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参杂着冰雪疾吹而落,瘸了一条腿的老汉打了个一激灵一缩脖子,让掉入后颈里的冰凉,已不再如果非常清晰比较鲜明。虽然在这样做,但他手上不停地依旧一丝不苟的在木棚里涮着马。在非常大的风雪中,红木镇的许多帐篷都塌了,虽然像储物仓库、马棚、磨坊屋,毕竟除了那座领主虽然在这样做,但他手上不停依然一丝不苟的在木棚里涮着马。。...

寒风夹杂着冰雪疾吹而落,瘸了一条腿的老汉打了个激灵一缩脖子,让落入后颈里的冰凉,不再那么清晰鲜明。

虽然在这样做,但他手上不停依然一丝不苟的在木棚里涮着马。

在巨大的风雪中,红木镇的许多帐篷都塌了,但是像储物仓库、马棚、磨坊屋,当然还有那座领主府都没有怎样。

人在吃饱了之后,哪怕在寒风中也不会觉得多冷了,如果手脚勤快的多干点活,那更会迅速暖和起来。

马棚外面,红木镇的镇民们同样在尽心竭力地招待着养尊处优的商队商人们,妇人们将平日不舍得吃的盐肉、奶酪都取出来,做成在她们看来美味的食物,甚至有许多十几岁的小姑娘,她们聚集在磨坊屋里烧好热水,然后端送回去服侍照顾那些大人洗脚。

当然,交易的内容也就至此为止了。

因为那位领主下达了严格的命令,禁止红木镇出现流莺暗娼存在,一旦抓到,就地处死。

这倒并不是因为罗德想要断掉那些无依无靠女人唯一活下去的出路,而是罗德心里清楚,当一个人适应了一种足够轻松的生存方式时,大多数人就很难以再去接受另外一种相对艰难的生存方式了。

一旦对出卖尊严习以为常,就很容易形成一种惯性行为。红木镇现在的民风淳朴彪悍,罗德要将它经营成拥有尊严与骄傲的所在,绝对不允许它成为一座娼妓之城。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来得快,尽管亚特兰商会的管事们已然决议,要在短时间内处理好红木镇的款项借贷问题,但是一场众人意料之外的暴风雪,突然袭击了红木镇。

虽然凭借足够贫穷的优势,红木镇在这场自然灾害当中并没有遭受什么大的经济损失,但是亚特兰商会的商队却被暂时困在这里,就算是再疯狂的人也不会妄想在这样的天气下启程出发。

城镇中央处的领主府邸,在红木镇大发展的过程中进行了一定的扩建,虽然谈不上精致奢华,但结实保暖、占地范围广阔还是称得上的。

在遭遇暴风雪后,亚特兰商会的主要管事们被罗德领主邀请到领主府邸暂时休整,这里的相对居住条件至少要比外面好上很多。

事实而言,这次的暴风雪并没有给红木镇带来多大的损失,其实反而是刺激增加了经济收入的,因为一座五百人的镇子要照料亚特兰商会商队上百号人起居食宿,基本上每家每户都要派出人手:

劈柴、做饭、烧热水、照料洗刷马匹,镇子上的人尽心竭力得提供服务了,商队的那些人多少也会消费一些铜子,这对于起点极低的红木镇来说,经济就借此拉动起来了。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齐声喊着口号,大队大队的少年、青年穿着单薄的衣物,在寒风冰雪中排成队伍,大步奔跑。

就算是外面刮着暴风雪,军事上的冬训拉练依然没有停止,事实上这段时间罗德督促的反而更加严格了。

因为他知道冬天是一个人锻炼身体的黄金时期,在冬天人的肌肉密度提升,心肺功能比其他季节都要低,在冬天可以相对更容易的激发肌肉的潜能,提高肌肉的耐力和力量。

同时冬天还是一个高摄入,低输出的季节,体内的消耗没有夏天那么高,所以冬天正是增强体质力量的极好时期。

“一、二……三……四!”恢宏昂扬的吼声,远远传播,拂散那漫天风雪。

“看来,我们是没有什么希望把红木镇的军事教官拉过来了,谁能想到呢,红木镇隐藏的军事教官,居然是罗德哈特领主自己。”站在木窗的后面,女骑士瑞儿以手推开挡风木板,注视着外面正在冬训当中的民兵队伍。

