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术连枷/野性的疯狂撕咬】【这支战争连枷,是荒原女巫为更进一步扩大强悍自己的近卫军团而能制造出的魔法物品。所以是以战死沙场者的遗物与残骸作为材料的,因而它在赋于以及使用者强悍力量的同时,也会在以及使用者的身上施于某种隐讳诅咒之。】【防具效果:】【残虐沉重打击:当受【附魔效果:】。...

【诡术连枷/野性的撕咬】

【这支战争连枷,是荒原女巫为更进一步强大自己的近卫军团而制造出来的魔法物品。因为是以战死者的遗物与残骸作为材料的,因此它在赋予使用者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会在使用者的身上施以某种隐晦诅咒。】

【附魔效果:】

【残虐打击:当受攻击者实际力量属性逊色于攻击者时,“残虐打击”效果触发,可以瞬间破盾、破甲、打破受攻击者防御平衡。】

【注:越是脆弱、越是弱小,那就越要以残酷暴虐对待他,折磨他。】

这是自附魔古十字剑后,罗德到手的第二件附魔武器,其战斗属性异常的强大,虽然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显赫眩目的魔法效果,但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都能够理解“瞬间破盾、破甲、打破受攻击者防御平衡”这三种属性是多么可怕。

至少,也要比罗德手上“残缺的力量之剑”强上一个层次。

“难怪我的盾牌一瞬间就被砸碎了,若不是反应够快,其它人支援的也足够及时,我一瞬间就会被杀掉。”

制造这件连枷武器的锻造工艺非常粗糙,在它落到了自己手中之后,罗德才在近距离观察中发现,这连枷的三个头,是以破碎的盾牌、铁甲以及锤子组成的,三颗链头大小不一,这无疑增加了使用难度。

连接链头的铁链上缠绕着许多漆黑灰白色的死人头发,虽然属性的确强大,但仅仅只是注视着这件武器,罗德就仿佛听到耳边传来鬼魂的呢喃,感到一种不适。

“除了为追求力量已经不顾一切的人以外,恐怕没人会愿意使用这件武器。”

“它的诅咒效果应该是不断侵蚀一个人的理智,不过,似乎也并不是没办法克服。”

放下这件武器,然后罗德将自己的目光与注意力转移。

【破碎的血纹重铠】

【这种重型铠甲,是荒原女巫为更进一步强大自己的近卫军团而制造出来的魔法物品。通常情况下,受损的血纹重铠会在女巫的领地范围内获得自动修复,然而这一件似乎是被刻意破坏了。】

【附魔效果:】

【生命侵蚀(已损坏):装备这种重型铠甲,可以激活生命潜能,将部分生命力转化为攻击力。除了会消耗装备者的生命力以外,血纹重铠拥有重甲的防御力,却只让装备者感受到轻甲的负重。】

“好家伙,魔法世界的兴奋剂呗?而且是磕到死之前,药都不让停的那一种。”只要注视物品一段时间,物品的上方就会显现出一排排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罗德自己才能认得看懂的方块文字,而通过这些讯息,罗德对于那头豺狼人首领的出身也有所了解判断了。

只是这两件魔法物品虽好,哪怕罗德不想用,也不想给自己手下的人用,把它们卖掉也能卖出几百枚金币,但它们其实还不是此战最大的魔法物品收获。

此战最大的魔法物品收获,却是一条以动物筋腱串成的骨牙项链,在项链的中间是一只结晶化的竖瞳。

【血之心】

【咒术骑士转职物品,如果有人愿意前往荒野之原,并且取出荒原女巫的心脏,就可以获得隐藏超凡职业堕落骑士传承。】

“堕落骑士,我记得这个超凡传承很厉害,曾经在大区交易会上,拍出了不低的价格。”

当年玩骑砍联机版的时候,名将英雄虽然少见并不是唯一的,克雷斯、法提斯这些名将英雄虽然少见,但只是稀少,并不是唯一出现,然而同样的英雄,选择不同培养路线之后,最后获得的综合实力上限却是不同的,甚至有可能是天差地远。

