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生命姑且不计,仅以普普通通层次士兵、剑师的搏杀而言,双方通常在一瞬间便会捉对厮杀胜负生死。生命顽强却也很脆弱,人体致命要害受攻击,在极短时间内伤残导致死亡,这是再正常地但是的事了。领主府邸的地下室内,罗德与亚洛斯之间的剑斗,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深陷白热化程生命顽强却也脆弱,人体致命要害受到攻击,在极短时间内致残致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超凡生命暂且不计,仅以普通层次士兵、剑士的搏杀而言,双方往往在瞬间就会决出胜负生死。

生命顽强却也脆弱,人体致命要害受到攻击,在极短时间内致残致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领主府邸的地下室内,罗德与亚洛斯之间的剑斗,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陷入白热化程度,亚洛斯的剑术虽然高明过罗德甚多,但至少目前展现出来,并没有高明到超凡的地步。

因此被罗德以以攻对攻的打法,短时间内压制陷入劣势,因为在心与势的凝炼上,有所逊色不如。

然而就在罗德的长剑即将及身的那一刻,亚洛斯的身形陡然化作幻影,下一刻骤然出现在罗德的身后处,一剑刺出。

月影步·幻月虚影,这一招原本是禁忌招式的,至少暂时不应该展现于世人面前,但是亚洛斯因为心中的自傲,没能忍住施展出来了,觉得四周大多是一些见识不足的人,即便是那名流浪骑士法提斯,应该也窥探不破这一秘技出处。

“这下,足以击败你了吧!”

注视着自己手中剑锋距离那名人类领主的背心要害越来越近,亚洛斯也略有一些收力,仅仅只是剑术比试而已,并没有为此杀人的意思。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眼前这个男人的身躯急速回旋,力量速度骤然变强变快,挟带着巨大力量的脊柱犹如云海当中的游龙般翻滚,硬生生得将斩出的一剑逆刺而回。

也就是说,在这一刻,罗德回身而刺的速度比一剑斩出的速度还要更快,但从人体力学角度而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他在一开始时,就预判到亚洛斯会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因此一剑前斩是为虚招,才有这样的可能。但这种预判,本身又是不可能的事。

在这一刻,双剑交错而过。

无论是前冲的亚洛斯,还是自身骤然间力量、速度大幅提升,返身一剑的罗德,他们都收不住剑式,难以停手了。

刺啦,衣袂破碎,鲜血飞溅,四周的人在这一刻全部都惊呼起来了,没有人真的想要见血。

双方的人,都担心着自己这边的主君。

瞬间,亚洛斯与罗德两人交错而过,均是持着剑疾冲两步,然后,缓缓地停止下来了。

“呼呼……”

亚洛斯白净的脸颊上这一刻沾染着殷红色的血,女骑士瑞儿急冲冲地扑上去,抹去鲜血,才发现亚洛斯并没有受伤,因此她长长舒了一口气。下一刻眼神一厉,几乎要伸手拔出腰间佩剑。

“无论什么理由,胆敢伤害主君的人,都要死,必须死。”这,就是她活着的意义。

只是下一刻,她拔剑的手掌却被面前的亚洛斯伸手按住了。

“亚洛斯先生,这一场算是平局如何?”

这个时候,同样被眼睛都红了的克雷斯等人包围住的罗德,他按着自己犹在流血的左肩,回首言道。

刚刚那一瞬间,罗德手中的剑掠过亚洛斯的脖颈,而对方的剑锋,也撕开了他的肩臂。

“不……一残一死,这次比试无论怎么算都是我输了,我之前答应罗德领主的一切赌约条件,全部作数。”

这一场剑斗,虽然罗德见了血,但最后亚洛斯管事愿意在金钱上放血,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只是在亚洛斯走后,罗德等人返回他的卧室,克雷斯帮罗德包扎剑伤,在场的几人自然而然就谈论起亚洛斯这个人。

“这个人古里古怪的,第一次见面就碰我的头,讨厌死了,今天做晚饭的时候,把我最近亲采的蘑菇给她放到汤里。”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克雷斯恨得咬牙切齿,她对于自家领主的崇拜忠诚,绝不逊色于亚洛斯身边的那位女骑士瑞儿。

“这是不可能的,那位亚洛斯管事的食物都是独自制作的,而且我无意间看到,每次侍女把食物送进去的时候,那个叫瑞儿的女骑士都会先每一样尝尝。”雷蒙德这样言道,因为在亚洛斯的剑下瞬间被击败了,因此他此刻显得很是恼火且沉闷,难以释怀。