在这队伍最前方领跑的人就是那位罗德哈特领主,在他的身旁是法提斯骑士、护卫队长雷蒙德甚至还有他的侍女克雷斯,小姑娘虽然不像身旁几个男人一样在风雪中赤着上身,但是也一路跟随着奔跑,气喘吁吁,带着星星点点雀斑的小脸上一片晕红。

“一个小小的开拓领主,居然可以供养出这样一支军队,简朴自律,这样严格要求自己,深具野心啊。如果是在斯迪亚克帝国内,怀有这样的野心恐怕会死的很快,但这里是北境,也许我们这位罗德哈特骑士,真的可以发展起来也说不定。”

“那就得看他自己的本事如何,以及是否能认清形势了。”对于瑞儿的话语,那金发碧眼的亚洛斯管事微微一笑,言语当中似有所指。

晨训结束,赤着上身显露出清晰结实肌肉线条的罗德,舒缓喘息着返回领主府,他年轻的时候就是很自律很成功的人,衰老了之后才变得有些放浪形骸了,来到这个世界,满足于重新恢复年轻的喜悦,同时贪婪窥视着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

因为老过一次,所以不想再衰老,因为已经死过一次,所以不想再死亡,如果实在没有机会也就罢了,但在这个世界,明明有超越这些的机会,经受一辈子精英教育的罗德,他实在是不想轻易放过,因此现在的罗德几乎比上一世年轻时还更加几分自我严格要求。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锻炼过身体了,感觉心情都变得好了。”就在罗德以毛巾擦拭身体时,法提斯与雷蒙德走入进来了,雷蒙德还好,当法提斯看到罗德一身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时,眼神当中不由闪过激赏之色。

当罗德看到法提斯的身体时,眼神中也闪过同样的神色――适度健身,吸引异性。过度锻炼,吸引同性!

就在罗德、法提斯,雷蒙德三人在房间里展示炫耀彼此强悍的背阔肌、雄壮的斜方肌、坚硬强壮如甲胄的四头肌时,外面突然传来克雷斯的话语声:“罗德老爷,亚洛斯先生前来拜访。”

“好的,知道了。克雷斯,你先带亚洛斯先生先去大厅,我稍后就到。”

整支商队被困在这里,但却并没有多么无聊,因为罗德已然将斗地主、五子棋,桌游棋这些简易并且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带到红木镇了,中世纪民众的娱乐生活极度匮乏,适当引入一些娱乐项目,也可以提升民众的幸福指数与向心力。

然而,这位亚洛斯先生却对这些游戏并没有什么兴趣,他暂居于此的过程中,不时就前来找罗德天南地北的闲谈一番,罗德虽然有意收敛,但少少显露出来的一些见识,却还是让亚洛斯眼神当中异彩连连,但被一个男人以那种眼光盯着,罗德总觉得有一些不适,但又不好太过疏远这位出手阔绰的金主,这位亚洛斯管事先生手底下稍稍漏出一些,都足够抵上红木镇几年的苦心经营与发展的。

擦拭身体,在克雷斯的服侍下穿着好便服,然后罗德就带着法提斯与雷蒙德两人,在府邸大厅会见了亚洛斯先生与他手下的那位骑士护卫。

“没想到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真的多有打扰了。”

“哪里,神明愿意让亚洛斯先生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这也是一种命运的安排,更何况冬季也没有什么农务劳役,商队在这里多呆上几天,也可以让我领地的人民多赚一些收入。”

两人不紧不慢的闲聊着,就在罗德下意识思考对方的来意时,亚洛斯在放下茶杯后突然言道:

“刚刚见罗德先生在训练军队时,展现出了一套非常古朴精妙的剑术,刚好我也自幼修学剑术,可以向罗德先生讨教一番吗?”