同样是克雷斯,有人倾向纯辅助型英雄方向培养,有人则将之培养成完美的刺客,前者更加稳妥,克雷斯轻易不会离队也就不会战死,可以持续为团队提供巨大价值,而后者则将克雷斯的战斗潜能发挥到了极限,每每完美刺杀敌方主将后全身而退。

也就是说两位原本实力相当的领主,很可能就因为一方有完美刺客克雷斯,而另一方没有,就出现一面倒的屠杀场景。

失去了主将,对方又是实力相当的军力,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坚持支撑下来。

当然,完美刺客型克雷斯玩的就是心跳,这种培养方向的克雷斯一旦意外失手,玩家直接损失的可能就是一百多万人民币,再算上成型克雷斯一身的极品装备,两百万人民币也很可能挡不住,因此辅助英雄培养路线是平民玩家的首选,而刺客型英雄培养路线是土豪玩家的首选。

当然,上述这仅仅只是举例而已。

虽然手握“血之心”,咒术骑士也是强力职业,堕落骑士更是超强职业,但是让克雷斯转职骑士路线的话,还是太过非主流了,很难将她的潜力完美发挥出来,这个英雄可能就培养废了。

适合这条骑士职业路线的,是法提斯、艾雷恩这些人,艾雷恩本就性情桀骜自负,遭遇继母的暗害、父亲的驱逐之后,更是背弃了自己过往的信仰,他的心境与经历能够发挥出这条暗骑士路径的力量,至于法提斯……就像佛家所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样,从黑暗中走出的光明更加纯粹,而当原本高洁的灵魂坠落黑暗时,也更加绝望,更加无可挽回。

“可惜,我的超凡根基是烈火剑术与圣光气心法,否则,以我的性格而言倒是挺适合这条暗骑士职业路径。”

在罗德清点此战的战利品并进行思索的时候,他的亲信护卫雷蒙德脸色沉重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欲言又止。

“怎么了雷蒙德,又发生了什么事?”罗德扫视一眼,这样问道。

“大人,玛德恐怕不行了。”雷蒙德脸上有着痛苦之色,哪怕是大战获胜后的喜悦,也被冲散掉许多。因为,若非是他的实力不济,玛德也许不用战死。

红木镇迎战豺狼人部落的这一战,虽然是一场无可置疑的辉煌胜利,但由于双方实际战力差距巨大,战损终究是无可避免的。

由于流浪骑士法提斯的先一步警告报信,红木镇民兵团因此占据了先手主动,由罗德带领着先剿灭了豺狼人的老巢,这一战中,先手打后手,有心算无心,六十名红木镇民兵围杀三十多头雌性豺狼人,基本上是没有损失的,反而增加了红木镇民兵的杀气,让许多新兵真正意义上见到血,提升了战力。

而后的防守埋伏,豺狼人军队其实也是战力削减严重的,它们先是强行攻占下哈克镇,然后惊闻老巢被袭,立刻就百里回援,疲惫叠加惊怒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只是被罗德激怒之后,未能及时察觉。

可即便是这样,近七十头豺狼人战士加三十头座狼,正面硬刚的话,红木镇民兵哪怕倾尽全力,正常情况下,最后恐怕也是一场难看的惨胜,就算能够杀败豺狼人军队,红木镇民兵也要死掉大半的人。

而这个环节,被罗德以古兵法战术,利用天时地利给化解了:冰墙防御工事这一招神来之笔,让法提斯这样熟读军事著作的人,都为之由衷地感到惊叹,至于雷蒙德,克雷斯他们反倒没觉得有什么。这却是因为见识不足,而带来的无知无畏。

但即便是近乎大获全胜,战损还是不可避免的事,尤其是跟随罗德坚守防御工事的红木镇老兵们,战死三人并且几乎人人带伤,这也是精锐部队在大战当中往往损失巨大的原因:不是精锐部队,也根本就顶不住那种攻击烈度与强大压力。

