个时刻,发现自己落入了必死的圈套,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大量伏兵。

在这一刻想要不士气崩溃,想要不发生溃败,那就需要一支视死如归的铁军了,凭借豺狼人部落这种兽兵是根本不行的,是根本支撑不住的。

“首领,首领大人,您是可以逃出去的,请逃出去吧。”

“血牙首领,请逃走,我们为您阻挡追兵。”

在绝大多数豺狼人陷入崩溃与混乱时,还有少数几头豺狼人试图让最为强壮的血牙首领先行逃走,它们的想法非常简单,只要首领逃走了,就有机会重新建立起血牙部落,血牙部落就不算是被灭族了。

然而,在这一刻,那头近乎三米高的巨型豺狼人死死凝视着面前的人类贵族青年:罗德哈特,然后它再一次高高举起了手中沉重的三头连枷。

“人类,像一个勇士一样,最后一次与我一决死战吧。”它发出了这样的挑战,可是,这一次罗德却并没有理会它。

而是将自己的手臂交给身旁的侍女克雷斯,让她为自己包扎伤口。

“在这种情况下和你单挑,你当老子傻吗?”

像罗德这种阅历深厚,老奸巨猾之辈,是轻易不会冒没有必要的险的,之前之所以放手血战,那是因为在罗德的判断中,站在最高处最前线,在己方士兵与己方英雄的维护下,自己直接战死的几率很低,因此他敢屏蔽掉一切影响自身战力发挥的情绪,全神贯注倾力作战。

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再冒不必要的风险就是不值得了。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古代谚语:一位已经失败了的将军,还有什么面目提及勇武呢?雷蒙德,给我杀了他。”

“是。”

其实在这一刻,法提斯是远远比雷蒙德更加适合的人选,甚至法提斯现在单挑,他有相当的把握单独击杀豺狼人首领,而不是像雷蒙德一样,需要其它士兵的辅助配合。

在这种情境下,罗德下令,法提斯大几率也不会拒绝这样的命令,这是很正常的骑士情怀。

然而法提斯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培养英雄,那么,击杀豺狼人首领这件事,当然是要交由自己人去做,罗德甚至可惜克雷斯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否则的话应该交给她来完成击杀才对。

“啊啊啊啊,卑鄙而怯弱的人类!”

四面的豺狼人正在溃败,连之前嗜血凶残的巨大座狼,此时此刻都已经夹起尾巴了,因此红木镇方面可以汇聚起大量民兵配合雷蒙德进行围攻。那头豺狼人首领很强,可惜,还不够强,至少它远远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一人破军的地步,再加上在之前战斗中精力体能都被极大的消耗了,因此最后死在了左盾右矛的雷蒙德手中。

【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部队士气+12。你获得了281第纳尔,诡术连枷,破碎的血纹重铠等战利品。】

【目前统御士气92,有士兵可以升级了,精英士兵雷蒙德可以升级了,成长型英雄法提斯可以升级了。】

【等级提升至7级】

【属性点+1】

【技能点+1】

【武器熟练度+10】

这一场连系统都承认的辉煌胜利打下来,罗德、雷蒙德、临时加入的法提斯以及大量士兵,全部都获得了实力精进,等级提升。

而这,也对于罗德接下来的发展计划有着巨大的帮助,想要在蛮荒世界一般的荒野之原中,打下一片真正属于自己的疆土,强大的武力,无论是个人的,还是军事的,都是必须的基石。

“呼…呼……”

看了看四周的雪与血,又仰头看了看天穹高处那展翅翱翔的巨鹰,罗德,他终于感觉稍稍放松下来了。

虽然,一切才刚刚开始。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也非常&守住。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的就仅&浸染甲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年人权&半小时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但有&好过没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 灌满浓&同时不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向墙角&钉上了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脸上的&骂骂咧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