“这个就没必要……”闻此,罗德下意识地就想拒绝。

“如果罗德先生可以赢我的话,不仅仅是那五百金币的借贷我可以做主免除。就算是再为罗德先生拉到一两笔领地投资,也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比试剑术终究有一定危险性,就算是使用木剑”

“那就不局限于罗德先生,在红木镇内,只要有人可以在剑术领域战胜我,无论多少人,我之前的承诺都有效。”

话这样说,就多少有点看不起人了。

“你说什么!”

“雷蒙德,坐下!”

在罗德的喝令与法提斯的压制中,仍然恼怒不已的雷蒙德坐了下来。区区一个商人,在一位开拓贵族的地盘上说这样的话,实在太过自负了。

别说雷蒙德,就算是法提斯乃至于罗德,也都会因此感到不悦。

“既然亚洛斯先生有这样的兴致,那么红木镇的人虽然怯弱,却也不敢拒绝。”罗德注视着眼前这个家伙,本想着提高赌博金额,毕竟法提斯现在还在自己这里,有这位一流骑士兜底,会被一人一剑直接打穿的概率实在是不大。

然而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亚洛斯,罗德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没有说出来,他心中反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这个家伙,难道比法提斯还要强?”

不是这样的话,他不应该有这样的底气才是。

最终罗德也没有要求加注赌金,就按亚洛斯所说的来,众人并没有带上木剑武器前往屋外,在大宅扩建的时候,顺便开扩了地下室,用于存放食物与武器,颇为宽敞。

因为暴风雪住进来不少人,亚特兰商会的管事也有不少在这处地下室打地铺的,因此罗德、亚洛斯等人的比试,四周很快就围过来一群人,连原本正在打牌的几个人也凑过来了,毕竟纸牌随时都可以打,可像这样的比试,却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

“红木镇护卫队长雷蒙德,就由我先来请教亚洛斯先生的高明剑术吧。”雷蒙德有些冲动,但他不傻,也知道敢说大话的人要么是头脑不清醒,要么就是真的具有实力。

因此他是绝不肯让罗德最先上的,一手持圆形木盾一手持木质长矛,想要替罗德先试一试对手的虚实。

对面,金发碧眼相貌俊美的亚洛斯选取了一柄单/双手木剑,明明雷蒙德才是自己镇子的人,但是当这位贵公子对着递剑上来的侍女轻声道谢时,四周的小姑娘们还是心神皆醉。

这些小姑娘都是这段时间暂时被招进来,不然只靠原本的几个仆人,照顾不了商队的许多人。

“靠,小白脸!”

看着四周那些小侍女们一个个聚集在金发小白脸的身后,眼神羞涩、小脸晕红,少女怀春,雷蒙德嫉妒的牙都快要咬碎了。

他骤然发动冲锋,在距离抵达攻击范围时,脚下猛地一个斜跺,砰得一声斜侧位移,然后以暴烈一矛刺向亚洛斯纤细的脖颈,这一击的猛恶若是刺结实了,哪怕是木矛也足以致命的。

“啊!”