不过在之前的战斗中,被罗德安排到作为伏兵首领的玛德,他原本是不会战死的,当四面的伏兵怒吼着出现之后,豺狼人的士气就全面的崩溃了,玛德是在围杀那头豺狼人首领的时候,因为雷蒙德实力不济,哪怕围攻也迟迟无法完成击杀,被豺狼人首领抓住机会,一击破盾,一连枷扫掉了大半条命,现在就只剩下一口气了,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准,以红木镇目前的医疗水准:绝对死定了。

“玛德。”

罗德对于这名士兵也有印象,他是最先晋升二级长矛手的两个人之一,日常训练中,也是一名非常刻苦的战士,因此自己的对他的观感颇好。

“带我去看看他吧,也见他最后一面。”此时罗德的左臂有伤,虽然并不影响行动,但就站在一旁的小姑娘克雷斯还是在罗德想要站起时,急忙过去掺扶。

“不用这样,我并没有那么脆弱。”

此时此刻,红木镇的民兵们正在战场上刺杀尚未死透的敌军余孽,捡取战利品,由于罗德下令要求他们把所有豺狼人的头都砍下来,因此这也是项不小的工作量。

另外还有一部分,正在照顾自己这边的伤者。

正在努力施救的人是流浪骑士法提斯,虽然他的医术水平仅仅只是绑紧伤口,防止伤者失血过多而死,但就这,就已经是在场众人当中,最高段位的医术水准了。

“大人,您来了。”

看到罗德前来,法提斯站起身来,躬身向他施礼,这一次的战役,让罗德哈特彻底赢得了法提斯的尊敬。

无论是那精妙的兵法奇谋还是那作为领主一往无前的勇气,这些都让法提斯心中认定,眼前这个男人只要不死,发展起来,未来一定会是一方强大的领主。

“这种时候就不用多礼了,我来看一看我的战士们。”

这次战役,已死三人,重伤两人,轻伤者十余人,重伤的两人中,有一人就是士兵玛德,此时此刻他已经快要陷入半昏迷状态了,但当看到自己效忠的领主罗德向自己走来,这个男人的眼瞳当中还是闪过一道光芒,他甚至挣扎着想要站起,罗德见此赶紧过去将他按住。

“老爷,我是快要死了吗?”

“……不要胡说,法提斯先生会尽全力救你的,我还期待你日后勇武的表现呢。”

“老爷,跟着您出来,我不后悔。我从记事起就一直没吃饱过,是您给了我第一顿饱饭,是您让我知道了猪肉是什么滋味,还有鸡肉还有奶酪……咳咳……是您让我成为光荣的战士,还安排我娶了老婆,那是个好女人……咳咳。”玛德的气息越来越竭尽了,连不通医术的罗德也能看得出,他马上就要死掉了。

被诡术连枷/野性的撕咬正面破盾,虽然只是被扫了一击,但这一击还是太过于沉重,暗红色的血不断从他的胸膛伤口处浸出。

罗德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喃喃低语不断的玛德,突然间就想到自己刚刚晋升了一级,因此他左手似是不经意地虚划,在所有人面前召唤出只有他自己才能够看得见的系统面板。

“虽然,本来是打算点在力量属性上,进一步增强自身战力的,但是,我总不能看着这样一个对我忠心耿耿的下属,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虽然,接下来我所做的事可能也没有什么意义。”

在这样的心中低语中,罗德将刚刚获得的一点属性点点在了自身智力属性上,将自身12点智力属性提升到了第13点,加智力的话可以额外再获得1点技能点,然后他就将自己这两点技能点,都点在了系统面板的“手术”选项上,罗德的技能术就因此变成了:

技能:铁骨4、强击4,武器掌握2、掠夺1、骑术3,疗伤4、手术2、教练4,战术2+1、说服力1、统御3。

疗伤技能的效果是可以让自己的士兵,相对更快的恢复伤势。

手术技能的效果是可以让自己接近死亡的士兵,每点额外获得百分之四的存活几率。

两点手术技能,就是额外获得百分之八的存活几率。

“强度足够的锻炼,果然是可以绕开系统直接提升属性或者技能的,经过这一战,我的战术技能直接加一了。”扫视一眼自己的属性面板,然后罗德就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正在躺在雪地上的玛德身上。