“这种作派,那么忠心的贴身亲随,这些可不像是一个商人该有的样子。”因为一些原因,罗德肩膀上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在克雷斯包扎好后他略一摇晃,感觉并不影响正常活动,就站了起来穿上外套。

“五百金币、一千金币完全不放在眼里,这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豪商出身可以解释的了,这种人从骨子里就看不起钱,因为在他自小成长长大的环境中,有比金钱更加重要得多的东西。”

“权力!在有一部分人的眼中,即便是身价巨富的商人也是低贱可笑的。当金钱走上前台时,罪恶也可以变成荣耀,当权力走上高处时,就算是如山的金币也要失去光彩。”法提斯轻轻言说出一句古老的谚语,在这一刻他的目光与罗德对视,两人,都已经明白过来了。

“呃,意思是说,那个亚洛斯其实并不是商人,而是……”

卧室房间里不仅仅是罗德与法提斯而已,在这一刻雷蒙德与克雷斯还是有些懵懂与不敢确定。

“好了,雷蒙德快点回去休息吧。”

在雷蒙德猜测的时候,罗德这样开口言道,没有兴趣让他继续猜测下去了,与红木镇发展与自己的计划无关。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秘密了,知道的越多有的时候意味着与死亡越近。

次日清晨时分,亚洛斯管事的贴身女骑士瑞儿前来,与罗德商谈了亚特兰商会对于红木镇的投资事宜,也许是出于歉意,亚特兰商会的手笔之大远超罗德原本的预想:

一座天鹅绒工厂、一座铁匠铺的投资,仅仅只是这两座工厂的购地费,就是六千五百枚金币的手笔,相当夸张的一笔大钱。

并且建设相关方面与熟练技师都由亚特兰商会负责,红木镇只需要提升土地与保护,就可以获得大笔的购地费用与源源不断的商税,镇子内的大量平民也可以获得从事相关工作的机会。

“可是,红木镇附近并没有铁矿山,也不盛产丝织品……”

“这些您就不需要考虑了,亚特兰商会自然会负责相关原材料的提供。不过,这一次特兰商会商队探索荒野,也需要你们红木镇全力支持,对此我们愿意预先支付一部分购地费用。”

天鹅绒工厂的购地费是五千枚金币,铁匠铺的购地费是一千五百枚金币,工厂建成之后,还可以不断缴纳商税,并且拉动起整个红木镇上上下下的经济活力……这样近乎一步登天的际遇,让作为红木镇领主的罗德实在是难以拒绝。

“这是一千枚金币,这是亚特兰商会的本票,可以在亚特兰商会再提出一千枚金币或与此等值的货物,如果阁下与阁下的民兵团可以在接下来的任务中,让亚洛斯先生感到满意,那么这就是订金,若是不能的话,这些就是酬劳与抚恤。”一边言说着,这名水蓝色长发的女骑士,一边将一皮箱金币与一张票据推到了罗德的面前。

在那位女骑士瑞儿离去后,罗德看着面前桌面上的一皮箱金币与票据许久,神情若有所思。

“看来,那位亚洛斯先生颇为认可我与红木镇的军事实力,如果他开辟新商道成功,本身也需要更靠近荒野之原的生产与中转基地,如果可以掌控红木镇的经济命脉,那么距离掌控整个红木镇也只是相差一步之遥了……如果是给自己的领地花钱的话,那的确是不用太在乎投入多少,是否能收回成本,只需要考虑长期收益就好。”

亚洛斯并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这一次大手笔投资,反而引起了罗德的警觉,因为这笔钱实在是太大了,罗德也压制不住自己心中动了贪念,但在贪念一生之际,他思维体系中的警觉之弦就被拨动了。

作为一名21世纪穿越者,他实在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在前世所有的骗子,几乎都是以激起受害者的贪念为饵,然后将其财富鲸吞蚕食吞噬一空的,在上一世罗德七八十岁的时候,这种人就曾经大量出现,想要骗走罗德的棺材本,若非国家警力发达,有几次他们几乎成功了。

从那之后罗德就给自己的思维体系中设置了一根警觉之弦,每当自身贪欲出现时,最先拨动的都是这根弦。

“……我不去考虑亚洛斯到底有什么背景,身后依靠的是多么强大的势力,他给我的饵我先吃掉,然后再考虑能不能顺势把他也拽下来。”罗德很清楚自己最大的倚仗是什么,而在这世道当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现在的自己与效忠自己的部下,最需要的是更多的成长时间。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92)

我要评论
  • 光冲破&空气,

    在强大的气力灌注之下,银弧般的月形刀光冲破空气,凶猛的斩杀到对手面前!

  • 烈的血&安全的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是周身&家侍卫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们将在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先是&撞击出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亲信发&的罗德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的一地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