四周都接连传来小侍女们不忍的惊呼声,在她们的认知当中,护卫队的头目雷蒙德,是一个很粗鲁很强悍的男人。

然而就在雷蒙德的木矛,即将要攻击到对手时,亚洛斯将手中的剑斜斜一斩,正中在刺击过程中迅猛若雷的长矛。

“啪”得一声,雷蒙德只觉得手中力道一轻,下一刻那个小白脸亚洛斯就以一种自己想象不到的速度,冲到自身近前了,快得就好像整个人的身形都已经虚化成了影子一样。

在那影子凝实的一刻,雷蒙德方才反应过来,以左手圆盾奋力击出,但是比他更快的却是亚洛斯已然一脚斜飞踢出,足不过膝,却沉重凌厉异常。

只是这一击,身体结实强壮的雷蒙德就被踢翻了,他左手圆盾攻击也因此动作变形,再无意义。

砰得一声重重的砸地结实的地面上,下一刻被亚洛斯手中的木剑抵在脖颈上。四周,则是那群小姑娘不知轻重的欢呼之声。

“听说你是红木镇的护卫队长?仅仅只是个倚仗身体素质的莽汉而已,你所倚仗的那些东西,在真正的剑士面前不堪一击。”

“你……我还没有输,一柄破木剑又刺不穿我的脖子。”

“是吗?哼。”闻言,亚洛斯并不恼怒,他似乎随意地走到一旁,来到一木柱近侧,而后猛地一挥手中木剑。

“啪”得一声炸响,亚洛斯手中的木剑,居然直接刺入木柱近半,如此剑术,震撼全场。

“法提斯先生,您能施展这样的剑术吗?”

“……我没有尝试过,但恐怕做不到,用木剑刺入木柱而剑身丝毫不损,这种剑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呵呵,一个商队而已,藏着这么一位剑术高手,真有意思。”说完,罗德上前叫回了还在胡搅蛮缠的雷蒙德,然后在克雷斯担忧的目光中,同样从她的手上接过一柄单/双手木剑。

“请您赐教。”

“请。”

见罗德神情庄严郑重,那亚洛斯也端正了神情,摆出自身剑术架势,两人对峙起来。

罗德的个人近战能力,现在是超越雷蒙德的,一方面是因为剑术的精修,另一方面是因为力量随着个人等级提升而提升。

但罗德却也非常清楚,即便是自己也别想像刚刚那样,近乎轻易的击败雷蒙德,因此他瞬间判断出,眼前这个小白脸的个人近战能力,是超越过自己的。

“但是实战当中,并不是说剑术高明的人就一定能赢。以弱搏强想要战而胜之……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这一瞬间,一直关注着罗德的亚洛斯,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狂暴?不对!”

在亚洛斯的眼中,罗德的双眼又恢复回纯粹的黑色了,但他这一瞬间的心神失守却被罗德把握,刹那,出剑。

呼,一剑横扫,满室皆是被卷动的风劲,衣袂破空哧啦之声不绝,剑式:烈火!

自身相比雷蒙德最强之处在于,自身是有森然缜密的剑术传承的,而雷蒙德即便经过系统强化,也不过是野路子出身,他的武技仅仅只是身体素质与基础武技的升华结合。

低段时不显出来,但到中高段时,一出手,就是不同。

罗德此时此刻功力渐深斗志强盛,一剑横斩杀出手,出剑之间,有铁骑策马奔腾,全军冲锋之威魄。

亚洛斯的剑术此时的确比罗德的剑术更加高明,但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从未真正经历过需要自己豁上性命的战场,此时一剑出手,刺杀笼罩罗德的眼目,杀人先杀胆,绝大多数人面对扎到自己眼前的利剑,本能的就会退,至少也会胆怯,然而罗德这一刻丝毫不退,却是不避不让以攻对攻。

当实力存在差距时,若是还想赢,那就以攻对攻采取换伤打法,这是连民兵都懂的道理,但此时此刻被罗德应用起来,却瞬间将亚洛斯完全压制住了。

“怎么回事?”

脑海中对于自己落入下风感到不可思议,其实相比罗德的剑术打法,更让亚洛斯惊异的,是对方居然可以将自己压入下风的威势气魄。

“以我的传承,以我的资质,以我的苦修……怎么可能会输给你!”在罗德手中的长剑攻临的前一刹那,亚洛斯的身形瞬间消失无踪了,恍若幻影。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这个世&的国家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进的前&着。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德将目&才补充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不能让&”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后立马&缩回头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城梯一&力几乎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烈的血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而摘下&了虚拟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