就算额外增加了百分之八的存活几率,这也不是什么很高的存活几率,罗德此时此刻所做的,也仅仅只是尽人事后听天命,让自己问心无愧而已。然而,就在罗德在加点技能后,见玛德毫无反应,脸色越来越苍白,下意识的握住他的手掌时。

一股莫名的“波动”之感,突然之间出现在罗德体内,这让他愣了一下,下一刻那股暖流就顺着手掌迅速传递进了玛德体内,初时还没有什么变化,然而在不久的片刻之后,玛德原本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接近死人的脸色,却缓缓得浮现出些许殷红血色,他的状态,稳固下来了。

“刚刚的那种感觉是……圣光气!?圣光气与我的系统技能叠加结合了?”在刚刚的那一刻,一股变得微微强壮一些暖流从玛德的手掌上逆转而回,然后就在罗德受惊,想将这股力量再次送出去时,却发现玛德的状态并没有恶化,他原本紧紧握着自己手的手掌松开了,只不过却是因为状态放松,因此导致肌肉舒展。

“是了,如果系统是我的‘天赋特长’的话,那么它在本质上就是与圣光气一种类型的东西,系统技能让我感受到了圣光气,那么圣光气可以反过来强化系统技能,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在地球时,一个人如果在少年成长期更换成长环境,也就是‘换水土’的话,往往会在短时间内加速生长,长得比同龄人更加高大强壮,据说这因为不同地域环境的水土,带来不同微量元素的补充……如果灵魂也是一样的道理,那么我的灵魂从地球穿越到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强化补充,也是合乎推理的。”

对于这个问题,罗德并没有心思过多的纠结与琢磨。在他的心态视角看来:老子九十多岁才挂掉的,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什么都已经享受过了,年青时也没少帮助安慰街边衣衫褴褛的小姐姐,现在就算是参加什么国家缸中脑项目,也算是为国家科研事业做贡献了,实在没什么好抱怨不满的,无论如何,能够再一次享受这美好的生命,都已经是件无比幸福的事了。

因此,罗德的关注点只在眼前当下。

见领主罗德大人来过,探望过后,重伤士兵明显只剩下一口气的玛德渐渐缓过来了,脸色状态似乎又一点点好了,四周的人都是一片欢呼雀跃,只是下一刻就被站起的罗德制止了。

“好好照顾他们,另外等他们醒过来后告诉他们,伤好后能恢复就回到民兵团来,不能恢复以后就去治安队工作,红木镇绝不会亏待有功之人,我罗德哈特同样也不会。”

“是的大人,您的话我们一定传到。”

当罗德在雷蒙德与克雷斯两人的随同下远去之后,他并没有注意到,之前站立在自己身后,法提斯那骤然之间放大的瞳孔与他双眼当中的目光。

“刚刚……不会错的,虽然很微弱,但刚刚那个是……传说中的神圣斗气?”作为当世第一流的骑士,法提斯对于传说中的斗气功法当然有所了解。

普通的战士可能会觉得那仅仅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但是强大到法提斯这个境界地步后,随着世间游离能量的逐渐增强,他却是越来越可以感受到心底的某种悸动与呼唤了。

“传说当中,上古时代的神圣光明斗气拥有强化、防御、治疗,甚至起死回生的强大权能!难道,难道我刚刚见证了历史!”

罗德此时并不知道,自己片刻之前无意中的某种领悟,快要把某人给活活吓死了,他现在更加头疼的,是眼前战役之后那繁琐复杂的打扫收尾工作。

不仅仅是豺狼人巢穴以及那铺满地面的尸体而已,已经有红木镇民兵返回报告,在离这里并不远的地方,有大量的哈克镇难民,正在哭天抹泪的寻求庇护,虽然这是应有之意,但这也是个巨大的负担。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敌方弓&罗德突

    敌方弓弩手被罗德突然间近身,想要切换武器,但哪里还来得及,血光迸溅。

  • 弯刀,&上的钢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军士气&被彻底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围城死&的。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 ,却发&然没有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罗德高&坡处直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射击非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